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死魂曲】【宮牧】鞦韆

BBD | 2021-02-03 23:05:33 | 巴幣 0 | 人氣 141


  • 宮田司郎x牧野慶。
  • 死魂曲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 梗跟文中圖片來自萌宅物語,全員生存+HE的不存在世界線,不存在於遊戲的捏造設定,有點OOC。
  • 稍微有一代劇情+二代隱藏關雷。

  「宮田先生……」
  「什麼事,牧野先生?」
  在巡視新落成的庭院時,宮田司郎突然聽見同居人——也就是他的哥哥牧野慶叫喚他,現在兩人都脫去平日工作的衣裳,換上輕鬆簡便的居家服裝。在羽生蛇村的紅水事件過後,他們倆人決定回復兄弟身分同居,並合買一塊地新建住所。但長年被當成兩個不相干的人養育,以及求導師和宮田家在村中的實質地位,一時之間很難改變自己的名字與彼此的稱呼,因此先維持舊習。
  牧野似乎因為成功喚起宮田的注意而緊張,臉頰漲紅,一副想把話收回的樣子,很難聯想這名怯弱的男人貴為一村的宗教領袖。然而,黑髮的男人終究敗給毫無情緒的視線壓力,讓疑問脫出口:「為什麼……要在庭院設置這個呢?」牧野指了指位在角落一隅、因微風而微微擺盪的單人鞦韆,臉上盡是困惑。儘管不到厭惡,求導師也不認為在意隱私的宮田會歡迎小孩到家裡作客遊玩,且鞦韆的高度明顯是以成人腳長設計。
  「這個嗎,」醫生朝著牧野所指的方向點了點頭,說:「不想站的時候可以坐。」
  「設置普通的椅子不就好了嗎?」牧野在心裡補上後一句:『也記得買了可放在花園的雙人折疊椅。』
  宮田抿起了嘴,看起來不想回答。不過褐髮的男人最終仍是敗在癡癡等待答案的好奇目光之下,於是嘆了口氣,緩緩地開口:「我以前……很嚮往有鞦韆的後院。」
  得到雙生弟弟的告白,牧野慶變得沒那麼緊張。他安下心微笑,接著走到鞦韆後方,拍掉座位上的塵土,對宮田說:「既然如此,宮田先生就坐上來吧,我幫你推?」他因猜中弟弟的臉會泛起一絲困惑而高興。
  「為何?」
  「既然要坐,就得測試一下安全嘛。放心,我會在後頭注意有沒有問題!」
  要不是穿著便服,宮田幾乎以為現在笑容可掬的同居人是在教會和信徒講道。醫生視線在求導師和鞦韆之間來回一陣,才回應:「那就麻煩牧野先生了。」並坐上鞦韆,雙手抓住鐵鍊。
  「我推囉。」
  「嗯。」
  咿呀——
  隨著鞦韆發出聲響,重心與視線開始微微晃動。對負責「處理」村中「麻煩」的宮田,並不是那麼習慣放任背部毫無防備讓人觸摸,他同樣感覺到後方男人不敢推得太大力,似乎生怕把親生弟弟推出去摔個滿臉。宮田在心裡自嘲,如果這男人知道自己所受的訓練,是否還是這種推開的力道呢?
  醫生沒有發覺,後方的人抱著另一股心思。牧野摸索殘存的幼年記憶,他所理解的宮田司郎雖然冷漠、總是和人保持一道距離,但反而替帥氣的臉龐增添一股神秘魅力。何況家世修養、學業成績、體育全能在吸引力上幾乎只有加分,連看不順眼想欺負優等生的男生,過沒幾天也變成像受驚的小狗般唯唯諾諾。牧野慶未曾想過那男人會有如此樸實無華的願望,心裡不禁泛起辛酸與自嘲,認為自己事實上才是冷漠無情的那方,所以想好好珍惜這一次機會。求導師試著想像弟弟現在的表情,不過很快就為自身貧乏的想像力氣惱,全心把力氣轉移到眼前人的背上。
  咿 
    呀
    咿 
  呀
  不可思議的,鞦韆擺動的幅度被越推越大,卻是因兩人皆放鬆下來所致,小小的鞦韆也靠時間證明它有多牢靠。或許有人會因見著兩位將近三十歲、且又在村中享有一定地位的男人玩盪鞦韆而大驚小怪,不過現在是他們兄弟的私人時間,有高高的籬笆擋著外頭,哪管那麼多。鞦韆就這樣,在開滿花的庭院裡,愉快地跟著飛舞的櫻花花瓣搖擺了一陣。
  咿
    呀
    咿
