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小說_少女前線】停滯者的末路(完)隨時歡迎洽談

熾冰 | 2021-02-03 12:26:50 | 巴幣 6 | 人氣 176

少女前線專區
資料夾簡介
少前同人文集散區,有存貨就更,不期不待沒有傷害

        距離上次更新拖了21天啊... ... 真的太久了,就把整理好的內文全上啦
        然後再次深深對採用角色感到抱歉,戲份分配不均倒不如一開始就別選人家了嘛OTZ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舞台劇來到了最高潮。

         歷經種種磨練,獲得人脈、財富、實力,終於把仇敵逼到無處可逃的主角,將既是父親遺物也是支撐他一路走來的馬卡托夫手槍的槍口,對準那自始至終沒脫下斗篷,但的確是一切的罪魁禍首的人物。

         好不容易得到制裁的機會,但主角並沒立刻扣下扳機。就好比那些流傳至今的英雄故事,又或是上個世紀的影視作品,不論是反派還是主角,在確信自己的勝利之後,往往都要來段長篇大論,行以培養情緒實則解釋脈絡的固定流程。

         然而,在演員出色的演繹之下,沒有任何一名觀眾將這當成一段固定流程。

         主角刻苦多年終於得到手刃仇敵機會的雀躍、再次認識到自己失去的一切是多麼貴重的惆悵、即將迎接迄今為止視為人生目標的這一刻的感慨,種種思緒匯聚成岩漿般靜靜沸騰的情緒,透過一句句的台詞,將持續堆疊至此的情緒托向更高峰。

         但此時的哥特卻只是打從心底嘆息,如此優秀的演員將因為劇團代表的失言,在今天迎向生命的終點。

         ──再六分鐘……

         根據計畫,劇團代表會在舞台劇結束後登台,率領團員感謝觀眾。此時劇場外的同志將引發騷動,哥特則趁機衝向舞台,將偽裝成眼鏡盒的特殊炸彈丟向目標。

         無論目標死亡或受傷,只要形成下達制裁的事實就夠了。至於逃跑,哥特從加入「光榮大地」以來都沒考慮過這個問題,但在組長的強烈要求下,姑且記住了劇場內所有能用以逃跑的路線。

         ──再兩分鐘……

         說到哥特為何默默倒數著,是因為第一計畫的裡應外合策略,已經因為劇團代表的個人堅持告吹。她特別痛恨表演中響起電話聲,甚至有過因此中斷演出的紀錄,原先認定城市劇場不會容忍她的霸道,但在手機訊號盡數斷絕的現在,已經不言自明。

         不過為了預防這種狀況,「光榮大地」已經事前調查過整部舞台劇,也敲定行動的時間。這就是現在的第二計畫。

         ──最後半分鐘……

         舞台上,主角已經擊殺仇敵,仰頭悼念逝去的家人。接著就會降下帷幕,再拉升時目標就會站在台上。

         然而,主角卻突然停下台詞,轉而走向仰躺在地的仇敵,將手伸向他的兜帽。

         哥特愣住了。這是至今為止的演出都沒有的發展,而也是這部舞台劇最大的懸念,那就是主角仇敵的真身到底是誰。可以感覺到周遭觀眾開始鼓譟,有些人更是直接站起身,帶動更多人起立。

         ──居然不惜改掉劇本、等等!時間!

         幾乎是哥特回神的瞬間,觀眾席後方的出入口傳來巨響。

         回頭,又是一次同樣的聲響,而且更多──是採訪車,以車頭盡毀、保險桿脫落或漏油等等代價,瞬間撞飛連子彈都能擋下的厚重隔音門,堵死所有出入口。

         在舞台上下所有人都錯愕的當,只有從車上跑下來的蒙面人們對空鳴槍:

         「我們是『光榮大地』!」

         「反對人偶普及化!」

         「為了屬於人類的純淨未來!」

         計畫在對的時間、不對的時機開始了。觀眾恨不得逃離這些握有凶器的恐怖份子紛紛往舞台逃去,「光榮大地」成員則因為目標不在舞台上而錯愕,一切的一切都亂了套。

         但哥特還沒放棄,跟著奔逃的人群往舞台移動。

         一般出入口被封死,要疏散觀眾就只能靠後台的出入口,會經過演員和相關人員休息室。雖然不認為劇團代表會老實待在那,但如今只能賭一把。

         「走這裡!快點!」

         「放心!道具已經清空,大家都能通過!」

         ──什麼?

