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小說】【同人】神奇寶貝 命運之光 前日談-星耀篇1 與神奇寶貝相處

櫻色戀歌 | 2021-02-04 00:26:45 | 巴幣 6 | 人氣 169


各位好久不見了,從此章開始新增前日談,時間線為第一章故事開始之前的事情。
用以補充角色的過去
*註:此文章在巴哈取消舊版創作時發表的,所以是新版介面

前日談-星耀篇:與神奇寶貝相處
 
  「爸爸媽媽,這些會跑會跳的東西是什麼?」
 
  「你看到的是『神奇寶貝』,是這個星球上非常不可思議的生物。等到你滿12歲那天,就能拿到一隻神奇寶貝開始旅行。」
 
  「那我要快快長大,拿到神奇寶貝出發旅行!」
 
  年紀幼小的星耀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期許,他父親作為一名曾經參與過聯盟大賽的訓練家,非常支持他的夢想,至於他母親雖然並非有訓練家的經歷,但心底也很期待自己兒子能靠著實現夢想的毅力走到什麼地方。
 
  「星耀,你站遠一點。去吧!熔岩蟲!」
 
  這一天,星耀他們父子倆到了夢想市北邊的2號道路,正巧一隻走路草突然跳到兩人前方,趁這大好時機,星耀爸爸乾脆示範如何收服神奇寶貝、以及解釋屬性相剋的原理。
 
  「走路草是草屬性神奇寶貝,用克制牠的火屬性對付牠是很好的選擇。」
 
  走路草面對克制自己的熔岩蟲也毫無畏懼,牠吐出了紫色的液體,熔岩蟲本能性的閃避,一旁的星耀好奇的問:「這個招式怎麼不像草屬性的?」
 
  「走路草除了草屬性之外也有毒屬性,剛剛那是毒屬性的招式『溶解液』。熔岩蟲,使出火花!」
 
  星耀的腦袋有點混亂,走路草有草跟毒屬性,而爸爸又說熔岩蟲的火屬性克制牠,那是不是代表火屬性也克制毒屬性呢?
 
  他大聲問自己腦中的問題,他爸爸不疾不徐的回答:「火系克制草系,有兩倍傷害;至於火系對付毒系只有一倍傷害,把兩個數字相乘,2x1=2,所以熔岩蟲是克制走路草的。」
 
  此時的星耀約略四歲,但聽了爸爸的解釋,已經理解了七歲小孩還有點搞不懂的屬性相剋原理。當然這只是一部份,還有十八個屬性的屬性相剋表等著他去背呢!這也是當訓練家的第一個難關,雖然圖鑑會告訴你對方神奇寶貝的屬性,但不會告訴你屬性相剋的結果,要像這樣自己計算。
 
  看著熔岩蟲不斷閃過自己毒液,走路草很明顯慌了。
 
  「使出火花!」
 
  小小的火焰回敬剛才的毒液,對方閃避不及,正面接下了這個招式,因為屬性相剋的關係,牠身上多了幾道傷痕,很明顯受了顯著的傷害,但是對方仍未罷休。
 
  「使出哈欠!」
 
  熔岩蟲貼近對方,打了個大哈欠,走路草的眼皮開始有閉起來的跡象,但她還是死撐著,並打算再用一次溶解液,但是熔岩蟲又敏捷的閃過,連續幾次之後,走路草撐不住,開始橫躺在路邊。
 
  「這是異常狀態中的『睡眠』,只要神奇寶貝中了異常狀態,大部分的神奇寶貝戰鬥的能力都會變弱,收服他們的機率也會變高。」
 
  星耀非常疑惑何謂「大部分」,不過他爸爸明白,要說明戰鬥能力都會變弱的例外,例如特性「毒療」、「毅力」、「神奇鱗片」等等,太過複雜了,不如日後再說。
 
  他正這麼疑惑的同時,一顆紅白相間的寶貝球已經扔向了走路草,只見寶貝球搖動三下,隨後一聲響亮的聲響傳來,這就代表收服成功了,星耀開心的鼓掌歡呼。
 
  他順便解釋「神奇寶貝」這個名字的由來:「神奇的口袋中的寶貝,簡稱神奇寶貝,會有這樣的名稱是因為他們能被收進神奇寶貝球裡,這樣就能把牠們放在口袋中一起旅行了。而且寶貝球是可以縮小的。」
 
  看見自己爸爸收服神奇寶貝這帥氣的一幕,一直在四歲的星耀腦中揮之不去,他每天都問爸爸媽媽:「能不能借我神奇寶貝?」想當然,父母皆知他想要收服神奇寶貝的心情,卻不願直言拒絕傷害自己小孩。
 
  他們都拐了個彎,要星耀耐心等到12歲生日過完,但以小孩子的性情,哪可能等這麼久?
 
