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羅密歐與羅密歐 》第二幕01

✿恥骨 | 2021-01-29 00:35:43


  在不斷臆測鄭少海這麼冷淡的原因時,他已經從辦公室出來,然後走到開放式冷藏櫃前補貨,箱子擺在那,應該是補到一半EC來了。

  羅丞晏硬著頭皮跟過去,小心翼翼地問:「阿海哥,你怎麼了嗎?」

  「沒啊。」

  「喔……」他思考著要不要繼續問,還是要轉移話題,一會兒後他開口道:「你上次跟你朋友在外面喝酒喔?我跟朋友也約好放暑假後要大喝一頓,上禮拜都在熬夜做報告跟準備考試,都快累死了。」

  鄭少海停下動作,抬頭問:「期末報告?」

  見他終於有回應了,羅丞晏趕緊回答:「是啊,我們這禮拜是期末考週,所以大家上禮拜都熬夜趕報告。」

  「所以……你才都沒來找我啊?」他愣愣地問。

  羅丞晏沒想到他會這麼問,心裡有點開心,但不能表現出來。

  「對啊,有時候很早就睡了,有時候是熬夜熬太晚,就直接睡了。」

  看他鬆了口氣,羅丞晏好奇地問:「怎麼了嗎?」

  「沒有啦……」他搔搔他的寸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就……覺得你是不是因為看到我那些朋友,所以就不想跟我太接近。」

  可能覺得自己想多、誤會了,感到有些丟臉,鄭少海覺得莫名熱起來,他將口罩拉下,續道:「因為……很多人看他們這樣就不想接近,也不想跟他們交朋友,但他們都是一群善良的傢伙,就只是不愛讀書而已。」

  他懇切地看著羅丞晏說後面那兩句話,之後又移開視線,接著說:「我覺得你人不錯,但想到你跟以往那些只看外表的人一樣,就覺得……」他想不到適合的措辭,想了一下才又開口──

  「嗯……可惜吧,就……明明你不錯的,卻是那樣,然後……朋友也當不成了。」他支支吾吾地說。

  鄭少海想裝作沒事的樣子而繼續上架商品,但手上的飲料卻遲遲找不到地方放,說這些話很彆扭,讓他很不自在。

  羅丞晏聽在耳裡,對鄭少海的話,他只在意「你人不錯」、「明明你不錯的」這兩句,鄭少海對他的感覺是正向的,而且願意跟他交朋友,光是這樣羅丞晏就覺得很開心。

  他聽著鄭少海不知所措地說著這些彆扭的話,也看著他表情不自在、覺得害臊的樣子,羅丞晏抓住自己左胸上的衣服,覺得承受不住鄭少海投射來的好感。

  天啊,他好可愛。羅丞晏低頭、閉著眼想著。

  鄭少海見他這樣子,緊張地站起身問道:「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心臟痛?」

  「……嗯,心臟痛。」

  「你有心臟病嗎?要幫你叫救護車嗎?」他緊張地問,雙手無處安放,摸了褲子口袋後發現手機沒在身上。

  「不是、不用!」他抓住鄭少海慌亂的手,手第一次碰觸到他結實的手臂,讓他緊張地立刻放開。「我是想說,我能體會被貼標籤的感受。」

  「喔……」看他好像沒事,鄭少海緩下來,說:「喔,還是你們讀書人會說話。對啊,就是你們說的貼標籤,大家都說我們是8+9,雖然我們是真的跑過宮廟、當過八嘎冏啦,但我們只會抽菸喝酒,不做其他壞事的。」

  「我知道,因為阿海哥你人很好。」他看著鄭少海,卻因為與鄭少海對視讓他覺得害羞,便低下頭說:「你人很好,所以你的朋友也一定跟你一樣。」

  被誇得有點不好意思,鄭少海靦腆地笑了,並跟著說:「你人也很好。」

  「有機會可以認識你的朋友嗎?」

  鄭少海沒想到他會這樣問,但還是說:「喔,好啊,如果你不介意他們有點直接。」

  他定睛看,發現羅丞晏的霜淇淋融了,都滴到手了。「欸,你的冰啦!」

  羅丞晏緊張地舔了滴到餅乾的霜淇淋,然後慌張地跟鄭少海道別,在回家途中快速吃著霜淇淋,不過因為想起鄭少海害羞地說著那些話的樣子,就只顧著傻笑,又忘了手上的霜淇淋。

  ◆◇

  之前只是順勢說出想認識鄭少海的朋友,但沒想到這麼快就有這樣的機會。

  羅丞晏放暑假了,雖然放假了,他還是沒有被排很多班,店長總說著想升他做正職,但因為課業需求,他沒辦法答應,所以在實習前有滿多空閒時間,也因為這樣,當鄭少海提出邀約時,他連思考都不用,直接就答應了。

