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二十五章 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見的花名

丹雀 | 2021-02-06 21:46:37 | 巴幣 0 | 人氣 68






(背景音樂:音量與循環播放請自行調整與勾選)

  「那麼就由我先開始吧!」平常總是抱著娃娃的雲霞,如今卻將它背在身上,不過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到,因為每個人只在意她所亮出來的那張牌。

  「首先我發動魔法卡『意外的那一天』,從牌堆將『超和平Busters─芽芽』送入墓地。」
 
  一切都是從那一天開始的。

  「接著發動場地魔法卡『回憶與現實』,只要場上存在『未聞花名』的成員,此卡不受其他卡片效果影響。另外,雙方不能從墓地特殊召喚成員(怪獸)到場上。」
 
  人死不能復生,所以才擁有悲傷與甜蜜的回憶。
 
  「召喚『超和平Busters─鶴子 (ATK/800)』並發動效果,從牌堆選一張『未聞花名』的魔法卡加入手中,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狩獵者難得困惑的說:「真奇怪,為什麼我一直聽到有旋律的聲響。」

  「嗚嗚……那應該是背景音樂。」我邊擤著鼻涕邊說道。

  「丹楓,衛生紙別全用完,決鬥才剛開始。」方証岳不知道從哪裡拿出裝有12入抽取式衛生紙的包裝,很好心的平分成每人三份。

  在場的我、方証岳和年瓏各抱著衛生紙邊哭,至於剩下的一人份,年瓏早已默默地放在狩獵者的身旁。

  這裡為什麼有衛生紙……

  狩獵者瞥了眼後說道:「從手牌召喚『捕食植物 蜂蘭蠍 (ATK/1200)』,將手中的『露松水螅龍』送入墓地,從牌組特殊召喚『捕食植物蛇瓶草眼鏡蛇 (DEF/15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從牌組將一張『融合』之名的魔法卡加入手中。」

  狩獵者立刻將加入手中的魔法卡放到決鬥盤上,並且笑著說道:「雖然我不懂妳後面的那些人為何而哭,不過他們現在的表情,我非常滿意。」

  「發動速攻魔法卡『捕食原初融合』,將場上的『捕食植物 蜂蘭蠍』與『捕食植物 蛇瓶草眼鏡蛇』進行融合召喚『捕食植物 奇美拉霸王花 (ATK/25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巨神封印之矢』,對方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怪獸時,其攻擊力變成0,且效果無效化。」

  我看著雲霞發動的卡片,想起之前和吳玖栖決鬥時,他也是用這張牌逆轉了局勢。

  「真是厲害,不過我還要發動魔法卡『捕食活動』,將手中的『捕食植物 茅膏菜傘蜥(DEF/200)』特殊召喚,接著把永續陷阱卡『捕食惑星』加入手中。」

  「我可不會像之前的那些人,自認為強大而留一手。」對方將卡片加入手中後,繼續說道:「發動『捕食植物 茅膏菜傘蜥』的怪獸效果,將此卡與場上的融合怪獸『捕食植物奇美拉霸王花』進行融合召喚『捕食植物豹皮花龍 (ATK/2700)』。」

  「竟然不用融合卡就進行融合召喚!」方証岳錯愕地看著對方場上那體新的融合怪獸,然後轉頭看向了我。

  這時候如果有戰況分析師蓓雅在場就好了。

  「『捕食植物 茅膏菜傘蜥』這張卡本身具備融合的效果,除了自己的手牌和場上的怪獸外,若對方場上有放置『捕食指示物』的怪獸也能當作素材使用,唯一的缺點是只能用在闇屬性的融合怪獸。」我說完之後,便抽了兩張他手上拿的衛生紙,當作是解說工資。

  「戰鬥階段,我用『捕食植物 豹皮花龍 (ATK/2700)』攻擊『超和平Busters─鶴子 (ATK/800)』。」

  「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卡『不可以吵架』,雙方場上表側表示的成員全部變成守備表示。」
 
  「芽芽」高舉著手中的日記對著大家,上頭的字跡就好像是她親口說出。
 
  「我覆蓋兩張牌,結束回合。」
 
  雲霞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狩獵者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2
 
  「抽牌!這時候發動場地魔法卡『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將『超和平Busters─鶴子』送回牌堆,從牌堆特殊召喚『未聞花名─鶴見知利子(ATK/2500)』。」
 
