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25

色之羊予沁 | 2021-02-06 02:51:53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阿芙拉像是剛剛才從外面回來,她脫下那件代表祭司的長袍,把兩人領去自己的辦公室。


  前往的路上雖然匹蘭德也是女性,但是聖騎士來到完全只有祭司的地方仍會覺得格格不入,尤其不少祭司都看過來,安莉瑪抓著她又透露出不安……


  她的心臟快要停了。


  明明沒有犯錯,卻有種被抓包的感覺。


  像赴死般來到阿芙拉的辦公室,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公務,對匹蘭德而言十分稀奇,然後安莉瑪拉拉手指向一張椅子,她乖乖走過去,注意到旁邊櫃子裡有些紙張字跡很像安莉瑪,看來她以前常常待在這裡?


  「隨便找椅子坐下來。」阿芙拉說著。


  「是。」匹蘭德還在看有沒有第二張椅子,安莉瑪就搬過來、然後坐下,動作十分熟練。


  「這件事情匹蘭德多少都得知道,妳沒有意見吧?」


  「沒有……反正她,遲早都會知道。」安莉瑪坐下後還是感到不安,就往旁傾抱住她的手肘。


  「沒事的。」匹蘭德小聲安慰。


  「那我就說了。」阿芙拉一直忙著拿東拿西,終於靜下來時丟出一個震撼彈:「匹蘭德,安莉瑪是這國家最小的公主。」


  「公主?」匹蘭德看一眼安莉瑪,或許是氣質的關係,所以沒有一絲意外;阿芙拉對一聲,繼續解釋:「安莉瑪是大公的小女兒,大公是國王的親弟弟,簡單來說她跟皇家有血緣關係,所以也是公主。因為幼年時皇家的占卜師預言她會威脅到王族的存在,所以大公將安莉瑪丟棄在神殿外,我剛好買牛奶回來發現到她。」


  那天還下著大雨。阿芙拉靜靜想著——安莉瑪低著頭站在牆角,全身都濕了。


  匹蘭德沒想到有人可以為了「占卜」就狠心丟下自己的骨肉,看一眼安莉瑪,對方倒是很平靜,似乎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世,又或者是她說給阿芙拉聽,然後現在由阿芙拉轉告?


  「但是近幾年,因為安莉瑪的表現傑出,所以大公想帶她回去,但是安莉瑪拒絕了。」


  匹蘭德點點頭,表示有聽到。


  「我是贊同她的作法,根據小道消息,安莉瑪因為是下任大祭司的人選,所以他們把腦筋動到她身上,如果安莉瑪回去了,非常有可能被嫁給預定繼承王位的二王子,這麼做是想將信仰的影響力佔為己有。」


  畢竟教廷有軍隊呢,分佈在聖殿的聖騎士總共有五百萬名,祭司人數高達三百萬,哪個王族得到大祭司的支持,等同得到強大的靠山與資金,又能最直接影響人民——阿芙拉扯扯嘴角,就算千百個不願意,銅臭爭權依舊會纏上宗教。


  只要有了權力。


  「嫁給王子?可是安莉瑪跟他有血緣關係吧。」匹蘭德整個呆滯,而且她記得王子們好像都快三十歲了?


  「不止王族,就連貴族也會為了穩固地位,常常有近親結婚的情況發生。」阿芙拉看著匹蘭德,覺得她實在很單純,幸好自己是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說明:「總之絕非好事。」


  「所以安莉瑪昨天的反常,是因為遇到那些人嗎?」


  「是的。」阿芙拉的語氣輕描淡寫:「幸好人群擁擠,安莉瑪也有在第一時間跟同行的聖騎士說,她才沒有直接接觸到就回神殿,但不曉得對方會不會安排人手混進來就是了。」


  「我會保護好她的!」匹蘭德聽了蹙眉,用力握握安莉瑪的手,想到對方昨天害怕成那樣子,心裡就一陣難受。


  看見她充滿自信的眼神,安莉瑪終於展露出笑容,開心地賴在匹蘭德的肩膀上,阿芙拉只覺得被閃到,揉揉太陽穴:「如果能這樣最好。他們也不敢直接擄人,這樣可是對大祭司不敬。所以妳近期要注意有沒有可疑人士,其他聖騎士我已經交代了,妳跟安莉瑪最親近要額外小心,不過別神經過頭,只要不離開神殿或聖殿就很安全。」


  「是!」


  「至於安莉瑪也不用擔心,我會阻止他們接近妳,不論國王那邊如何施壓,妳已經成年能自由選擇,堅持拒絕他們就沒辦法帶走妳,聖上那邊我也已經通知了,沒意外的話妳回去時會有教廷派來的聖十字軍保護。」


  「好,謝謝老師……但是他們真的會只在神殿外面嗎?我昨天還差點被抓住手……」


  「傻孩子。」阿芙拉嘆口氣:「妳只要冷靜下來就能用神術自保了,說句真話,即使是教廷的聖祭司也未必能壓制現在的妳,神術並非只能對付魔物,在陷入危險時也可以自保呀。」


  「可是我學神術不是為了傷害人。」安莉瑪抿抿嘴唇:「這不是神期望的。」


  阿芙拉陷入沉默,匹蘭德左看右看插不了話題,神術什麼她真的沒常識,幸好安莉瑪率先打破沉默:「而且父親說我的神術太強,如果是對付魔物可以不在意威力,但如果是對付人就必須要控制強度,可是我抓不準。」


  「又這樣了?」


  「嘿嘿。」安莉瑪傻笑:「但是有比以前好一點點了。」


  「那妳怎麼用神術跟匹蘭德互動的?我看妳每次撲過去都接很準,她也沒有被傷到。」


  「喔喔,關於這點,父親有說匹蘭德很特別唷!」安莉瑪開心地勾住她,像是炫耀著:「父親說他當時看到匹蘭德,見到她身上有神靈的眷顧,免疫治癒型以外的神術,將來或許能拔拔看傳說中的斐恩之劍唷!」


  「什麼?」匹蘭德滿頭問號,怎麼話題突然跑到自己頭上?