  雖然只要是鄭少海約的,他也會排除萬難去赴約。

  鄭少海的朋友看起來真的可以用「絕非善類」來形容,除了那天看到的三個男的外,還有另外一個,那位先生真的是刺龍刺鳳,光頭,是刺青師,因為是約在他的店裡,所以他穿著吊嘎、短褲跟夾腳拖,露出肌膚的地方幾乎都有著各種圖案與線條的刺青。

  「我會光頭齁,是因為我禿頭啦,我聽人家說禿頭會遺傳,我老爸就是禿頭。」他摸著自己的頭說道。

  「阿貓剛開始禿的時候,都一直戴帽子,那時候還堅持頭髮會長回來,死都不剃。」上回那個食指戴了骷髏戒指的,這次換了十字架圖案。他朝羅丞晏笑了笑,說了以前的往事。「他那時候的綽號是老禿,每次這樣笑他就會被他揍。」

  說自己超愛貓的阿貓叫他閉嘴,沒好氣地要他別叫那個名字,接著又笑臉迎人地對羅丞晏展現他鎖骨上的刺青,那刺青在他身上很突兀,是很受女孩子歡迎的那種韓式刺青,粉紫色的玫瑰兀自綻放在招財貓與鴿子之間。

  「這個,我女朋友幫我刺的。」他害羞地說,那看不出年齡的臉龐靦腆地笑著,接著他指了右耳耳骨,說:「這個,上面有個羽毛,也是她刺的。」

  羅丞晏湊上前看了他沒有穿耳洞的耳朵,說:「哇,這種刺青好可愛、好文青喔。」

  「嘿啊,現在女孩子都喜歡這種的,我女朋友的客人也都是女生比較多。」他笑了笑,然後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大口。

  「又在炫耀了,有女朋友了不起啊。」

  「了不起啊,你們有的炫嗎?」阿貓一臉欠揍地說。

  羅丞晏看著他們和樂融融地聊天喝酒,想著喜歡貓又超愛女友的刺青師是「阿貓」;好像有很多戒指、兩耳共穿了七個洞的是「二三」;跟他一樣有著七、八個耳洞的鬼面具刺青男是「阿言」;已婚,還育有一女的是「半青」。

  因為有羅丞晏這個新朋友,半青跟阿貓都很開心地分享自己喜愛的人事物,一個翻著愛女的照片要羅丞晏看,一個拿出自己設計的作品,跟羅丞晏說看到喜歡的可以告訴他,他會打折。

  二三跟阿言大多都在旁調侃這兩個人,鄭少海相對上安靜許多,這場認識新朋友聚會只有酒與鹹酥雞,讓鄭少海載來的羅丞晏在回超商的途中才想到,他們都沒有人抽菸。

  「喔,因為我跟他們說你不抽菸,他們就說不抽菸的人大多都不喜歡煙味,所以就都沒抽了。」

  從鄭少海的輕擋車下來的羅丞晏聞言,便面露訝然,他脫下安全帽,說:「那阿海哥你更吃虧,為了騎車連酒都沒喝。」

  「我本來就不能喝了,我還要上班耶。」他看著雙頰泛紅暈的羅丞晏,說:「要不要送你回家啊?」

  他一笑,撇撇手,說:「不用啦,又不是在送女朋友,還送到家。」

  看他笑得跟白癡一樣,鄭少海問:「你很開心齁?」

  他憨憨地點頭。「嗯!很開心啊,可以跟阿海哥出去,又認識這麼多朋友,阿海哥的朋友果然都跟你一樣都很溫柔。」

  鄭少海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他詫異地問:「溫、溫柔?」

  「對啊,知道我可能不喜歡煙味,大家就都不抽菸,還有為了要載我回家就不喝酒的阿海哥,謝謝你們。」他對鄭少海大大點頭示意。

  鄭少海覺得他真的醉得不輕,竟然對他們這些粗魯人說溫柔。

  「哩系拎嘎頭殼派企喔?」他摸摸羅丞晏的頭,說:「我看你以後還是不要喝了,胡言亂語。」







209 巴幣: 1004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