         劇團人員在協助疏散。從那模樣看來,明顯經過一定時間的訓練,換句話說他們早就計畫這麼作。

         回頭,更讓哥特不敢置信的是,同志竟被區區十名少女壓制。不,雖說是十名,卻是由各五位的兩名不同容貌的少女組成。

         戰術人形。哥特收拳,然而同時也鬆了口氣──越多戰術人形去對付同志,表示他這邊的成功機率提升越多。

         「──!」

         然後哥特注意到了,舞台上的演員,仇敵角色的兜帽下的真面目。

         「往這裡!後面交給人形擋著!動作快點!」

         沒錯,就是劇團代表。哥特將手搭上口袋裡的特殊炸彈,假裝自己是急於逃跑的瘋狂群眾,實則刻意撥開人群靠近目標。

         只不過,就在哥特掏出炸彈的那瞬間──

         「有機可趁~」

         「什!」

         ──炸彈被搶走了。哥特甚至沒看到是誰,但那稚嫩的淘氣聲音,彷彿讓他看到一個朝他作鬼臉的小女孩,教他氣火上腦。

         「該死!」

         既然如此就直接上!哥特一拳揮開身旁的倒楣鬼,奮力撞開眼前的阻礙,那模樣讓人聯想到失控的野豬。

         「這、這邊也有恐怖份子啊!」

         不知道是誰這麼喊,導致人們為了避開哥特使狀況更加混亂,但這也加快哥特的突破速度。

         目標就在眼前。手無寸鐵──不,還有手可用!

         哥特瞄準劇團代表的脖子,帶著必殺的氣勢出手:

         「為了人類的純淨未來!」

         說時遲那時快,一抹雪白從地面竄出,幾乎削斷手的衝擊貫通手腕。

         「──!」

         不,手腕前端的部分還連著,但明顯凹折的關節和前所未有的劇痛,無言地道出這雙手已經廢了的事實。

         「挺有精神的啊,一點都沒有緊張到不舒服的樣子。」

         甩開斗篷的,是有過一面之緣的嬌小金髮少女。看她輕點著右腳腳尖,想必剛才的猛烈衝擊就出自那乍看沒什麼力氣的可愛小腿。

         「自律人形……!」

         早該注意到的。哥特咒罵自己的蠢,惡狠狠地瞪著納甘左輪。

         「是發現我的身分才來接觸的吧?還真會演啊……明明只是人類的贗品!」

         「哎?不是不是,老身就只是關心──」

         「關心?哈!嘴上說說誰都會!現在的工作對你來說負擔可能太重啊別的部門需要你啊,再隨便編個理由就裁了你,然後再用更低的錢去租自律人形上班!不斷模仿人類就是為了取代我們嗎!該死的贗品!」

         「慢點,老身大概知道你的狀況了,但這──」

         「這就是你在『光榮大地』的理由嗎?」

         劇團代表上前一步,隔著納甘左輪的頭頂看向哥特,扯起嘴角。

         「看看你,亡命之徒。髮型、衣服亂得像剛搶完大拍賣,手腕盡斷,一張臉也因為劇痛發紫。你說說,誰能比你還狼狽?」

         「請您別刺激對方──」

         「去死!」

         然而哥特才踏出一步,一聲破空掃過下顎,甚至不知道發生什麼,回過神時身體已經倒在地上。

         「漂亮,不愧是戰術人形,看這武打底子隨時都能在我這尬一角。」

         「請您別開玩笑也別製造非得讓老身出手的狀況。還有請您盡快離開,也不知道躲在這的是不是只有一個人──」

         「不,就只有這一個。」

         納甘左輪一愣。為什麼可以這麼肯定?正要問出口時,堵在出入口的其中一輛採訪車的擴音器發出吶喊:

