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黃海鮫的航行日誌,好好站哨阿各位---黃海鮫的視角

哈哈哈的謙尼 | 2021-02-05 10:59:36

——————————————————————————————




「有人站哨在偷懶?豈有此理?」

黃海鮫十分了解把風......站哨的重要性,所以這件事,不能原諒!

「來人,備船!」黃海鮫糾察隊,出發!!!!

----------------------------------------------------------------------------------------------------------------

        根據海盜情報網的回報,海鮫來到了隘口一座巨大的拱門下,這裡顯然缺乏修繕,道路不通就算了,路面破損,藤蔓蔓延,一副腐敗垂死之貌,天空陰暗,更顯的空氣凝重,死氣沉沉,一堆堆瓦礫堆上冒出詭異的植物。
       衰敗的色調,死亡的氣息。這裡居然也是印斯茅斯。

       黃海鮫怯了一聲,搭著浮空的舢舨繼續前行。越是接近拱門,氣氛就越加不對勁,幾片烏鴉黑羽隨著令了毛骨悚然的啊!啊!聲飄落,小船持續前進。
        數十隻烏鴉怪叫著盤旋,劃過翻騰的濃霧和水墨似的重重烏雲,這裡......這些烏鴉是怎麼回事?牠們或飛在空中,或停在石門廢墟上,小而銳利的鮮紅雙眼看的海鮫發寒,彷彿在嘲笑著海盜。


        眼前出現兩個人,一名是昨天在酒館遇到那個被嚇瘋的傳奇冒險者羅賓,另外一人則是當地的士兵。
      「泰,泰克利,不是,是壞壞人。」那位士兵一拍桌子大吼,那位冒險者連忙賠罪,接著兩人繼續打牌。
      
       「站哨不認真站哨,閣下可在偷懶?」他二話不說掏出手槍,往兩人各開一槍,士兵紛紛跟進,一時槍聲劃破寧靜,惹得烏鴉紛紛怪叫了起來。

        兩人似乎被嚇到了,當地士兵甚至身子顫抖不止,海盜的槍口冒著煙,灑在兩人身上的卻是七彩紙花。

      「若在下為敵人,用的非紙花彈,閣下等早已歸天。」黃海鮫望著牌桌,嘆了口氣。「果然......果然在打牌嗎?」

       「喔呀啊呀」
        另一人也同時到來,一名自稱爵爾斯,頭戴厚帽,還有大耳朵裝飾,還戴著面具,全身衣服又澎又厚感覺不怎麼正經的義勇軍。

       「喂,你覺得這邊會像是敵人出沒的樣子嗎?」打牌的義勇軍忙著找藉口,另一位士兵忙著點頭,那傢夥怪怪的,除了話講不清楚,腦袋瓜裝的也不知道是什麼。再怎麼說,這裡一點都不像是有修格斯或深潛者要出來的樣子吧!怎麼可能剛好挑在我來休息的時候出沒呢!」

      「我倒認為,只要不出事就行了喲。」爵爾斯先生在一旁提出他的見解。

     「唉,算了。」他辯不過人家,只好指揮自己的那幫狗腿子火槍手代替站崗。幾名火槍兵站到哨點的四周警戒。


      「順便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印斯茅斯要塞的士兵,泰克利。」

      「你,你你你們好好好好,你好,們好,好們你。」泰克利嘻嘻的傻笑。

       這傢伙是怎樣?口吃?不,這根本是精神障礙了吧?
      
       等等......黃海鮫似乎想起了什麼,很久很久以前,還在阿斯嘉特的時候,看的那本「喀爾登種族圖解大全」

       修格斯

       具有變形能力的半液體狀怪物,能模仿成別人的樣子......而且......說話總喜歡「泰克利,泰克利,泰克利」個不停......

      「瞄準他,荷槍實彈。」黃海鮫暗自的下令,他聽到茅瑟步槍熟悉的槍機跳動聲和填裝子彈聲,安心了不少。火槍兵默默地將槍指向泰克利。雖然懷疑,但還不能下定論濫殺無辜。

       …...不濫殺無辜?

