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二十四章 違反大自然

丹雀 | 2021-01-30 16:44:24 | 巴幣 0 | 人氣 74






  敵人除了狩獵者外,還有一名受操控的社員。

  我們這邊除了剛決鬥完的方証岳,只剩下抱著玩偶的雲霞還有毫無勝算的我。

  這樣的情況下,該讓誰出場?

  如果讓雲霞出場也許還有獲勝的機會,不過接下來的狩獵者一定會在瞬間秒殺我;讓我先和對方決鬥,也只會多增加一名受操控的敵人。

  不管怎麼選擇,現在的我只是累贅,完全沒有任何的戰力,是名副其實的E班學生。

  「丹楓,不管妳現在變得如何,妳都是我們班的代表、我們的王牌,這一點是我們所有人一致認同的。」方証岳堅定地對我說,或許他看見我沮喪的模樣,所以才出言鼓勵我。

  我對他露出微笑並點點頭,讓他知道我沒事了。

  只不過……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決鬥!我放置一體怪獸,在場上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什……

  聽到對方正在進行決鬥,但是不管是我、雲霞還是方証岳都還站在原地沒有動,那麼會是誰在和對方決鬥?

  「輪到我了,抽牌!」那人頓了一下說道:「對方場上有怪獸,我方沒有怪獸時可以不解放進行召喚『BF─曉之席洛克 (ATK/2000)』。」

  BF?

  「洪曉……」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出來,原以為是C班的學生出手相救,沒想到站在那裡的是一名穿著粉紅色制服的學生。

  年瓏?

  原本想要大聲喊道,卻被一旁的方証岳摀住嘴,他在我耳邊低聲地說:「現在是年瓏的回合,我們先不要打擾他。」

  我趕緊點頭後,方証岳才把手放開。

  真是、好險目前只有我們三……四個人在,如果夏婉芸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會不會掐死我。

  不過看在我們的交情,頂多只是語氣不好吧?

  「我方場上有『BF』之名的怪獸存在,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協調怪獸『BF─疾風之葛爾 (ATK/1300)』,接著用相同的方式特殊召喚『BF─黑槍之布拉斯特 (ATK/1700)』。」

  年瓏並沒有立刻進行同步召喚,反而不疾不徐地繼續說:「我發動手中的魔法卡『黑羽射擊』,將手上的『BF─大旆之瓦尤』作為代價送入墓地,破壞對方場上的守備怪獸。」

  「『自然櫻桃』被對方送入墓地時,可以從牌堆特殊召喚兩體『自然櫻桃(DEF/200)』裏側守備。」

  「戰鬥階段,我用具有貫穿效果的『BF─黑槍之布拉斯特 (ATK/1700)』攻擊守備怪獸。」

  「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自然的神星樹』,將地屬性、植物族的『自然櫻桃』解放,從牌組特殊召喚地屬性、昆蟲族的『自然蜘蛛牙 (ATK/2100)』。」

  「『BF─曉之席洛克(ATK/2000)』攻擊另一體守備怪獸。」

  由於「自然的神星樹」的效果已經針對植物族怪獸使用,所以同一回合沒辦法再次使用,第三張「自然櫻桃」也送入了墓地。

  「主階二,我將3星協調怪獸『BF─疾風之葛爾 (ATK/1300)』與4星的『BF─黑槍之布拉斯特 (ATK/1700)』進行調星同步召喚『ABF─驟雨之雷切(ATK/2600)』並發動怪獸效果,除此卡以外場上每有一體『BF』之名的怪獸,就可以破壞對方一張卡片。」

  年瓏的場上有「BF─曉之席洛克」,所以可以破壞對方一張卡片,於是他便選擇了最麻煩的永續陷阱卡「自然的神星樹」。

  「『自然的神星樹』被破壞送入墓地時,我可以從牌組將一張『自然』之名的卡加入手中。」對方將場地魔法卡加入手中後,年瓏在沒有蓋放卡片的情況下,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茹茹 生命值8000分/手牌3蓋牌1‖年瓏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發動場地魔法卡『自然森林』。」對方立刻發動了場地卡,原本就身在森林處的我們,四周的環境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增加了一些「自然」的昆蟲後,原本死氣沉沉的黑森林,卻變得有朝氣,更像是真正的大自然。

  「我召喚『自然南瓜 (ATK/1400)』後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召喚時若對方場上有怪獸,可以從手牌召喚一體『自然』怪獸,我特殊召喚協調怪獸『自然薔薇鞭 (DEF/1700)』。」

