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35:讓我們結合

古今變 | 2021-01-29 23:52:46 | 巴幣 262 | 人氣 248


第 35 章讓我們結合

  看李浩瀚顧左右而言他,小白臉和跛豪趁著酒意,都有幾分怒上眉梢。笑面虎察顏觀色,先有意無意的望了二人一眼,然後出來打圓場:「關於這個問題嘛……我倒是可以替小兄弟解答。」
  他舉杯把酒緩緩飲盡,然後咂嘴咂舌的好生讚嘆了一番、再把手伸長到小白臉面前。小白臉也只好沉住氣,再幫他把酒斟滿。笑面虎一副喜不自勝的模樣,又啜了幾口才說:「在文章裏簡簡單單幾句話,在現實中可是翻天覆地的大事。那個世家為了繼承人家道中落的事情嘛,我也曾經聽說過。倒不是我對他們有什麼興趣,而是曾經參加過跟他們有關的一門生意。」
  他望著杯中的淺紫色液體,淡淡的說:「雖然星盟大致上是採推派代表合議的制度,但是要當上代表,背後當然得有相當的實力,而這份實力大多是老子傳兒子的,所以才會有世家門閥的產生,每個世家大族也有各自的勢力範圍和利益圈子。那個世家為了繼承人的問題,就放棄了許多地盤以交換探索第一世代領域的特權。」
  「可是問題來了,要探索第一世代可不是簡單的事,就算集結星盟的全力,都是要每年要花掉二成以上稅收的事業,區區一個世家絕無可能負擔得起,更何況是已經失去不少財源的破落戶。就算祖上幾輩留下的底子再厚,也禁不起這樣的揮霍。可是要知道,累積財富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努力,而是特權;特別是要在短短時間內攫取大把大把的銀子,特權是唯一的途徑。」
  他抬眼看了一下船艙,接著說:「世家既然取得探索第一世代的特權,重要的發現當然要上報給星盟,或是自己保留下來,至於那些比較無關痛癢的嘛……當然不妨拿來賺點小錢、支撐一下日漸空虛的荷包。就我所知,星盟在內戰結束後,邊界一直不是很安定。敗亡的勢力退往境外,在外圍星域重建據點要塞,更勾連邊境豪強、伺機而動。星盟要不是別無選擇,也不至於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強行改造完全不宜人居的星球以周全邊境的防衛。」
  他用手指搔了搔下巴,沉吟了一會兒才繼續說:「『梅杜莎之首』這名頭我今兒個是第一次聽說,不過曾經耳聞星盟在空曠的宙域佈署了奇型的兵器,凡是進犯者一律碰了個硬釘子,不但軍勢受阻,往往還被趕來的巡弋艦隊殺了個屁滾尿流。關於這兵器的流言很多,不過大部份的人都認為這玩意兒不是星盟自個兒搞出來的,否則當初內戰時就應該動用,不會從來沒人見識過。最大的可能性是探索第一世代遺址的成果,多方查探之下,果然有不少間接的證據支持。」
  他瞄了小白臉一眼,接著說:「在某個橫行邊境的星際游盜被殲滅後,又有新的消息流傳,直指某個世家專責第一世代的考古,那項神奇的兵器和星際游盜的覆滅,都與這個家族有關。過後不久,在見不得光的世界裏就出現了一個神秘的拍賣會,據說可以取得第一世代的遺物。我出於好奇,透過許多門路才總算弄到一個出席的機會,結果到場一看,拍賣的東西還真是無奇不有,而且個個都是天價。當時我是為了不讓幫我介紹的朋友丟臉……我還真不敢讓他們丟臉,所以意思意思的標了幾個東西,沒想到其中一個在先前幫助我們船隊,在那片危險星域逃過幾次死劫,另一組看起來像是玩具般的劍盾……你們剛才也見識過了。」
  他搖了搖頭說:「跟我差不多的人應該不少,原先根本搞不清楚自己買回來的是什麼玩意兒,只想搞個『第一世代的遺物』來顯擺自己的豪闊,往往是無意間才發現這些東西的功用。許多莫名其妙的傳說故事,背後都有這些遺物的影子。因此頭幾次的拍賣會還有些貨品沒有被標下,可是到了後來,不但什麼東西都銷售一空,而且價位越來越誇張。如果那些傳言屬實,世家的獲益恐怕遠勝從前,更別提他們私自留下的寶物和技術。」
  他望著李浩瀚說:「所以到了今天,流傳出來的第一世代遺物可還真不少,不過像是這艘船啦、什麼創世紀啦,可就不是那麼容易能看到的。這樣有回答你的問題了嗎,小兄弟?」
  望著他隱藏在酒杯和笑臉後的銳利目光,以及小白臉和跛豪咄咄逼人的態度,李浩瀚實在覺得難以招架,但是許多事情他還不是很肯定,所以也不敢隨便開口。
