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26 唯二選擇中沒有奇蹟/+5

奇箱 | 2021-01-27 22:55:00 | 巴幣 8 | 人氣 85


 
        深夜。
 
        roommate獨自一個人在街上走動。
 
        從與technician共進早餐之後,roommate可以做的決定僅僅只多一項帶上電極,絲毫沒有任何改變。
 
        如果在早上外出的話,會不時聽到慘叫聲,那是沒有tt-plus的人融入現在社會前的最後一聲慘叫。roommate討厭這種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聲音,這也是他刻意在半夜才出門的原因。
 
        從在街上閒晃時沒有任何人對roommate攻擊,就能知道technician所言不假,1011真如她所言被殺掉了。
 
        自己到底該怎麼做?雖然每個電極都有自己獨特的功能,會有甚麼功能終究需要憑藉著運氣來決定,既不確定也不知具體成效,同時那也是自己最後的選擇。
 
        但是,除此之外自己就只剩下戴上tt-plus這條路了。
 
        roommate現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technician會不妨礙現在的roommate,同時也是在說technician認定此時的roommate無論做什麼都無法威脅到自己。
 
        「…好冷。」
 
        結束了夜間的散步,roommate慢慢走回過去監禁用的屋子中,在所有人都被tt-plus所控制的情況下,甚至可以做到夜不閉戶。
 
        「嗯?」
 
        roommate剛走進屋子之中,就發現在沙發上有個人影在。
 
        「technician?」
 
        與那天早上坐在相同的位置上,roommate輕聲詢問,但是卻沒有獲得回應。roommate見對方沒有反應,直接打開客廳的照明。
 
然而在那裡坐著的並不是technician,而是另一位地位同等的人。
 
        「blank?」
 
        似乎是因為太晚的關係,blank正坐在沙發椅上,以右手撐著自己的頭部的姿勢,毫無防備的熟睡當中,本來以為沒有了1011的命令,blank就會被調離自己身邊,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
 
        「…喔,一不小心睡著了。」
 
        被燈光驚醒的blank,一睜眼就看見正前方的roommate。
 
        「既然1011被殺掉了,你怎麼會回來這裡?」
 
        「那當然是看心情囉。」
 
        「果然是來看笑話嗎?」
 
        blank輕輕的伸了個懶腰,站起身來經過roommate後進入廚房,不久後拿出了一瓶熱水壺及數包茶葉包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像這樣的半夜,來點溫熱的飲品是再好不過的。」
 
        roommate將大門關起來,半信半疑地看著blank,見桌上的杯子有兩人份,顯然是要自己一同陪他品茶的意思。
 
        「現在的我拯救不了她。」roommate靠在沙發上,靜靜地說:「完全沒有辦法。」
 
        「你還真不會讓我無聊呢。」blank細細品嘗剛沏好的紅茶:「在甚麼都不能做的情況下,還在想著要拯救那女孩嗎?」
 
        「過去的她不希望自己變成這樣,現在的technician就像酒醉的人都不會說自己醉了的情況一樣。」roommate接過blank沏好的茶,禮貌性地聞了聞氣味後,又嘗試性的舔了一口,不禁讚道:「好喝!」
 
        「茶包茶葉都是我嚴選的,雖然只是用熱水壺不能完全引出甘味。」晃了晃手中的茶杯,blank說:「之前主人還沒有1011時,辦公到半夜時這樣喝上一口可是能醉上天堂。」
 
        「那現在又是為了什麼事情熬到半夜呢?」
 
        「已經說過了,看心情。」blank笑說:「難得不用做事,想這樣喝一杯而已。」
 
        那到底是甚麼心情?在半夜這時刻要不是自己夜遊的話,blank這舉動可算是擾人清夢,只是這間宅邸也不是自己的,blank這樣做也不能說甚麼。
 
        「看起來你沒有什麼包袱在了。」roommate看著享受著茶香餘韻的blank說。
 
        「我能做的事情已經結束了,現在只是照著1011生前說的,按自己的喜好看著這件事情而已。」blank說:「所以我才回到這,好奇你做出什麼選擇。」
 
        完全像是看戲一般對待這件事情了。
 
        「可能會以我的死為結局。」roommate看著自己放在屋子桌上的1100,這幾天完全沒有帶出去,深怕自己一著魔就使用了:「戴上tt-plus絕對是錯的,但是戴上1100顯然不是正確答案…我能選的只有死,或是生不如死而已。」
 
        事實上在這幾天,roommate在手機被1011繳納掉狀況下,並沒有能夠聯絡任何人的手段。就算使用著電腦,當自己要使用通訊軟體時就會被阻止。
 
        既然roommate認為拯救technician是種自身的贖罪,那借助外界力量顯然犯規了不是嗎?機械神想要roommate在不接觸任何人的狀況下,僅靠自己突破這艱難的選擇。
 
