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蝴蝶刀之鬼

夏懸/瑪奇瑪汪汪汪 | 2021-02-05 21:42:18 | 巴幣 1024 | 人氣 474




《蝴蝶刀之鬼》

 
  國中二年級的寒假,陳鈦虎看了網友甩蝴蝶刀的影片後,立刻訂了把蝴蝶刀,因為實在太酷了。
 
  由於構造設計特殊,比起一般的短刀,蝴蝶刀在甩動時能做出更多花樣,光是最基本的旋轉技法,就足以讓旁人看得眼花撩亂,加上電影與遊戲長期的渲染……
 
  總之,鈦虎就是覺得蝴蝶刀很帥很潮很炫,即便練到滿手都是傷,他還是玩得很開心。
 
  開學後,等老師離開教室,鈦虎立刻就掏出銀色的蝴蝶刀,向坐在他隔壁的林乙鋒炫耀。
 
  「正手風車!」
  鈦虎將刀柄往上甩,瞬間亮出刀身。
 
  「哇喔!」
  乙鋒驚訝。
 
  「反手風車!」
  鈦虎將刀柄往下甩,反手持刀亮出刀身。
 
  「帥喔!」
  乙鋒驚呼。
 
  「垂直快開!」
  鈦虎垂直甩動兩次刀柄,俐落亮出刀身。
 
  「酷欸!」
  乙鋒驚嘆。
 
  「水平快開!」
  鈦虎水平轉動兩次刀柄,將蝴蝶刀甩在乙鋒臉上。
 
  「幹!!」
  乙鋒驚駭。
 
  「抱歉!沒事吧?」
  鈦虎緊張,原來他剛剛甩的時候沒接好,蝴蝶刀才會飛出去。
 
  「啊不就還好我有戴眼鏡……」乙鋒摘下黑框眼鏡,低頭仔細檢查鏡片。
 
  「有刮到嗎?我叫我爸賠你。」
 
  「不用了,看起來應該沒事。」乙鋒將眼鏡戴回臉上後,彎下腰撿起掉在地上的蝴蝶刀,「不過勸你還是練過再來秀比較好。」
 
  「我有練啊,你沒看我手上都是OK繃嗎?」鈦虎將蝴蝶刀接過去,然後又迅速甩了幾次。
 
  「其實你甩的動作看起來很卡,我只是不想傷你的心才裝得很驚豔。」
 
  聽乙鋒這麼一說,鈦虎就覺得很傷心。
 
  「靠!我才練一個禮拜,而且我現在手指受傷很痛,甩起來才會卡卡的。」
 
  「那你是不會等傷口恢復再玩?」
 
  「這要每天練,手指的肌肉才會記住。」
 
  「在那之前你手指早斷光了。」
 
  「你很白爛欸!每次都只會潑冷水。」
  鈦虎生氣。
 
  「我只是把事實說出來而已。」乙鋒說到這,以中指推了下眼鏡,「不過你倒是給了我一些靈感。」
 
  「什麼靈感?」鈦虎隨即想到乙鋒父親是遊戲公司老闆,乙鋒本身也有製作電玩的興趣,便問:「難道你要做蝴蝶刀的遊戲?」
 
  「雖然我對蝴蝶刀沒有研究,但它就跟轉筆一樣吧?」乙鋒拿起原子筆並撥動手指,使原子筆在他指間翻轉,「每個招式都可以銜接另一個招式,進而形成一套combo。」
 
  「對啊!像這個水平快開,可以接這招FULL TWIRL。」鈦虎說完,用無名指的指節扭動刀柄,使蝴蝶刀在他的指間旋轉,接著他再向上甩動刀柄令刀身彈出,「最後接正手風車,就能完成開刀的動作了。」
 
  乙鋒點點頭,從抽屜拿出計算紙,再上面寫了一串字後,遞給鈦虎。
 
  紙上的內容如下:
 
