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都市傳說系列--口罩之下

鱷魚蘇打 | 2021-02-03 03:41:07




    佐藤大介手上提著兩大袋裝滿日常用品的袋子。如果可以的話,他實在不想出門,這不是因為他是家裡蹲還是怎麼樣的,而是現在外面真的很危險。
 
    疫情爆發後,狀況非但沒有隨著時間逝去而改善,反倒更嚴重了。就連政府也發出緊急事態宣言,並且在緊急事態宣言的日期即將屆滿之際,又再次宣布必須延長緊急事態,可見疫情仍未趨緩,然而──
 
    「這個國家會變成這樣怎麼想都是這些傢伙的錯。」大介看著街上卿卿我我的情侶。不是出於忌妒,而是他們都沒有戴口罩,而且仔細一看,街上還是很多人也沒有戴上口罩。這讓手上提著兩大袋物品,走得氣喘吁吁,從口罩中呼出霧氣已經讓眼鏡上滿是白霧的大介心理非常不平衡。
 
    「呼……可惡!每次出門都沒好事,下次我絕對不要再出門了。」氣喘如牛的大介踩著搖晃的腳步,直到一雙紅色的女鞋闖入自己低著頭的視野當中,他才停下。
 
    在兩袋重物的慣性之下,大介整個人向前傾斜。為了避免撞到對方,他挺起身子向後仰,但正在自己手中進行鐘擺運動的日常用品擺了他一道。大介向後跌坐在地,手中的兩袋物品散落一地。
 
    惱怒的大介沒有多說什麼,只在心底默默咒罵著對方。他低著頭撿起地上的物品。
 
    此時,一隻纖白的手將物品遞給大介:「對不起,我沒有注意看路。你沒事吧?」對方以輕柔的嗓音問。
 
    大介抬起頭,自己也才撿了四、五樣物品,對方卻已經其他散落的物品撿完,並抱在自己懷中。大介兩眼發直地盯著對方因為抱著物品而被擠到衣服領口處渾圓且雪白的胸部,他一時間腦袋一片空白。
 
    「請問你沒事吧?」對方再次問道。
 
    「啊?我、我沒事。」大介此時終於回過神。他趕緊抬起頭,印入眼簾的是一名眼神溫柔,有著如絲般滑順的黑髮,年約二十出頭的女子。雖然對方戴著口罩,但她肯定是個美女。大介如此想著。
 
    「非常抱歉。」大介接過物品後低著頭就要快步離開;但女子此時卻忽然抓住大介的手臂:「不好意思,我另外有事情想請教你。」
 
    大介有些畏縮地看向對方問:「有、有什麼事情嗎?」
 
    「我跟房東約好要在附近租屋,正要去看房子。可是我一時之間找不到路,手機又沒電了,而且因為我的手機型號很舊所以也找不到行動電源可以充電……」對方愈說愈喪氣地低下頭。
 
    「請問住址呢?我從小在這裡長大,只要看到地址我大概就知道在哪裡了。」
 
    對方像是看見救命稻草般抬起頭。她雙手牽起大介的手,開心地說:「真的嗎!太好了,謝謝你!你人真好!真的幫大忙了!」
 
    大介有點害臊地將頭瞥向一旁:「太誇張了吧。我只是幫妳帶路而已。因為我剛好沒有事情要忙。」
 
    「真的很謝謝你,剛才問好多人都問不到路呢!」對方遞了張紙條給大介。
 
    「咦?」有這麼巧的事嗎?大介一臉呆然地看著那張紙條:「這不就是我家嗎?」女子要到的地方正好是自己住的公寓。
 
    「妳租的地方在四樓啊?淺田小姐?」大介在走進電梯後幫自己的新鄰居,淺田結衣按下了其租屋的樓層。
 
    「是阿,沒想到我們竟然住在同一棟公寓。真是太巧了。」
 
    「是阿,如果淺田小姐對這附近有任何問題,都歡迎妳來六樓找我。我住在608房。」
 
    結衣步出電梯時回眸一笑:「我會的,到時候再麻煩您了。」
 
    在電梯門關上後,佐藤大介興奮地舉起雙拳。
 
    回到六樓後,大介哼著歌回到家中。
 
    「呃!好噁心!哥你笑得好噁心!你是搖中商店街的溫泉旅行了嗎?」年齡正值中二的毒舌弟弟對剛走進門的大介說。
 
    大介收起笑容,但嘴角仍保持著笑意:「吵死了,屁孩。下次老媽叫你去買東西你就給我乖乖出門──不,算了!以後都我去買吧!」
 
    弟弟不敢置信地說:「啊?你這個萬年宅男竟然主動要求要出門幫忙買東西?你到底是怎麼了啊?」
 
    客廳裡坐在沙發上地老爸轉過頭向弟弟說:「通常會有這種轉變都是因為女人」他頂起下巴對大介確認道:「我猜得沒錯吧?」
 
    「才、才不是勒!」大介邊笑著邊要走回房間,想迴避這個話題。
 
    剛從廚房走出來的媽媽帶著意義深長的笑容向大介問:「啊啦?是哪個可憐的姑娘被這個家裡蹲看上啦?」
 
    「我才不是尼特族!我現在是在家裡等面試結果。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工作不好找,知道嗎?」
 
