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碧航二創】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14) 備受呵護和疼愛的小天鵝

河合艾梅莉 | 2021-01-31 08:44:01

連載中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第一部
資料夾簡介
轉生到碧蘭航線世界的指揮官與喬治五世及其他夥伴一起奮鬥的故事。

封面圖由沐塘所授權。



與可畏在辦公室喝了下午茶後,久仁彥便前往明石便利商店買蛋糕。
「啊啦,指揮官,昨天喬治五世才買一堆蛋糕回去喵?」
「這麼快就吃完啦。」
不知火歪著頭說著。
久仁彥也不好意思直說,其實是另外一個吃貨幹的……
可畏好像在外頭很注重形象的樣子,這裡還是幫她保密吧……
「總之,說來話長,因為這兒的蛋糕很好吃嘛。」
「諾~蛋糕來給你,不知火,結帳~」
「好呦。」
鏗鏘─
隨著結帳的聲音響起,久仁彥提著蛋糕準備離去,此時明石叫住了他。
「吶吶,指揮官。」
「嗯?」
「新年,馬上就要到了對吧喵~」
看見明石竊竊的笑容,久仁彥立刻又意識到她要拐帶自己買東西了,
「我沒錢,再花下去就沒錢建造了,抱歉。」
「別這麼說嘛~大家不是出去進行委託了嗎喵,回來就有錢啦~」
「明石,不管妳拿出什麼我都……」
正當久仁彥想說『絕不會買』時,不知火嘆了口氣。
「唉~想說剛好進貨了小天鵝的和服,既然指揮官不要,只好退貨了。」
「不知火說的對,打包起來退回去吧。」
明石剛轉身,久仁彥立刻按住了她的肩膀,義無反顧的─
「老闆娘結帳!」
「謝謝惠顧~」
隨著鏗鏘的聲音響起,久仁彥笑嘻嘻地提著手提袋和蛋糕回到了辦公室~
買東西給小天鵝他可一點也不後悔~
「哼哼哼哼~小天鵝回來一定會很開心的~」
此時的可畏,維持著趴在沙發上看雜誌的姿勢。
「嗯?怎麼啦,指揮官看起來一點很開心的樣子?」
「沒事~呼呼。」
……?」
可畏不明所以,但也沒有過多的反應。
忽然,電鈴響了起來。
『叮咚叮咚,來自可畏的提醒,請指揮官注意,委託,完成了喔,重複一次~委託,完成了喔~』
「這、這個聲音……是委託組的大家為回來了嗎?」
「沒錯~至於這個鈴聲,是我趁指揮官你去買蛋糕的時候錄下來的~如何~嚇一跳了嗎?呵呵~」
可畏從沙發上站起,彎著腰,俏皮的說著,久仁彥倒是沒理她,直接衝出辦公室了。
「呃……是什麼事情讓指揮官這麼激動啊……
可畏稍微傻愣了一下,這個色鬼指揮官居然毫不猶豫的無視了她下腰的動作,當下便也充滿好奇,前往船塢。
「小天鵝,辛苦妳了。」
「啊~指揮官,咱回來了。」
一看見久人彥的身影,小天鵝便湊了上去,靠在他的懷裡。
「真是,你們兩個也太熱情了吧。」
「談、談戀愛的話每個人都會變成那樣嗎……喬治五世姊姊……
「大概吧~怎麼,瑞鶴有心儀的對象?」
「不不不,我只是問一下……
與慌張的瑞鶴不同,天狼星禮貌地向久仁彥行了一禮。
「尊貴的主人
,請容我打擾您擁抱小天鵝的時間,天狼星為您帶回來了物資,還請查收。」
「指揮官和小天鵝的感情還真好呢~」
「指揮官,要和小天鵝親熱可以,首先還是先清點物資如何?」
聽見喬治五世冷靜沉著的聲音,久仁彥慌忙和小天鵝分開,抓了抓後腦勺。
「啊,不好意思,給大家看笑話了、天狼星、確捷……
「不,感情好是好事嘛。」
「我和天狼星持相同意見~」
「大家先去休息吧,剩下的我和饅頭處理就好。」
聽見久仁彥這麼說,瑞鶴眨了眨眼睛。
「指揮官?」
「當然,大家出去委託都累了不是嗎,沒事的,這點事情交給我吧。」
「嘛、反正我回去也沒做什麼,不如就幫指揮官的忙吧……
