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DRV3】入學──超高中級的總統!(真謊組?)

提爾詩 | 2021-02-01 02:14:57 | 巴幣 110 | 人氣 616


他們既是夥伴也是家人,因為有他們,他才是「超高中級的總統」。


*關於王馬的過去和DICE的私設。
*只有七個字的最原。

正午的陽光高高掛在天空中,室內幾位面容稚嫩的少年少女們,在桌邊閱讀著各式各樣的書籍,其中一位粉紫挑染的少年打破了這看似讀書會的畫面。
「啊啊──好無聊啊,他們還沒回來們,太慢了吧!」
他將手上讀到最後一頁的書合上,百無聊賴的趴在桌上。
「沒辦法,上次在中午出門,差點被人當成逃學學生。」
「要我們平時低調一點的就是總統你吧。」
「是這樣沒錯……但是──」他的腳垂在椅子邊前後踢著,就像跟他一起抱怨著現狀。
此時門口方向傳來開門的聲音,才讓這段抱怨戛然而止,門栓發出不順的噪音,一個較為挑高的女性和一位壯碩的男子走了進來,紫色挑染的少年推開椅子快速的從座位上站起來,眼中帶著藏不住的興奮。
「總統,今晚行動的最後一批材料買回來了!」
「好耶!馬上做最後準備吧,等其他人回來就可以出發了!」
挑染少年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一個箱子,裡面都是他們的「行動」所需要的道具,箱邊的一疊紙上,畫著各種自製道具的構造,和詳細寫著每個人行動細節的計畫書。幾個年齡不一的人們就這樣圍在大桌子旁,興高采烈的討論著,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他們似乎以那個挑染少年說的話為中心在行動。

夜幕降臨,一條原本應該被路燈點亮的路,此刻卻異常的昏暗,一盞燦爛的光從路的末端緩緩靠近。那是一個沿街遊行的隊伍,緩慢前進的車,裝飾著五彩繽紛的花朵,中間擺放著大大的造型花燈或氣球,花車與花車中間,穿著相同款式制服的人們,有的吹奏樂器,有的隨音樂起舞。一旁的孩子們手握氣球,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華麗的隊伍經過。
隨著隊伍的前進,後方的道路再次化為一片黑暗,此時幾道白色劃破了黑,他們戴著奇怪的面具,身穿風格統一但外觀有些微不同的白色拘束服,闖進了隊伍之中。他們靈活的跳上花車,穿過吹奏樂器的表演者們,一旁圍觀的群眾們將眼前這陣騷動也當成了表演的一部分,驚呼連連,但從那些被打亂腳步的表演者不知所措的樣子,不難看出這並非是預定好的表演。
巨大的聲響伴隨著一團煙霧團團圍住了其中一輛花車,白衣人們竄入霧中,待煙霧散去時,那群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車上已經被畫成小丑的大型氣球,紅白的配色代表著他們是近期活躍於惡作劇犯罪的──DICE。

「乾杯──」
一個不算大的房間,大面積的鋪上毛毯和被單,多個枕頭堆在牆邊,十個人團團圍坐在一起,讓房內顯得更為擁擠。手中有著花車活動包裝的汽水瓶發出碰撞的聲音,一旁的小茶几上放著零食,這些都是從活動中「順手」帶回來的東西。
「你們,食物別灑到被子上了,很難清理的。」成熟的女聲。
「是、是,哎呀…」身邊的人突然故意撞了一下說話者的手臂。
「不要突然偷襲!」
被攻擊的人穩住了手中的飲料瓶,另一手抓起了枕頭朝對方丟了過去,不料對方閃開了枕頭,反而波及無辜的人。
「……好危險。」女孩拿起那個飛來的凶器,作勢要反擊的的樣子。
「你們幾個!」
「好了好了,要玩的話把食物拿出去,不然麻麻會生氣的!」紫髮少年起身,其他人也停下手中的動作。
「小吉,我才比你們大幾歲而已。」
「所以說叫我總統!」他眼神無辜的看著她。
「所以說請不要叫我麻麻,總統。」她隨手拿起一旁的玩偶丟了過去,被接住又丟了回來,眼看戰鬥一觸即發,幾個人趕緊把食物放到門外。
「來吧!你們想打到我要再靈活一點呀!」他們口中的總統,躲到了較高的男生背後。
「狡猾啊總統!」
「……剛才的反擊。」
「哇啊啊,小不點生氣了!」
枕頭、玩偶在房間內快速的來回穿梭,嘻笑、打罵聲充斥著整個房間,這是他們的常態,一直到大家玩累了,再一起躺在這個戰爭過後的床單上。
他們是夥伴,也是家人,小小的房子只能大致劃分成會議室和臥室,但那不成任何問題,DICE就是他們的家,即使有時會一起抱怨著房間太小、想要更帥氣的會議室。雖然不完美卻已經很充實。

────

「什麼,又是那群傢伙?這次還是沒有抓到線索嗎?」
「是啊,到現場的時候整群人都已經跑了,調了附近的監控攝像頭,但他們分別從不同死角消失了。」
走進警局裡,便聽到了職員們討論著昨天的事件,看到她向他們打了個招呼,他們快速的收起抱怨,正式的向她問好:「霧切小姐!」
霧切響子今天來,是為了送還上次調查的一起懸案文件,犯人的身份已經掌握,接下來就不是偵探的工作。
「真不好意思,霧切小姐,在新學期開始前麻煩妳,這時期妳應該很忙吧?」
「沒什麼,這次是苗木校長讓我先把檔案送回來的。」
離開前她打聽了一下昨天的事件,一開始被認為只是惡作劇和熊孩子的破壞公物,所以並沒有得到多大重視,但是隨著事件數量的增加,線索卻依然有限,他們也對這群問題少年少女們越來越頭疼。

