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四期創作】CH9-下水測試與磨合

吳叔 | 2021-01-28 20:11:15


九回題目【印斯茅斯與鐵風嶺
義勇軍第二次出征,這次將前往東國大丹與北國喀爾登,
而第一站就來到兩個重要的聯邦軍事基地,
那就是印斯茅斯軍港,以及東衛要塞鐵風嶺。
請描寫自家角色來到新地點的過程、或這段時間的心境、事件、任務等等。

※角色負責北方線第三項任務:船體檢修



  「今天也辛苦你了,陽一。」在船體檢修站內部,一名專職修船的黑手放下手邊工具,朝水面某處開口。

  原先平靜的水面冒出一位白髮青年的人頭,有點不好意思地向技術人員點點頭,才緩緩從水下浮出,透過控制水、聚集氣泡等連串精密操作,青年能夠在修船人員進行水下作業時建構小型領域,確保空氣來源,同時也能讓自己和旁人不必穿潛水衣作工。

  回到岸邊青年客氣地回應:「只是盡我所能,這位大哥您太客氣了。」

  自從正指揮翡翠代替總召指派勤務以來,青年大半時間都在船塢度過,沒有相應專業技術,他最常做的事是在黑手維修的時候(尤其是船底、船身加工等必須在水面下進行的作業)負起保護之責,偶爾幫忙跑腿或傳遞訊息,受多數基層技術人員喜歡的陽一,還得到了參與修船流程的見習機會。青年也很樂意多學些技術。

  青年謙遜勤學的態度很受純樸的水手們喜愛,所以當他才說要去休息,卻在不到上工時間就又跑來船塢,說要借空船測試外接式防護措施,例如通電、鑲嵌盧恩符文等工程的時候,領班很乾脆地借了一艘大船給他。

  「我、我會和搭船的義勇軍們保護好這艘船,不讓她被擊沉的。」青年戰戰競競地回答,畢竟領班相信他們不會輕易弄壞船隻才願意借船給義勇軍,若因為意外或疏失導致船體嚴重受損,青年會覺得很愧疚。

  『可拉、亞茵、艾涅奇、桃滿、塔夫托、自己,前面四個人甚至都擁有貴族身分,不知道翡翠總指揮是看上他們的什麼長處,才特別把貴族叫來修船呢,錢嗎?』一邊聽著領班述說注意事項,青年有些失禮地想著。

  得到領班肯定的回答後,青年快步跑回其他義勇軍身邊,在核對船身編號後開始幫測試下水用的船進行額外加工,雇主介紹的法系冒險者間桐實送給他的符文石,自己沒用過幾次就幾乎拿來測試強化船身。

  『如果有用的話,再跟間桐買一點符文石吧,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符文石怎麼計價。』青年專注地在水面下鑲嵌擁有隱匿能力、降低存在感概念能力的符文,在船頭處附上方位辨識功能的符文,雖然陽一認為旅途中能不觸發這些防禦功能會更好。

  等忙碌的青年從水底浮上來的時候,原先在修船區的五名維修組成員已經只剩下三人,身為貴族的可拉還有亞茵似乎打算用自己的管道借船,所以不打算上這艘船,這麼理解的青年同時對剩下的艾涅奇還有桃滿說道:「等會下水時請多多指教。」

  「請多指教。」「歡迎登船。」桃滿和艾涅奇分別說道。

  青年謹慎地對船身再作一次檢查,才緩緩飄上甲板,向負責記錄船身狀況還有操槳的船長點頭問好,並站在甲板的某處作船隻的護衛。

  陽一看著逐漸出航的船,哪怕風景不斷變換,內心不敢鬆懈地思索:在海中這種充滿水分的環境,應該是他的異能「水態」最能發揮特性的場域,只要遇到的不是相同系統別的能力者,他有信心和其他義勇軍保護好這艘船不讓她受到任何傷害……轟隆隆隆隆。

  劇烈晃動帶來的天旋地轉打斷思考,就算沒有船員提醒,陽一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北方城鎮印斯茅斯還有一個別名,「黑潮逆流之港」。

離印斯茅斯不到百海浬遠的外海上,有一座名為「極旋」的島嶼。
那座島可說是漩渦的代名詞,附近的洋流經常會把沈船捲到島嶼邊,
--形成鋼鐵般的阻礙妨礙航行。

無數艘沈船在島嶼附近聚集,
殘骸、屍水、油水等廢棄物混合在一起,

讓極旋島周遭的洋流流動圖就像黑色的潮汐般可怖。
印斯茅斯在別國眼中,也因此形同不祥的黑之城市。

  當地人對印斯茅斯的說明言猶在耳,可這時候也無暇怨嘆洋流的力量竟然真的大到無法只靠船隻本身的力量脫困,據船員所說,順應洋流走向,事後再循原路回歸才是最安全最保險的作法。