「不,怎麼可以讓尊貴的主人忙碌,女僕休息呢,尊貴的主人,請讓天狼星來吧。」
「咱、咱也可以幫忙!」
「既然大家都要幫忙的話、我、我也來幫忙吧。」
聽見連確捷都這麼說,喬治五世開口了。
「瑞鶴『回去也沒做什麼?』,妳還是先來鍛鍊吧,不然妳還想再輸給加賀嗎?」
「啊,喬治姊姊說的對!我還有鍛鍊要做!」
「確捷、天狼星,妳們也來和瑞鶴練習,這裡就交給小天鵝和指揮官吧。」
「我明白了閣下。」
「了解,騎士長!」
看著大家如此聽令於威風的喬治五世,和小天鵝正在忙手忙腳的久仁彥不免一嘆,向小天鵝道歉。
「抱歉吶,小天鵝,我不是那麼帥氣的人,妳失望了吧?」
「不會啊,雖然指揮官威風的樣子應該很帥氣,但是,我也很喜歡現在的指揮官呦,不會失望的呦。」
「小天鵝……妳真的好可愛!」
「啊,指揮官,這樣好癢喔~」
看著緊緊抱著小天鵝蹭來蹭去的久仁彥,可畏只覺得滿臉莫名其妙。
「那是什麼互動啊……小天鵝竟然會讓那個色鬼這樣抱著自己式不是搞錯了什麼……
正當可畏垮著臉思考的同時,身後傳來喬治的聲音。
「可畏,認識港區的環境還順利嗎~」
「唔呃!?」
她馬上硬生生地轉了過來,淑女般地拉著裙子行禮。
「妳好~喬治五世閣下,委託的工作,辛苦您了~」
雖然可畏表情典雅,充滿該有的儀表,以及淑女的談吐,但心裡卻是想著。
奇怪、喬治五世不是……
「我不是應該帶瑞鶴去訓練了嗎,怎麼會在這裡呢?」
「?!」
見到喬治把自己心裡想說的話說了出來,可畏雖然震驚,但還是維持從容的表情。
「對呀~喬治五世閣下,怎麼會跑回來了呢?有東西忘記拿嗎?」
「嗯~帶她們去演習場之前,我突然想到,某人會不會是在偷懶也說不定吶~」
「您說指揮官嗎?沒問題,我會好好監督他,並幫忙的。」
「那還真是有勞妳了,可畏,那我去忙了。」
「還請您慢走~喬治五世閣下。」
目送喬治五世的背影離開視線後,可畏這才喘了口氣。
「她肯定是知道我在偷懶了吧……不、但她又沒戳破我,唉,我常常搞不懂她在想什麼啊……」
而另一邊,喬治五世和瑞鶴會合,一行人向著演習場走去。
「喬治姊姊,說起來,指揮官整個人的氣質都不一樣了吶……
「齁,怎麼不一樣?」
「我也不知道怎麼說、突然……變得更可靠了……
「瑞鶴妳的意義是尊貴的主人原本不可靠嗎?」
天狼星歪著頭說著,瑞鶴連忙甩了甩頭。
「也不是這樣說啦,我的意思是指揮官整個人感覺,更努力了、更積極了……
「瑞鶴妳這麼一說,我也有這種感覺呢,指揮官整個人的氣場有點改變了呢。」
「妳也這麼覺得對吧,確捷。」
聽見大家附合自己的想法,瑞鶴望向喬治五世。
「喬治姊姊妳覺得呢?」
「我?」
「嗯嗯。」
「這個嘛……我突然有點想吃提拉米蘇吶,演習後回辦公室吃吧。」
「呃……
見到喬治五世牛頭不對馬嘴,瑞鶴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反應才好,
為什麼突然冒出提拉米蘇來著……
久仁彥這邊,他剛清點完物資,看著小天鵝嬌小可愛的身軀,便不可自拔的撫著上小天鵝的頭。
「指揮官?」
「小天鵝,妳先到食堂買炸魚薯條吃吧,我等會回辦公室一趟,晚一點就會回去寢室了。」
「嗯嗯,咱,會連同指揮官的份一起買的。」
小天鵝洋溢著笑容,揮了揮手後離去,可畏見狀就走了過來。
「哼~你和小天鵝感情真好呢,指揮官。」
「這是當然的啊,她是我的嫁艦,我的妻子。」
久仁彥洋溢著幸福感的微笑,可畏卻注意到一個問題。
「原來小天鵝手上的戒指就是婚戒嗎?呃!?這麼說來,你這個色鬼……果然對小天鵝出手了!?」
「可畏,其實,我應該要有十造的……妳就別問了吧。」
久仁彥說著,拿上資料,壓了壓頭上的帽子。
「因為一時衝動結果花了大資源,指揮官不後悔嗎……?」