  小時候的回憶結束,迎來現實的自己。
 
  「雖然不知道妳想要做什麼,不過我發動『捕食植物 豹皮花龍』的怪獸效果,給予對方怪獸一個『捕食指示物』。另外只要這張卡在場上,對方有放置指示物的怪獸效果無效化。」

  「我發動永續魔法卡『超和平的秘密基地』,一回一次,支付500分生命值,從手牌或牌堆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的成員到場上。」雲霞立刻從牌堆抽了一張牌說道:「我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安鳴 (DEF/1000)』,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可以再裝備一張『黑色框眼鏡』,其效果是提高防禦力500分。」

  「不是提高攻擊力而是防禦力,看來妳打算加強防守,不過防禦力只有1500分的卡是擋不住攻擊的。但是為求安全,我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捕食惑星』,當場上放置『捕食指示物』的怪獸送入墓地時,我可以從牌堆將一張『捕食』之名的卡加入手中。」

  「其實那張裝備卡只是附加效果……」雲霞無奈地說。

  「是、是嗎?」對方仍警戒的看著那張裝備卡。

  「我召喚『超和平Busters─雪集 (ATK/1500)』,然後進入戰鬥階段,『超和平Busters─雪集』攻擊比自己攻擊力高的成員時,攻擊力提高500分。」
 
  身為優等生的我,必須贏過其他人,尤其是小時候的那人。
 
  「原來如此,雖然『捕食植物 豹皮花龍 (DEF/1900)』處於守備狀態,但是攻擊力確實比對方還要高。」

  「接著再用『未聞花名─鶴見知利子 (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對方直接攻擊時特殊召喚『捕食植物 瓶子草蟻(DEF/600)』,然後與此卡戰鬥的怪獸傷害計算後破壞。另外這張卡被戰鬥或效果破壞時,可以將一張『捕食植物』之名的卡加入手中。」

  對方將「捕食植物 捕繩草棘龍」加入手中後,雲霞便結束了回合。

  「抽牌,這時發動墓地的『捕食植物 奇美拉霸王花』的怪獸效果,將牌組第二張『捕食原初融合』加入手中。」

  「我也要發動『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將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安鳴』和『超和平Busters─雪集』送回牌堆,特殊召喚『未聞花名─安城鳴子 (ATK/2700)』與『未聞花名─松雪集 (ATK/2000)』。」

  「嗚嗚……原來是這樣,現實中的他們與小時候的回憶,彼此穿插著彼此,就像是紡著織物來回穿梭的線頭與緊密結合在一起的線絲,最後則是美好的回憶與現實。」我又順手的抽了一張方証岳手中的衛生紙,不過他好像被我的話感動,而沒有注意到。

  「由於『未聞花名─安城鳴子』特殊召喚成功,我可以從牌堆將『超和平Busters─仁太』加入手中。」
 
  振作點,拜託,回到那時候的「宿海」吧!
 
  「我召喚『捕食植物 捕繩草棘龍 (ATK/1800)』並發動效果,給予『未聞花名─安城鳴子』一個『捕食指示物』,接著對方場上有『捕食指示物』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捕食植物太陽瓶子草喙嘴龍 (DEF/2400)』。」

  狩獵者看著雲霞身後的環境說道:「雖然那張場地卡讓我無法發揮真正的戰術,不過只要在我的回合存在『捕食指示物』的怪獸,妳就沒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芽芽,妳童年的心願到底是什麼呢?」五名少年、少女站在桌前,後頭則是銀色女孩為首,坐著六名青梅竹馬的孩子。
 
  「發動『捕食原初融合』將場上的『捕食植物 捕繩草棘龍』和8星的『捕食植物 太陽瓶子草喙嘴龍』進行融合召喚『強欲毒融合龍 (ATK/3300)』。」

  糟糕了!