        「你可別天真的認為,能靠著自己的死亡喚起technician過去的意識,這種既浪漫又非現實的展開沒有一絲可能。」
 
        「我們好像才認識快一周而已吧,別把我想成奇怪的腳色。」roommate苦笑說:「只是,最怕自己到最後所有的努力都毫無用處。雖然當時說的毫不在乎,但是機械神說得沒錯,我和technician相處只有幾天而已,只要我一死掉,時間一久,這段記憶也會慢慢被她遺忘掉吧。」
 
        roommate身體重心貼往沙發,感覺眼前的路一片迷茫。
 
        「你無法贏過神明小姐。」
 
        「我知道。」
 
        「但是,或許戴上1100就會有轉機。」
 
        「沒錯,要是真有那樣的方便道具就在好不過了,只是…」roommate看著黑禮盒,厭惡的說:「我不會用1100。」
 
        「我倒是覺得戴上去才會平衡些,神明小姐也是接受這種異樣科技才會如此強大,要與之敵對就得拿出相抗衡的東西出來,否則你只能選擇服從。」
 
        「你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不該是你說的話吧。」roommate對於這個肆意破壞兩方決定的blank感到極度不舒服,雖然沒對其萌生敵意,卻也沒對他有多少好感:「再怎麼說1100也有藏著摧毀1011計畫的可能,你光讓渡我1100,作為1011的下屬而言就已經不合格了,你有這點認知嗎?」
 
        「我還不需要一個外人對我的行事作風指指點點呢。」這反應似乎勾起了blank的玩心,他眼睛與眉頭同時上揚,輕快的說:「如果主人的計畫被區區一個電極1100摧毀,就表示這計畫有我們兩人意想不到的漏洞。即使不被1100摧毀,只要這弱點存在,將來也會以某種形式,被某人以相同漏洞突破吧。」
 
        「…換句話說,你們有絕對的自信吧。」
 
        「起碼我自己認為不存在這種漏洞,只要不進行大量屠殺的話,機械神是沒辦法攻略的。」
 
        從自己與technician分離開始時,誰都沒料想到會變成現在的局面。這計畫顯然對方準備許久,會有那種自信也無可厚非。
 
        經過長期準備,深思熟慮,並且滴水不漏的計畫,所形成的強大是無庸置疑的。
 
        如果真要下定決心面對面的話,roommate也非得拿出相應的東西才能去對抗。至少1100這種即戰力絕對不是能相抗衡的東西。
 
        「不需氣餒。」
 
        又是一壺清香的熱茶,blank見時間已到,在兩人的空杯裡再度挹滿綠茶。
 
        「依我看,神明小姐不會那麼容易就忘掉你,如果這系統會永遠運行下去的話,至少在神明小姐離開technician的肉體前她都會記住,曾經有這麼一個名為roommate的人。」blank看著roommate,不是作為敵人,而是一個事不關己的旁觀者娓娓說道:「不過到那時也已經是五六十年後的事情了吧。」
 
        「她對我感興趣的就只有我的才能而已。」roommate接過杯子,抑鬱說道:「也許我作為第一個被他邀請的人,會因為初始印象在她心中留下一些痕跡,但很快就會被第二個,第三個富有才能的人取代吧。」
 
        當初technician沒頭沒腦的親近自己,現在roommate認為那也只是她本能地想獲得自己那份才華而已,與現在不同的是,那時的她不會強求。
 
        「1011與blank…真是個混蛋啊。」
 
        「我不打算為主人和我的作為作任何辯解。是我們把那位天才搞成這副德性,我們就是個渾球。」
 
        「但是,還是不能否認,你們確實讓社會煥然一新。」
 
        機械神已經開始運作了。
 
        Roommate這幾天除了拼命找尋讓technician回復原狀的方法,也切身感受到機械神帶給整個社會的影響。
 
        在一周前還會上新聞版面的國內議題,不知何時已經解決掉了。
 
        原本極具爭議且窒礙不前的多起法律案件,已經下達合適的判決。
 
        很顯然只是在尸位素餐的人物,快速的遭受到更替。
 
        作為偶爾會批判時事的大學生,這幾天給予機械神的評價只有滿意二字可言。
 
        1101執行的計畫絕非惡事,他確實提高社會各機關的辦事效率,秉持公義,僅僅透過重新排序人的職位便產生了巨大且正向的影響,而這只是三至四天內發生的事情。
 
        正義顯然不在己方。
 
        要是將這種狀況因一己私慾打破的話,那個人毫無疑問可以算是惡了。
 
        「假如今天我是個毫無關係的人,你只將現況呈現給我看的話,那我毫無疑問的會為這計畫拍手叫好。」
 
        「不管是誰都會說好的。」
 
        「就連現在的我,也覺得應該要保留這樣的社會。」
 
        「受到敵視我們的你如此讚揚,是我們的榮幸。」
 
        「所以…」roommate咬牙,厭惡的說:「只要想到這點,我就不能原諒我自己。」
 
        強迫一人犧牲以成就全員幸福,哪怕只有一瞬,他竟然認同了這種社會,自己頓時變成了吸取他人鮮血的蝨子,就像那兩個死去的親戚一樣。
 
        「說了這麼多,結果除了必死的決心外,根本沒任何計畫吧。」blank笑著,嚥下一口熱茶後繼續說:「你沒打算用1100的話,1011就沒有死角。戴上tt-plus的話,就無法讓technician回復原狀,即使有那份決心也白費了呢。」
 
        「…就算是這樣,我要怎麼行動也不關你的事吧?」
 
        「我與即將新科入社的社員做個面試不過分吧。」blank大吐一口氣:「不過也算是消磨時間吧,就算和其他的人說話,也總覺得是在和神明小姐說話,現在的你對我而言是個罕見動物。」
 
        「反正你也不會因此把我隔離保護起來。」
 
        「把你當動物拴起來比較好嗎?那樣的話tt-plus是個不錯的項圈。」
 
        「你啊…」
 
        不知道是不是以茶代酒喝多了,roommate竟然覺得blank沒有以往那樣惹人厭了。
 
        現在固然沒有解決technician問題的頭緒。
 
        但是roommate相信,誰都不知道,且不倚賴奇蹟的方法必定存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