    弟弟訕笑著說:「在正式錄取之前你都是尼特族啦!」
 
    老爸也跟著投以無情地譏諷:「而且老媽只說你是家裡蹲,你就直接承認自己是尼特族了。哈哈!」
 
    「……」大介現在忽然有點擔心結衣哪天真的來自己家之後,自己的形象會被自己的家族成員給破壞殆盡。
 
    沒想到兩天後,結衣真的來拜訪大介了。
 
    媽媽以極為訝異的表情到大介的房間叫他:「大介,有人來找你。」
 
    大介從房間內走出之際,正好看見結衣拿著溫泉饅頭禮盒給爸爸:「您好,前幾天是承蒙貴公子的照顧。這是我的一點心意。」那是出了名超甜的溫泉饅頭。幸好老爸喜歡吃甜食。
 
    「啊……喔……」平時油嘴滑舌的爸爸一時間也張口結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接過禮盒後以『沒想到只是瞎矇,竟然真的被我給矇到了』的表情看向大介。
 
    「佐藤先生您好,前幾天真的是麻煩您了。」結衣向自己點頭,充滿笑意的眼裡似乎帶著一絲嬌羞。
 
    難、難道,她對我──等等,先冷靜下來。這也許是人生三大錯覺之一。
 
    大介雖然微笑著向結衣揮揮手,但此時他的腦中正以超高速在運轉。他飛快回憶起兩人相見的種種,以及對方的反應。
 
    很好,自己真的有機會。而且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拿出勇氣衝一波的時候到了。以認識附近為由約她出去逛逛吧!
 
    大介表情有些僵硬,說著話時也有些顫抖,但他還是勇敢地說出口:「結衣小姐,需要我帶妳認識一下附近的店家嗎?」
 
    結依有些訝異地睜大雙眼:「咦?」糟糕,這個反應不太不妙。
 
    「真、真的可以嗎?那這個星期六?」
 
    「這個星期六沒問題!我剛好沒事,就約這個星期六吧!」
 
    「那我們星期六見。」
 
    「好,當然。星期六見。」
 
    結依動作輕柔地關上門後。大介不顧家人的眼光,像是在世足賽踢進球的球員般跪在地上舉起雙拳。
 
    剛才在一旁目擊這一切的弟弟驚訝地說:「這、這怎麼可能,這個家裡蹲老哥竟然……」
 
    媽媽開心地笑著說:「今晚家裡吃紅豆飯吧!」
 
    爸爸也當場掏出一萬日元給大介:「去買好料的吧!順便買酒回來。」
 
    在那之後,大介一家與結依的關係愈來愈好。雖然因為疫情的關係,大介無法邀結依一起出遊,但兩人相見的頻率也愈來愈頻繁。終於在某天,大介帶著媽媽煮的菜來拜訪結依時,他下定決心要跟結依告白。
 
    大介才正要敲門,結依的房門卻先打開了。
 
    「啊……那個……」還沒做好心理準備的大介舉起手中的便當盒:「這是我媽要給妳的。那個,另外就是……」
 
    「大介,你要進來嗎?」結依問。
 
    結依的房間正好西曬,幸好現在是冬天,太陽才沒有很炎熱,但陽光依舊刺眼。夕陽背光的照耀下,光線透過結依的連身裙,照出她苗條的身材。
 
    「這個菜,我先幫妳放在這裡。」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結依,並將便當盒放在桌上。
 
