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高中的時光碎片 初春之章 1

Yee | 2021-01-31 00:32:29 | 巴幣 28 | 人氣 122


I    鳳凰木盛開之時

 
        六月,是充滿離別的月份。學生們與同校好友互相交換聯絡方式,避免日後失去聯繫;老師們與任課學生道別,最後仍不忘提醒他們以後多來母校看看。在淚眼濛濛中,鳳凰花彷彿開的更燦爛了。
 
        某個國中舉辦的畢業典禮正好結束,畢業生們在閃耀的陽光下步出會場,而我也是其中之一。我正和同班同學一起聊著未來的學校。
 
        「理茵,聽說妳考上和穗學院呢,恭喜妳啊!」曦湘一邊說,還不忘拍拍我的肩膀。
 
        「和穗也不是那麼難上……」我朝她吐吐舌頭。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不是難不難考的問題,重點是男女合校啊!」一旁的瑀蕭湊了過來。
 
        見我一臉不解的樣子,她便忍不住解釋:「理茵,妳就是太單純了。要知道我考上的瑤蕙學院可是女子學校,想找個男伴就得去校外。但和穗學院內就有男學生,憑妳的長相,怕不是要讓多少純情少男為妳深深著迷啊!」
 
        「就是說啊,一想到接下來沒有異性的生活就難過。我們可沒有那個本錢。」曦湘翻了個白眼。
 
        「妳們也太誇張了,真的有那麼飢渴嗎?還有,我的長相應該很普通吧?」我苦笑道,一邊不好意思的撥弄頭髮。
 
        「妳啊,什麼都行,就只差在感情這方面像根木頭似的。若是妳再這樣下去,怕是要做一輩子的老處女了。至於我們,要和一群八婆相處三年,難道就不覺得我們可憐嗎?」瑀蕭在一旁說道。
 
        她們似乎不打算回答我的問題。
 
        「妳們倆有什麼好可憐的,就算在妳們身在女校也會有人追。我們上男校的可像極了進軍營,半個女朋友都撈不到,畢竟理工職男誰愛呢?」考上瑠杉工業學院的沃夫插嘴。
 
        「長的醜就不要怪別人!」曦湘朝他扮了個鬼臉。
 
        「妳這臭八婆怎麼懂我們理工男心中的苦?」沃夫不甘示弱地回嘴。
 
        「打住!你們兩個都很可憐,我最幸運,行了吧?」眼看兩人快要吵起來,我趕緊打圓場。
 
        「哼!」兩人將頭扭向別處。
 
        「真是的,都要分開了,還有心情吵架。」一旁的同學幫腔。
 
        看著大家討論著未來的學校,我不禁望向天空,心想:「真好奇他們未來的學校如何呢?」
 
        由於姐姐曾就讀和穗學院,我對它還算了解。和穗是曾經的軍校改制成普通高中的,這從軍禮服似的制服上就看得出來一些端倪。雖然常常有人嫌它的制服太重、配色太素等等,不過我還挺喜歡這種風格的。
 
        其實和穗學院最大的特色是它的學生自治組織。除了學生會,還有由各班代表組成的學生議會,與以培訓過的學生法官組成的學生法庭,各自象徵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而這也是和穗學院最自豪的一點。
 
        至於瑀蕭和曦湘將就讀的瑤蕙女子學院,我只聽說它校規甚嚴,其餘的就不清楚了。沃夫未來的學校-瑠杉工業學院的情況就有一些糟糕,不是說學校不好,只是學生龍蛇混雜,不是那麼單純。
 
        此外,我還有幾個朋友在別的學校。愛錢的梓峖未來要就讀的京蘭學院是商業學校,也是職校排行第一的;隔壁班的友人選擇的洛柏學院可說是和穗的勁敵,年年大考放榜時,都是兩校廝殺的時候,這些年勢均力敵,誰也沒佔上風。
 