  水平快開 → FULL TWIRL → 正手風車 = 破空斬。
 
  「什麼意思?」
  鈦虎歪頭納悶。
 
  「你知道火影忍術結印是用十二地支去組合的吧?」
 
  「知道啊,我還記得佐助的千鳥是丑、卯、申這三個印組合起來的。」鈦虎說到這,瞬間恍然大悟,「難不成……」
 
  「沒錯,就像你想的那樣。」
  乙鋒微微低頭,鏡片反射出白光。
 
  「哇靠!好中二!」鈦虎從椅子上彈起來大叫:「太中二了啦!你漫畫看太多喔?要不要順便加個覺醒背後會爆出蝴蝶羽翼的設定?」
 
  「什麼啦!我才不想被你這樣說......」
  乙鋒撇過頭,臉頰有些紅。
 
  「不過想想,把甩刀的combo當作絕招的前置動作是真的滿酷的,就像魔法都要詠唱一樣。」
  鈦虎邊甩刀邊說。
 
  「喂!」
  少女宏亮的吼音傳來。
 
  鈦虎與乙鋒朝聲音投來的方向望去,就見一名綁著馬尾的女同學朝他們座位走來。
 
  「你那是違禁品,我要沒收!」
  女同學伸出手說。
 
  她名叫江熎萱,是鈦虎班上的風紀。雖然身子跟小學生一樣嬌小,但性格卻相當凶悍,特別是斜劉海下的那雙眼睛如利刃般犀利,班上幾乎沒什麼敢忤逆她。
 
  除了鈦虎。
 
  「這哪是違禁品?妳不知道內政部早把蝴蝶刀從管制條例中移除了嗎?」
  鈦虎這話說得超順。
 
  因為他早知道自己在學校秀蝴蝶刀會被罵,所以寒假時花了好幾天背這句台詞。
 
  「你是白癡嗎?學校本來就禁止攜帶刀械!」
  熎萱叉腰。
 
  「那美工刀跟剪刀就不算刀?」
 
  「別鬧了,快把刀交出來!」
 
  「不要!有本事妳自己來拿!」
  鈦虎說完,便在熎萱面前甩起蝴蝶刀。
 
  唰唰唰、叩叩叩!
 
  蝴蝶刀隨著鈦虎甩動而發出清脆的聲響,在熎萱面前翻來翻去。
 
  「來啊!不是要沒收?」
  鈦虎嘲笑。
 
  忽然一股衝擊轟入腦門,鈦虎眼冒金星,往後退了幾步。
 
  等意識到自己被熎萱揍了一拳時,手中的蝴蝶刀早已被熎萱搶走。
 
  咻咻咻咻咻咻咻──!
 
  只見刀彷彿有了自己的生命般,在熎萱纖細的手指上高速翻舞,其分裂出的殘影,還讓鈦產生了熎萱同時甩好幾把刀的錯覺。
 
  「怎麼……可能……」
  鈦虎目瞪口呆。
 
  不光是他,就連教室的其他同學都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懾了!
 
  不需多做敘述,熎萱的甩刀技術絕對是大師級的,比鈦虎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影片還要厲害!
 
  先不提速度快這點,熎萱甩刀時,手腕擺動的幅度也很小,這表示她手指相當靈活有力,不像鈦虎都還要像起乩一樣甩手才有辦法轉蝴蝶刀,
 
  接著,熎萱將刀拋至空中,用左手接住刀柄,隨即又是一連串華麗的連段,刀高速劃破空氣的聲音在教室中響徹,鈦虎甚至能感受到銳利的寒風不斷朝他掃來。
 
  最後,熎萱高舉左手反握蝴蝶刀,高速搥向鈦虎的課桌,「碰」的一聲超大聲,鈦虎嚇得跌倒在地。
 
  熎萱鬆開握住刀柄的左手。
 
  刀身不見了,只剩刀柄裸露在龜裂的桌面上。
 
  「連危險柄與安全柄都分不清楚,就別在這丟人現眼了。」
  熎萱俯視著跌坐在地的鈦虎,那鄙視的眼神彷彿是在看垃圾。
 
  沒錯!蝴蝶刀有分危險柄與安全柄!
 