  就這樣過了兩年,有一天他突發奇想:「雖然還沒有神奇寶貝,但是要消耗牠們體力的話,丟石頭或著用麻布袋蓋住牠們應該也行吧!」
 
  抱持著這種想法的星耀,某天清晨趁著爸媽熟睡之時,偷拿了一顆空的寶貝球,藏在床底。天亮之後他找個藉口出門,一路上三步併作兩步,迫不急待前往1號道路,還順手撿拾幾顆小石子跟被當作垃圾棄置的麻布袋。
 
  「好,今天我就要收服神奇寶貝給爸爸媽媽看!」
 
  星耀仰望每棵大樹,俯瞰每株草叢,一號道路的動靜他都盡收眼底,他發現一隻蛇紋熊正悠閒的在日光的沐浴下睡午覺,睡著的獵物當然會首當其衝成為獵人的目標。
 
  他冷不防丟出了寶貝球,心想:對方睡得很深,等到睡醒發現自己在我家屋內實,大概連自己怎麼被抓的都不知道。
 
  沒有想到,那顆球只搖了一下,便彈回到星耀手中,而蛇紋熊也因為這樣的行為而醒來了。
 
  他不打算放過這次機會,用力把麻布袋套在對方手上,他原打算把寶貝球丟進袋子縫隙中來收服他,誰知道蛇紋熊為了逃走,竟用力的朝袋子一撞,麻布袋被撞出了一個大洞,他也趁隙逃走。
 
  儘管這一次失敗了,但是星耀在原地替自己打氣,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這時他聽到地面上傳來些許聲響,一隻波波飛到草叢裡面,用鳥嘴清理自己的小小身軀。
 
  他當然不肯放過這個機會,他擺出了棒球投手投球的姿勢,霎時兩顆小石子從手上擲出,雙雙命中了波波的頭。
 
  星耀眼見自己戰術湊效,得意的拿出口袋的神奇寶貝球,準備收服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隻神奇寶貝,不料波波開始猛烈拍動翅膀,一陣強風襲向星耀,這是飛行屬性的招式「起風」,他雙腳吃力的直立著,想辦法不讓自己跌倒,光是站穩就很困難了,更何況是丟球?
 
  當波波颳起的風停止之時,牠那小小身軀也不見蹤影。雖然自己的計畫失敗,但他仍不死心,只覺得是自己石頭丟的不夠多,抱持著這種心態繼續在路邊撿石頭。
 
  在這過程中,星耀又看見了另一隻波波蹲在草叢吃橙橙果,星耀得意地認為:既然兩顆石頭不夠,手邊十幾顆石頭乾脆全丟了。他的手也迅速的開始動作。
 
  波波被這些石子嚇到,原本要吞到腹中的樹果都吐了出來,他趁這時丟出了神奇寶貝球,速度比上一次還要快,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的波波,硬生生被寶貝球吸進去。
 
  一下、兩下……星耀不斷低頭盯著那顆寶貝球,期待著收服成功,在球搖到第三下之際,他覺得搖三下就一定會成功,自信的露出得意的笑容,萬萬沒想到,波波居然掙脫出來,他的笑容瞬間冷掉,他從來沒想過寶貝球搖三下還有可能收服失敗。
 
  可怕的是還在後頭,波波原本溫馴的眼神變得銳利,憤怒的心情帶動身體沖向星耀,這個情況,看來是要使出「撞擊」絕招。
 
  他邊大叫邊逃拔腿狂奔,努力讓波波與自己保持一段距離,他只顧著逃跑,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跑回家裡附近,自己的糗樣被爸爸媽媽看在眼裡。
 