「雖然把資源都拿去買戒指了,但看見小天鵝的笑容,這都是值得的,而且,即便我只剩下一次建造的機會,妳還是來到這裡了,成為我們的一員不是嗎?」
「是這樣說沒錯啦……」
「比起十造,我更喜歡像現在這樣,用僅有的一造與妳相遇喔,可畏。」
見到久仁彥這麼認真的神色,可畏不免有點臉紅。
「一下子那麼色鬼、一下子這麼正經……真叫人難以適應。」
當然,她只是小小聲的碎念著,沒讓久仁彥聽到。
在辦公室將雜事處理完畢,趁著晚飯前,久仁彥回到寢室,馬上就見到小天鵝迎接他的身影。
當然沒有─
事實是小天鵝在他的床鋪上打滾……
「欸嘿嘿~在指揮官的床鋪上滾來滾去~」
看見小天鵝在床鋪上開心的打滾,久仁彥覺得被小小的治癒了一下,接著便開口。
「小天鵝,我回來了呦。」
「欸!?指、指揮官!?」
雖然聽見小天鵝的聲音帶著點哭腔,久仁彥還是平靜的將外套掛在椅子上。
「怎麼了嗎?小天鵝。」
「剛、剛才都看見了吧!?嗚嗚嗚………」
「什麼?」
看見久仁彥不解的表情,小天鵝只好自己開口了。
「我、我在指揮官的床鋪上打滾的樣子……看、看見了對吧?」
「是喔。」
「嗚哇哇……被、被看到那麼孩子氣的樣子,咱、咱不能變成指揮官的新娘子了喲!怎麼辦……」
看見小天鵝慌亂的樣子,久仁彥拍了拍她的頭。
「冷靜一點,妳不是已經……那個、變成我的嫁艦了嗎……」
「啊……」
久仁彥輕輕地拉起她的左手,戒指在照明下顯得熠熠生輝。
小天鵝這才回過神來,苦苦地笑著,替自己剛剛的行為以及在床鋪上打滾的舉動感到自卑了起來……
「抱歉、指揮官……果然,咱,還太不成熟了……不是一個好的新娘子。」
看見小天鵝說這些話的時候眼裡落寞的眼神,久仁彥抓了抓頭髮,接著將她抱在懷裡,從小天鵝身上傳來的香氣讓他很是放鬆。
「小天鵝。」
「呼欸?」
「在床鋪上打滾又沒關係,很可愛啊,保持這樣就可以了,我喜歡現在的小天鵝,最喜歡了。」
「指揮官……嗯!」
小天鵝心底一暖,也緊緊地抱著久仁彥的身體。
「反倒是我比較抱歉,因為各式各樣的問題,沒辦法給妳辦一場像樣的婚禮……」
「沒關係,指揮官事情很多嘛,以後再辦就可以了以後~」
「謝謝妳,小天鵝……」
小天鵝洋溢著單純的笑容,久仁彥便放開了她,拿上了些盥洗衣物。
「小天鵝,我要先去洗澡了。」
「啊!」
這時小天鵝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
「?」
「指、指揮官,讓咱、咱幫你刷背吧!」
小天鵝害羞地臉紅得像蘋果,久仁彥眼睛眨呀眨的。
「可以……嗎?」
「嗯、嗯!」
久仁彥畢竟也不想勉強她,但既然小天鵝都這麼說了,而且浴室蠻大的,有足夠的空間兩人一起泡澡,於是─
洗完澡後的兩人,來到了食堂,映入眼簾的是─
「咀嚼咀嚼……」
「……」
久仁彥不禁看傻了眼,喬治五世正不停地把食物送進嘴裡。
「喬、喬治五世……妳,妳在做什麼……」
聽見久仁彥的聲音,喬治五世伸出左手,確截替她遞上紙巾,讓她擦嘴,此時喬治五世才將雙手的手肘靠在桌面上,手掌互相交疊,望著他。
「看就知道了吧?我正吃晚餐,倒是指揮官,今天和小天鵝怎麼這麼慢吃呢?」
「啊、這個……
……
看見小天鵝低下頭滿臉通紅的樣子,喬治五世大概猜得出來發生什麼事了,當下微微一笑。
「是嗎,發生了難以說明的事件呢~」
「嘛……就是這樣。」
「嗯嗯!」
小天鵝一個勁兒的點頭,此時喬治五世再度切起桌面上的牛排。
「那麼,要一起用餐嗎?指揮官。」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久仁彥幫小天鵝拉開椅子讓她先就坐,前往拿取兩人的餐點,接著望向站在喬治五世後方的確捷。
「確捷呢?不吃飯嗎?」
「感謝指揮官的好意,我剛剛已經先吃飽了,現在正在替騎士長服務。」
