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弒神戰歌-002 傑洛

你個毛線 | 2021-02-06 19:36:20

連載中弒神戰歌
資料夾簡介
深陷絕望的時候,神傾聽你的請求了嗎? 戰死的靈魂啊,弒神去吧。

  天亮了。

  靄的霧氣還是很重,視線不管轉到哪,都是一片慘白。昨夜打撈的後續作業還沒結束,不知道是人還是鬼的活體在街頭巷尾走來走去,大家都很忙碌、很投入,不覺得哪裡不對勁。

  我的確是有軀殼、有意識,能思考也能行動,可是啊,說活著還是很不真實的,我一直認為自己一定是在地獄。

  「地獄哪有過得這麼爽。」

  對,這是我鄰居告訴我的。

  我鄰居他叫傑洛,是個有張親切臉蛋的大叔,目前在剔除小隊就職中,他說那裡的工作量很大,問我要不要去,於是我就去實習了。

  剔除小隊主要的業務是整理過度殘破的斷肢和屍塊,它們通常找不到原來的主人,損壞得連充當備品都不行,就算一大堆撿在一起,也拼不出一個人完整的樣子。

  簡單來說,就是廚餘吧。

  不過到了剔除小隊手上,能做的可就多了。

  首先,拆解皮膚和組織,有牙齒的話也要分開保存,其它像是眼球、睫毛、鼻子、血管等等,這些東西單獨作用在小手術的填充上,都是很好用的。

  除了骨頭。

  幕說了,骨頭拆除後一律轉送到鑄骨房,你問他細節吧,他也只說有另外的用途,總之就是很神秘。

  「像這個指甲就要這樣。」

  傑洛拿著一把鉗子夾住指甲片,然後用力一抽,整片拔起來。

  「呃啊啊啊──」

  酷刑!根本就是酷刑。

  我忍不住發出哀號,傑洛還安撫我。

  「不用怕不用怕,他們都不會動了。」

  看他笑瞇瞇的,真的很變態。

  我也沒好到哪裡去,手裡抱著一顆只剩半臉肉的頭顱,拿著一隻迷你鐵鍬,還以為是在挖田螺地挖著眼珠子。

  黏糊糊的,我心裡受創。

  「這裡真的不是地獄嗎?」

  「如果是你下地獄的話,應該是你被挖眼球,不是你挖別人的。」傑洛笑呵呵的,有夠樂觀。

  「有差嗎?這兩件事的程度根本不相上下啊。」我頂著一雙死魚眼,生無可戀地嘀嘀咕咕:「這裡的部門這麼多,你幹嘛要來剔除小隊?」

  「修,你是怎麼死的啊?」

  欸,這裡的人聊天劈頭就先問對方是怎麼死的,還不夠地獄嗎?

  我握著手上的迷你鐵鍬,懷念起那根雖然沒屁用,但好歹也讓我多活了幾分鐘的鐵棍,「……戰死的。」

  「戰爭啊。」傑洛感嘆了一聲,他拍拍我的肩,「少年,辛苦了。」

  傑洛滿手血都抹在我的衣服上。

  「你呢,也是戰死的嗎?」

  說起戰爭,傑洛就是笑笑,「我們那裡的氣候條件很差,地形也很嚴峻,不是當地人的話,很難掌握生存的訣竅。外地人怕被困住,不敢打進來,所以完全沒有戰爭的困擾……」

  傑洛的故鄉在阿荷塔的霍爾波山,那裡地勢高、位置偏遠,又長年鋪雪結冰的,幾乎是個被國家遺忘的地方。

  「我的女兒生來身體就不好,我想與其每天在她面前沒用地哭哭啼啼,還不如裝小丑逗逗她。她喜歡我的嘻皮笑臉,她說那樣地無謂,彷彿再大的事都能一笑而過,沒什麼好放心上的。我小心養著她、護著她,好不容易才剛過了十歲生日,結果她的情況急轉直下,一夜之間,病得都離不開床了。」