  所謂的安全柄指得是刀背那一側,握住那一端怎麼甩都不會受傷,反之危險柄則是刀刃那側,鈦虎正是因為沒有認好危險柄與安全柄,才會搞得滿手都是傷。
 
  無聲的靜默從空中降下,過了幾秒鐘,才有女同學驚呼:「哇!熎萱妳怎麼這麼厲害!」
 
  「妳去哪裡學的?超酷的欸!」另一名男同學說。
 
  其他同學紛紛跟著稱讚熎萱,這讓鈦虎心裡很不是滋味。
 
  本來他玩蝴蝶刀就是想讓全班對他刮目相看,結果現在風頭都被熎萱給搶走。
 
  熎萱似乎不太習慣被人稱讚,表情有些僵硬地說:「這都是些簡單的技巧,沒什麼好驚訝的。」
 
  「可是跟鈦虎那拙劣的動作比起來,妳的動作帥多了。」
  乙鋒興奮地說。
 
  鈦虎聽到自己好友這樣講,胸口便如遭到液壓機撞到一樣疼。
 
  於是他迅速站起身來。
 
  「噁啊啊啊啊!」
  鈦虎將自己的課桌向前翻,使課桌倒下發出巨響。
 
  熎萱嚇了一跳,直問:「你幹嘛?」
 
  其他同學也都被嚇著,全將目光投放到鈦虎身上。
 
  「呀啊啊啊啊啊!」
  鈦虎一邊鬼叫,一邊跑到教室後面,把垃圾桶跟資源回收桶翻倒,垃圾全散了出來。
 
  「喂!你做什麼?」
  衛生股長大罵。
 
  「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鈦虎繼續咆哮,伸手將佈告欄上的壁報撕了下來。
 
  「智障喔!那是全班同學的心血欸!」
  學藝股長怒吼。
 
  「呃呃啊啊啊啊啊嗚嗚啊啊啊啊啊!」
  鈦虎瘋狂鬼叫,跑到窗邊奮力將窗簾扯下。
 
  「媽的神經病!所有人,扁他!」
  班長一聲令下,在教室的同學一擁而上,立刻將鈦虎給揍趴在地。
 
  只有熎萱跟乙鋒愣在原地。
 
  「你朋友怎麼回事?」
 
  「他不是我朋友。」
  乙鋒低頭嘆息。
 
  後來,鈦虎因為攜帶違禁品以及故意破壞公物,被記了一支大過,還吃了十下訓導主任特製的木板,至於毆打他的同學,則被視為正當維護秩序而沒有遭到懲罰。
 
  放學後,夕陽西斜。
 
  由於冬季剛過,空氣中還夾雜著些許寒意。
 
  熎萱穿著灰色連帽外套走在人行道上,旁邊行駛的汽車呼嘯而過,微風輕輕吹起她的瀏海與鬢角。
 
  走到十字路口時,她停下腳步轉身回望。
 
  一個臉上貼滿紗布、兩眼瘀青腫脹的男同學映入眼簾。
 
  原來是被全班揍成豬頭的鈦虎。
 
  「幹嘛跟蹤我?」
  熎萱冷聲問。
 
  鈦虎嘴唇顫抖,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
 
  「不想說就快滾吧,我不喜歡有人跟在我背後。」
  熎萱語落,旋踵就走。
 
  「等一下!」
  鈦虎跑到熎萱面前擋住她。
 
  「你到底想幹嘛?」
 
  「就……就是……呃噁噁噁!」
  鈦虎表情猙獰,宛如便祕好幾天在馬桶上奮鬥的人一樣。
 
  正當熎萱想無視他過馬路時,鈦虎,跪了。
 
  鈦虎向熎萱跪下了!
 