「那……天狼星和瑞鶴呢?」
「天狼星的話,正在和瑞鶴互相用竹刀練習。」
喬治五世叉起一塊牛肉放進口裡,久仁彥吃著碗裡的烏龍麵。
「待會我過去關心瑞鶴她們,小天鵝,妳可以自己先回去沒關係的。」
「不,咱和指揮官一起過去也可以的呦。」
看著兩人的互動,喬治五世輕輕地微笑。
「哎呀呀,感情還真是好呢~瞧小天鵝妳黏指揮官這麼緊,果然,是新婚夫婦的關係嗎?」
「新、新婚夫婦!?」
「嗚……」
兩人不約而同的紅著臉頰,害羞地看著一邊。
「那、那咱……還是先回房間好了呦……」
「嗯、嗯!」
於是小天鵝便先回房裡去了,喬治五世將桌上的餐點吃完後,望著久仁彥。
「不過,還真看不出來呢,指揮官~」
「什麼?」
「沒想到你也會害羞啊~」
「這是當然的啊……」
「齁~但是我怎麼聽可畏說你常常盯著她的胸部看呢?」
「欸!?她有跟妳說嗎!?」
聽到這一番話,久仁彥不免心中一驚。
可畏應該不會這樣講才對啊!?
此時喬治五世呵呵地笑著。
「呵呵,可畏當然沒有和我這麼說,但我看你的反應應該是有了。」
「啊,我被套話了!妳還真是喜歡尋我開心啊……」
「呵呵,單純的指揮官很可愛,讓人不禁想要捉弄一下呢~」
隨即,喬治五世站了起來。
「那麼,指揮官,要一起去看看瑞鶴鍛鍊的狀況嗎?。」
「嗯,走吧。」
於是喬治五世三人來到了練習場,瑞鶴舉著竹刀劈向天狼星,但後者卻只是單手舉著木製雙手劍就擋下了這一擊。
「呀!!」
「……!」
「還沒還沒!」
接著瑞鶴將竹刀平舉,突刺過去,但還是遭到天狼星阻擋。
「瑞鶴小姐!我要反擊了!」
天狼星由下往上一斬,瑞鶴敏捷的迴避,準備再度撲上去時,天狼星儀裝上的砲門對準著她,發射模擬彈。
「!!」
瑞鶴急忙在海面上翻滾,迴避天狼星的射擊,迂迴一陣後再度猛衝。
「得手了!!」
「妳輸了,瑞鶴小姐!」
天狼星彷彿看準了瑞鶴的攻擊路徑,壓低身體,木製雙手劍打在瑞鶴的腰部。
「嗚哦!」
此時在外圍觀戰的久仁彥不免發出一聲驚嘆。
「兩個人都好厲害呢……」
「你,指的是胸部吧……」
「可、可畏!?」
可畏不知何時也來到了這裡,輕聲對著久仁彥吐槽。
「我、我才沒有這樣子色瞇瞇!」
「看就知道了吧,指揮官一直盯著她們的胸部晃來晃去的……這個笨蛋,眼睛稍微控制一下嘛,要是被喬治五世罵我可不管喔。」
可畏噘著嘴,樣子甚是可愛。
聽見兩人的對話,確捷呵呵直笑。
「呵呵~指揮官就是這樣的人嘛。」
「連確捷妳也這麼說!?」
此時喬治五世面帶嚴肅的踏進演習場。
「確捷,玩笑話到此為止,換妳和天狼星練習,我找瑞鶴談一下。」
「好的,騎士長!」
確捷行了一軍禮後走進演習場。
此時可畏見到大家都離去後,只有她和久仁彥獨處,便右手靠著桌子,托著自己的臉頰,把禮儀完全拋諸腦後了。
「天狼星和確截姑且不說,那個瑞鶴,看起來還得再加強呢。」
「瑞鶴有那麼弱嗎?」
「不,不是弱的問題,反應速度和靈活度都很好,但是,明明是航空母艦,卻執著於對方互博……」
「可畏妳意外的聰明……?」
「嗚咕!意外是什麼意思嘛!」
「妳不是只會吃─」
當久仁彥還沒說完,可畏就大力地踩上他的腳。
「好痛!」
至於瑞鶴,被喬治五世叫到一旁。
「瑞鶴,妳的戰鬥方式需要調整一下。」
「是、是這樣嗎……」
「嗯,太過莽撞了。」
「……」
被喬治五世這麼一說,瑞鶴低著頭,今天她從來沒贏過天狼星……
「為什麼不丟出紙人呢?」
「紙人嗎……拿來阻擋對方砲擊蠻好用的呢!」
「……」
聽見瑞鶴這麼說,喬治五世扶著自己的額頭。
「當、當我沒說……」
「?」
瑞鶴疑惑的歪著頭。
「難道說,妳和翔鶴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她負責牽制敵人……妳負責近距離攻擊給予致命一擊……」