  霍爾波山上有一種世界僅有的冰晶雪花,它長著結晶的花瓣,透著溫和的淺紫色,有著雪花的模樣,卻不似雪花易碎。

  那天是難得的好天氣,傑洛往深山裡找花,想為女兒摘回一朵,沒想到回程的路上碰上了大雪崩,把他整個人都埋了。

  「所……以,你是凍死的。」

  傑洛賊笑著搖搖手指,「我只是被雪壓著,沒死喔。」

  從身體裡吐出來的氣也無法將厚雪融化些微,傑洛將冰晶雪花護在胸口,就像護著女兒。

  『神啊,能不能讓我回家一趟,我想把花送給我女兒……』傑洛是這麼說的。

  「雪太厚了,神大概沒聽見我的祈求吧。」傑洛連乾笑聽起來都很爽朗。

  「你剛剛說你不是被凍死的吧?」

  「對啊,我沒被凍死。後來雪堆被挖開,我被找到了。」

  我很激動,「真的!」

  「嗯!一隻大白熊把我從雪地裡挖出來。」

  「你得救了?」

  「沒有。」傑洛真摯地看著我,語氣中沒有半分責怪地說:「牠扯斷了我的手腳。」

  身上厚重的雪堆被撥開時,傑洛和我的反應一樣,以為奇蹟降臨了,可是站在他眼前的不是人,是一隻巨大的白熊。

  白熊的體型纖瘦,一看就是餓很久的樣子。牠大掌抓起了傑洛,為了方便吞食,熊爪毫不留情地撕裂了那個無力反抗的軀體。

  冰晶雪花掉在地上,純白的雪搶奪了淺紫色的溫柔,掩沒了它的輪廓。直到傑洛的血浸濕了雪地,為它襯了底,那朵為女兒摘的花,才現出了美麗的模樣。

  「修,你剛剛問我,為什麼要來剔除小隊工作?你昨天看到我的時候,我其實已經在針房躺了半年了。」

  傑洛被野獸撕碎,大半的身體都被吃下肚了,據說當時最為完整的頭,也比我手上這顆還要悽慘,人家至少還有半張臉,他卻血肉模糊,連眼珠子都只剩下半個。

  儘管如此,傑洛那一顆不像樣的頭,還是比我手上這顆好運的。

  像斷頭這樣的殘體,只要不要壞得太難看,或是粉碎超過三分之二,基本上被修復的機率是很高的,但最重要的,還是在於人本身的意識。

  一般來說,意識在人體死亡後會快速消退,不過偶爾會出現一種情況,某些人的意識殘存,進而產生了堅固的執,久久不散。

  哪怕只剩下一小塊碎片,只要能從中找到執,就能重生。

  當初就是在傑洛的腦袋發現了執,幕才能由一個頭骨替他找身體、配四肢,至於殘缺的部分所需要的細節,就全都仰賴剔除小隊了。

  這個工程耗費了半年才終於縫合完成,也就是我昨天看到的那一幕。

  「你看喔,這個眼睛、鼻子,半邊的嘴唇都是別人的,可是看起來很和諧吧。還有這對腿骨,讓我比原來多高了兩公分喔。」

  傑洛滿意地比劃著五官、抖著大腿,在我看來真是可憐啊,太可憐了。

  我不禁悲從中來,「你一定很想見你女兒吧,可惜你都下地獄了,也回不去人間了啊……」

  「都說了這裡不是地獄。」傑洛被我搞得啼笑皆非,「這裡只是一個島,你想離開的話,是可以走的。」

  我一驚,熱血沸騰地站起來,激動得不得了,「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出發,去阿荷塔、回霍爾波山,再去摘一朵冰晶雪花,回家找你女兒啊!」

  傑洛默默地搖著頭,「我跟幕打聽過,我女兒已經死了。我等了這麼久,她都沒有來到我身邊,我想我再也……」他哽咽,眼眶泛淚,「再也沒有回去的理由了。」
50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