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水瘟之源

Neko_Iru | 2021-02-05 00:57:47


==========================================
**以上背景描述不算作本篇內容 詳情請參考本任務串**
魚落村(Fishesfall),位於深池瀑布附近的村落之一。這裡的村名得來自一段笑談,過去村落建立的那段日子,每逢漁獲時節,當地村民只需要站在深池瀑布底下,等待著數量過多以至於被擠出逆流之程、墜落而下的魚群。僅靠著這樣的漁獲量,便足以維持村落生計,還可供外銷,使其一時興榮……不過,無論這段究竟為史實,還是另一個「先民傳奇」,至少,在今日的魚落村,都是看不到丁點關於這段傳奇的殘影——除非,要說那連通至此的石磚小道,還勉強能證明它曾經擁有一定的商貿產能。如今,這座村落居住著略約百來戶人家,大多為老邁孤寡,擁擠在散發陳年霉味的古舊木造房屋,與這段小村傳奇一同腐朽。
**以上背景描述不算作本篇內容 詳情請參考本任務串**
==========================================
【北方/深池瀑布附近/魚落村】
  大約清晨時分,深池瀑布道路旁迎來了一位異地的探訪者。「哎呀...這路怎麼這麼崎嶇,不能走比較輕鬆的石磚路嗎...哇!」明明是骷髏之軀,但還是被眼前的小石頭絆倒了,摔了一跤「好痛 ! 也太倒霉了...了 ?」尼蘭爾倒在一旁的灌木叢上,出現方法吸引了眼前的眾人...精靈 克萊瑪吉安閣下、紅髮少女、黑髮青年(? 應該是 他(精靈)自己的朋友吧...
紅髮少女 : 「骷髏先生,沒事吧?怎麼現在才到這邊呢?」
黑髮青年(? :「你……沒事吧?」她走上前,伸手欲把我拉起來。
身穿一身白長袍的精靈 克萊瑪吉安閣下:「尼蘭爾‧帕弗,很高興你與我們同行。」
「菲娃閣下、帕修特閣下、克萊瑪吉安閣下」逐一介紹後就認識了同為義勇軍的閣下們,而其中有一位精靈種早就在節慶之時已經認識,骷髏整理了身上沾上的葉子「感謝各位關心,我沒事,只是來的路上遇到一點意外(迷路),請問現在這裏目前是甚麼狀況 ?」
「還有我們不確定造成這場水瘟的,究竟是咒法還是某種疫病。即便你已不具肉形,等等還是注意不要碰觸到水體為好。」他是這樣提醒我的,還真是親切的精靈...接著,也對其他倆人作了同樣的叮嚀。
「呃...那個,相信大家已經知道這裏發生甚麼事,」精靈在一邊走著往深池瀑布的路上,一邊說明「正如尤克所提及,這裏發生了嚴重的瘟疫事件,現在要我們調查被污染的水源問題,找到源頭、並在調查後回報,如果可以的話就順便解決,魚落村不亞於其他附近村莊,如泉落村、井落村等地方村落,這次是發生在『魚落』,但不保證下一次會不會發生在其他村莊,請務必加以謹慎」經過一段時間後,便與眾人繼續來到了深池瀑布下。
  
「嘩啦...嘩啦...」可以看得出,這瀑布猶如其名,沖刷而下的水流急勁、強而有力,貿然踏過去一定會被沖走至下方盛載水流而濺起浪花令周圍濃霧四起的湖面吧...湖水則看起來深不見底。
接著,克萊瑪吉安抬頭望望高聳入雲的瀑布頂端,再望向身旁的菲娃閣下和...吾輩 ?
「...尼蘭爾呢。倘若有需要,我可以帶你一同上去。」精靈的問題我沒有回答,看著眼前的奇景彷若又回到了1800年前的那座泉水前...明明是我弄掉了法杖上的魔石才令...為什麼我又再想起這些...
他們亦在討論如何上去瀑布頂端「羽翼...熱氣流...」