  呀
  過幾天傍晚,宮田待在客廳泡茶時,被貓群跟電視的嘻鬧聲環繞中聽見庭院傳來聲響。褐髮男人停下動作仔細聆聽,雖然羽生蛇村隨著黑幕被消滅而走向和平,然而異象未因此消失,他判斷聲音來自鞦韆且上頭明顯載著重物。
  偶爾會有些明顯不是原生地的野生生物出現在他們兩人的居所——像現在客廳就有紅鶴、海豹和海鷗,無法隨意處置讓人深感棘手。曾有打電話通報被當作玩笑話的紀錄,也有相關人員前來處理,這些彷彿裝了某種感應雷達的害羞客人即消失無蹤,讓兄弟倆人被訓誡一番的事跡。連因研究民俗而常涉入怪奇現象的竹內多聞都束手無策。
  所幸這些幼年或小型動物性情溫和,大多只是想找個地方休息或遊玩,且待一段時間就會消失不見直到下一次無事拜訪,應該不致發展成外來種災難。比較讓兩位人類住戶困擾的異象是「家具會跟動物一樣突然憑空消失再出現」,以及「領養回來的貓有時會變成隱形」,這多少對生活造成不便。牧野雖因神代美耶子的保證而安心和這些動物以及異象相處,謹慎的宮田依然轉型成「除了出外看診,幾乎待在居所工作以便監控異狀」的狀態。
  觀察一段時間,異象沒有再擴大的痕跡,此外回復成人類的村人因紅水影響變得比以前更加強壯,導致門診生意清淡不少,讓他被代替姊姊來關切的恩田理沙挖苦「根本提早過退休生活」。放下一樁心事又來新的麻煩,隨後取代宮田心中第一麻煩的是「得到空間穿梭能力的須田恭也造訪羽生蛇村時,會不小心誤闖他家」。醫生記得第一次碰上此類狀況是在就寢的時候,親切的求導師被嚇得抓住棉被尖叫,冷漠的醫生則生平第一次慶幸運氣很好沒被見著什麼難堪事。招待不請自來的客人時,宮田遭前來找須田的美耶子狠狠笑一番。
  從回憶中拉回現在,宮田起初小心警戒鞦韆的擺盪聲,手上抓起可以攻擊的器具,但沒有聽太久即認出坐在鞦韆上的是前去替花澆水的雙胞哥哥。謹慎的男子放下戒心,放下武器,繼續手邊未完成的沏茶動作。
  『似乎挺開心的……他也不曾玩過鞦韆嗎?』
  把冒著熱氣的茶杯放到對面空著的座位,宮田坐得端正,等著兄長回來喝下那口茶。在宮田司郎不願憶起的童年記憶裡,他所見到的牧野慶相當親和,富有耐心傾聽煩惱,並適時給予安慰,不管和誰都能相處融洽。受長輩疼愛,受同學信賴,被後輩尊敬,不喜歡模範生的同輩也礙於求導師繼承人身分,不敢明目張膽對立。那黑衣男人身邊總是洋溢幸福與喜悅,因此他不曾懷疑對方有和自己一樣的嚮往,或許他待會應該開口問問看。
  湧出茶杯的熱氣逐漸散失,宮田依舊不急著去叫喚同居人,因為他很肯定冒然打攪興致,只會害對方嚇得從鞦韆上摔個狼狽。
  『或許那樣也不錯。』
  心底的男孩悄悄在耳邊慫恿。醫生改變了姿態,一手撐著下巴,雙眼隨意看向圖象不停變換的電視,放任精心泡好的茶靜靜冷卻。
  『這次就算了吧。』
  沉浸於童趣的牧野表情如何不難想像,宮田沒有意願去破壞。雖如此決定,仍有點遺憾不能親眼見到。於是宮田拿出放在一旁的平板開始瀏覽,無視小貓在背後玩弄他的上衣下擺。
  『買台相機吧。』
  吉村家的次男想起在理應消失的醫院探索時,所發現的僅有一張相片的相簿,他心想是時候增加更多瞬間上去了。向來起伏不大的嘴角因為期待而微微上揚,雙胞胎長男若知道自己錯過難得的鏡頭,大概會有些遺憾。
【完】
※※※※※
  • 當初玩《萌宅物語》發現這兩位人物超像吉田雙子,所以就當平行世界在玩ry。文章兩張圖愛心不一樣是因為中間買完東西才截客廳畫面,背後有小貓則是來自另一張。
  • 因為太久沒複習實況有點記不清楚,印象有找到幾張相片,但忘記是不是收在同一個相簿裡的了(爆
  • 本來預計更短,但想到可以融合萌宅物語的BUG所以又拉長一點,順帶加入《死魂曲2》的隱藏關捏他XD
  • 同樣是去年完成但發現忘了放上巴哈,現在也很少開《萌宅物語》OTZ。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