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19

色之羊予沁 | 2021-01-28 17:15:33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在聖殿的醫療室中,匹蘭德知道自己還不算最糟糕的。


  或者說這是她下意識的習慣,哪怕慘到谷底也會搬出一個理由、一個原因,讓自己心裡好過……雖然這次真的不是自我安慰。這場任務被低估了危險性,出發的二十人只回來五人,五人沒一個是完好的,除了她腿斷掉,其他都各自帶著重傷,其中一人甚至在回到聖殿時才死。


  他們的任務以失敗告終,目前已經轉交給有較多中、高階聖騎士的聖殿處理。


  她想到有十五名聖騎士的遺體帶不回來,就忍不住哭了。匹蘭德自知自己跟隊員沒有太多情感,而是自私地意識到自己差點被留在森林,下場好點是被第二批聖騎士們發現,但是傷口已經爛掉得把整隻腳鋸掉才有救;壞點就是在昏迷過程中被魔獸吃得一乾二淨,睜開眼就去見神靈了。


  或許是因為有安莉瑪編織的手繩庇護自己。


  她咬牙哭著,又萬幸及時醒來阻止阿芙拉跟安莉瑪說,雖然她也有可能為了對方的進度而選擇隱瞞,匹蘭德再次摸摸自己左腳膝蓋下已經消失的部位,多希望傳達的痛苦能夠再延伸下去,卻是空空如也。


  一天,她只給自己一天好好沮喪。


  明天她就得振作起來,等傷口好就去學習怎麼用義肢,至少欠缺的部分是小腿而不是整隻腿,她還有機會當「完整」的人,匹蘭德用力擦掉淚水,次次在心裡安慰自己「至少活著回來」,雙手也健在。


  即使內心真的非常難受。


  這次出任務的聖騎士,除了她以外不是死了就是選擇辭職,只剩匹蘭德頑固留下來,在等待傷口癒合期間,用柺杖代替腿行走,盡可能早日習慣讓自己看起來行動自如。


  匹蘭德真的很擔心自己會被勸離,如果離開聖殿她該怎麼活下去?以前兩條腿時有無限可能,但是現在剩一條腿很麻煩,她必須立刻找到自己存在於聖殿的價值,所以將生活調整回以前打雜的時候。


  雖然無法替馬匹刷背也無法打掃馬房,但是她可以擦拭利劍跟盔甲,將每一件看見的東西都擦得閃亮亮,讓它們保持鋒利的光芒,確保每樣東西都在最好的狀態上。


  即使有些聖騎士不喜歡匹蘭德,但是基於同情她的遭遇,多少會勸別做這些事,卻往往講不聽,無可奈何的聖騎士只能去找阿芙拉,阿芙拉來到聖騎士的武器庫,就是看見匹蘭德坐在椅子上,手上拿著乾淨的抹布在使勁擦拭,掛在牆上的每把劍都反射出她認真的身影,阿芙拉對這滿屋子的鋒芒感到寒顫。


  但是事情總要先解決。


  「匹蘭德。」


  終於,有一個人的聲音使她停下。


  「阿芙拉大人。」


  基於禮貌,匹蘭德在停下動作後並沒有繼續,而是注視那位長者。


  「妳明明是傷患,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不好好在床上修養。」


  「我……我怕失去自己的價值。」


  阿芙拉輕輕蹙起眉頭。


  「如果失去價值,就不能待在聖殿。可是我沒有聖殿以外的地方可以去,既然如此,就必須在失去一條腿後,展現自己的價值才可以留下來……」


  「但不是這時候。」她嚴肅否決著:「真正該展現價值的時機,在於妳『康復』之後。這裡是神靈之殿,神靈不像人們會輕易捨棄自己的子民,而是用愛包容著,所以妳身為一名神僕,不該讓『父親』擔憂,受傷就好好修養,別再這樣做。」


  她看出匹蘭德有話想說,噓了一聲。


  「我明白妳的擔憂,如果他們違背神的意願想捨棄妳……」阿芙拉慢慢走過去,壓低聲音:「我也不會允許。妳從小在這長大,沒有失去一條腿就要被趕出『家』的道理,在這裡除了少數的老祭司跟年邁的聖騎士,有誰比妳待得久呢?」


  匹蘭德猛然一愣,家嗎?她沒這樣想過。


  可是住得久就能證明自己的價值嗎?