        「理茵,妳別呆這在那邊思春,再不趕快跟上,不然我們就要放妳鴿子啦!」沃夫在不遠處大喊。
 
        「只是想事情走神,就被你說成是思春,真是太過分了!你別動,我等等就過去打你!」我也喊了回去。
 
        見到我氣得滿臉通紅,沃夫哈哈大笑,一下子就跑走了,還不忘放話:「哈哈!妳這書呆子怎麼追的到我呢!」
 
        「妳就別追了,等等還要聚餐呢。滿頭大汗的妳可不好看。」曦湘連忙攔住我。
 
        「算了,來日方長,改天再找那隻小狗算帳。去吃飯吧,大家都在等呢。」說完,我便快步跟上漸漸離去的隊伍。
 
❀❀❀
 
        「乾杯!」
 
        在學校不遠處的餐廳中,各班同學與班導師一同進餐,在精美的餐點與愉快的氣氛中,享受謝師宴之樂。
 
        「先為老師敬一杯,讓我們以茶代酒,感謝她這三年來的辛苦指導!」班長高舉酙滿紅茶的杯子,大呼道。
 
        「謝謝老師!」大家一同高舉茶杯,齊聲大喊。
 
        「你們這幫小鬼什麼時候學會這招的,還什麼以茶代酒……」老師顯得有些尷尬。
 
        沒等她說完,班長便將老師面前的特大號杯倒滿紅茶,還貼心的插上吸管。
 
        「老師,我幫妳滿上。我先乾了。」語畢,班長一口將杯子中的茶水飲盡。
 
        「乾!」大家也一通飲下紅茶。
 
        見到我們如此,老師也只好配合,一口氣喝完杯中的紅茶。緩了好一陣子才開口。
 
        「那諸位就開動吧,不用客氣。」老師說。
 
        大家聽到後便動起刀叉,享用桌上的美食。
 
        坐在一旁的瑀蕭一邊啜泣,一邊將食物往嘴裡送。我只好安慰她:「吃慢點,別噎到了。」
 
        對面的曦湘也說:「用不著那麼傷心,以後還是能常常見面的。現在通訊這麼發達,用不著擔心找不到人,只怕屆時妳交了新朋友,把我們給冷落了。」
 
        聽了這些,瑀蕭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對我們笑了笑,示意自己沒事。
 
        而對桌的班長哭的更慘,別看她剛剛還有心情開玩笑,其實還是十分不捨大家分開的,畢竟我們都相處了三年,一同克服困難,一同收穫成功的果實,但現在,大家將要各奔東西,日後恐怕難以再相聚了。
 
        為了不讓自己也被悲傷所纏上,我趕緊找座在一旁的梓峖聊天。
 
        「聽說你的成績可以來和穗,你哥也是這間學校的,為什麼不來呢?」我問。
 
        他想都沒想便說:「我看老哥他讀的要死要活的,好幾科都被當。我可不想這麼狼狽。」
 
        「可是以你的實力應該行的。」我疑惑的問,順便將肉塊送入口中。
 
        「妳這種學霸是不會體會我這種平凡人的心情的。我覺得去京蘭也不錯,至少不會那麼累。」他回答。
 
        「理茵,妳現在有空嗎,老師有話想對妳說說。有打擾到妳嗎?」老師突然插話。
 
        「沒有的事,請問老師有什麼事嗎?」我放下手中的餐具。
 
        「妳繼續吃,沒關係。我只是想對妳三年擔任學藝股長,表達感謝。」說完,她將手中的禮物一同遞給我。
 
        「這……我不能收。」我連忙推辭,並擋住她的手。
 
        「這不是問句。我是要妳收下,沒詢問妳的意見。」老師用力的將禮物推給我。
 
        「妳就收下吧。多虧妳這三年的考試轟炸,讓我身心俱疲。」梓峖吐槽。
 
        他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學藝股長要負責安排班上小考。我為了將考卷全部考完,多次不惜一節課排兩張考卷,讓全班叫苦連天。
 
        「好吧。」我勉為其難地收下。
 
        打開盒子,是一個漂亮的髮飾。
 
        「嗯?」這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樣。
 
        「妳啊,要多打扮些,也不枉父母給妳的漂亮臉蛋。」老師捏了捏我的臉。
        「老師,妳就別拿我開玩笑了。」我害羞的搔搔臉頰。
 
        「書呆子,妳可知有多熱門嗎?不少人都暗戀妳,只是怕被拒絕。誰不知道理茵是一根遲鈍的木頭呢?」梓峖說。
 
        「我還聽說有人跟一群人打賭,如果妳收下他的飲料,就可以吃一星期的免費早餐,是真的嗎?」曦湘一聽到八卦,便湊了過來。
 
        「我想想看……」
 
        之前確實有人在路上送我罐裝咖啡,說是要讓我提神一下,不過當時我拒絕了。一來是我不認識他,二來是我怕苦,不敢喝咖啡。
 
        「嗯……好像沒有。」我說。
 
        不敢喝咖啡這件事我可不敢張揚。
 
        「是喔,真可惜。我倒是希望真有這回事,這樣妳不接受的話,飲料就歸我了。」曦湘打趣的說。
 
        我笑笑,不再多說。這種八卦話題聊下去沒完沒了,尤其是關於我這種還是單身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妳們顧著講話,都忘記吃飯了,等等涼了就不好吃了。」老師提醒。
 
        時間過的很快,謝師宴彷彿一下就結束了。大家紛紛向老師們與朋友道別。我也向我的班導師揮揮手,她也向我點頭示意。隨後,我就登上了返家的公車,離開我呆了三年的學校。
 
        隨著公車越開越遠,我強忍住的眼淚也忍不住流下。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大家相聚,有朝一日也一定得分離。道理我都懂,但當離別就在自己眼前發生時,心中揚起的波瀾之大,連我這跟木頭也難擋它的威力。
 
        「真是的,說好不哭的呢?理茵啊,妳真沒骨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