  雲霞的場上除了兩位成員外,沒有任何的蓋牌,手中也只有剛才檢索的成員。

  「我要發動墓地的陷阱卡『巨神封印之矢』,對方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怪獸時,此卡可以從墓地蓋放到場上。」

  「要我召喚第二體額外怪獸,也要看妳能不能打贏『強欲毒融合龍』,我發動它的效果,將『未聞花名─安城鳴子』的效果無效化且攻擊力變成0。戰鬥階段,『強欲毒融合龍 (ATK/3300)』攻擊『未聞花名─安城鳴子 (ATK/0)』。」

  由於永續陷阱卡「捕食惑星」的效果,對方將「捕食植物 班克西亞食人魔」加入手中。

  「接著進入主階二,發動覆蓋的魔法卡『捕食生成』,我手中有一張『捕食』之名的卡片,可以選擇對方一體怪獸放置一個『捕食指示物』。再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將放置『捕食指示物』的『未聞花名─松雪集』解放,特殊召喚『捕食植物班克西亞食人魔 (ATK/2000)』。結束這回合。」
 
  雲霞 生命值4200分/手牌1蓋牌0‖狩獵者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雲霞看著手中的牌,遲遲沒有下一個動作。

  見到這樣的她,我不自覺地大聲喊道:「要相信自己的牌組,不到最後一刻都不要放棄。」

  雲霞轉頭對著我輕輕地微笑。

  一旁的方証岳和年瓏則是嚇得直說:「妳偷抽我們的衛生紙就算了,不要突然大聲說話,害我差點把手上的衛生紙丟了。」

  「發動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隨機將額外牌組六張牌裏側表示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雲霞順勢補充了自己的手牌,繼續開口說。

  「接著發動『超和平的秘密基地』,一回一次,支付500分生命值,從手牌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1800)』,接著發動成員效果將『超和平Busters─鶴子 (ATK/800)』從手牌特殊召喚,再發動成員效果從牌堆將一張『未聞花名』的魔法卡加入手中。」

  「召喚攻擊力這麼低的卡片,是打不贏我的『強欲毒融合龍』。」

  「我還沒結束,我要將場上的兩位成員解放上級召喚『未聞花名─久川鐵道(ATK/3000)』,接著發動他的效果,從墓地將『超和平Busters─芽芽』送回牌堆抽一張牌。」
 
  我相信妳是存在的。所以這次就讓我完成妳的心願吧!
 
  「就算如此攻擊力還是比我的『強欲毒融合龍』還要低。」

  「戰鬥階段,我用『未聞花名─久川鐵道 (ATK/3000)』攻擊『捕食植物班克西亞食人魔 (ATK/2000)』。」

  「原來如此,用這一招降低自己所受到的傷害,不過這一招我也可以。發動墓地『露松水螅龍』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捕食植物蛇瓶草眼鏡蛇』除外,選擇對方一體怪獸其攻擊力下降500分。」

  「主階二,我發動魔法卡『貪欲之壺』,將墓地的五位成員返回牌堆,抽取兩張牌。」雲霞對著我露出笑容後繼續說道:「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不錯的反擊,可惜還是贏不了我。抽牌!」

  「發動『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將場上的『未聞花名─久川鐵道 (ATK/2500)』送回牌堆,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波波 (DEF/0)』。」

  「利用這招來防禦嗎?戰鬥階段,我用『強欲毒融合龍 (ATK/3300)』攻擊『超和平Busters─波波 (DEF/0)』。」

  「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超和平的躲貓貓』,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被選擇攻擊對象時,我方選擇場上的一位『超和平Busters』成員,對方猜測其屬性,若對方猜錯則戰鬥階段直接結束。」

  「不過妳的場上只有一體怪獸,這根本不用猜。」

  「別急、我還沒說完,如果場上只有一位『超和平Busters』成員的場合,玩家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一位『超和平Busters』成員到場上。」
 
  喂喂、為什麼妳也在這裡?等等、噓!別出聲!
 
  雲霞特殊召喚的成員是光屬性的「超和平Busters─芽芽」。

  「好了,妳覺得躲在裡面的是光屬性還是地屬性的成員呢?」

  「竟然玩這種手段……我猜地屬性。」

  「可惜答錯了,躲在裏頭的是光屬性的芽芽。」

  「我直接結束這回合。」手中僅有一張手牌的狩獵者,依舊謹慎的維持著手牌的數量。
 
  雲霞 生命值3700分/手牌1蓋牌0‖狩獵者 生命值75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發動『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將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波波』與『超和平Busters─芽芽』送回牌組,特殊召喚『未聞花名─久川鐵道 (ATK/3000)』與『未聞花名─本間芽衣子 (DEF/0)』。」