         【站起來哥特!『光榮大地』這一戰成功與否就看你了,動手啊!】

         下一秒擴音器就被MDR一槍打爆,但基於人形不得傷害人類的原則,MDR不能對躲在車內的聲音主人做些什麼。

         「……真的假啊?」

         教納甘左輪傻眼的是,哥特還真的站起來了。頂著失焦的瞳孔和滿頭冷汗,拖著乏力的身軀,為的就是將高高舉起卻握不成拳的手,打在目標身上。

         哪怕自己為了打下這一拳變得多難看,哪怕這一拳甚至傷不了人。

         要讓全世界看見,「光榮大地」定會給予自律人形支持者制裁。

         「為了……屬於人、類的……」

         為了總有一天,讓這股失去一切的恨與怨,降臨在害得自己落入這般境地的人們頭上。

         為了不要再讓任何人像自己一樣失去一切。

         「純淨、未來……!」

         就在哥特即將揮下手之際──

         【──!隊長!】

         ──通訊頻道傳來VSK-94的喊聲。只是如此,就讓納甘左輪反射後跳,同時撲倒劇團代表。

         下一瞬,哥特突然飛了起來──腹部以上的部分。

         在飛濺的血沫和碎肉之中,納甘左輪清楚地看到,哥特的肚子在短短幾秒內迅速膨脹,就像吸氣過度撐爆肚子的青蛙斷成上下兩截。頭顱、手臂好比失控的玩具零件噴飛,爆炸源頭的軀幹部分則是炸得粉碎。

         在納甘左輪回過神來之前,傳來剛才聽過的聲音:

         「格里芬的人偶殺人了!」

         ──什麼?

         納甘左輪望向聲音源頭,那站在採訪車旁,拿著大聲公奮力吶喊的男子。

         「自詡人類夥伴卻對人類行使武力!你們還不看清現實嗎!這就是這些人偶的真面目!」

         【是這傢伙引爆炸彈……!】

         透過通訊,納甘左輪感受到VSK-94的憤怒。為了能夠隨時支援小隊成員潛伏在最佳狙擊點的她將一切都看在眼裡,也因為不能傷害人類的最高原則無法阻止這件憾事而不甘。

         【隊長,我可以打爆那傢伙腳邊的輪胎嗎?安啦不會怎樣,了不起摔下去而已。】

         「……安分點,MDR,那麼做可能引起爆炸。只要人類有萬分之一可能致死,妳或老身都沒法出手。」

         納甘左輪抹去濺上臉的血跡,碰巧看到了那掉在舞台邊緣,只剩一半的腦袋。

         那對失去生命光輝的眼空洞地看著這裡。

         深沉無光的雙眸,彷彿濃縮了一切負面情感的眼珠,就像在怪罪這一切都是自律人形出現才造成,又像在納悶為什麼自己會落到這般境地。

         「然而我等『光榮大地』不會退縮!總有一天各位會了解我等的──」

         「笑話!整天妄想消滅自律人形,連邏輯都丟了嗎!」

         不輸大聲公,甚至完全壓過這項文明利器的宏亮聲音響徹整個空間。而在零距離領教這般音量的納甘左輪,比起震撼和抱怨,更多的是無奈。

         「……您怎麼還沒離開?」

         聲音的主人正是劇團代表。看那模樣,別說被剛才的自殺攻擊影響,甚至比剛才更意氣風發。同時納甘左輪還看到協助安撫及疏散群眾的劇團成員以手勢向她致歉。

         「就讓我大發慈悲告訴你們這些被時代拋棄的愚者吧!『光榮大地』──自律人形無法殺人!」

         空氣瞬間安靜……物理層面是這樣沒錯,但所有人看向劇團代表的眼神,就像在說同一句話:

         不,這全世界都知道啊。

         「──妳、別把我等『光榮大地』當笨蛋!這種事我當然知道!」

         「那就不是沒邏輯而是老人癡呆嗎!看來『光榮大地』需要來次全員健檢啊!」

         「聽妳瞎扯淡!哈!反正像妳這種依附人偶為生的人類就只有在人偶背後才敢耍嘴皮!剛才要不是那邊那具人偶開槍妳現在也不可能──」

         槍響打斷男子的話語。

         「不只邏輯,連眼睛都沒用了嗎?」

         劇團代表高舉右手,在她手中的正是劇中主角的馬卡托夫手槍。

         而剛才那聲槍響,則證明裡頭裝的是實彈。

         「以人類為對手還支使人偶,要不要這麼丟臉?」

         嘆氣也似的口吻,不可一世的側臉,以及確信自身勝利的眼神。納甘左輪立刻猜到她要說什麼,連忙阻止:

         「慢──」

         但,即使戰術人形動作再迅速,也難以快過言語。

         「人是我殺的!」

         空氣再次安靜,就連呼吸聲都在瞬間消失。

         「說、說什麼蠢話!」

         男子大聲反駁:

         「就憑那種破爛手槍怎麼可能把人打成碎片!只可能是人偶──」

         「很不巧這邊的人偶就是手槍人形!『光榮大地』,就算是你們也該知道戰術人形用不了設定外的武器吧!」

         其實可以。先不論劇團代表的刻意誤導,但男子的確有一瞬間說不出話。

         「──就算這樣!」

         男子踏出步伐,強調自己無論如何都會勇往直前,爭辯:

         「殺人的肯定是──」

         但男子沒機會說完。

         因為他遠離隨時可能爆炸的車子──但從另一角度看,也是妨礙戰術人形出手的保命符。

         MDR就像瞬間移動般衝到男子身旁。

         「──什嗚!」

         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全身肌肉倏地緊縮,男子兩眼一翻雙腿一軟,就這麼倒了下去。

         「放心,只是電擊棒。」

         MDR裝模作樣地說道。然而比起平常的古怪語氣,今天這句話顯得沒什麼精神。

         ※※※

         在格里芬的努力下,劇團演員、劇院工作人員以及數千人的觀眾無一死亡或重傷,甚至一舉抓獲「光榮大地」眾多成員,重挫該組織在這座城市的勢力,為治安貢獻一份力量。

         儘管如此,以納甘左輪為首的五名戰術人形卻無一因此露出開心的表情,只是靜靜地看著警察將「光榮大地」成員一一帶上車,以及那被搬出來的屍袋。

         哥特.斯維茲,這場恐怖攻擊中唯一的犧牲者。VSK-94無言地收緊拳頭,就連生性愛搞怪的MDR和P7也一語不發。

         「──有沒有這麼多愁善感啊?」

         自律人形就別模仿人類那套聖母心態嘛。明顯帶有這類意思的諷刺,至今聽過不少回了,但少女們仍忍不住瞪向說出這句話的人類。

         除了她。

         「您沒事了嗎?」

         納甘左輪指的是那句殺人告白。劇團代表就像在說「連問題都算不上」般笑著搖頭:

         「晚點一個記者會就解決了。比起這個──」

         劇團代表轉頭要MDR拿出手機,指示她登入影音平台。

         「──看看,妳們現在可紅了。」

         如她所說,首頁被各大網路新聞霸佔,無一不爭相報導剛才的恐怖攻擊。搭配的影片竟然是劇院中的爭論及MDR收尾的一幕,還很仔細地用上不同角度的畫面剪輯,搭配不明所以但異常搭調的背景音樂,如果不說還以為是哪來的微電影。

         納甘左輪睜大眼睛。一開始之所以只在表演廳外巡視及設置陷阱,就是因為委託人──眼前的劇團代表──這麼要求,原來是為了不讓她們發現拍下這些段落的隱藏鏡頭。

         「『光榮大地』真正的目的是抹黑戰術人形。不過帶頭的口才不夠好啊,連當小丑都不夠格。」

         納甘左輪抬起視線,對上劇團代表那無限自信的紅眸,沉下聲音:

         「您打一開始就知道了?」

         「我倒想問妳們怎麼沒想到,戰術人形。靈活思考洞察先機,不是妳們最擅長的嗎?」

         少女們全說不出話。論硬體,身為戰術人形的她們具有比人類優秀的條件,就SOP來說,她們該假設出複數可能並準備相應的作戰,其中也包含「光榮大地」的真正企圖。

         但說也奇怪,直到犧牲者出現、「光榮大地」的男子意圖抹黑戰術人形時,她們才豁然開朗似地驚覺對方的意圖。彷彿在那之前,她們的思考被什麼轉移或蒙蔽了似的。

         「那您為何撤出警察及保安人員?」

         VSK-94走上前,豐滿的胸部因為過度用力的蹬地動作而上下晃了晃。

         「明知反自律人形派可能襲擊,您卻降低己方的防禦力量,還讓您的團員擔下疏散民眾的職責──」

         「子彈不長眼,我當然知道。不過戰術人形,現在這時代可不是單靠槍桿子就能踩在別人頭上。」

         說著,敲了敲螢幕上那觀看次數的數字以及各種支持劇團的留言。

         「而是透過讓人心悅誠服的表演,讓人人甘願當你的台階。」

         VSK-94語結,納甘左輪沉下眼。

         儘管自律人形不得傷害人類的定律為世人所知,但有鐵血工造的先例,加上格里芬這一公司的性質,難免讓人心存質疑。

         而這時「光榮大地」執導這齣「戰術人形殺人」的戲碼,無異是將她們,以及格里芬,推向不被信任的位置。

         「照原來的劇本,連我都得幫他們的計畫抬轎,不過現在別說抬轎,他們自己都翻車了。」

         如劇團代表所說,影片底下的留言除了支持劇團就是攻訐「光榮大地」。為了擊垮敵人的布局反而封殺了自己,說諷刺也真是諷刺。

         換言之,哥特.斯維茲的死毫無意義。

         「這就是停滯者的末路。」

         「您說的是?」

         「我扔掉的其中一部劇本。」

         劇團代表扯起嘴角。

         「主角想復仇卻拒絕改變,只以既有手段和蠢勁苦幹,最後毫無作為地死去,仇敵甚至不知道主角的存在。」
         「這……」

         「沒什麼,就是一個賣不出去被我扔掉的劇本。」

         納甘左輪板起了臉。

         「您想說哥特.斯維茲的死是他自找的嗎?」

         「聽起來像這樣嗎?我沒這麼想過。」

         「您──」

         「不好意思,打斷二位的談話。」

         突然出現的女性自稱是劇團代表的秘書,她靠向代表耳邊低聲說些什麼後,代表回以肯定,轉向納甘左輪:

         「我該走了。就任務成果來說,妳們做得很好,希望不會再見面了。」

         前後不一的謝詞,但也是雙方共同的心聲。而後納甘左輪接到指揮官的聯繫,帶隊返回基地。

         然而劇團代表的那句話卻彷彿刻進納甘左輪的心智雲圖般揮之不去。

         停滯者的末路。

         經過心智升級的自己,照理來說應該比過去還要強大,但在這次任務中不只毫無建樹,也沒能看穿劇團代表和「光榮大地」的盤算。難道在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滿足現狀而停下腳步?一想到這,不住咬緊牙齒。

         「老身還真是被看扁了啊。」

         遙望圍牆外的水平線。逐漸沉落的太陽散發出的色彩,讓她聯想到劇團代表那散發無限自信但教她反感的紅色眼眸。

         「倘若再會,委託人……屆時老身必不藏私,會多展現些人生經驗給您瞧瞧的。」

         ※※※

         沒有月亮的夜,縱使滿天繁星也不敵夜幕的強大,然而就像在說這還不夠似的,夜晚支使名為暗雲的爪牙遮蔽天空,城市的人造之光顯得更加單薄無力。

         總而言之,是個適合討論壞事的夜晚。

         「恭喜您,代表。」

         面對僅只顯示「SOUND ONLY」字樣的通訊畫面,青年就像正看著對方般露出友善的微笑。

         然而得到的回應卻是不帶正面意義的冷哼。

         【功課沒做足啊,小子。我還只是個候選罷了。】

         「那不過是個程序。就連目光短淺的我,都已經看到您成為組織在這座城市的代表的將來。」

         【現在才巴結不會太晚了嗎?你一開始可沒少給我臉色。】

         「那只是一點溝通不良導致的小誤會,代表。事實就是我不惜涉入險境就是為了助您一臂之力。」

         【你?哼,是你那的女人吧?再說居然連那些貨色的策略都沒看清,虧你還敢派過來。】

         「騙過敵人要先騙過夥伴,代表。我只是多派一位幫手進場,以確保整件事能順利發展。」

         【得了吧。打來有什麼事?還不快說。】

         「只是希望日後能和代表維持良好關係。」

         螢幕彼端的女性沉默半會,忍俊不住似地發出陣陣笑聲。

         【得了吧,小子。你該知道,不會再有下次。】

         「我不這麼認為,代表。未來的事誰也說不清,相信您會需要我和她們的力量的。」

         【那就向我證明你的價值。】

         說完便掛了電話,螢幕上的通訊視窗顯示對方已離線,徒留一片空蕩的黑,映出青年毫無特色的臉孔。

         青年往桌面施力,躺進椅背。

         勾起嘴角。

         因為剛才在電話中,對方雖然沒有接受,但也沒有拒絕。

         「隨時歡迎洽談,『光榮大地』新科代表。」
  
  
  
  

創作回應

點子-庫洛米庫洛米
推納甘左輪
2021-02-03 14:31:54
熾冰
這麼露骨 (欸
2021-02-03 19:19: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