  同步召喚。

  我們立刻知道對方的下一步動作,但是在沒有蓋牌的情況下,又該如何阻止對方的動作。

  答案是不阻止。

  「將3星協調怪獸『自然薔薇鞭』與4星『自然蜘蛛牙』進行調星同步召喚『月華龍黑薔薇 (ATK/24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選擇對方一體特殊召喚的怪獸返回手牌,我選擇7星同步怪獸『ABF─驟雨之雷切』。」

  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怪獸,回到手中的意思就是返回原本的地方。

  年瓏將怪獸放回原處後,並沒有因為對方召喚的同步怪獸而感到訝異,因為只要是學院的學生都知道,花壇社的成員一定會將「黑薔薇龍」和「月華龍黑薔薇」放進額外牌組中,就好比E班的學生一定有「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這張牌一樣。

  「戰鬥階段,『月華龍黑薔薇 (ATK/2400)』攻擊『BF─曉之席洛克 (ATK/2000)』。」

  彷彿就在等這一刻,年瓏將唯一的手牌亮出來給對方觀看後,說道:「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BF─月影之卡爾特』,『BF』之名的怪獸在傷害計算前,攻擊力提高1400分。」

  沒想到被反將一軍的對方,只好結束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年瓏再度占了上風,如果是不知情的人見了這場面,或許會以為年瓏才是那名被控制的學生。

  「發動魔法卡『逆風』,我將墓地的『BF─月影之卡爾特』加入手中,然後受到該怪獸的攻擊力傷害。戰鬥階段,我用『BF─曉之席洛克 (ATK/2000)』攻擊『自然南瓜 (ATK/1400)』,結束這回合。」

  不惜消耗生命也要把怪獸拿回手中,看來年瓏也是全力以赴的類型。
 
  茹茹 生命值6400分/手牌0蓋牌1‖年瓏 生命值66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召喚『捕食植物 捕繩草棘龍 (ATK/1800)』,接著發動速攻魔法卡『捕食原始融合』,將我方場上的『捕食植物』與對方場上的闇屬性怪獸作為融合素材,融合召喚『捕食植物奇美拉大花草 (ATK/2500)』。」

  「來了嗎?」這一回連年瓏都認真的看著對方的王牌怪獸。

  上一場比賽由於方証岳不停地打壓著對手的「捕食植物」,所以對方幾乎沒有機會將代表性的融合怪獸召喚出來。

  這一次有了上次的經驗後,對方立刻放棄原本怪獸的效果,直接進行融合召喚。

  「戰鬥階段,『捕食植物 奇美拉大花草 (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

  手中只有「BF─月影之卡爾特」的年瓏,完全沒有反擊的方法,只能任由對方發動攻擊。

  「輪到我了,抽牌!」年瓏看了手中的牌,用著輕鬆的口吻說:「我發動墓地1星協調怪獸『BF─大旆之瓦尤』的效果,將這張卡和5星的『BF─曉之席洛克』除外,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6星的『BF─兵器之翼 (ATK/2300)』,不過怪獸效果無效化。」

  「還沒完,我召喚協調怪獸『BF─上弦之滅弓 (ATK/1200)』,接著將3星協調怪獸和6星的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灼銀機龍 (ATK/2700)』。」

  「咦?這張卡不是『BF』系列的吧?」我看著9星的同步怪獸,反射性的問道。

  「對方也用『自然』和『捕食植物』,所以打平、打平。」年瓏如此的說。

  方証岳也跟著說:「而且這副牌是洪曉萱,算是她的戰術,所以沒問題。」

  雲霞原本也想說些什麼,不過看到我很懊惱的樣子,就用「小雲」擋住自己的嘴巴,彷彿在說我沒有要說話的意思。

  我只是單純的問了一句……

  「我發動『灼銀機龍』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協調怪獸『BF─疾風之葛爾』除外,破壞對方場上的『捕食植物奇美拉大花草』。戰鬥階段,『灼銀機龍 (ATK/2700)』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茹茹 生命值3700分/手牌0蓋牌0‖年瓏 生命值41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發動『捕食植物 奇美拉大花草』的怪獸效果,輪到自己的準備階段時,從牌堆將『融合』加入手中。」對方看了手中的牌後,難得沒有動作,看來是被年瓏壓倒性的實力壓制,所以沒辦法再運用有效的戰術反擊。

  「我召喚『自然壁 (ATK/1500)』,戰鬥階段,攻擊『灼銀機龍 (ATK/2700)』。」

  「什麼!」我們訝異的看著對方自取滅忙的舉動,手中只有「融合」卡,而場上除了那體怪獸外沒有其他卡片,這樣的情況下對方竟然捨命攻擊。

  「『自然壁』送入墓地時,可以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4星以下的『自然』怪獸,我特殊召喚『自然壁 (ATK/1500)』,再度攻擊『灼銀機龍 (ATK/2700)』。」這一次對方並沒有在特殊召喚相同的怪獸,而是選擇其他的「自然」怪獸。