  就在他低下頭假裝喝酒,正拼命想辦法搪塞的時候,砂石刮搔船體的聲音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連串輕微的破碎聲。
  小白臉神色如恆的說:「船體破裂了。」
  跛豪和笑面虎也都不動聲色,彷彿只不過聽到隔壁的寵物剛生了幼仔一樣,淡淡的「嗯。」了一聲。
  李浩瀚雖然對他們的反應感到好奇,但是無暇細想,因為他總算確認自己的假設無誤,而急於看另一個推想是否也能得到驗證。
  須臾之間,在一陣輕微的震動之後,他們所在的船艙失去照明、陷入黑暗,小白臉不知道做了什麼,船艙的天頂就放出微弱的紅光。緊接著,曲周的艙壁出現多處破口,砂石從這些破口湧入。
  奇特的是,在赤赭的微光下,這些砂石居然也泛著光芒,而且就像是擁有意志一般,緩緩的「流」向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傾碧城眾人。等她們被淹沒到只剩下頭臉露在外面之後,苦苦支持的榭德像是鬆了口氣、向旁邊緩緩軟倒;而她們也不再是形將就木的垂死形象。
  李浩瀚大喜若狂,心想:「果然如此!」
  笑面虎冷眼旁觀,這時發話說:「看來她們性命無礙,真是恭喜小兄弟……或者我們該尊稱你一聲『少主』?」
  意識已經陷入彌留的榭德聽到這句話,奮力睜開雙眼望著李浩瀚,小白臉與跛豪也都靜靜的盯著他,只不過小白臉意存警戒,跛豪則是若有所思。
  李浩瀚愣了一下,漸漸了解到他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誤解……剛好出現在這裏、又能解讀那份加密的日誌、通曉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加上能讓巨犬灰飛湮滅的怪異能力,實在不作第二人想。
  他正想辯解:「我不是……」卻又不知該如何分說的時候,跛豪說:「他不是歐米茄。」
  笑面虎眉頭一皺,使得那張笑臉在紅光映照之下看起來十分滑稽,他揚了揚眉,問跛豪:「你確定?」
  跛豪說:「從時間上推算,我在那支星際游盜成形之後不久就加入了,當時的副手就是歐米茄。姑且不論他是否別有用心,如果只是要消滅我等,憑歐米茄一人就綽綽有餘,甚至還不需要那些魔物的幫忙。就算加上星盟的艦隊,恐怕也還不足以讓他放在眼裏。」
  他望了李浩瀚一眼,接著說:「我親眼見識過歐米茄的厲害,更親身體驗過一次。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鑽研打倒他的方法,已經在腦海裏把他戰鬥的風格,甚至每一個動作都排演過無數次。如果他出現在我眼前,不論如何變裝隱藏,我一定認得出來。」
  他說得斬釘截鐵,笑面虎雖然沒有完全信服,但也只能勉為其難的接受。小白臉也是差不多的情況,雖然沒有說話,但眼神擺明了在問:「那麼這傢伙是打哪冒出來的?」
  李浩瀚稍微鬆了口氣,趕忙應聲:「我真的不是……」
  笑面虎狐疑的望向他,問:「那你到底是誰?」
  這原本是簡單不過的問題,但是李浩瀚這時也不確定了,只能支支吾吾的說:「我……我真的不是歐米茄,勉強要說的話,我應該是阿爾法……」
  笑面虎等人都是見多識廣的角色,雖然對於詳情不甚了然,但是也都聽說過弗蘭肯斯坦的最高傑作;與剛才得到的情報相印證,不難想見阿爾法就是世家少主……或者說是他控制的軀體。
  沒有人注意到,原本跪倒在旁的貝塔,在聽見「阿爾法」之後抖動了一下,然後將頭轉向李浩瀚。
  笑面虎耐著性子問:「你是阿爾法,卻不是世家少主?」
  李浩瀚想了一下,有點心虛的回答:「應、應該是這樣……」
  看他這副德性,笑面虎懷疑更甚。就在艙內的氣氛詭譎沉重、眾人一時相對無語的時候,貝塔就像是提線人偶般,以不自然的姿勢走向李浩瀚。在暗紅色的光芒下,李浩瀚被這恐怖電影般的景像嚇得連退幾步。眾人就算原本心中還有懷疑,看到他這副膽怯的模樣也不由得心想:「看來這人應該不是世家少主那種厲害角色。」
  不過他們也深知貝塔的能為,見她舉止有異,都暗自提高警覺。貝塔卻上前幾步就停了下來,機械式的說:「阿爾法?父親交待我去找到你……我們可以讓彼此變得完整……來,讓我們結合為一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