  「熎萱,我想跟妳學蝴蝶刀……」
 
  雖然鈦虎很不想承認,但熎萱甩刀的技術確實相當厲害,加上鈦虎是真的很想練蝴蝶刀,因此即便心裡很不服氣,他還是只能拜熎萱為師。
 
  不過鈦虎這異常的舉動自然是招來熎萱厭惡的眼光。
 
  「你如果還有身為人的尊嚴,就快給我站起來。」
 
  「不要!除非妳答應教我,否則就算地球爆炸,我都要跪在這裡。」
 
  「好喔。」
  熎萱直接從鈦虎身旁繞過。
 
  「妳要去哪裡?」
 
  「過馬路,都快紅燈了。」
 
  「幹!」鈦虎氣得從地上站起身說:「我都跟妳跪下了,妳居然還這麼跩!乾脆去死一死算了!」
 
  語音剛落,一輛廂型車高速駛過斑馬線,瞬間將熎萱給撞飛出去。
 
  溫熱的鮮血噴濺到鈦虎臉上,霎時鈦虎腦海一片空白,完全無法理解剛剛在他眼前發生的事,接著「嘰──!」的一聲,廂型車緊急剎車,然後迅速朝鈦虎的方向倒退過來。
 
  隨即車門滑開,兩名蒙面人從中現身,將鈦虎給抓到車上,整個事件發展迅速,前後完全不到五秒鐘。
 
  當車子繼續行駛、並且因輾過某種柔軟物體而晃動後,蒙面男A便抓著鈦虎的臉說:「你是陳鈦虎對吧?」
 
  鈦虎沒有回應,他腦袋還反應不過來。
 
  「說!你是不是陳鈦虎?」
  蒙面男A搖了搖鈦虎的肩膀,鈦虎此時才回過神,猛點頭說:「對!我是!」
 
  「怎麼感覺不像。」
  蒙面男B拿著照片說。
 
  照片中是一名對鏡頭比中指的金髮少年,雖然外表不怎麼樣,但照片中的少年確實是鈦虎沒錯,但因為現在鈦虎被全班揍成豬頭的關係,所以樣貌跟照片上差很多。
 
  「別懷疑,他就是陳鈦虎。」駕駛座的蒙面大叔說:「根據情報顯示,他今天就是會出現在這個路口。」
 
  「你們是誰?我被綁架了嗎?還有你們剛剛是不是把我同學撞死了?」
  鈦虎驚慌。
 
  「閉嘴!再吵我就揍死你!」
  蒙面男A斥喝。
 
  「不要!快放我下車,不然我就直接大便喔!」
 
  「你冷靜!」蒙面男B語氣有些緊張,「我們沒要對你怎樣,所以你千萬別亂來!」
 
  「就是啊,我們是來保護你的。」
  蒙面男A也趕緊安撫鈦虎。
 
  「可是你剛剛說要揍死我。」
 
  「那只是說說而已,總之你不要再鬼叫了。」
 
  「是這樣嗎?」鈦虎雖然心裡還有很多疑惑,不過這兩個蒙面男的語氣聽起來確實是滿緊張的,於是他點點頭說:「好吧,不過你們說要保護我是什麼意思?」
 
  「剛剛被我們撞得那個女生是你同班同學對吧?」
 
  「對啊。」
 
  「其實那個女生她……」
 
  蒙面男A還沒說完,忽然一聲尖銳的風切音從車頂上掃來,隨即整個車頂被某種不可視的力量給撕開,火花與鋼鐵碎屑伴隨巨響噴出。
 
  車頂不見了!
 
  狂風呼嘯而入,天空與街景映入鈦虎眼中。
 
  「哇!怎麼回事?」
  蒙面男一夥驚聲尖叫。
 
  隨即一抹人影從空降落到他們之間。
 
  是一名少女,一名身穿灰色連帽外套、綁著馬尾的少女。
 
  雖然她滿臉都是血,不過鈦虎還是能從她那雙鋒利的眼神,認出她就是熎萱。
 
  「媽的!居然還活著!」蒙面男A掏出手槍指向熎萱說:「給我去死!」
 
  「羽化‧緋紅之蝶。」熎萱低吟。

  緋紅色的火焰羽翼從她的背後展開而出,那形狀就像蝴蝶的羽翼般美麗。

  隨後,熎萱朝前隨手一揮。

  蒙面男A的頭就斷了,鮮血從他的斷頸處噴湧出來。
 
  「混帳!」
  蒙面男B掏出手槍,向熎萱扣動板機。
 
  不過子彈並沒有射出,因為蒙面男B持槍的手已經被不可視的力量給切斷了。
 
  「哇啊啊啊!我的手啊!」
  蒙面男B握著斷掉的右手吶喊。
 
  此時一旁的鈦虎才發現到,熎萱手上似乎拿著一把刀,但那並非是普通的刀,因為刀身竟然是半透明的!
 