  「難怪以前有祭司想對她惡作劇都失敗。」


  「惡作劇?」匹蘭德繼續滿頭問號,原來曾經有祭司想對自己幹嘛?


  「哇,您不提我都快忘了!那個人好壞想用神術絆倒匹蘭德,但是幸好沒效,我還以為是大意沒瞄準好,結果是匹蘭德天生免疫。」安莉瑪鬆口氣,只剩匹蘭德還一臉迷茫,阿芙拉主動繼續問:「那聖上說能拔斐恩之劍是真的?」


  「嗯嗯。」安莉瑪興奮地點頭:「父親親口承認的,如果匹蘭德能拔出來,我就可以指定她當人家的貼身護衛唷!您要不要試試看?」


  「嗯?好?」匹蘭德看著安莉瑪閃亮亮的眼睛,對情況的轉變適應不良,剛剛不是還在討論安莉瑪的身世嗎?現在卻突然談到拔劍?那把劍很重要?


  「怎麼您感覺在狀況外的樣子?」安莉瑪歪頭,匹蘭德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反正呢,安莉瑪。」阿芙拉終於把話題拉回來:「既然妳還無法隨心所欲控制神術,那使用立體防禦而不是控制系吧,這樣妳就不用怕自己傷到人,除非他們自己想不開撞上去。」


  「好的,我會先這樣嘗試。」她點點頭,匹蘭德總覺得沒自己的事情了。


  「好,都交代完成!我接著要忙結算了,真是麻煩的工作,妳們先離開吧。」阿芙拉嘆氣、同時從抽屜摸出算盤,安莉瑪說完好就拉著匹蘭德出去,看到對方露出沒有行禮就離開的驚恐表情,瞬間笑出聲:「偶爾不敬禮也沒關係啦,老師不介意的。」


  「真、真的嗎?」匹蘭德還是不自在,可是注意到安莉瑪沒那麼緊張就鬆口氣,雖然心裡有點納悶:「您還好嗎?我是指神術,因為以前大家都說您的神術操作很厲害,可是怎麼到教廷就……是壓力太大嗎?」


  「不是唷!跟壓力無關。」安莉瑪甜蜜蜜笑著:「我以前能控制住是因為力量『只有』那樣,可是經過父親的教導,我的神術進步太快,控制力還沒有追上來,就形成現在這種情況。所以人家現在是靜態練習唷,就是不斷釋放神術又維持住,有點抽象但是又具體,就像雲朵一樣軟綿綿——」


  嗯,真的不是她能懂的領域——匹蘭德心裡想著,面帶微笑:「這樣呀,您辛苦了。」


  「不會!匹蘭德比較辛苦,明明您這麼努力練劍,卻被我耽誤時間……」


  「請別這樣想,我偶爾也需要休息,您的陪伴剛好帶來適當的休息!」


  「真的嗎?」


  「真的。」


  「耶!」


  匹蘭德沒想到自己的安慰能得到安莉瑪的一個吻,路過的祭司被閃得後悔走這條路,看著對方逐漸通紅的臉頰,安莉瑪的心情非常好。


  出來的第一句,是關心她的壓力是否太大,而不是公主的身分。


  對匹蘭德而言她就只是安莉瑪,永遠都只是安莉瑪。


  如果是父親、老師跟哥哥以外的人,可能早就在意到不行了吧?還會拼命問她的身世,想要挖掘更多,但是匹蘭德卻只擔心她的神術失控是不是壓力問題……安莉瑪覺得內心溫暖,牢牢握緊匹蘭德的手。


  不愧是她傾心的女人,除了有些遲鈍,其他都很完美。


505 巴幣: 2592
小佑
哇哇哇~~不愧是我傾心的女人怎麼這麼閃啊(●--●)
2021-02-06 08:08:05
色之羊予沁
整座神殿閃亮亮(#
2021-02-06 12:43:29
無殤
哥哥?
如果有人傷害「她」,就沒有不敢傷人的顧慮了
2021-02-06 09:29:04
色之羊予沁
伊里亞德唷~
傷到匹蘭德就是觸碰到安莉瑪的逆麟(O
2021-02-06 12:44:16
青草
兩個快點找阿芙拉作證原地結婚啦,順便不怕被迫嫁自己不愛的王子嘛XD
2021-02-06 10:28:45
色之羊予沁
這句話說得好!!
既然都有場地又有證人惹,就直接結婚吧!!!!
2021-02-06 12:45:15
mushroom
劍拔得起來就嫁一嫁了啦 老公當貼身護衛
2021-02-06 10:59:20
色之羊予沁
可以理直氣壯的走到哪跟到哪(#
2021-02-06 12:45:30
Pay2single
阿芺拉只覺得被閃到
我也只覺得被閃到(°ー°〃)
2021-02-06 12:15:17
色之羊予沁
大家都被閃到(#
2021-02-06 19:26:3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