  「匹蘭德,不要那麼死腦筋。」阿芙拉彷彿看出她的想法:「一切都等傷好了再說,更何況現在很多人會來參觀神殿,妳無法當聖騎士就到神殿幫忙吧,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但是我只想當……」


  「知道,但是暫時別想。」阿芙拉做出住手的手勢:「現在放下妳的工作,回去病床好好修養,不然我就跟安莉瑪說妳少條腿的事情,看看她知道以後會是高興還是難過,妳我都不希望那孩子傷心對吧?」


  雖然對她來說不是傷心,而是如果安莉瑪又任性地麻煩大祭司讓她回來怎樣怎樣……阿芙拉有點想捶胸口,她的心臟很脆弱禁不起刺激呀,大祭司就算人再好,對祭司們來說是神靈般的存在,不該這麼冒犯呀。


  「是的,所以請別說!」匹蘭德沒料到阿芙拉會用這招,看著對方板著臉又做出同樣的手勢,外加一聲「請」後手往門口比,只好拿起柺杖努力站起來,一拐一拐將劍放回去。


  「等妳傷口好了,我會請一名木匠來打造義肢。」阿芙拉滿意她的聽話,繼續說著:「把精力留到那時候吧,用柺杖跟用義肢可不一樣。」


  「是!」雖然她本來就有這打算,匹蘭德還是低下頭:「謝謝阿芙拉大人。」


  阿芙拉再次深呼吸——終於。


  不過她沒有掉以輕心,還是站在原地看著匹蘭德,確定人乖乖走出武器庫,跟在後面盯她回到醫療室的病床躺好,然後躲在旁邊靜靜觀察,匹蘭德在床上躺了五分鐘後起身想拿柺杖,看到阿芙拉探頭,她就默默縮回去……


  「真是……」阿芙拉揉揉太陽穴。


  安莉瑪就已經很固執了,連匹蘭德也不知道在固執什麼。


  簡直固執二人組,專門折騰她的。


459 巴幣: 3216

創作回應

無殤
阿芙拉人形看板製作中
2021-01-28 22:12:28
色之羊予沁
阿芙拉各種周邊推出(#
2021-01-29 15:44:45
姜月影
雖然對她來說不是傷心,而是如果安莉瑪又任性的麻煩大祭司讓她回來怎樣怎樣……阿芙拉有點想捶胸口,她的心臟很脆弱禁不起刺激呀,大祭司就算人再好,對祭司們來說是神靈般的存在,不該這麼冒犯呀。
更正
雖然對她來說不是傷心,而是如果安莉瑪又任性地麻煩大祭司讓她回來怎樣怎樣……阿芙拉有點想捶胸口,她的心臟很脆弱禁不起刺激呀,大祭司就算人再好,對祭司們來說是神靈般的存在,不該這麼冒犯呀。
2021-01-28 22:44:00
色之羊予沁
修正完畢~
2021-01-29 15:44:54
mushroom
那夫妻倆(?) 阿芙拉的人生考驗 專業固執折騰
2021-01-28 23:38:10
色之羊予沁
阿芙拉:一定要這樣折磨老人嗎?
2021-01-29 15:45:07
mushroom
雙手也″健″在
2021-01-31 08:34:20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
2021-01-31 16:54:25
Pay2single
看到現在才發現
該不會阿芙拉是被折騰得最辛苦那個……吧
2021-01-31 13:32:42
色之羊予沁
結果現在最大苦主是阿芙拉wwwwwwwww
2021-01-31 16:54: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