「苗木的幸運直到現在還是很不可思議。」這是霧切離開時的評語。

────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兩個剛回到基地的DICE成員,面色凝重的看向他們的總統。
「你們兩個怎麼了,表情看起來很像吃到豬腳哦?」
「總統……」他遞出了一張剛從郵箱裡拿出來的信件。
信封上寫著這封信來自希望峰學院,內容大致上是邀請紫髮少年以「超高中級的總統」稱號,成為下一屆希望峰學院的新生,但這不是令他們驚訝的原因,而是信件裡的收信人──××××。

「小吉,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那時是數年前的一個春末,一群孩子們在漆黑的夜色中徬徨。
「當然是先離這裡越遠越好──不過在那之前,我們需要湊一點交通費!」他的手在空中劃了一下,其他人馬上理解他的意思。
「了解。」
他們逃離了那個地獄,放棄了不曾擁有過的家人所取的姓名,以代號互稱,並將彼此視為相依為命的家人。選在春末逃跑,是因為相較於冬季,夏季是對無處可去的他們來說,是更容易熬過的季節。
××××,是他們記憶中依稀記得的,小吉所捨棄的姓名。

「總統,怎麼辦?」
這封信的出現意味著很多嚴重的問題,首先,對方摸清了他們的狀態,知道他們是惡作劇犯罪的主謀,小吉被稱為「總統」;再來,對方查到了他們的行蹤,並將信件寄到基地來;最後,對方找出了他們的身世,信中的××××可以證明這一點。
總統的笑容難得有些許的動搖,但眼前家人的表情顯然更加不安,無論發生什麼他都需要和他們繼續前進。
「別擔心,我看看哦,他們好像希望能和我談談關於入學的事,我會去。」
「總統…!」
「但是!無論如何DICE一定會在,而我會繼續是你們的總統!」
總統認真時的笑容、堅定的語氣,他的腦筋動得非常快,從逃脫計畫到生存方針都是他制定的,這樣的他帶領著他們,一直走到今天。

────

照著信中的日期來到希望峰學院,敲響校長室的門。
「請進。」
推開木門,校長苗木誠、副校長霧切響子已經在裡面等他。
「欸──你是希望峰學院的校長啊,我還以為會是更可怕的傢伙呢!」
校長站起來尷尬的笑了笑:「××××,你願意來真是太好了。」
「那,你們要拿我的組織威脅我入學嗎?」他歪歪頭看著眼前的人,就像對方才是被威脅的人一樣。
「沒有的事,就像信上所說的,希望你作為下一屆新生入學。我們可以幫你們從機構的失蹤人口中移除,幫你得到新的戶口,以新的戶口就讀希望峰學院。」
少年仍站在門前和校長對望,眼神顯露著防備,同時注意坐在一旁的副校長。
「我們可是罪犯哦?學校要包庇罪犯嗎?」帶著質問的語氣,他說道。
「希望峰學院是培養學生特殊才能的學校。」
「……」
「……」
「學校現在會為學生準備專屬的研究教室,作為『超高中級的總統』入學,我們也會提供『與稱號相符』的研究教室,視情況研究教室也不一定在主校舍中。」在一旁的霧切響子突然開口。
啊啦啦啦……真的是被徹底調查了……言下之意就是,自己是DICE的總統,而研究教室不一定在主校舍裡,代表這間教室將可以打造成他們新的「基地」。
「可是啊,我們是犯罪組織哦,如果有戶口被找到的話不就很麻煩了嗎?」
空氣再次凝固,苗木向霧切投去目光,霧切只是看著門口的人。
「我有一個提案哦!」
「其他人的部分先從機構上移除,等我們有需要的時候再取新的,這樣可以嗎?」
「嗯,當然。」苗木回應。
「好呦!成交!說到要做到哦!」他的語氣就像他贏得了一場辯論比賽一樣。
苗木誠心裡鬆了一口氣,這點似乎很輕易的被旁邊的兩人看出來了。
「啊,還有一件事情,入學的事情請對組織成員以外的人保密。」校長補充到。
啊啊,是那個,狩獵超高中級吧,同為罪犯,略有耳聞。
「嗯,可以哦。」說著他看向了副校長。
「話說回來,不愧是『超高中級的偵探』呢!妳是怎麼知道這麼多的?」
「沒什麼,而且我已經是『原•超高中級的偵探』了。今年即將和你一起入學的,就有一個『超高中級的偵探』。」
「那還真是值得期待呢!要是學校太無聊的話,我可是會直接逃學哦!」
說完他轉身拉開了大門,開了一個門縫後卻突然停下動作。
「最後…我可以再做一個要求嗎?」他微微側過頭,看向校長室內。
兩人眼神交會後看向少年,讓他說出最後一個要求。
「那個名字,我不想要。」
「……要改成什麼名字?」
他低下頭,亂翹的瀏海擋住他的表情。

──王馬,王馬小吉!


────
P.S.我目前所有有出現DICE的文章都用這個設定,所以姑且就打【真謊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