    「怎麼了嗎?」
 
    「結依,妳好美。」沒有多餘的修飾。大介直接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
 
    「討、討厭啦!忽然這樣──」
 
    「才不是忽然!」大介表情認真地說:「從我第一天見到妳開始,我就一直這樣認為。」
 
    「……」沉默之間。斜陽慢慢以隱沒到遠方的高山之後,四周頓時暗了下來。
 
    結依以不安地語氣問:「大介,你……覺得我很美嗎?」
 
    「我說的是真心話。」
 
    「可是,你從來沒有仔細看過我的樣子吧?」
 
    大介這才想起來,自從與結依相遇之後,他只有看過結依戴著口罩時的模樣,但──
 
    「那又怎麼樣?就算我沒有看過妳完整的樣子,我也知道自己喜歡妳!喜歡妳喜歡到無法自拔!所以──」
 
    結依慢慢舉起右手,並用食指勾起口罩的束繩:「那──」她將口罩摘下。
 
    周邊的空氣頓時凝結。大介瞪大雙眼,看著眼前那個嘴巴裂至兩耳旁的淺田結依。
 
    「這樣呢?這樣你還喜歡我嗎?」結依語氣平靜地問。
 
    「我──」眼前的景象讓大介嚇得向後退了一步。他轉過身準備奪門而出,但結依卻以超乎常人的速度先一步來到門口,並且不知道從哪裡拿了兩把巨大的剪刀。
 
    「果然,你也是個騙子!」結依的面目變得猙獰。她舉起雙手的巨大剪刀,並將其張開。刀鋒間閃爍出令人膽寒的凶光。
 
    大介伸出手試圖阻擋結依:「結依,等──嗚呃!」冰冷的觸感抵在他的口中,結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其中一把剪刀伸進大介的右臉頰。
 
    「喀擦!」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鮮血四處噴濺。原本身穿雪白連身裙的結依,身體大半被染紅,但她卻冷靜地看著痛苦掙扎的大介。
 
    大介奮力推開結依,逃出房間。他接著跑進走廊盡頭的電梯當中。電梯門關上之際,他看見結依緩緩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大介看著電梯內的鏡子,自己的右臉頰完全被剪刀剪開,血流不止。疼痛雖然難耐,但是他感覺到更多的是恐懼。在電梯門再次打開之際,他飛也似地逃回家中,並將門關上。
 
    他奮力地向坐在客廳的家人大喊:「曝、泡!警!」但血液與空氣不斷從被割開的臉頰洩出,讓他變得口齒不清。
 
    「來不及了喔!」門外忽然傳來結依的聲音。大介聽見以後渾身止不住地顫抖。
 
    客廳裡的家人冷靜地坐在位置上,他們像是漠不關心地轉過頭看向大介,他們都面無血色,並且兩眼無神。更讓大介害怕的是,他們都戴上了口罩。
 
    「十、十摸?不、不嘿吧?」大介心臟像是被握住般無法動彈。他看著爸爸、媽媽及弟弟緩緩將口罩摘下,他們的雙頰都已經被剪開了。
 
    「我們已經是一家人了。」結依在門外說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介從床上跳起。他看著四周盡是陌生的場景。白色的簾幕、牆壁,以及磁磚。
 
    「叩叩!」病房外傳來敲門聲,讓大介嚇了一大跳。
 
    「先生,請問怎麼了嗎?」門外的護士問。
 
    「我、我怎麼會在這裡?我的家人呢?結、結依呢?」大介摸著自己的臉頰,確認臉上並沒有傷勢。
 
    「我不清楚您在說什麼?這裡是醫院,您出門購物時因為接觸到新冠肺炎患者所以被帶來這裡隔離檢疫。我們採檢的結果剛才出爐了。」
 
    「我沒事?只是夢而已。太好了,我沒事......」大介放心地躺回柔軟的病床上。
 
    「呃……先生,抱歉。因為您在前幾天出門時沒有戴口罩,又接觸到患者,剛才已經確認您確診新冠肺炎了。」

-------------------------------------------------------------------------------------------------------------------------------------------------

在此向辛苦的醫護人員們致敬!你們辛苦了。

而且佐藤大介最後還是沒有女朋友,幫QQ

因為看到巴哈剛好在徵文,所以就趕一篇出來了。

當然,慣例的老歌環節是不會少的。



463 巴幣: 232

創作回應

伍德‧瓦懷特
到底該覺得哪邊比較恐怖讓我好混亂啊XDDD
2021-02-03 13:53:04
鱷魚蘇打
幻想系恐怖VS現實系恐怖[e35]
2021-02-03 14:46:12
Tane家
疫情正是口裂女橫襲的季節
2021-02-03 16:04:09
鱷魚蘇打
沒錯,小心口裂女潛伏在周圍。
雖然我更怕無症狀感染者就是了[e35]
2021-02-03 16:14:3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夢境可怕,現實也很可怕,兩個加在一起變得更加可怕www
最近疫情真的很嚴重,大家辛苦了。
2021-02-03 19:59:57
鱷魚蘇打
是啊
希望疫情快點結束[e36]
大家就可以放心出國了
2021-02-03 20:00:41
口罩和裂嘴已經深入人心了,怕怕www
2021-02-03 22:03:24
鱷魚蘇打
隨著疫情讓裂嘴女迎來另一波復興(?
2021-02-04 02:45:21
悠閒紅茶(冷卻中)
可惡,裂嘴女和肺炎...兩個都好可怕(等等,裂嘴女好像還挺香的?
2021-04-06 17:02:16
鱷魚蘇打
如果是Galgame大師的話,選裂嘴女應該可以成功攻略。
2021-04-06 20:01:0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