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23

色之羊予沁 | 2021-02-02 18:03:23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自從那晚爆炸性的宣言後,匹蘭德感覺被人看的眼神非常哀怨,甚至有些祭司會悄悄躲在遠處偷窺,至於安莉瑪就是正大光明地在有空閒時往聖殿跑,只要找得到匹蘭德就能看到她的蹤影,安莉瑪甚至比平常大膽,不顧其他聖騎士的目光,會趁匹蘭德小歇一會時在臉上親一下,惹得她臉紅紅差點站不穩,只有阿芙拉在時會稍微收斂一些。


  這種宣示主權的即視感。


  雖然安莉瑪沒得追讓人捶心,不過聖騎士們看見她的笑容時便心花怒放,某方便也是感謝匹蘭德讓他們在練習之餘也可以看看安莉瑪撫慰心情,而且因為有她在,出任務回來的聖騎士如果受傷了,也是安莉瑪施展神術幫忙療傷,效果比其他祭司好上幾千倍,旁邊總有一堆人「喔喔喔喔——」的鬼吼鬼叫。


  「如果我再厲害點,可以讓腿長出來就好了。」


  在經書室裡,安莉瑪說到這點卻是沮喪,阿芙拉沒好氣說著:「就算是歷史上最厲害的大祭司,也無法使失去的東西長回來。」


  「所以奇蹟還是有限的。」安莉瑪抿抿嘴唇;阿芙拉看出她有些焦躁,反問:「怎麼了?從早上收到信以後就是這樣。」


  「我……」她想搖頭,最終嘆氣:「老師上過戰場嗎?」


  「聖上想派妳去戰場?」阿芙拉意會過來,十分驚訝。


  安莉瑪點點頭:「三個月後出發,北方邊境有位領主被魔障侵蝕心智,不斷抓平民進行人體研究,據說是為了復活因病逝去的兒子,甚至飼養魔獸縱容邪氣侵蝕環境。所以父親說藉由這次機會,他想讓我試試閃耀光榮的成效。」


  「最終淨化術呀。」阿芙拉感嘆,那是連她自己都學不會的招式:「既然聖上會陪妳,怎麼還擔心呢?」


  「據說那位領主是劍術天才,曾經擔任聖殿的高階聖騎士,如今他為了私欲還飼養大量魔獸,肯定會造成大規模的傷亡……」安莉瑪慢慢沉默,隨口:「有多少聖騎士為了信仰,會像匹蘭德一樣失去身體的一部份?如果我們祭司能夠使肉體再生就好了,每次看見殘疾人士,十之八九都是退休的聖騎士,就算神殿會幫助這些因傷退休的聖騎士們,也無法讓我們彌補對方犧牲小我而換來的平靜。」


  「這是聖騎士選擇的道路,而且聖德芬大人失去一條手臂還能戰鬥呀。」


  「那是因為聖德芬大人的經驗豐富,而且他也會一些神術,所以不足的地方能用神術彌補,但是更多的聖騎士是在還沒熟成之前就被摘下了。」安莉瑪沮喪說著:「原先我也是用差不多的理由安慰自己,但是……匹蘭德如今失去一條腿,她明明想進入教廷,就算能進行訓練,可是您我都看得清楚,她根本不可能了,連用劍戰鬥都很勉強。」


  「那只是義肢還用不習慣而已。」阿芙拉十分平靜說著,其實她也擔心過,悄悄躲在遠處看匹蘭德練劍,雖然對方站不太穩,劍揮下去也會失去平衡,可是那份堅持總會讓人感覺到希望,說不出沮喪的話。


  「如果匹蘭德會神術就好了。」安莉瑪嘆氣,阿芙拉沒有說話。


  她們都知道,這不可能。


  如果匹蘭德當初會神術,不管名字因素都可以成為祭司,而不是這麼辛苦的聖騎士。


  神術就像人與生俱來的魔法,信仰神靈不但可以加強神術的力量,也可以使其有更明顯的創造力,所以才有很多人想成為祭司,開發自己的潛力,不知道天生影響的因素其實也大,甚至連祭司的階級都跟神術的強弱有些關係,然而這是不公開的秘密,要是公佈出來,很多神術弱的祭司會選擇離開,這樣會衝擊信仰,造成神靈的力量衰弱。


  安莉瑪以前不知道這些事情,但是到教廷之後,慢慢發現自己熟悉的世界其實沒那麼好,也理解為什麼阿芙拉逼她到教廷,肯定是頓悟這個秘密吧。


  要是她沒有在黃金時期掌握與生俱來的天賦,最終只能成為光祭司,爬不到聖祭司的高度,有可能就像阿芙拉年輕時,即使具有天分但是沒抓住時間,最終凝滯不前。


  「話說回來,妳父母有寄信到神殿。」阿芙拉忽然說著,就像以往:「信處理的方式跟以前一樣?」


  「是的,麻煩您了。」安莉瑪笑一笑。


  「聖上知道妳的家庭問題嗎?」


  「父親知道,他無所不知,但是默許我的行為。」


  「多諷刺呀。」阿芙拉說著:「當初把妳丟棄在神殿,如今還希望能與妳聯繫。」


  「對於這點,我倒是感激他們,如果我當初沒被棄養,肯定會成為政治聯姻的部分,我無法想像失去您跟匹蘭德還有父親的生活,大家給予我好多愛,能有現在的生活我從來不後悔,即使偶爾會覺得功課好累,但是至少我有權利選擇自己愛的事物,不會任人擺佈。」安莉瑪的笑容燦爛又甜美,其實阿芙拉看得有些難過。