「我們走吧。」話音剛落,克萊瑪吉安 伸手主動抱起了方才未回答是否需要協助的尼蘭爾,腳下特殊符文列陣發著光。「啊...她們上去了,我們也...等等等,哇啊 ?!」突然被抱起飛了起來,驚骨未定
說時遲,那時快,長袍換上的黑甲上像是經魔法觸發的迴紋路一般,迴紋上一陣紅光閃過。( ? w ! )
隨後,精靈抱著尼蘭爾一躍至半空,單足落於山壁上的某塊突岩,隨即再次運轉陣列出力。眨眼之間,三、兩下跳躍,他便已帶著尼蘭爾來至瀑布上頭,然後將對方放在河的左岸。「啊 ? 啊?? 啊??? 甚甚甚麼啊~ 您也會飛 ?! 好...好哦。」

  越過瀑布山壁來到上頭,精靈所說的『馬奴賽特』河的上流繼續延伸,蜿蜒的河水隱藏進了茂密山林裏又往瀑布方向奔騰、沖刷而下,看似依舊清澈……。
後來,尼蘭爾也看向瀑布的川流下,混雜不同物種的屍體出現在他空洞的眼窩前,許多翻白的魚屍體漂浮,順著水流傾流而下,甚至時不時還露出一只鹿角或其他小型森林動物的殘缺、破碎的屍塊等等,都隨水流載沉載浮、接着被沖去了下方湖中。
「安息吧...死去的生靈們...那麼龐大的數量...恐怕這裏也可能成了散播疾病的毒物池水。或許可以的話,我想在這裏先處理一下…各位有什麼打算 ?」
「那麼,尼蘭爾在此負責清理……這些不幸生靈的遺軀。我、菲娃、帕修特繼續前進...」精靈就這樣簡單地交代了事務「那麼就分開行動吧,為了加快救災進度,在此暫別」右手放胸骨前,向前方鞠躬行禮「一路順風,願古代神祝福閣下們」其後並走向染汙川流

  同一時間...河川前的尼蘭爾「好了...這些東西怎樣處理好呢,應該先檢查一下有沒有毒素呢」尼蘭爾向著河川舉起了長法杖,口中念念有詞道「汲取毒物之生靈啊,使悲傷之源遠離,排解萬物的一時痛苦,『操毒.抽離』...就這樣吧。」片刻後,一絲絲無色的線從河中屍塊遺體中抽出,飄上空中聚合凝結成一球液體。「第二步是...池水呢。化枯朽虛無,化毒物為純淨,假借蒼藍之空之力,引腐蝕之力相匯聚『操毒.純淨化』」尼蘭爾站在瀑布落下之端,高舉法杖,一時河水異動...咕嚕咕嚕,像蒸氣的物體順著風吹散,不復存在
「這樣就能確保不會傳播有毒物質呢...雖然不知道那個聽聞的『水瘟』能不能被消除,但至少不會再令傳播其他疾病了。嗯...不知道他們進度如何? 」向前方水流源頭若有所思地看了看...
尼蘭爾花了一段時間處理屍骸,一一將動物屍首安葬後,繼續沿乾竭血跡一路上調查,當然遍地能見到倒地的動物,有的死去多時,而有仍在翻騰掙扎著的、渾身鮮血淋漓的、在發狂的。
「可憐的生靈啊...願痛苦消散,安息吧。」尼蘭爾念了句簡單的咒語「『操毒.腐化』...這樣就好,這樣就好,對不起,對不起...」一邊安撫著掙扎發狂著的垂死動物,他明白就算可以救活他們,也無法使他們長久幸福地生活,內傷太嚴重了...更麻煩的是精神狀態的不穩定,恐怕心病還須心藥醫,吾輩也...盡力了。
這樣的情景並不是第一次看見,生死離別在吾輩沉睡的1800年間不斷發生,只有使垂死之物毫無牽掛地安心離去才是...才是唯一辦法。又沿著流動的河川一路走至盡頭中的山澗洞窟前...「是方才提及到,前方的洞穴嗎...」