      真不像我,過去的我,寧可錯殺一百個也不放過一個吧。我真的改變很多呢。

      「既然有紙牌,那來玩個抽鬼牌如何?以樂子來講的話應該還算不錯。」

       「在下來吧!」雖然只要他一開口,泰克利就會吃子彈,但他還是皮笑肉不笑的抽牌......多觀察一下那瘋子的舉動吧。

             「看我的主角光環啊啊啊啊!」黃海鮫發出狂吼,一如肉搏決戰時。

                                                            輸

                                                 黃海鮫欲哭無淚

---------------------------------------------------------------------------------------------------------------------------
        
          「我就說他運氣報好吧。」剛剛裝水回來的羅賓聳了聳肩說道。「我說囉,還是別打牌了吧,對了,泰克利,接著,水。」

           
          水瓶在天空中畫出拋物線,但明顯的偏高,直直飛越泰克利的頭往後面的拱門砸----本該如此的。沒想到泰克利歪著頭傻笑的那個瞬間,手瞬間伸長,如觸手般「捕獲」了水瓶,反應速度之驚人。黃海鮫眯起沒被眼罩蓋住的那隻眼,狠狠瞪著他。

         「哇,沒想到你的手臂還能伸長呢。」比起海盜的緊張兮兮,傳奇冒險者表情倒是十分平淡,是看過太多了嗎?

          變形類能力,那是修格斯的伎倆......海鮫盡量維持表情的緩和,另一面心中警報聲大作,「增援,呼叫御海號,此處發現修格斯,所有主力於此附近待命。」

         「自昨日,在下便想了解如何對付怨靈。」他及時扯開話題,想轉移注意,並持續觀察那個瘋子士兵。「且先不論,閣下自極旋島歸來,是否已經恢復了?」

          「回復嗎?你看看那幾隻烏鴉,從我前天回來就在上面一直徘徊,出去外面晃晃,還有各式各樣的魔物像是捕蚊燈般地衝過來找我。」羅賓可憐兮兮的回道,雖然黃海鮫不知道捕蚊燈是什麼東西,但還是能理解他在說什麼。「至於那些地頭蛇怨靈,我也挺想知道的,用愛去感化他們嗎?」

…….這個人,八成只會講幹話......聽的黃海鮫直接傻眼。不過,原來烏鴉是他吸引來的啊。

          嚕嚕嚕嚕嚕
         斥責聲音伴隨著輪子滾動的聲音而來。
         「.....嗯,站哨應該要好好站。」坐在輪椅上的少女斥責道,不......是男的嗎?
  
           也是,自己作為糾察隊而來,卻和他們同流合污!!!

        「他的能力已經幫我們放好哨了。」羅賓指著海盜,笑的輕鬆懈意。「泰泰泰泰克克克,泰克利,有有,有站哨,站站哨哨。」

         對對對,裝忙裝忙,他忙著調度手下呢,和在這裡建築簡單的防禦工事,與修建道路等,這裡的基礎建設差成那樣,輪椅是怎麼來的?「小姐......閣下可以放心,在下重兵防守此地呢。」

     「這裡他媽快冷死了,而且我覺得我還被詛咒了,那群烏鴉還在盯著我看呢。」羅賓抱怨,黃海鮫看了一眼烏鴉,倒覺得他們也盯著自己看,自幾也被詛咒了嗎?難怪剛剛打牌的時候。

     「詛咒?閣下最近的確時運不濟。」黃海鮫指出,同時偷瞄泰克利在做什麼,自己和自己玩牌?怎麼可能?。「這難道是東方究極武術,雙手互搏嗎?」

     「是這樣子的嗎? 願您的旅途順遂啊,羅賓先生。」爵爾斯也很懂,開始裝忙裝忙。

      「那趟任務,有什麼遇上的詛咒、或者是北境獨有的傷口,例如水瘟之類的?」輪椅上的人問道「如果有什麼狀況,我能防禦跟治療,我也只能做到這些。」他伸出手指,一束溫暖昏黃的光輝顯現,散發著微微光暈。

       「我想沒有吧。只是回來後變好衰喔,哈哈哈。」羅賓無奈地攤開手,好像已經放飛自我了。
       「唉。太可憐了,給你一個護身符吧。」海鮫從不知道哪裏拿出了一串東方款式,綁著中國結的紅色護身符,遞給羅賓。
         「感謝你的護身符。」羅賓溫暖地微笑,拉開大衣,幾百串護身符傾瀉而出,又多掛上了一個。
           
       「......這傢伙......難怪我都拿不到。」是自己的兩倍啊!!還是跟正常人聊天吧「閣下說到水瘟,是泡到水就會出血的怪病?」

     「與其說是怪病......」對方掏出一頁筆記,工整的字體記錄著他對那種疾病的理解
      真是個仔細的人,當初指揮上層再公布這種疾病的詳情時自己在做什麼?