  誰知道她尚未成名前有多思念原生的家。


  也沒人知道阿芙拉是因為心疼安莉瑪的遭遇,才選擇收她當學生。


  安莉瑪——這是她為她取得新名字,原本的名在被拋棄之後就沒了,阿芙拉便用自己來不及出生的二女兒替她命名。


  是的,阿芙拉曾經有過婚姻,但是她的丈夫在非常年輕時就逝世了。現在整座神殿知道她結過婚的只有安莉瑪跟另外一名老祭司,阿芙拉為了丈夫決定守寡,順利扶養女兒長大,女兒因為不想當祭司,所以很年輕就出去了,雖然第二位女兒來不及出生就陪伴神靈令她遺憾,可是安莉瑪填補這個空缺。


  「是說,匹蘭德現在仍不知道您的事情吧?」


  「那孩子沒必要知道,妳也別多嘴。」


  「我才不會說呢!」安莉瑪咕噥著:「她連我的事情都不知道了……但是看到您現在願意接納她,我真的很高興。」


  「這不就怪我寵妳寵過頭?」阿芙拉嘆氣,她又能怎麼辦呢?都這麼多年過去了。


  她女兒雖然年紀輕輕就離開神殿,但是常常回來幫忙,並不像傳聞中是二階祭司,在誤打誤撞中認識了蘭德,阿芙拉以為是聖騎士的他能安心交付,誰知道發生了這些事情,女兒傷心到離婚搬離城鎮,從此不再回來,倒是匹蘭德被留在聖殿,阿芙拉何嘗不生氣?


  這麼多年冷暴力,為了保護女兒的身分隨口模糊事實,現在雙殿都將扭曲信以為真,重點放在那名罪人之女,也因為她的默許,匹蘭德遭受多年的冷暴力,然後安莉瑪來到她的生命裡,那兩人又陰錯陽差的靠近。


  阿芙拉都懷疑這是神靈給自己的理性訓練。


  可是這次,她看到安莉瑪如此喜歡一個人,就如同大女兒一般……仍是無法狠心拆散,只能用自己的方式默默推一把。


  她嚐過戀愛也嚐過傷心欲絕,匹蘭德知道失信的痛苦,安莉瑪則知道人情溫度。所以當匹蘭德給出承諾時,是知道這沉重的力量;當安莉瑪選擇信任時,是知道這心意的熱度。


  安莉瑪勾住阿芙拉的手臂,像小時候輕輕依靠著。


  「希望哪天我可以超越父親,成為史上第一位讓人體再生的大祭司。」


  「妳認真起來無所不能,但是我現在只希望妳從戰場上平安歸來。」


  「會啦。」安莉瑪笑著:「您都說有父親在就別擔心了。」


  「安莉瑪?」


  「請您讓我小睡一下。」她小聲說著、閉上眼:「人家想用最佳的狀況去找匹蘭德。」


  阿芙拉無奈讓她黏著,每次提起家庭就會這樣,安莉瑪彷彿是怕自己又會被拋棄,總是緊緊抓著她的手才敢睡覺,明明早就長大了,也已經出去歷練五年才回來,這習慣居然還留著。


  不過更讓阿芙拉訝異的,是她仍習慣被依賴。


  彷彿時間不曾向前,她依舊是她唯一的依靠。


503 巴幣: 2402

創作回應

無殤
瞬間變阿嬤級
2021-02-02 21:39:24
欹嵐
「至」從那晚爆炸性的宣言後,匹蘭德感覺被人看的眼神非常哀怨

會趁匹蘭德小歇一會時在臉上親一下,惹得她臉紅紅差點站不穩,只有阿芙拉在時會稍微「稍」收斂一些。

所以阿芙拉一開始也看匹蘭德不順眼的意思qq
2021-02-02 22:05:25
希布拉
鼻子有點酸酸QQQ,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呢......
2021-02-02 22:41:01
現世.夢
原來蘭德的丈母娘是阿芙拉0.0!然後現在女婿變成匹蘭德了……

雖然這樣的冷暴力對匹蘭德很不公平,不過如果匹蘭德不是這樣生活並堅持下來的話,阿芙拉也不會那麼容易把安莉瑪交給她吧……
2021-02-02 22:56:18
爆肝雷
阿芙拉
﹂大女兒---蘭德
﹂安莉瑪---匹蘭德

都被蘭德家拐走(?)...嗯...不對...匹蘭德是被拐的(?)
阿芙拉的內心五味雜陳
2021-02-08 11:21:2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