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印斯茅斯與鐵風嶺 城中逸話

Neko_Iru | 2021-02-01 17:45:36


==========================================
【印斯茅斯】【軍用海港】Day1
位於附近的帶著兜帽的骷髏 提着一小袋草藥和兩卷羊皮紙,似乎是剛完成購物的樣子路過印斯茅斯繁忙的港口
「抱歉,可以讓一讓嗎?」周圍似乎人很多
「啊!尼爾蘭閣下,來的正好,閣下是不死生物,對怨靈的了解定比在下與兩位閣下加起來還熟。請來分享一下吧!」突然被啾上了,還真是...巧合啊
面對莫名其妙的問題,甚麼怨靈甚麼解咒...啊我就不懂咩,不死生物也不一定完全了解同族啊...更何況我我還是睡了1800年的老骨頭,早就忘記了好嗎 ! 就算是記得,也沒可能和現在的情況對得上,幽魂類一向都不是我這個毒法師能解決的吧,不去找神職人員...找我幹嗎 ?!
我也怕豹啊 ! 鬼魂之類真的超超超超超級...令人煩燥,無實體的它們又不能打、又不能殺、一不留神還會被它們惡作劇。根本就是惡魔的代名詞 !!!

看著前方幽魂系海盜、雙狼人的奇妙組合 只好出於禮貌地回了句「閣下們您好,三位...難道是在討論怨靈的話題 ?」啊...你不是身旁就有一堆海中幽魂,海鮫閣下 ??? 您也明明知道狼人會啃骨頭也叫我過去,雖然很受犬類的目視,但幸好他不會啃骨_orz_不然的話可就引起騷動了哦。吃下去感覺會超痛...(XwX)
不過認識了塔夫托、克沃等兩隻狼人也是不錯啦 ! (owo)b希望日後有機會合作,但還請千萬不要吃掉我~怕豹.jpg