    「在下想問,若於皮膚塗上防水層塗料是否可解?」海盜已經思考很久了,對於海上討命的人來說,不能碰水是致命中的致命。
    「防水塗料......實際上,我當初就有這種想法。」看著對方眼神認真的收起那一頁筆記,從氣場上可以知道對方是真的在乎這件事。和那三個廢物就不一樣,他已經從心裡徹底的鄙視三人了。
     「薩妮太忙,沒辦法跟她確認是否能對有水瘟的冒險者做實驗。」輪椅少年說道「塗料也是液體的一種,而究竟是『液體』、『半液態』還是『水』會產生出血狀況,這才是目前的問題。這麼說可能不太人道,但我挺想去找實際有水瘟的個案做個幾個實驗。」

      不會不人道,畢竟這個結論攸關更多義勇軍的生命。功利主義的海盜心裡暗想。

       「喔耶,耶喔耶喔耶耶喔~站,站站站哨。」身旁傳來泰克利的瘋狂嘶吼。
        「好!那先從哪裡看起好呢?」爵爾斯決定要發起巡邏。
               
       繼續在這裡,遲早會被搞到瘋掉,尤其是被泰克利驚嚇的烏鴉有怪叫了起來。

       另一艘舢舨傳漂浮而至,運來另一隊突擊手。

       「此為在下的巡邏隊。雖沒有指揮者命令在下,但在下依然自發性的組成巡邏隊。」
        比許多義勇軍還盡責。這是他沒說出口的重點,希望那幾個白癡能夠理解。

       「整天窩著在自室內研究北方藥草,光是薩妮開下來的,每種都有長遠的研究價值,不過先放一邊。出外走走感覺不錯。」輪椅少年說道,似乎是想跟著他們去巡邏。

       但時間不早了,黃海鮫還得回去督看砲擊訓練,加上在這裡精神傷害很大。

        「在下向閣下推薦吾友尼蘭爾先生,那位骷髏研究草藥亦頗有心得。」畢竟陶滿卿大家都認識,是時候要幫朋友推銷。

         「其實叫我律即可,我負責在薩妮的軍醫團隊。」
          軍醫啊,對常常出生入死的海鮫來說,可比神還重要。他看著對方亮出房卡,下意識也拿出自己的。「知道了,律閣下」

         對方似乎對骷髏尼蘭爾有興趣,連忙問了房號。
  
         「再見囉!」羅賓打了照呼開開心心回去了,烏鴉持續糾纏著他,發出刺耳的叫聲是淹死黃海鮫的最後一滴海水,
         「打下來,那些烏鴉太吵了。」幾聲槍響後,天空安靜了下來,掉下了幾團燒焦的羽毛屍塊。


           「站哨,站站哨!」泰克利還在雙手舉高萬歲中。黃海鮫斜眼看著他,下一個就是你了。還給我吵?

           再下去我真的會發飆。海盜想著,於是默默的乘坐舢舨船離開,留下幾名火槍兵繼續虎視眈眈盯著泰克利。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後,處理掉他。」黃海鮫冷酷的下令,舢舨慢慢離開隘口。


           這就是名為泰克利的修格斯的結局。

------------------------------------------------------------------------------------------------------------

特別感謝

              賽菲洛斯    
              穆言哲樺
              月下七光

字數  約  2900字。
                                 好好站哨啊之律的視角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060596

                                                                     RPG公會點此


153 巴幣: 20

創作回應

cyclone新氣象
然而 通常說自己是主角光環的都……
2021-02-07 11:12:23
哈哈哈的謙尼
啊,這可是寫在角卡的技能......沒有效果就是了
2021-02-07 11:27: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