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21

色之羊予沁 | 2021-01-30 10:42:09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匹蘭德注視安莉瑪許久才意識到,她是認真的。


  非常認真。


  雖然仔細想,她好像沒有不認真的時候?


  即使女生跟女生親親沒什麼,但通常是親臉頰或者額頭,可是安莉瑪上次親嘴巴……所以她應該親嘴巴?這感覺很奇怪,匹蘭德不自然地抓抓頭,接吻應該是「情侶」才有的行為吧?


  根據她多年觀察的想法。


  當年親嘴巴,應該是誤會意思了。


  她非常珍惜安莉瑪這位「朋友」,匹蘭德想一下決定慢慢靠過去,雖然不知道教廷有沒有教導這個,但是她身為朋友就該糾正一下錯誤示範,避免哪天安莉瑪在教廷有一樣好的朋友,卻誤用這種表達方式就尷尬了,所以匹蘭德選擇在臉頰親一下。


  安莉瑪十分不意外,還是難掩嘆氣。


  「這確實是朋友之間的親親。」匹蘭德說著;安莉瑪點頭:「知道,看來對您而言我只是朋友。」


  「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匹蘭德慎重說著:「您是我不可或缺的朋友。」


  「所以說,知道了。」


  匹蘭德苦惱了,雖然安莉瑪說話不像寫信一樣文謅謅,可是她猜不透對方的內心,感覺比以前還更複雜化;接收到對方難掩的表情,安莉瑪仍是帶著微笑,卻十分平靜說著:「但是呀,我喜歡您。」


  「我也是。」


  「可是匹蘭德的喜歡跟我的喜歡不一樣。」她搖搖頭:「我對您是超乎朋友的感情,是愛情。」


  「啊。」她愣住,狠狠地楞在椅子上。


  為什麼安莉瑪要喜歡她這種人?


  「原本想說繼續裝傻也好,可是呀,這麼多年了,您還是沒發現人家的心意,就算寫再多情詩也沒理解意思。」安莉瑪緩緩說:「所以匹蘭德對我的情感是朋友,但是人家對您的情感是超出友情的喔。」


  「為什麼?」難道那些文謅謅的字就是情詩?匹蘭德很難不震驚,搖搖雙手:「我這種人不值得您喜歡。」


  「為什麼?」安莉瑪故意也用這句回應,面帶著微笑:「您很認真、很努力,總是勇往直前,是十分正經又單純且真誠的人,為什麼您會不值得我喜歡呢?」


  「因為我、我……」


  因為我是匹蘭德?


  因為這個匹字?


  因為是罪人之女?


  她的腦袋混亂,加上安莉瑪剛才的讚美,一時間消化不良整個卡住,腦筋轉呀轉就是想不出其他原因。安莉瑪不是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的人,匹蘭德轉不過來的下場就是整個打結在一塊,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不對,她可以說一句話。


  「謝謝您的喜歡。」


  說完,感覺好像更糟糕了。


  安莉瑪深吸口氣,認真注視她,同時身體慢慢往前傾……匹蘭德緊張地繃起來,注視她越來越靠近的臉,明明往旁邊晃就能躲開,但是她的身體動彈不得,內心有種奇妙的悸動,不反感,很期待卻又緊張害怕……害怕什麼?


  害怕安莉瑪眼裡的星星太明亮,不敢直視。


  那雙柔軟的唇貼上來,匹蘭德不敢呼吸,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臟在激烈跳動……身體不自覺繃緊、冒汗,唇上的柔軟時輕時重,她憋不住吸了口氣,全是安莉瑪身上的芳香,心跳快得像是要炸了。


  瞥一眼臉快要窒息的紅透透匹蘭德,安莉瑪又氣又好笑地分開唇瓣。


  「您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啦?」


  「我、我喜歡您,但不是那種喜歡,也不討厭,就是……」


  口乾舌燥。


  安莉瑪略微難過,喜歡但不是那種喜歡,卻還是有這種反應,明明故意把時間拉長,卻傻傻坐著不動讓她親……是個又笨又聰明的人,讓她摸不清思緒,簡直比大祭司給的功課還難寫,安莉瑪坐回自己的位置,正視著她。


  「如果您不清楚或是不喜歡,下次請記得,不論如何都要拒絕。」她壓抑著心酸:「不然我會覺得您對我也有同樣的情感,會擅自想太多,以為您……之前答應要去教廷,有很大的原因是為了我,畢竟我們曾經有超越朋友的互動,那些都容易讓人期望過頭。」