  「妙蛙花!把波波嚇走!」
 
  星耀突然看見丟球的動作,轉瞬間妙蛙花挺身站在星耀面前,大吼一聲,波波知道對方不是好惹的,登時調頭撤退。
 
  星耀雖然想為自己得救這件事鬆口氣,但是他完全開心不起來,他臉部表情揪在一起,用懼怕的心情轉過身去,他的爸爸媽媽都面有慍色得看著他,爸爸一個手勢,示意他回家說明清楚。
 
  「星耀,你知道你做錯了什麼事嗎?」
 
  他雖然懼怕爸媽的脾氣,但始終不了解自己的行為有何錯誤,不過為了避免在收到爸媽的憤怒,只能先低頭認錯。
 
  他的媽媽相較之下沒那麼生氣,她用較溫和向兒子說明清楚:「試想別人在你睡覺的時候套麻布袋,在你吃東西的時候丟石頭,你會開心嗎?」
 
  聽到自己媽媽的語氣比較溫和,星耀此時比較敢頂嘴:「我只是為了削弱他們的體力。爸爸收服神奇寶貝的時候,不也是派神奇寶貝戰鬥嗎?」
 
  他爸爸語重心長的解釋:「那不一樣,你這樣的行為是單方面的虐待。在收服神奇寶貝的時候,我並沒有困住牠們的行動。而且我也沒有趁牠們吃飯跟整理羽毛的時候搞偷襲,偷襲是最無恥的舉動。」
 
  他明白自己兒子在道德方面做錯事,必須要趕緊導正,他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學會盜獵者的戰鬥方式。
 
  「還有啊,在手邊沒有神奇寶貝的情況下跟神奇寶貝戰鬥,太危險了,像是剛才的波波,我給你聽一下牠的圖鑑說明。」
 
  隨後他爸爸拿出一台有筆電形狀外觀的機器,但是大小相較於筆電小了好幾倍,只聽見他來回搜尋,最後那台圖鑑開始說話了:「波波,小鳥神奇寶貝。雖然性情溫和不愛戰鬥,但要是隨意對牠出手的話,就會受到牠強烈的反擊。」
 
  「你聽到了嗎?性情溫馴的神奇寶貝被你這麼一搞也生氣了,可見你做的多過分。」
 
  這時的星耀還是似懂非懂,一直到幾個月後,有一天他又忍不住想收服神奇寶貝的慾望,又用了同樣的手法,偷拿了神奇寶貝球溜到一號道路,不過這一次映入眼簾的是對戰的場面。
 
  一名年紀比他大好幾歲的男生命令他的妙蛙種子攻擊皮卡丘,爾後他試圖丟球收服,沒想到皮卡丘掙脫了,如是幾次,那名少年也不耐煩了起來。
 
  「皮卡丘,明明都打輸我的妙蛙種子了,為什麼還不乖乖進球?既然這樣!妙蛙種子!使出藤鞭鞭打牠!」
 
  「種子!」
 
  他的妙蛙種子很忠心的執行訓練家的命令,看到皮卡丘就像是看到殺父仇人一般,猙獰的看著皮卡丘,頃刻間兩條綠色的條狀物從妙蛙種子背上的種子伸出,來回鞭打著皮卡丘的身體,聲音是如此的響亮,其他野生神奇寶貝以為壞人來了,匆忙躲進樹幹或著草堆裡,瑟瑟發抖著,不敢多望兩眼,唯一持續觀看全程的只有星耀。
 
  那位男生的舉動令他想起之前的所作所為,自己也是為了收服神奇寶貝這一己私慾,丟擲石頭攻擊、用麻布袋困住神奇寶貝等等的行為,原來被攻擊的一方是如此的難受,看著皮卡丘一臉無助,在那等待死亡的表情,令星耀對牠產生了同理心,他終於明白自己那個時候錯在哪裡。
 
  妙蛙種子的攻擊一直持續的,皮卡丘完全不敢還手,看著牠如此痛苦,星要再也忍不住了,衝上前去用肉身擋住了一鞭,妙蛙種子見自己打到人類,停止了攻擊。
 
  「我好端端收服神奇寶貝,幹嘛突然衝出來?」
 
  「你這樣做皮卡丘太可憐了,根本就是虐待!」
 
  「虐待,哼!你一個小屁孩懂什麼,既然神奇寶貝一直無法被收服成功,那就代表體力削減的還不夠。於是我就命令妙蛙種子繼續攻擊,消耗皮卡丘的體力,這有什麼不對嗎?給我走開!」
 
