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原創短篇】世間之惡

燭青 | 2021-02-06 04:27:02

完結無分類區
資料夾簡介





  眼淚止不住嘩啦嘩啦地掉,張著嘴卻也只能發出低啞無意義的噪音;對面人自顧自地說著,自己理應是有聽進去的,然某些字詞似乎散落在心底找不著的某處,連同破碎的部分一起沉沒至看不見的深淵。看不見了,雖然碎了,但是它們確實在。

  「你記得我說過什麼嗎,當你覺得他碰你的手沒有什麼時,於是他碰了⋯⋯接下來呢?你記得嗎?」
  此刻意識才逐漸復甦,腦袋裡回想起他早已因擔憂而無數次叮囑過我的話:「⋯⋯我沒有反應,於是對方覺得可以、可以接著碰腰⋯⋯」
  為何當下認為都能忍受的行徑,現在卻覺得如此反胃噁心?
  「碰了腰⋯⋯碰了腰也沒有反應時,於是接著碰了唇、碰了⋯⋯因為我沒有反應,但也沒有拒絕,人會抱持僥倖心態,覺得對方如果沒有說不要,那就是可以。於是再接下來,你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就已經來不及了——」

  然後我才真正哭出聲來,歇斯底里的那種。居然直到成年以後,我才認識一個真切且由衷希望我不要相信任何包括他本人的人(大多數人即使主動要求我不要相信他,他在心底也依然會抱有我能依賴或信賴其的期待),打從心底會因為我的進步、越漸實際穩重或獨立而感到開心;而他從意識到我其實不懂得保護自己時,就一直在我耳邊念叨自我保護和拒絕的重要性了,一字一句、手把手的教我。這樣的他讓我想把自己所有的美好用雙手奉上,可有很多東西是被污染、損毀以後,就再也回不去長不回來的。
  但是幸好我已經沒有了,因為誰都不能夠相信,誰都不能擁有我所有的美好。

  而即使有這樣一個能夠時刻告誡自己的人,在學習途中仍然會遇到很多次這樣的情況;同樣的問題,自己可能會有同樣的反應,只能透過事後檢討和被念叨,透過心理創傷來讓自己保護自己的行為更加完善。不斷不斷地,遇到同樣的問題,不可能馬上就按照認知去做,一定會錯愕、會有反應期,需要經驗不斷累積,需要心理不斷受創、不斷把創傷拉出來在心底重演上千遍無數次。
  受害者的自我保護是,你只能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發生去增進自己的反應能力和處理方式;沒有捷徑,無法零經驗就模擬,也不是誰陪你練習,就真的能靠練習成果去反應危機。

  我不應該委婉、不應該因為顧忌什麼而忍耐,也不應該因為威脅或強硬對待就放棄抵抗;我應該要在一切都還在試探時、在碰到手時,即使覺得不以為然也必須將其意圖扼殺在搖籃裡;不能因為沒差就放任對方試探,不要覺得自己沒有拒絕的價值就委屈自己。
  不要接受任何強迫,從一開始、最最一開始,就不要給任何期待和未知數(沒有明確拒絕等於給對方期待,對對方來說就是這樣),要明確拒絕。

  很可怕,也很噁心,揮散不去的反胃和陰影,在直面遇到——尤其是熟人所為以
前——都以為自己做得到、知道該怎麼做;但實際上,我是在遇見超出尾隨或緊迫盯人的事件,乃至於熟人開始動手動腳、言語脅迫,精神壓力,無法抗衡的力氣,等各種誇張行徑出現後的一年裡,才慢慢開始能夠有拒絕、提前意識到危險的行為,在或大或小的事件中得到教訓,陸陸續續都有。
  在人還未建構起防衛意識、而事情發展到自己發覺不對時——很多時候——幾乎所有——就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才應該要在「即使只有雞毛蒜皮」一丁點兒大時就完全扼殺可能。
  不要縱容那些自己不願意接受的侵犯騷擾行為。不喜歡、沒感覺,那就是不要,不要接受「沒有喜歡」的行為舉止。

  這段期間內發生的事絕對不少,我卻僅僅只是開始有並有意識地保護自己而已。也許是我的愚笨,又也許是我不願相信世間的惡,總之,這不是關心我的人樂見的事。所以,才只能更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進而越發小心謹慎。
  沒有誰是能夠相信的,也沒有誰是安全的。惟有自己建立起明確的保護意識,自己會(和懂完全是兩回事)解決,才是真正的保護。

  但是、但是,這些僅僅只是以受害者的立場,把風險降到最低的自保方法。這個世界是這樣的,當有人侵犯他人身、心與權益,大多數人會去檢討受害者不檢點,沒反抗、沒蒐證、不能開玩笑、假矜持,大驚小怪;而不是檢討加害者作出這樣的行為,抱有什麼心態、出自什麼原因,讓加害者認為這麼做是可以的?
  這些言論想法都是助長禍端增生的養份,都是使惡意滋長到各地的污水。
  「我們不能免除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出自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是我近期心中一直浮現的話。正因了解這世界的荒謬常態不是譴責加害而是檢討被害,於是只能退而求其次要自保,透過一次又一次不可逆的傷害,去阻絕下一次可能性。

  我不希望你知道,人會因為各種各樣的私心去庇護惡者,也不希望你意識到,有時候不管我們自己怎麼努力,其他人也不會改變,那些人可能依然毫髮無傷;我希望你理解,庇護惡者比惡者更惡。

  這些事從來都不是你的錯,你只能和自己說。從來就不是你的錯,但個世界太醜陋,做不到讓人知道作出這樣的行為就是錯誤的,你只能學會保護自己。
  你得和自己說,因為只有你能原諒你自己。我們不要因為他者的行為讓自己痛苦。只有自己痛苦,太難過了。

  但是你可以不要原諒惡者,原諒不是你必須、該做的事。









  呼呼、近日暴增許多相關文章,我也藉此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緒,能有更多說法支撐我想說的話真是太好了,我的表達能力一直欠佳,算是給自己的一個小小總結,沒想到真給自己生出一篇四不像來。將所有事情寫成「小說」裡時(不管你覺得他是不是小說,總之我把它分類在小說裡),你就能不負責任地讓它成為也許真有,但也許只是故事的事。
  能夠讓人執拗地相信也許世界沒這麼壞。
  只要一想到有人正在或者即將經歷這種爛事,就覺得難過而且心疼不已。寫作期間我必須不斷讓自己轉移注意力才不至於太讓自己身陷在情緒裡,但好的作品又是需要情感和悲劇的。

  抱抱、抱抱,抱抱你們呀。辛苦了。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給個GP;想持續關注燭青的文章,可以到小屋主頁訂閱,但是你可能會很久才收到一封創作通知;想支持或有疑問則可在下方留言,感謝你閱覽至此。
111 巴幣: 252

創作回應

欹嵐
...(抱抱)
2021-02-06 07:51:10
燭青
(抱抱)
2021-02-06 15:33:00
十六夜郎
抱抱哦
2021-02-06 10:35:59
燭青
抱抱。很想努力忽略那些惡意哇,可是有好多惡意就存在生活當中,甚至我的身邊。
2021-02-06 15:33:30
Tsu Li Gue
「但個世界太醜陋」缺字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5acd718308f3d8212a9279d094ae8ea2/tenor.gif
2021-02-08 04:53: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