  以為是一樣,只是匹蘭德害羞才不好意思說出口,或者並沒有意識到……安莉瑪以為直接說清楚時,匹蘭德會是先傻住才發現自己也喜歡她,可是現在這種情況讓人牙癢癢心也癢,想直接問對方能不能確定一下。


  「您剛才的吻不算,以後再還我吧。」安莉瑪撇過頭:「不過有條件,等您確定自己的心意時才可以吻我,要確定才可以,如果您對我沒有那種感情,這個『禮』就留著吧,畢竟您不欠我任何東西,從單純的朋友關係來看,沒告訴我確實很正常。」


  「我沒說是擔心您難過,並沒有其他意思。」匹蘭德沮喪說著,雖然臉還很熱,心情也跟著起伏,多希望自己的嘴巴不要這麼笨,她不討厭安莉瑪,只是還需要時間釐清一下這是什麼感覺。


  「您放心,不論如何我都會處理好義肢的事情,所以。」安莉瑪說完拍拍裙子,難得送客:「話說完了,匹蘭德可以出去囉,人家忽然想抄寫經書,晚點再聊。」


  「好……」


  安莉瑪還好心幫忙開門,她就同手同腳的走出去,門關上的瞬間,匹蘭德還是無法放鬆心情,轉頭不意外看到阿芙拉站在旁邊,她一臉奇怪地打量她:「妳那副表情是怎麼回事?安莉瑪又提出什麼不合理的要求嗎?」


  親親算是不合理要求嗎?匹蘭德搖搖頭:「沒有。」


  「那妳又是怎麼回事?這樣走路比較順嗎?」阿芙拉下意識看去義肢,是她錯覺還是匹蘭德這樣走真的比較順?結果又得到搖頭,她仔細盯對方的臉,滿面無奈:「那孩子該不會是從進去就捏臉到剛剛,滿意才放妳出來?」


  「也、也不是,只是跟她聊一下,然後話題就歪了……是這樣的,阿芙拉大人,我剛剛得知一件事實,很震驚而已。」


  「喔?」阿芙拉好奇了,她們之間是有什麼秘密到現在才彼此知道?


  「安、安莉瑪說、說她……喜歡我,愛、愛情的那種。」匹蘭德結結巴巴交代著。


  然後阿芙拉無言了。


  「妳現在才知道?」


  「我、我現在才知道?」匹蘭德滿頭霧水,阿芙拉這反應是怎麼回事?


  「神啊,請原諒這愚蠢的孩子。」阿芙拉翻白眼後畫出祝福的手勢:「全殿都知道她喜歡妳,結果就妳一個人不知道。」


508 巴幣: 3586

創作回應

小佑
吼~~~好想打這個木頭蘭啊啊啊啊!
這個木頭蘭木頭到讓安莉瑪難過了QQ
2021-01-30 12:53:42
色之羊予沁
阿芙拉:請便
安莉瑪:不可以!不可以打匹蘭德٩(ŏ﹏ŏ、)۶
2021-01-30 12:59:20
匹蘭德告白的那天會有很多人去旁邊搖旗吶喊
2021-01-30 14:57:01
色之羊予沁
你是說在座的讀者們嗎(#
2021-01-30 15:16:43
無殤
朋友也不會隨便親的(扶額
等她開竅時,應該可以期待連本加利享用,不知道誰享用誰了
2021-01-30 22:45:07
色之羊予沁
終於有人吐槽這點了(#
我覺得還是安莉瑪完勝(#
2021-01-31 01:29:12
mushroom
比木頭還木頭 不只左腳木 腦袋也木 換義肢的時候能一併更新腦袋嗎
2021-01-30 23:37:18
色之羊予沁
匹蘭德表示:QQ
2021-01-31 01:29:20
欹嵐
明明故意把時間拉長,卻傻傻坐著不動讓她親……是個「笨蛋又聰明的人」
欸都感覺怪怪

哈哈哈哈哈哈阿芙拉最後那個祈禱 笑爛
齁反正一定是喜歡的啊還不快A上去(
2021-01-31 01:18:39
色之羊予沁
修改了~
阿芙拉最後的祝福真的wwwww
2021-01-31 01:29: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