  「我不要!我要救這隻皮卡丘!」
 
  「皮卡……」
 
  皮卡丘有氣無力地喊著,聽起來想對他說謝謝,當然這舉動觸動了對方的情緒,他大喊:「妙蛙種子,把這個礙事的小孩趕走!」
 
  沒想到妙蛙種子居然真的照做,要知道人類跟神奇寶貝乘受絕招的能耐有極大差別,對神奇寶貝只是輕傷的招式,用在人類身上可以令其重傷,甚至癱瘓。
 
  牠再度伸出兩條長長的綠色鞭子,持續鞭打星耀的腹部,但是他也無所畏懼,他對皮卡丘喊:「我幫你擋住,你趁現在快逃!」
 
  「皮卡……」
 
  這次的叫聲似乎是希望他別再這麼做,趕快逃走保住自己性命,但星耀絲毫沒有逃走的跡象。
 
  雖然力道較攻擊皮卡丘時輕,但一個成年人都會受不了了,更何況一個六歲小孩?星耀感覺到了自己衣服上流了幾滴溫熱的液體,他知道這是他的血。
 
  皮卡丘大概是被星耀挺身而出的行為感動,用盡全身力氣,痛苦的爬起身,躍到他身前,耗盡力氣發出最後的電擊,這道電擊如此的強烈,即使電屬性攻擊草屬性只有1/2傷害,妙蛙種子仍被這道電擊打的失去戰鬥能力。
 