  「所以現在只能慢慢等囉。」在惡劣海域中扔釣竿釣魚的艾涅奇神色輕鬆。

  「我不太喜歡這種什麼都做不了的無力感。」和悠閒的艾涅奇相比,陽一趕緊用自己的能力,給船頭具現出一個形似刃狀的幾何結構用來衝撞破壞障礙物,在這巨型冰刀的首當其衝下,雜物不會馬上碰到船身或對航線造成阻礙。

  相較緊張的桃滿,艾涅奇像是把戰船當漁船,用他的釣竿,從黑海中釣起各種奇怪的物品,其中甚至還有一頭頭髮是海帶、種族不明的魔物,若艾涅奇不是他的友軍,身為驅魔人的陽一很可能會把艾涅奇視為必須驅逐的對魔物看待。

  忽然間,洋流的反應變得更躁動,促使大船更靠近楚庭,與此同時陽一還感覺到「符文石被破壞」的警訊術式嗡嗡作響的低鳴,不祥的預感讓陽一立刻往鑲嵌隱匿符文的船底方向看去,與此同時,他還聽到一旁的「夥伴」艾涅奇嚷嚷著他從海裡釣上來的女妖從冰箱裡脫逃了!

  忍著想把對貴族不敬的念頭化作行動的衝動,陽一用最快的速度衝到船底,朝藏匿在雜物堆的魔物揮劍攻擊,只是顧慮我方身處海上的緣故,他的攻擊沒有用盡全力,讓那海帶髮女妖得以負傷脫逃。

  「可惡。」失手的不甘讓青年自責,決定如實匯報情況的陽一趕緊返回甲板並把情形告知另外兩位同伴。

  此時青年已經沒心情計較艾涅奇這不像貴族的貴族的幹話:「我知道這種情況該怎麼形容,『屋漏偏逢連夜雨』!」

  雖說不用解釋,失去隱匿符文帶來的風險也馬上呈現給船上的眾人:理應隸屬大丹行政區「楚庭」的海岸駐防人員,在義勇軍們的大船靠近領海以前就察覺他們的存在,並透過廣播警告他們立刻離去,否則依國際法規範開炮捍衛大丹的主權。

  眾人還沒等那些海巡隊隊員說完警告,陽一就決定極盡所能保護船隻以免辜負領班的好意、桃滿則打算追殺女妖阻止損害擴大、一直動口不動手的艾涅奇像是二次元的知名藍色機器貓,拿出各種增幅船身的能力的道具提升脫離大丹領海的可能,資源之繁多讓青年稍稍認可他確實有成為貴族的本錢。

  脫逃戰的開始、結束,通通在一瞬間進行:負責操槳的船長往反方向掉頭的時候,整艘船靠向大丹的方位,被由海水構築而成的屏障保護,艾涅奇提供的道具讓整艘船以及附近的天空被暗幕壟罩,讓整個場面從遠方觀察就像一個半圓球體與世隔絕地進入黑夜,擾亂視聽的同時爭取時間。

  誤以為義勇軍們是敵襲部隊的楚庭海巡隊,毫不猶豫地朝半圓球的位置發射數道沒有形體的焰狀矛「紅雀之矛」,該處的現場最高指揮官甚至叫增援,命令附近待命中的輕型快艇包圍夜幕球;只是那些焰狀船炮,通通打在陽一仰賴地利構築而成的巨型屏障表面,沒有損及船身分毫,而包圍網更被得到遺跡物增幅速度的巨船從缺口突破。

  「咻--轟--」一艘大型客船體積的船艦衝破夜幕,揚起船頭,以不輸給快艇的高速疾馳於海面,留下筆直的、挑釁意味濃厚的藍白色水花,是被遠遠甩開的大丹輕型艦駕駛員,看到的最後光景。

  感受船隻飛快往印斯茅斯返程的速度,以及吹得頭髮亂飄的狂風,忙碌了將近一天的青年決定放鬆一下,他利用房卡可以互相通話的功能打電話給桃滿(的房卡),並傳訊息道:「桃滿卿,我在甲板上沒看到芬迪卿,不知道他是不是跟你一起行動?是的話我跟兩位說一下,我打算利用洋流作寬板划水的極限運動,順便作極端環境的適性訓練,同時警戒船隻的後方,有事情彼此用房卡聯絡吧,掰掰。」

  「等等!你確定要在這麼可怕的環境下作水上運動ㄇ……」桃滿話還沒說完,陽一就結束通話,留下捧腹大笑的魔物貴族,和桃滿兩人在引擎機房內收拾女妖的殘骸。

  不知道二夜在中央過得還好嗎,等下水測試結束後,也該寫封信關心妹妹的狀況,青年心想。




【字數】2896(內文加符號)




(感謝前會員多多洛提供使用)

100 巴幣: 32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