  「沒有用的,就算妳能夠自由的切換場上的怪獸,攻擊力還是贏不了『強欲毒融合龍 (ATK/3300)』。」

  對方說的沒有錯,決鬥到現在「未聞花名」的成員幾乎都出來過了,很明顯的最具有戰力的就是場上的「未聞花名─久川鐵道」。

  再加上對方墓地還有「露松水螅龍」可以下降對方怪獸500分的攻擊力,這樣一來沒有攻擊力在3800分以上,根本贏不了對方的怪獸。

  不過雲霞並沒有放棄,語氣堅定地說:「將場上的『未聞花名─本間芽衣子(DEF/0)』解放上級召喚『未聞花名─松雪集(ATK/2000)』。

  「戰鬥階段,『未聞花名─松雪集 (ATK/2000)』攻擊光屬性以外的成員時,直接破壞該名成員。」

  「什麼!不過『強欲毒融合龍』還有另一個效果,這張卡送入墓地時,破壞場上所有怪獸。」

  「這樣一來的話,由於雲霞的成員都不在場上,對方就可以使用自身效果,將墓地一體8星闇屬性的怪獸除外,再度讓『強欲毒融合龍』回到戰場上。」我立刻分析了眼前的情況。

  方証岳與年瓏也跟著緊張了起來,直說:「這樣雲霞不就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我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永遠的朋友』,場上『未聞花名』的成員不會被卡片效果破壞。」雲霞將上一回合用「鶴子」檢索到的魔法卡亮出後說道。
 
  我們是永遠的朋友,所以讓我們一起守護世上所有的和平。
 
  「接著用『未聞花名─久川鐵道 (ATK/30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墓地『露松水螅龍』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捕食植物 太陽瓶子草喙嘴龍』除外,選擇對方一體怪獸其攻擊力下降500分。」

  「我結束這回合。」

  「抽牌。」狩獵者從牌組抽出新的牌後,雲霞再度使用了場地效果。

  「我發動場地魔法卡『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將場上的『未聞花名─松雪集』和『未聞花名─久川鐵道』送回牌組,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雪集 (ATK/1500)』和『超和平Busters─波波 (DEF/0)』。」

  「不停地來回切換,是打算把我墓地裡的『捕食植物』全部因『露松水螅龍』的效果除外吧。」狩獵者笑著說:「不過妳是不是忘了我們狩獵者的共通點了。」

  「難道是?」我和方証岳立刻瞪大雙眼,不過第一次接觸的雲霞和年瓏並不知情。

  「發動魔法卡『落雷』,破壞對方場上的所有怪獸。」狩獵者發動的卡片就和我們所想的一樣,只見她繼續說:「如何?妳還能抵擋這次的破壞嗎?」

  想當然耳,對方是故意這樣說的,雲霞場上的成員全被紅色的雷擊送進了墓地。

  「我放置一體怪獸,結束這回合。」
 
  雲霞 生命值3700分/手牌0蓋牌0‖狩獵者 生命值50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雲霞很快的將手中的卡片放到決鬥盤上說:「召喚『超和平Busters─安鳴 (ATK/1000)』,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可以在裝備一張『黑色框眼鏡』,其效果是提高防禦力500分。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

  「發動『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將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安鳴』送回牌堆,特殊召喚『未聞花名─安城鳴子 (ATK/27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再從牌堆將『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DEF 1800/0)』加入手中。」

  「一成不變的戰術是很容易被破解的。」狩獵者難得好心的說,在場上覆蓋一張牌後,就結束了回合。
 
  雲霞 生命值3700分/手牌1蓋牌0‖狩獵者 生命值5000分/手牌0蓋牌1
 
  「抽牌!」對方場上只有一體放置的怪獸,現在就是最好的攻擊時機了。

  「召喚『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1800)』,場上的這張卡視作『未聞花名─宿海仁太』,所以發動墓地『未聞花名─本間芽衣子』的效果,將此卡無視『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從墓地特殊召喚到場上。」

  「竟然無視場地卡的效果。」狩獵者喃喃的說。
 
  在願望實現之前的「芽芽」只會存在「仁太」的身旁,也只有他可以看到和聽見她的身影和聲音。
 
  「接著將『未聞花名─本間芽衣子 (DEF/0)』和『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1800)』進行連結召喚Link2『連機遊玩的芽芽 (ATK/0)』。」

  「連鎖發動反制的陷阱卡『死神的通告』,支付1500分的生命值,對方特殊召喚的怪獸無效並破壞。」狩獵者笑笑地說:「原本是打算等妳發動場地卡時才使用,不過那體怪獸的效果有點麻煩。」

