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29話 劍名,歸塵

里散 | 2021-02-06 07:00:02


  葉永辰默默地站在原地,沒有言語。簡靜璃主動抱住他,讓葉永辰的心裡好受了一些。
  
  簡靜璃看得出他的難受,因此有些心疼。可讓她毫不介意他和朱碧萱的關係,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她無法出口安慰,最多說些別的事情,轉移他的注意力。
  
  「永辰,都好幾日過去了,你想我師父會放棄找我們了嗎?」
  
  「可能性不大,畢竟我壞了他的好事。阻人求道,無異於殺人父母。」
  
  簡靜璃原先隨口問問,聽他這麼一說,也起了幾分擔憂。
  
  只是為了讓葉永辰的心情好轉,她講了個玩笑話:
  
  「說得也是,更何況你還攫走他的美女徒弟。」
  
  葉永辰沒有回應,而是皺著眉頭,一臉出神的模樣。
  
  簡靜璃見此,心裡一陣火起。她都體諒到這份上了,他居然還明目張膽地發愣,擺明不把她這個剛過門的妻子放在眼裡。
  
  簡靜璃捏了一把他腰間軟肉:「發什麼愣呢!還在想你的舊情人?」
  
  葉永辰「啊」了一聲慘叫,趕緊搖手否認,並說道:「不是不是,我是在想……你有沒有感覺身體變沉重了些。」
  
  「有嗎?」
  
  葉永辰點點頭。
  
  簡靜璃一開始還以為他故意轉移話題,然而見他的表情嚴肅,不似作偽,她便動用了神識查看是否有異。
  
  簡靜璃面露訝色:「怎麼回事?」
  
  「咦?」水兒的聲音直接響起,讓兩人均可聽到:「周遭的靈氣正劇烈震盪,許是有人動用了強大的法門或手段。」
  
  葉永辰緊了緊拳頭,心有警兆,對方應是衝著他們一行人來的。修士偶爾於危機來臨時,會預先有所警覺,時靈時不靈,有些時候,便可能是救命的關鍵。
  
  
  ※ ※ ※
  
  半個時辰前,五個人來到葉永辰他們所在的三合院門口。這群人當中,領頭的是一名青年,梁學算。
  
  梁學算手拿羅盤,略微掐算,隨後說道:「若我所料不差,他倆便是躲避於內。」
  
  這五位村外來客聚在林大夫的三合院前,著實引人注意。不多時,已有數位村民在一旁交頭接耳,眼裡略帶敵意,談論他們的來歷。
  
  縱使梁學算受到側目,也絲毫不受影響。他雙目微斂,氣定神閒,宛若運籌帷幄的謀者。
  
  此時,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諸位來客,不知此次行來,所為何事?」
  
  隨後一名老嫗拄著拐杖,從院內推開門出來。
  
  「莫非……」梁學算愣了會兒:「您可是林大夫?」
  
  「不錯。」林大夫說道:「居然還有人認得我這老婆子,倒是出乎我意外了。」
  
  「您曾替我親自看診,我當然記得了。」
  
  「嗯?你是……」林大夫搖搖頭:「年紀大了,唉,我這記性,沒有從前管用了。」
  
  「光從外貌想不起來也是自然。我是梁學算,您可記得?」
  
  「哦,原來是你小子啊,但這模樣……莫非你奪了他人軀體?嘿——這麼說來,你過去之所以被天雷所傷,並非是渡劫而起,而是犯了忌諱,因此天地不容了。」
  
  林大夫一番推測,便猜得真相。
  
  許久以前,梁學算被天雷所傷,趕緊用遮天符暫時隱蔽天機。那時他才剛施完詛咒,反噬尚不嚴重,用符籙便可應急。他請林大夫救治後,便躲在洞府裡不再出來。
  
  被一語道破真相,梁學算也不在意。
  
  他拱了拱手:「裡頭有我們問天門的叛逃弟子,還請林大夫給個方便,將他們交給我等。」
  
  梁學算的一位手下說道:「大人,沒必要說這麼多。按我說啊,直接動手捉人省事得多,她一個老婆子還能阻攔不成?」
  
  梁學算喝道:「住口!不得無禮!」
  
  「大、大人,十分抱歉。」
  
  「林大夫行事光明磊落,絕不可能包庇逃犯!這行為相當於和問天門作對,她不會做出這麼糊塗的事。」
  
  梁學算看似替林大夫說話,實則暗藏威脅。
  
  林大夫冷哼了聲:「你們兩方的是非恩怨,我不清楚也管不著。但我至少明白,你們會對我的病人不利。今日要是把病人交給你們這幾個小兔崽子,傳出去讓別人如何看我這老婆子?把病人丟給他們的仇敵,這能聽嗎?」
  