  「可惡,給我記住!」丟下了這句話,那位男生帶著妙蛙種子逃離現場。
 
  即使身上,他仍然只關心皮卡丘的傷勢,他抱著皮卡丘衝向夢想市的神奇寶貝中心,但因傷勢太重,星耀在途中痛到暈了過去,眼前開始一片黑暗……

        「小耀,小耀!」
  午間強烈的日光穿透玻璃窗,吻在昏睡的星耀臉上,溫暖明亮的陽光與爸媽擔心著急的呼喚聲共同撬開了他沉重的眼皮。
  爸媽的臉佔滿了星耀眼前的視野,他們從原先憂心沖沖的低落神情,霎時間上揚了原本垂著的眼睛、嘴唇與臉部肌肉,微笑與眼淚同時竄出,激動的抱著他喊:「太好了,小耀你醒了......」這短短幾秒的影像全被他的雙眼捕捉。
  這一句話就像一隻手,拉出腦袋中的記憶,他搞清楚自己為什麼身在醫院,是為了救走可憐的皮卡丘,被那個男生打傷......
  想到此處,星耀的眼球左右轉動,不見黃色身影,急問:「爸爸媽媽,我救的那隻皮卡丘呢?」
  「皮卡皮卡?」
  皮卡丘那張兩頰紅潤的黃黃身影在視野的左下角探出頭來,爾後緩緩的靠近,兩隻小手摸著他的臂膀,十分的親近。眼見爸媽疑惑此景象,星耀詳加解釋。
  他的媽媽──雨妍聽完整段的的表情,從原先的喜極而泣轉為怒火中燒,氣的大罵:「可惡,那個男的打傷我兒子!你放心,我們待會就去找警察做筆錄,請警察協助。」
  他的爸爸──輝瑞倒是注意到皮卡丘親密的依偎著他,試著猜牠的心意:「嗯?這隻皮卡丘想跟你一起走的樣子。」
  星耀轉頭問道:「是這樣嗎?」
  皮卡丘歡喜的點頭數下,臉部還緊貼著他。輝瑞遞過去一顆寶貝球,教導他用法:「把球中間的按鈕對準皮卡丘,就能收服了。」
  星耀還沒對準,皮卡丘早就等不及了,小手掌主動拍了按鈕,自願進球,搖晃三下後收服成功。
  星耀對著寶貝球輕聲的說、「皮卡丘,請多指教囉!」後,按奈不住收服第一隻神奇寶貝的成就感,渾然忘記自己傷勢未愈,激動大喊:「我終於收服到自己的第一隻神奇寶貝了!」
  收服皮卡丘後的日子熱鬧許多。例如炎夏時節,他們會到河邊玩耍,看著彼此熱到滿身汗的樣子,會互相潑灑河水,清爽納涼一番,當然玩得滿身濕總是會換來他媽媽的責罵。
  還有呢,妙蛙花會用藤蔓當作安全帶,把小小孩的星耀送上高空,緩慢的左右互晃,感受飛在天上的滋味,現在可以與皮卡丘一同分享似是在空中飛行的美好感覺。
  當然小插曲也是有的。有一次一家人打算吃烤橙橙果當點心,無奈烤箱居然壞了。星耀有背熟皮卡丘的圖鑑說明,自信的建議:「媽媽不要擔心,皮卡丘能用電擊烤軟樹果。」
  皮卡丘兩頰聚集了電,下一秒,一發電擊打在了瓷盤的橙橙果上,在橙橙果的藍色表面添上了些許焦黑,逼出了其香味,星耀正好餓著肚子,不等爸媽試過味道與熟度,已拿起鐵叉搶先叉起橙橙果。
  輝瑞發出了阻止聲:「小耀,不要碰!鐵叉會導電!」可惜來不及了,橙橙果上的電流隨著鐵叉傳導到他的手指,使他反射性的收起手,又麻又痛得緊握。
  「小耀,你沒事吧?」他爸媽趕緊上前關心。皮卡丘知道自己電傷主人,自責的低頭,緩步踏至他們面前大聲道歉。
  平日裡認識神奇寶貝的方式,除了看電視節目以及亂玩他爸爸的圖鑑之外,神奇寶貝的小公仔也陪他度過了一段,進入神奇寶貝世界的啟蒙時期。
  皮卡丘看著自己手上約四公分的皮卡丘造型公仔,不時的與自己身上的部位相比對,比對一番後,發現公仔還原度極高的皮卡丘,緊緊握著它,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你很喜歡皮卡丘公仔對不對?」
  「皮卡,皮卡──」
  星耀將一個有著身上有著紅藍三角形,頭頂有五個尖端的神奇寶貝公仔放在牠右手上,跟牠說明:「爸爸跟我說這隻是波克比,也是很可愛的神奇寶貝。」看著皮卡丘張大眼睛,緊握不放手的模樣,就知道牠很喜歡。
  看著皮卡丘拿著兩隻公仔從房門走到床邊,豐富的想像力開始運作,就像旁白那樣說:
  「皮卡丘跟波克比今天開心的去郊遊。」
  走到床邊時,在身前平放的兩手緩緩抬起,像是在演出皮卡丘跟波克比爬上高牆的情景,將兩隻公仔放到床邊的那刻,他運用想像力說出:「牠們完成了艱難地挑戰,翻上了高牆。」
  除了郊遊的情景演出外,偶爾還會以手上的公仔,試圖模仿電視節目轉播的對戰賽,想像著手上兩隻公仔就是活生生的神奇寶貝,開始對戰:「木守宮,種子機關槍!」、「小火龍,用火花絕招!」模仿招式的狀聲詞以及公仔間的碰撞聲響遍整個房間。
  「加油啊!醜醜魚!」說完以飛快的速度交換了醜醜魚跟美納斯公仔的位置,假裝成進化,隨後大喊一聲:「使出水波動!」
  立刻翻倒了大顎蟻的公仔,模仿著裁判的語調:「大顎蟻失去戰鬥能力,美納斯贏得勝利。」
  6歲的星耀每天的日子,都在神奇寶貝的知識中漂流,不時吸收著身旁的知識之水。
 
  

創作回應

E=mc^2
所以妙蛙種子其實那時候血量也快見底了?
2021-02-09 18:48:28
櫻色戀歌
那個訓練家說:皮卡丘,明明都打輸我的妙蛙種子了,代表皮卡丘跟妙蛙種子剛打過對戰,妙蛙的血量有被削減
2021-02-09 21:22:45
E=mc^2
有被削減沒錯,不過電打草是傷害減半,表示皮卡丘其實比妙蛙強一點只是屬性不利,才能把他打到殘血最後用屬性不利的電擊還能收掉
2021-02-09 22:10:4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