「啊,骷髏先生,水源的淨化已經結束了嗎?」一直在守在被啃食過的屍骸遍佈的洞穴外面門口位置,而當中站著一名紅髮少女,菲娃閣下看見吾輩,跑到我面前問道。
「菲娃閣下,淨化已經結束了。可惜不能知道『水瘟』能不能因此解決...生靈們也好好處理安葬了...」突然,此起彼落的奇怪魔物叫聲,時而哀號、時而尖嘯,淒厲而恐怖的尖嚎編織成了滲人又毛骨悚然的死亡之詠,迴響在這洞穴中,順著入口通道穿透而出。「...葬了。哇啊 !? 甚麼聲音,洞穴...難道是出事了嗎 ? 」當然...身旁的夥伴也注意到如此怪異的迴響。「糟了 ! 他們有危險 ! 骷髏先生!我們趕快過去幫忙吧 ! 」一邊向尼蘭爾說著,尼蘭爾和菲娃閣下商討一番之後,菲娃就直接衝進了洞穴中,我準備加快骨頭腳步走入洞穴深處。「好,長話短說 出發吧」尼蘭爾順著狹窄的山洞通道走著,當然看到那一尊奇異的雕刻品。
那座雕像是一個人形。至少,它有著類人的身軀,裹著長袍、向前方伸出了攤開的手掌,彷彿是在接受著甚麼,又或是要奉獻著甚麼。而再往上看,卻能發現那頸子上連接著的,乃是一顆扭曲而駭人的頭顱。章魚般的觸手像鬍鬚般掩蓋住了下半臉部,向四方屈伸,細長的邪眼鑲在巨大腦袋上。「真是...惡趣味呢,走吧,他們等著我們」繼續前進
「從洞穴深處而來的...光球?」像是引路迷途者的精靈一般,漂浮在空中,並在靠近後繼續前進深處「這是克萊瑪吉安的信號 ! 我們跟著過去 ! 情快危急 ! 」「明白了,加緊腳步吧...」從通道中段走鴨走...
又一聲雄渾的吼叫,有別於方才的尖嘯,明顯比眼前所見之魔物更恐怖「抱歉,我們來了」尼蘭爾從通道出口而來,眼見同夥正和巨大的生物苦戰中...

  在底下,那座僅剩半身的雕像前,帕修特閣下正在凝聚著魔力,而克萊瑪吉安閣下在他身旁化作了殘影,全力阻止著周遭的類食屍鬼群落接近。同時,巨大的身影正沿著岩壁從上方爬下...「骷髏先生 ! 請你看情況支援 ! 」一旁的菲娃往上一躍、飛身向前,一記帶有灼熱能量的拳直接砸向岩壁上巨大的身影 ! 「喝...啊」咆哮被阻斷,噴濺出濃稠的黑黃膿血、向下墜落。
「了解!」說罷進入戰時狀態「大地之精氣匯聚此地,腐蝕之力匯聚此地 ! 毒爆彈 !!」這一記正好飛向全力阻止著周遭的食屍鬼群落接近的 克萊瑪吉安閣下,身前的食屍鬼們,被毒素灼燒着的他們紛紛哀號著倒地不住掙扎、滾動着灰沉色的皮膚。尼蘭爾所發出的毒爆彈成功命中克萊瑪吉安身旁的幾隻食屍鬼後,倒地食屍鬼隨後被克萊瑪吉安的至寒之鋒一一了結。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跑上前方繼續支援「目前有沒有人受傷,先後退一下」
高舉法杖「『操毒.腐土』...這樣應該可以拖延一會」食屍鬼腳下突然陷了一個淺洞,重心不穩的可能會因此而失去平衡
眼前的食屍鬼之王對著克萊瑪吉安咆哮,幾隻長肢急電般刺出,那氣勢彷彿即便是幾米厚的石牆,也會被如薄紙般捅破。然而克萊瑪吉安依舊不閃不避。
他迎上了長肢,至寒之鋒一揮掃斷尖鋒,再一揮又斬斷其中一隻。食屍鬼之王不斷發出厲吼,若是常人想必耳膜早已完全毀損,腦碎心裂。匍匐在雕像上的牠,仰起上身,接著,準備向底下的帕修特、克萊瑪吉安、尼蘭爾的法杖控制着腐液...「是菲娃閣下 ! 」然後食屍鬼之王就被一記從天而降的掌法連同半身雕像打了一個七零八落,殘肢爛臟伴隨著碎裂的石塊如流星雨般墜落。群龍無首的食屍鬼們頓時一滯,接著開始發出尖嘯哀嚎,紛紛作鳥獸散的模樣,不少卻為尼蘭爾的淺洞所影響絆倒後,為那破碎的山洞落下的石塊壓碎。克萊瑪吉安見狀,鬆開手上的寒鋒利刃,運轉符文陣列輸力,左右雙手抱住我跟帕修特,在耀目的紅光迴紋之中飛天,將倆人帶向了通道平台上避過石雨。