接下來也是突然拿出火炮模樣的、名為手槍(?的物體「碰 !」的一聲幸好不是實彈,一團七彩紙花直接往骷髏人頭上開。頓時,一般的路人和 義勇軍大家一樣,把視線注視在這位 混沌邪惡(X 的海盜身上,要不是這裏是「非允許戰鬥區域」,我一定用盡全力和他戰鬥、單方面虐打他,反正我骨架散了也可以再拼湊起來...( `A`)9 ))
「此為新兵器和作戰計畫之實驗,請各位見諒。」要不是他馬上說了這一句話...
也只能這樣回他「沒關係」我整理一下長袍上的彩禮花後 行鞠躬回禮「真是有趣的『高效火焰彈』,對了,您所說的『對付無形題之不死生物』是幽魂一族吧...我稍微想起來了,那樣就有點麻煩...」正如我剛才提及,不是一般的麻煩是真的超超超超超級令人煩燥。
結果就變成了和海鮫閣下邊走邊討論詳情 的一天
==========================================
【印斯茅斯】【街上】Day2
陰天,灰雲任由北風吹拂散落在這街道上方...又是一天逛街日子。自從頒佈任務開始數上來的幾天内,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出來閒逛了,骷髏漫不經心地走在陰天的石磚大街,遠看似黑影的尼蘭爾 背着旅行袋,趾骨下布革鞋踏著細雨路緩慢前行「咔踏、咔踏...」攙扶著手中所持有的不朽木法杖。獸毛兜帽因下雨而被戴上,蓋著裂開了一絲的頭蓋骨貌似不太影響長袍骷髏的行動。「昨天買了草藥、羊皮紙,今天看看有沒有裝備店...」
面對不明確的任務,苦惱、困惑參半,明明無正常活物一樣的衣食欲求,卻看似苦想着此行之路的事。經過一條印斯茅斯風格的街道時,看見了前方披飾着絨毛的棕櫚色身影,斗篷底下是...義勇軍同僚 ? 尼蘭爾並不清楚,反正出來的目的本是趁著沒有陽光的日子,好好放鬆因行軍而緊張的『心』
話說...骷髏有器官嗎? 就算沒有器官...這也是從心底有感而發的心情。
即便周遭有著商人準備的聲響在,目光所及之人還是敏感於這漫步前來的步伐聲。回頭望去,是尼蘭爾自身披著長袍的模樣
穿梭在綿綿細雨、飽受海風蝕掉的石磚路段,灰暗天空和地板通過細雨精靈留下的水面 相互映照。在這裏能微微聽到海浪拍打。一切就如一個悠長的旅行一樣的開端,前方單薄的 棕櫚斗篷下的人類身形、戴著狐狸面具,明顯與當地人的風格不同。明明不是慶典之時,可能是個體特色罷了「同為義勇軍...的人 ?」
主動從來不是他的代名詞,但至少對尼蘭爾 這個老骷髏來說...基本問候也是需要的。
「日安...『棕袍?』閣下」只能這樣根據外貌特徵稱呼閣下,不然的話 引起對方不滿可並不是打招呼的原意,而對方並沒有因為自身的唐突感到困惑,真是太好了呢...
回到這個微小的小插曲,在這陰冷的天氣迎來日光的時刻,為平靜的大地帶來一絲苟存的溫暖。眼前奇裝異服的人並未令尼蘭爾產生不好的感覺,反之,他認為眼前之人願意配合自己唐突的問候,實在可貴。
「您好爵爾斯閣下,我是尼蘭爾。北行路上多多指教。」看見如似友善之人,尼蘭爾同樣以右臂放於胸骨前,低下頭行禮看見對方的帽耳垂下遮蓋面具(UwU) 放呆了一秒後又說。
其實心中暗地想真的有夠可愛~des
『尼蘭爾先生女士』起初那人是這樣稱呼吾輩的,
經過一番短暫交流後,就尼蘭爾、尼蘭爾地 對答如流了。這或許也是一件好事...
「不過嘛,在閒暇之餘。總是想找些娛樂嘛!」與單純雅興的感覺不同,或許還參雜了些愉快的成分在這人身上。
說到娛樂,尼蘭爾只會一種, 『古代播棋』
尼蘭爾找了個帶有桌椅、環境幽靜又適合下棋的好地方,放上半張羊皮纸,又用羽毛筆沾上墨水 畫了十二個圓形小格、兩個長型大格「『古代播棋』是如農民播種一般,過程中不斷搬移棋子一顆一顆放進棋盤的各個洞中。考驗技巧的同時也很有趣的。規則也很簡單...(ry」一邊解說一邊在打開一袋種子放在羊皮紙上「好了...閣下先請 ?」
=就這樣進行了幾局=
原本還以為能愉快地進行著,但在經過1800年的記憶重啟後,不知是忘記了還是甚麼...過程錯漏百出 : 忘記計分、算錯格子、錯判等...耽誤了對方的娛樂時間實在萬分抱歉,爵爾斯閣下 !
為了避免羊皮紙和種子被風吹散,爵爾斯閣下伸出空閒的右手利用袖口來遮掩海風。雖說如此,一陣強勁的海風還是把棋盤全都吹散了「哇啊 ?! ...我的種子啊~」桌上的物品隨風飛散,細小的種子撒落在石磚地上,羊皮紙則被捲起剛好吹在下雨天形成的水窪上,沾上了一點水漬
不知道是命運的惡作劇,還是海上亡魂提醒兩名義勇軍,不應該在這裏如此休閒地下棋。總而言之,發生了這樣的事...「可惜了...不知道還能不能用」輕輕拾起沾水羊皮紙

在遊玩的途中也詢問了裝備店相關的疑問,最後雖然找到短匕首...或許是礙於海風常使金屬鏽掉,這裏只有裝甲不常見,但還是非常感謝閣下的協助。這一天能忘卻行軍苦惱、愉快地道渡過真的是少不了閣下的功勞
「明白了,那麼我...是0337。屆時再打電話過來吧。」爵爾斯閣下如此說著。
「電...話 ? 宿舍房卡好像的確有這回事。明白了,我的是0131,再聯絡吧...」面對陌生的字眼表示疑惑,尤克閣下當時對房卡功能的說明是如此的啊~
尼蘭爾說著,也揮了揮手向對方告別後,向陰天後破曉的特色早市攤販出發。
「在這天氣之中、在將來面對並等待著眾人的又會是什麼呢?現在的人們不得而知。陽光終將灑上此時陰暗的大地的吧!」希望又如閣下所想,陰暗的大地終有一天會被如長明燈般的黎明光耀照明、破曉出一條引領遠征道路的路吧。
『願晨光引領行軍今后的路,ᛗᚨᛁ ᛚᛁᚷᚺᛏ ᛚᛖᚨᛞ ᛗᚨᚱᚲᚺ ᚠᛟᚱᚹᚨᚱᛞ』

尼蘭爾.帕弗 著筆
==========================================
字數不含空格:2332
79 巴幣: 6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