「對呦,喬治五世姊姊好厲害,這樣都猜得出來……」
「……」
聽見瑞鶴這麼回答,喬治五世發覺到問題所在了……
瑞鶴只會莽撞的直衝……
因此,能夠控制局面和引導瑞鶴攻擊目標以及代替承受攻擊的翔鶴,對她而言是必須的……
「我是很想教妳用艦載機做一個全方面的戰士,但是,說是這麼說,我也不會控制艦載機吶……可畏的打法又不適合妳……」
喬治雙手抱著胸口,倏地想到了什麼。
「妳就乾脆徹底的橫衝直撞吧~」
「?」
瑞鶴看著喬治五世遞過來的另一把竹刀。
「為什麼要給我兩把木刀……?」
「二刀流啊~」
「啥?!」
瑞鶴還沒反應過來,喬治五世左手抽出軍刀,右手拿著竹刀。
「我會用刀背打的,用二刀流全力攻過來!瑞鶴!」
「喬、喬治五世姊姊……妳會二刀流……!?」
「那是當然的了!我要上了!瑞鶴!」
「欸欸!?」
就這樣,訓練的時間轉眼間就過去了。
三天後,喬治五世提供了久仁彥關於瑞鶴的改造方案。

後記A:
日安,河合艾梅莉的說。因為上次有讀者反應久仁彥見一個大奶艦船就吃一個,其實不是這樣的哦,在久仁彥心裡小天而是非常非常特別的存在,那是目前的可畏完全無法觸及的高度,咱們的小天鵝肯定是天使啦。話說浴室裡發生麼事當然就是那個啦,反正就慣例下周日見囉各位。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喬治五世的技能,兵裝最適化的技能感覺就超酷的!
雖然一邊對巨乳艦船虎視眈眈,但我們的久仁彥對待小天鵝可是相當的重視喔!
這一番操作估計讓可畏看傻了眼─
『瑞鶴』面對吃喝以及企業,深感實力不足,她經過喬治五世的"魔改"究竟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
老話一句
喜歡的讀者還請留言收藏訂閱三連之時,不忘給個GP
各位讀者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原動力,希望大家喜歡!
那麼,我們下回【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不見不散~
503 巴幣: 1056

創作回應

小柊(由良控)
長門:小天鵝ㄟ!(搶走)
2021-01-31 14:07:49
河合艾梅莉
修但幾勒
2021-01-31 18:00:28
一二三四
等等為什麼喬五你會…?我到底看了什麼(腦袋極度混亂中
2021-01-31 18:18:40
河合艾梅莉
喬五什麼都知道哦
2021-01-31 18:23:3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一下正經一下好色,是身為提督/指揮官的必備技能(?)
小天鵝和服真是太棒了!\(> <)/
無所不能的喬五XDD
2021-01-31 20:01:46
河合艾梅莉
一下正經一下好色是馴服船隻的小技巧唷>.0
穿和服的小天鵝既美麗又惹人憐愛呢
這部的喬五是文武雙全擔當呢[e1]
2021-01-31 20:12:55
清野遼
超級喬五人
2021-01-31 23:24:51
河合艾梅莉
喬五大佬帶你飛
2021-02-05 13:15:15
夜之使者零之月
是會星爆的瑞鶴w
果然吾王除了吃以外也是劍術很好的孩子, 下次對大E時會放Ex咖哩棒嗎?(x大誤
2021-02-05 11:53:32
河合艾梅莉
不,她不會星爆,她只是拿雙刀(?

喬五之後估計會使出EX咖哩棒,不過不確定是哪時候
2021-02-05 13:16:0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