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36:好久不見了

古今變 | 2021-02-01 22:20:46 | 巴幣 1260 | 人氣 170


第 36 章好久不見了

  就在小白臉面現驚愕、跛豪眉頭微皺、笑面虎暗想:「毋湯!」榭德掙扎著想要起身大叫:「不可以!」的時候,李浩瀚心中卻浮現機器人合體的畫面。
  如果說先前貝塔突然走過來的舉動嚇了他一大跳,接下來的畫面則驚得他差點魂飛天外。
  在李浩瀚面前停步的貝塔,上身微向前傾、變成頭頂對著他的姿勢。正當李浩瀚為了不用再拼命迴避她那不正常的灼熱目光而鬆了口氣的時候,貝塔卻由額頭中心裂開十字型的縫隙,然後整個顱部就像花朵綻放般裂成四瓣向外展開、露出一個原本應該容納腦部的空腔。
  這個變化讓笑面虎都忍不住劍盾上手、好不容易挺起身體的榭德「嚶!」了一聲又軟倒下去。
  呈現這種狀態的貝塔卻還言談自若:「來吧,這是父親特別為你設計的……我可以取代那個裝置、讓你自由活動,阿爾法也不再受限。」
  震驚到不知該作何反應的李浩瀚,卻意外的發揮正常的思考能力:「原來如此……那個龐大的裝置被修改進化成……她……貝塔。」
  想通這一點之後,他對她說:「妳、妳該知道,我並不在這裏……」
  貝塔似乎卡頓了一下,然後顱部合攏,問李浩瀚說:「你在哪裏?」
  這也是李浩瀚急於知道的問題……不論她指的是世家少主,抑或是他本人。
  就在這時,砂石似乎聽到貝塔的詢問,「劈哩啪啦」一連串細響,船艙的裂隙被擴得更大,可是砂石非但沒有湧入,反而開始滾動、形成一個圓形的孔道。
  貝塔轉頭望向通道,夢囈般的說:「對了……她答應過我……一定會幫我找到他……可是……我找到他了,不是嗎?那為什麼我還要繼續找他?她的承諾對你也有效,對嗎?那……就走吧。」
  一邊說,一邊如夢遊般的向那通道前進,笑面虎等人對望了一眼,知道機不可失,而且已無退路,只能咬了咬牙、跟了過去。
  他們臨走前都不約而同的回望了李浩瀚和榭德一眼,李浩瀚等走在最末的笑面虎身影也消失在孔道之後,轉向榭德,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榭德心有靈犀,對他說:「去吧,去完成你的使命,我……我們會沒事的。」
  李浩瀚心知有創世紀的保護,她們的處境確實比前途未卜的他們來得安全,於是堅定的對她說:「等我,我一定會回來。」
  二人互相凝視了一會兒,榭德溫柔一笑、點了點頭,李浩瀚才轉身走進孔道、跟上笑面虎等人。因為他們先前跟著魔物群不知道深入了多遠,這時孔道反倒是一路斜向上方。貝塔、李浩瀚和跛豪都至少有一部份是機械,因此不感疲憊,小白臉年輕力壯,一時也還不覺得怎樣,但是以急行軍般的速度走了好一段路之後,笑面虎有點吃不消了。
  他氣喘吁吁的說:「呼……呼……到底還有多遠?」
  這當然只是口頭上的抱怨,因為根本沒人知道終點在哪。可是跛豪卻回答:「應該只走了五分之一的路程吧。」
  笑面虎忍不住停下腳步,害李浩瀚差點迎頭撞上。他藉機休息兼問話:「你怎麼知道?」
  跛豪並沒有回答。原來他能統率眾多船艦協同作戰,靠的不僅是身上有輔助演算的裝置,還有他本人卓越超群的空間方向感。就算艦隊全滅、通訊和掃描的功能也全被梅杜莎之首遮斷,他仍然在醜小鴨極速又變幻不定的運動中,精準的掌握住自身所在的位置,同時知道這孔道是筆直通往傾碧城。
  就這麼一拖延,二邊的距離逐漸拉開,讓笑面虎更覺得氣餒。但是他既不肯放棄,又說不出:「喂,等等我。休息一下嘛」這種話。只能咬著牙拖步向前,一邊自言自語的抱怨:「唉……既然都開出條路了,就不能行行好,再弄個電扶梯之類的出來嗎……?」
  這話聽在李浩瀚耳裏,當真是哭笑不得、生怕趕不上豪等人。可是剎時間他們腳下的砂石湧動,居然真的像電扶梯一般帶著他們向前,很快就追上前方隊伍。接著跛豪等人腳下的砂石也開始流動、一行人就這麼順著孔道向上,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等他們開始減速,同時發現孔道的遠方透進微光的時候,跛豪知道他們已經在傾碧城近郊。當腳下的砂石靜止、他們靠著自己的雙足走出孔道後,就進入一個廣大而佈滿鐘乳石、石筍、石柱的洞穴,光線的來源是一個發出柔和藍色光芒的地底湖泊。
  李浩瀚忍不住「咦!?」了一聲,他在空氣中捕捉到某種氣味,讓他瞬間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眾人望向他,他說:「我……我們好像又回到了傾碧城附近。」
  跛豪肯定李浩瀚的推測:「沒錯,我們又回來了。」