  要不是有鮮血沾染在上面使其顯現輪廓的話,鈦虎可能會以為熎萱沒有持刀。
 
  「是誰派你們來的?」
  熎萱低頭看著跪在地上的蒙面男B。
 
  「哼……妳猜啊!」
 
  「好喔。」
  熎萱將手往下一劈,蒙面男B的頭就如被劈開的西瓜般一分為二,粉色的腦塊像果凍一樣從他頭上的裂縫流出。
 
  死了。
 
  不到三十秒,車上兩名蒙面男都死了。
 
  接下來,負責駕駛廂型車的大叔也死了。
 
  熎萱把司機的屍體踢下車後,就開著車將鈦虎載到河堤邊。
 
  鈦虎一下車,就跑到河邊大吐特吐。
 
  「嘔噁噁噁噁噁──!」
  一團黃綠色的黏濁液體從鈦虎口腔中湧出,那是他中午吃的花椰菜與紅蘿蔔。
 
  此時天色已黑,鈦虎以衣袖擦拭嘴角,用著沙啞的嗓音向熎萱問:「妳是什麼人?剛剛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妳沒死?還有妳那把刀又是怎麼回事?」
 
  熎萱聽聞,先是看了天空的月亮一眼,然後低下頭,深深嘆了口氣。
 
  「其實我是從未來穿越過來的人。」
 
  「!!???」
 
  「之所以被車撞到還沒事,是因為我體內有被植入高科技治療晶片的關係。」
 
  「是……是喔……」
  鈦虎震撼到腦髓都在晃動。
 
  接著,熎萱從口袋中拿出一把蝴蝶刀。
 
  這把蝴蝶刀的刀柄是白色的,熎萱輕輕扳動手指,使沾染鮮血的透明刀身沐浴在月光之下。
 
  「這把蝴蝶刀,是未來的林乙鋒發明的。」
 
  「妳說……什麼?」
 
  「激鬥蝴蝶刀,這是它的名字。」熎萱擺動手指,使蝴蝶刀在她的手指間轉動,「透過旋轉刀柄,將空氣中微小的粒子凝聚起來,然後就能將能量聚集到持有者的身上,就像這樣……」
 
  彷彿火焰般的紅色的羽翼從熎萱的背後張開,那便是剛才鈦虎在車上所看到的、那如同蝴蝶般優美的蝶翼。
 
  「這是名為羽化的技術,只有持有激鬥蝴蝶刀的人才能夠使用這種力量。」
 
  鈦虎聽聞到此,忍不住嚥了口沫。
 
  「這也……太帥了吧......」
 
  「嗯,在我這個時代,這是小朋友之間最流行的玩具,不過因為具有危險性,所以很快就被政府禁止了,然而不法之徒卻看上它的潛力而擅自改造,使激鬥蝴蝶刀變成歷史上最危險的武器,我這把就是被改造過的,殺傷力才會這麼強大。」
 
  熎萱說到這,就將刀身指向鈦虎。

  「十年後,這個世界將發生一場戰爭,人們分裂成許多派系,你則是其中一個派系的領導者。剛剛那些人,我想應該是你那一派的人馬,他們怕你被敵人所殺,所以先穿越過來保護你。」
 
  「等、等等!」
 
  一口氣聽了這麼多資訊,鈦虎感覺頭痛欲裂,一時無法吸收,不過隨後他想到很多電影都有類似的劇情,便漸漸地理解一切。
 
  「所以,妳是站哪邊的?」鈦虎額冒冷汗,「難道妳是來殺我的嗎?」
 
  「別擔心。」熎萱抬起頭,看向懸掛在空中的弦月說:「我哪一邊都不是,我只是個負責維護時空的人而已。」
 
  「所以妳才會殺掉那些人?因為他們穿越回來破壞了時空?」
 
  「嗯,就算他們是來保護你的,還是有可能對未來造成影響,因此我只好依照時空管理法把他們給抹殺掉。」
 
  鈦虎聽聞,點了點頭,然後也跟著熎萱一起望向夜空的弦月。
 
 
  「話說……既然在未來我是個大人物的話,那我應該有什麼帥氣的稱號吧?」
 
  「有。」
 
  熎萱轉過身來,以嚴肅的口吻對鈦虎說:
 
  「──蝴蝶刀之鬼,那就是你的稱號。」
 
 
 



最近中二病發玩蝴蝶刀想到的靈感
嗯,真的很中二
不過高手甩的就是帥啊!

創作回應

Mistorm
跟他拙劣的技巧比起來哈哈哈
2021-02-06 09:15:10
夏懸/瑪奇瑪汪汪汪
偷嘴一下XDD
2021-02-06 21:55: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