  梁學算淡淡地說道:「既然如此……」
  
  林大夫揮著拐杖大罵:「你這小兔崽子,想做什麼?一點都不敬老尊賢!」
  
  梁學算的三名手下衝了出去,下個瞬間,只聽「砰砰砰」的聲響,一個個被林大夫揮著拐杖拍飛。
  
  梁學算的手下還想動手,不過被梁學算以手勢制止。
  
  「夠了。」梁學算向林大夫拱拱手:「放心,我盡量不傷到您。」
  
  「你真敢動手?」
  
  「多說無益。」
  
  語畢,梁學算身子微蹲,重心稍沉,手按著腰際的劍柄。
  
  林大夫看見那柄劍,神情變得凝重。
  
  梁學算緩緩拔劍,拔得極慢,同時以他為中心,散發一股令人顫慄的氣息,令在場所有人喘不過氣,也覺身子沉重、寸步難行,甚至修為低落者連動一根手指都費勁。
  
  縱使林大夫想阻止,也是無能為力。在那把劍的攻擊下,她最多做到閃避開來。即便他想要化解或是阻攔,可沒遠遠超過於梁學算的修為,或是品級幾乎相等的武器,都是癡心妄想。

  林大夫的腦海中,浮現出那柄劍的名諱。
  
  劍名,歸塵。
  
  等梁學算的劍完全出鞘時,「嗡——」地一聲長嘯,刺耳至極,修為不足的修行者耳朵流出鮮血,而凡人均已昏厥過去。
  
  梁學算瞄準斜前方,可那裡卻只是一堵高牆,空無一人。
  
  圍觀者都感到莫名其妙,不曉得他要做什麼,可之後發生的動靜,便讓他們後悔沒有早些離開,萬一被波及該如何是好?
  
  只見,梁學算揮劍斬下。
  
  那像是對著空氣胡亂揮砍,實際上,他揮砍的方向直直前去,恰巧對著葉永辰他們所在的廂房。
  
  劍氣向前衝出,氣浪轟地炸開,直接劈碎牆壁,砂礫飛射、煙塵四起。
  
  此時的梁學算臉頰漲紅、全身冒汗,可見為了劈下那一劍,他耗費了多大的氣力。

  當灰白的煙塵隨著時間緩緩散去,兩道身影的輪廓逐漸出現。
  只見一名樣貌俊逸的男子衣物破損、渾身血跡斑斑。他張開雙臂,護住他身後女子的周全。
  
  梁學算挑了挑眉:「有趣。」
  
  梁學算收劍入鞘。他花費莫大的力氣揮出那一劍,這兩人竟能避開致命傷,屬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過也好,雖然若捉到死人也沒關係,但如果捉到活口,更有助於他的目的。
  
  梁學算說道:「動手。男的殺了,女的留一口氣。」


喜歡記得訂閱、GP、留言,或者贊助!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原本預計要連載的日常喜劇類,先暫名為A。之前發佈了A的第一話,請容許我撤銷。幸好第一話也沒拋什麼伏筆,故事也沒正式展開,趁早停損得好。A的故事類型不是我擅長的類型,也因此卡筆卡了很久,搞得我非常在意,害我連這部的進度都停滯了……以後若沒萬全準備,會少碰這類型的。


326 巴幣: 436
雪芽
看來凶多吉少
2021-02-06 08:15:42
里散
對啊
2021-02-08 18:55:14
Reineke
簡靜璃妳這烏鴉嘴,不提師父還好,一提人就來了[e21]
2021-02-06 12:49:01
里散
真的哈哈
2021-02-08 18:55:2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