  「『自然蜻蜓 (ATK/1200)』的效果是墓地每有一體『自然』怪獸攻擊提高200分,由於墓地有8體怪獸,所以攻擊力變成2800分。」

  寧願削減生命,也要親手將阻撓清除,這種偏激的手法,也只有他們才有可能做到。

  「戰鬥階段,『自然蜻蜓 (ATK/2800)』攻擊『灼銀機龍 (ATK/2700)』,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年瓏看著對方場上的紅色蜻蜓,雖然攻擊力因為效果加乘而變高,不過麻煩的是它不會被攻擊力2000分以上的怪獸戰鬥破壞。

  不過沒有關係。

  「我召喚協調怪獸『BF─南風之奧斯特 (ATK/1300)』後發動效果,從除外區特殊召喚協調怪獸『BF─疾風之葛爾 (DEF/400)』。」

  「場上有兩體協調怪獸,等級也不相同,不但不能同步召喚、也不能超量召喚,他到底有什麼打算?」方証岳不懂年瓏的想法,於是對著我問道。

  「也許是要連結召喚?」我推測出較有可能的結果,雲霞也同意我的說法後,像是聽到我們對話,年瓏卻否定的說:「我發動『BF─疾風之葛爾』的怪獸效果,將『自然蜻蜓』的攻擊力與守備力變成一半。」

  「戰鬥階段,『BF─南風之奧斯特 (ATK/1300)』攻擊『自然蜻蜓 (ATK/1400)』,接著發動手中『BF─月影之卡爾特』的怪獸效果,提高我方怪獸1400分的攻擊力。」

  由於剛才對方捨命的攻擊,讓生命值只剩下1300分,所以在「BF─南風之奧斯特」的攻擊下,其戰鬥傷害剛好和對方的生命值相同。
 
  茹茹 生命值0分/手牌1蓋牌0‖年瓏 生命值4100分/手牌0蓋牌0
 
  「竟然贏了!而且還計算的分毫不差。」原本還很擔心的方証岳,不敢置信的看著獲勝的年瓏。

  我們開心的走向年瓏,不過臉上的喜悅並沒有維持很久,因為真正的主使者已經來到我們的面前。

  比起上次假扮成主任的狩獵者,這次來的是一位穿著深V的黑色緊身衣,不管是豐胸還是翹臀都非常引人注目,雖然披著斗篷無法看清全貌,不過任何人看了都會說是一名絕世大美女。

  我壓抑著心中的恐懼走向前,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時,我舉起了手中的決鬥盤,正打算說出關鍵字時,對方卻說:「先聲明,我不和植物族或植物無相關的牌組決鬥。」

  原來如此,難怪這位狩獵者會先攻擊花壇社,因為每個人都知道花壇社的成員,一定會有一副植物族的牌組。

  不過更讓我在意的卻是另一件事。

  「妳已經知道我的牌組了?」

  明明是第一次見面,為什麼對方清楚的知道我是玩什麼系列。

  「當然,『貪食』可是把這間學院都調查了。」狩獵者用著甜美的嗓音補充說:「『貪食』就是之前使用『影依』的狩獵者,而我的稱呼是『憂鬱』。」

  「妳不是『色慾』?」

  我第一次看到方証岳如此震驚的喊道,不過從對方出場到現在,他都沒有把視線從對方身上移開,看來我晚點要去和夏婉芸報備一聲。

  「咳咳、我說在場的我們都沒有資格,是不是要等那位去求救的社員把自家社長帶回來才能決鬥?」年瓏試圖把話題拉回來,畢竟現在和對方大眼瞪小眼也不是辦法,雖然有人的眼睛快要像冰淇淋一樣溶化了。

  「確實,除了植物族以外,我目前只想到『花札衛』、『森之聖獸』……」我無奈的擺著手。

  不,妳能立刻想到已經很厲害了。

  眾人在心中說道。

  「讓我來吧!」

  聽到這聲音,我們詫異的趕緊轉頭看向那人。

  為了讓狩獵者同意決鬥,而亮出其中一張牌,我們三人看著那人手中的牌,不禁流下了淚水。

  在我們都深知每個人的牌組,連知曉我們情報的狩獵者也沒有意願的情況下,卻有辦法提出決鬥的理由只有一個。

  那人手裡拿著的牌名為──
 
  未聞花名。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