  他望了李浩瀚一眼,眼中有幾分嘉許,他以為只有自己擁有這種絕佳的空間方向感,沒想到這個古怪的少年也有類似的能力。
  小白臉和笑面虎對望了一眼,身為船長的他們方向感和導航的本領當然也不差,但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像這二人一樣精準定位。
  貝塔則對一切充耳不聞,慢慢的向地底湖前進,湖水無風自動,波光粼粼、在周遭的奇石間映照出一片奇幻景像。
  貝塔自顧自的踏入湖中,眾人隨她走近之後才發現湖面雖然廣大,但是並不深。貝塔走出二、三十公尺遠之後停駐,外形如同十二、三歲女孩的她,水深也只不過到她的腰際而已。
  她駐足良久,直勾勾的盯著前方湖心,眾人順著她的目光望去,發現湖心的水底似乎有什麼東西,但是距離既遠,水光晃動之下更是看不真切。
  然而貝塔卻似乎很清楚那是什麼,她的頭部抖動了幾下,然後喃喃自語的說:「我想起來了……我早就找到你了,可是你不要我,說你想要的不是另一具牢籠……你不要我……那我存在還有什麼意義呢?我不同意!那是我被創造出來的意義,所以我一定要與你結合,可是你拼命抵抗……然後她介入了,她說她需要你去修正錯誤,強行阻止了我、將我留在那裏。不知道過了多久,那裏毀滅了……我不想死……死?我不是生命,所以不會死,對嗎?」
  她的頭又快速抖動了幾下,說:「可是我還是『不想死』,於是從強制關閉的狀態重新啟動……一定要完成我的使命……一定要……滿足我存在的意義。」
  貝塔望著湖心,說:「她就是你不要我的原因嗎?你寧願捨棄無限的壽命,也不願意與我結合,卻選擇了她?我們本該是父親最完美的造物……對!非完美不可,父親一生追求的就是完美,世上的俗人只能庸庸碌碌的活著,就因為他們非但達不到完美,甚至放棄以完美為目標。就是因為父親追求完美,才能誕生你這個傑作,可惜父親為了追求完美,而耗費了寶貴的時間,以那些庸才的本事,連阻止你的惡化都做不到,等到阿爾法終於完成的時候,原本完美的設計也因為你病情的進展而變得不完美了。」
  藍色的湖光在她蒼白的臉上晃動,竟然有幾分像是珠淚閃爍,她說:「所以父親設計了我,試圖把不完美的部份修正回來。可惜他到死都還來不及將我完成……諷刺的是,如果他不追求打造完美的阿爾法,一開始就以我為藍本的話,說不定就不會引發那麼多的悲劇了。這麼說來,完美的反而不完美,不完美的反而才是完美,不是嗎?」
  她垂下頭:「你寧願渡過有限的一生,也要選擇她,那我……我又該為了什麼而存在呢?」
  她這番自言自語幫李浩瀚補足了不少拼圖中空白的部份,以他的眼力隱約看出湖心是位裸體的女性。他想:「她應該是世家少主的愛人,世家少主就是為了她而不願意再當個沒有感覺的機器人……生化人……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想通這一點之後,他忍不住問貝塔:「那位女士……她死了嗎?」
  貝塔以平靜到駭人的語氣說:「死了。」
  直到李浩瀚發問,跛豪等人才知道沉在湖心的是個女人。而貝塔的回答讓李浩瀚心有所悟:「難道……難道這一切就是因為他的愛人死亡,所以他才開始不顧一切、倒行逆施?」
  他望了貝塔一眼,心想:「看來這中間還有一段只有她才知道的恩怨情仇,不過……既然愛人已死,世家少主說不定會回心轉意、與她結合,如果他現在心性大變,在掌握創世紀之餘又得到貝塔,實在不是什麼好消息……」
  轉念又想:「不對,現在控制阿爾法的……應該是我,那麼世家少主到底人在哪?更重要的是,怎麼會連創世紀都不知道他在哪?」
  他只覺得越想越心寒,明明謎題已經解開了不少,可是對於解決眼前的困境居然沒有任何幫助,反而讓整個情況更加撲朔迷離。敵人的真面目雖然已經揭開,可是關於他身在何處、現在是怎樣的一種存在卻是模糊難明。
  這時他敏銳依舊的耳力捕捉到遠處傳來動靜,趕緊壓低聲音示警:「有人來了。」
  眾人一聽,很有默契的各自隱藏到奇石之後,就連貝塔也在凝視湖中人影一會兒之後,躲到陰影之中。
  再過一會兒,李浩瀚已經能從腳步聲辨明來者何人。雖然他早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對於這人出現於此不應該感到意外,可是他還是難以克制自己的驚詫:「這個地方顯然跟世家少主有密切的關係,這人難道也牽涉其中?若真如此,那麼又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其他人小心的隱藏,不敢輕舉妄動、以免打草驚蛇。等來人走到湖邊,開口說話之後,才發現:「原來是她!」
  來人一反常態的抑鬱語調,幽幽的說:「好久不見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