  「原來如此,這就是她剛才說的『一成不變的戰術是很容易被破解的』。」方証岳見到那張反制陷阱卡後,恍然大悟的點頭說道。

  不過雲霞並沒有因此灰心,反而說道:「發動永續魔法卡『超和平的秘密基地』,支付500分生命值,從牌組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鶴子 (DEF/800)』,再發動成員效果從牌堆將一張『未聞花名』的魔法卡加入手中。」

  「一樣的戰術不可能使用第二次,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所以我將『超和平Busters─鶴子』解放上級召喚『未聞花名─松雪集 (ATK/2000)』,接著發動手中的魔法卡『找到妳了』,從牌堆特殊召喚協調成員『超和平Busters─芽芽』。」

  「協調?」我們異口同聲地喊道。
 
  那位有著銀髮藍眼和白皙肌膚的嬌小少女,坐在樹下傻呵呵的笑著。
 
  「不過『面麻』……我是說『芽芽』要和誰進行調星?」年瓏的這句話,點醒了還沉醉在少女笑容的我們。

  「當然是和『仁太』啊!」方証岳理所當然地說,不過我和年瓏立刻翻白眼。

  如果是和「仁太」的話,那還需要提問嗎?

  「我將協調成員『超和平Busters─芽芽』和『未聞花名─松雪集』進行調星同步召喚7星『罪惡感的松雪集 (ATK/2500)』。」

  場上出現的是穿著白色連身裙假扮「芽芽」的「松雪集」坐在樹旁難過的樣子。

  沒有理會我們的感嘆,雲霞便說道:「戰鬥階段,『罪惡感的松雪集(ATK/2500)』攻擊對方背面守備的怪獸。」

  「發動墓地……」

  「『罪惡感的松雪集』不會受到對方的怪獸效果影響。」雲霞第一次打斷對方的話,在破壞對方的怪獸後,再度讓「未聞花名─安城鳴子 (ATK/2700)」直接攻擊玩家。

  「這一回就可以發動了,將『捕食植物 捕繩草棘龍』從墓地除外,降低對方怪獸的攻擊力。」

  「我結束這回合。」

  「抽牌。」

  「發動『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將場上的『未聞花名─安城鳴子』送回牌堆,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安鳴 (DEF/10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再將『黑色框眼鏡』裝備提高500分防禦力。」

  狩獵者看著手中牌,皺起了眉頭。

  只要「未聞花名」的成員在場上,雙方就不能特殊召喚墓地裡的成員(怪獸),這一點終於讓她感到棘手。

  「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雲霞 生命值3200分/手牌0蓋牌0‖狩獵者 生命值1300分/手牌0蓋牌1
 
  「抽牌,發動場地卡『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將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安鳴』送回牌堆,特殊召喚『未聞花名─安城鳴子 (ATK/27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再從牌堆將『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DEF 1800/0)』加入手中。。」

  「發動陷阱卡『激流葬』,破壞對方場上的所有怪獸。」沒想到那個人所說的話是真的,可惜我只加了這一張卡,其他的都和墓地特殊召喚怪獸有關的卡片。

  「召喚『未聞花名─宿海仁太 (ATK/1800)』,接著從墓地無視場地卡『回憶與現實』的效果特殊召喚『未聞花名─本間芽衣子 (DEF/0)』。場上存在其他『未聞花名』成員時,『未聞花名─宿海仁太』才能進行攻擊宣言。另外,場上有『未聞花名─本間芽衣子』時,攻擊力變成2000分。」
 
  我會不顧一切實現妳的願望,所以放心地交給我!
 
  「戰鬥階段,我用『未聞花名─宿海仁太 (ATK/2000)』直接攻擊玩家。」

  就算發動墓地的「露松水螅龍」的效果降低對方的攻擊力,其傷害還是比自己的生命值還要高,所以對方放棄了發動,受到「仁太」直接的一擊。
 
  雲霞 生命值3200分/手牌0蓋牌0‖狩獵者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0
 
  「謝謝你們、真的謝謝……」雲霞緊緊握著手中的卡片,喜極而泣的流下淚水。

  那段感傷的旋律也因決鬥結束而消失,對方也跟著煙灰湮滅化成粉塵而消散。

  只剩下抽光衛生紙而淚流滿面的我們,以及解除控制的花壇社的成員。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