隨著這一陣動靜,山洞亦為之動盪。(( (owo)/ ))
片刻過後,塵沙不再飛揚,洞窟中僅剩下了四名……也許算三名半的食屍鬼僥倖活着吧。正如他們曾大快朵頤的腳下擁有魚鰭之物那般,屍橫遍地又些許倖存。
「都沒事嗎?」「沒..事」似乎是已經開始習慣被克萊瑪吉安 抱住飛天了
「你們倆也辛苦了...這些怪物是什麼啊?你們有什麼新發現嗎?」少女向著青年和精靈致謝
「我也不知道...單看特徵有魚鰭...可能是深海一族」畢竟也沒有研究這方面,只是突如其來要面對這些得到的基本情報上沒有提及的東西,有點錯愕的反應
「...深潛者...」少年是如此說著的,其後精靈解釋道「食屍鬼被這些『深潛者』的屍體吸引過來的。至於這些深潛者的屍體,又是怎麼來的……」他望著地上的殘軀,克萊瑪吉安在思考著某件事、某個可能的選項、某個決定。
突然菲娃閣下 驚訝地說「...之前感染上水瘟的冒險者,就是因為受到深潛者攻擊導致...難不成...」
想都不用想是蓄意行為,幕後兇手、事件操作者又是誰,骷髏實在是不知道,能夠調查的情報太少了「但是...能夠確認的是,水怪『深潛者』就是水瘟的源頭。」指向山洞底下堆積的屍體「雖然暫時沒有辦法知道幕後兇手,也可能不止發生在這裏,其他鄰近地方一定有事情即將發生,要仔細注意今後的調查中有沒有類似的事。辛苦各位了...並沒有及時提供支援,實在抱歉」骷髏向眾人行禮致歉6(-w-)|
隨後,一行人從高台上來到地面與菲娃會合。

然後,克萊瑪吉安閣下 聽見尼蘭爾的話語,想到在場四人有三人輪流道過歉,克萊瑪吉安不禁訝然失笑,「我想,就像帕修特所說的,無須道歉。任務終究是完成了……嗯,完成一半呢。」他若有所思地看著洞窟內滿布的屍軀。因為沒有敵人的阻礙,在一段時間過後,移除作業順利地進行著

菲娃閣下 提出了直接燃燒,尼蘭爾接著說...
「先除去掉劇毒毒素吧,以免燃燒時揮發出來,汲取毒物之生靈啊,使悲傷之源遠離,排解萬物的一時痛苦,『操毒.抽離』」片刻後,又像是先前處理污水時的一樣,一絲絲無色的線從屍塊遺體中抽出,飄上空中聚合凝結成一球液體然後就化作氣體消散「這樣就可以了...勞煩閣下」
「對了,我也可以幫忙調查...」雖然是想這樣說但還是被趕了出來「骨頭也會怕烈火...嗎,真是不習慣這副身軀呢」

一息間,洞穴裏充滿著燃燒時產生的煙霧「煙霧瀰漫呢...在不下數分鐘的功夫就處理了這麼大量的水怪屍體堆,菲娃閣下真是厲害,實在令人佩服...這樣就差不多了吧,至少先解決這裏,如果蔓延到其他村莊就不好了」整理好行裝、在一段時間過後眼見調查差不多就這樣
「既然調查得不出其他可能因素,可惜只有這樣吧...某人殺死了這批深潛者,然後原因不明地堆放在這裏。差不多回去報告了...再一次感謝大家」
在回程的路途上,尼蘭爾不禁思考着同僚的每句話...假若精靈所說的事情屬實,殺害了深潛者、十分強大的戰士、北方的強敵...難道當年被古代靈、神袛們合力封印的黑暗始祖要再一次降臨大地了嗎,真不敢臆想這趟旅程的最終定向。喀爾登之母能否對我們施以援手,『四災』又如何解決。只能盼望今後之路不會如1800年前重蹈覆轍,但願世界的命運之線牽著的善惡天秤能夠得以平衡
「願繁星祝福今後所行之路 ᛗᚨᛁ ᚦᛖ ᛊᛏᚨᚱᛊ ᛒᛚᛖᛊᛊ ᚦᛖ ᚱᛟᚨᛞ ᚨᚺᛖᚨᛞ」

尼蘭爾.帕弗 著筆
==========================================
字數不含空格:4205
大概減去劇情文本&複製對話: ~3200
63 巴幣: 14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