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來到自由學院尋找真愛是否正確!? 克利夫托爾線 第六章

黑漆 | 2021-01-27 10:48:55


  追著克利夫托爾的腳步,來到了學校內的小賣舖,她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問:「怎麼了嗎?」當下我一度懷疑她在喬裝自己沒事,可是又懷疑她真的會這麼做嗎?便問:「妳覺得很難受嗎?」

  她搖了搖頭,拿起兩瓶水並說:「只是覺得自己沒有必要留在現場又覺得渴了而以。」她一邊說著我一邊想起之前的事情,總覺得有點矛盾,於是用手搭住她的肩膀讓她停下腳步,當下她看著我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妳說妳沒有對感情的體悟,那麼之前卻又說過想到要殺人就會顫抖,那不就是恐懼嗎?」將和她所經歷的談話等等組合起來,顯而易見的可以看出一些矛盾點,然而她面對我的說詞也絲毫不緊張,僅是面無表情的回:「我剛剛下手時你覺得對方不會死嗎?其實只要再一拳打下去大概就會死了。」

  「妳想說妳當時騙了我嗎?」越說越矛盾,讓人難以理解她,這讓我感到相當難受,如同窒息一般,讓人覺得自己喜歡她的原因說不定也是模糊的。她搖了搖頭回:「我沒有騙你,我確實會害怕殺人,不過那是幾年前的事情。」

  她每說一句話,感覺內心就再顫抖一次,害怕揭出她其實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的反應,可我知道自己必須追問:「幾年前的事情?那妳現在到底怎麼了?」她撇開了視線,面無表情的回:「什麼感覺都沒有,只是順著自己似乎喜歡什麼在行動,試著讓人以為自己真切的愛著那樣物品,也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說料理中沒有愛,想了許久後我終於想通了這點,嚴格來說,我現在沒有愛著任何事物吧。」

  「我不認同,我不認同,我絕對不認同,當妳在拿到那兩張海報時,我覺得妳應該是真心的感到喜歡,而不是裝成自己很喜歡,絕對不是那麼一回事。」我想去相信,她是我喜歡的模樣,那個認真、努力、溫柔的她,也許這相當自私,一味的想把對方塑造成我認為的模樣。

  「我說了,是想了許久才注意到的,被說了料理中沒有愛,我終於明白自己根本沒有了愛這種感情,也明白了自己是多餘的,和你的相處也讓我意識到了這一切。」她面無表情的說著,比起悲傷的說出這些話,她的面無表情更讓人感到沉痛,彷彿已經接受了這一切。

  對於她的話語,我多了新的疑問:「和我的相處?什麼意思?我做了什麼讓妳不能接受的事情?」我到底做什麼?到底做了什麼讓她感受到如此沉痛的心緒?我到底做了什麼!?她面無表情的說:「你似乎對誰都友善的愛著,對誰都很溫柔,就連對我這種不會有反應的人都很溫柔,米亞也因此喜歡你、宇多田似乎也有那個意思、法蒂絲也因為這樣特別對待你,你似乎有著讓人親近的能力,本身就像是濃厚的愛本身,而我正好與這恰恰相反,所以我明白了。」

  「之後要和米亞相處就加油吧,需要我幫忙籌備或料理什麼都可以說,我也只能做這些,無論你痛苦與否,我大概在這方面無法提供你任何幫助,因為我和你是恰好相反的人。」她說著這般話語時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似乎不痛苦也不悲傷。

  「所以妳要放棄追求我了?」我大概知道她是怎麼想的了。她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並用著平淡的聲音回:「會影響到你與其他人的發展,所以我不會再做了,雖然我也沒做過什麼真正會讓人心動的事情。」

  「我不想要這樣,非常的不想。」聽聞她的話語,反而是我有些忍不住悲傷,我大概明白了,她的溫柔是真的,是真的,真的希望我可以和其他人好好相處,可是我真正喜歡的人並不是她們三個。

  「為什麼?」克利夫托爾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問道,當下我沒多想該怎麼回答,我想答案從一開始就在心底了:「因為我喜歡的是妳,我想要的是妳待在我身邊,不是其他人啊。」

  「喜歡我?明明我沒做過任何應該被妳喜歡的事情?」克利夫托爾面無表情的說道,看不出來她有所心動,僅能從話語中判斷她從未想過這個可能。我喜歡她,其實不需要那麼多理由,然而也不是毫無理由:「妳自己都沒意識到,可是妳一次次協助我,不嫌厭煩的替大家做好每一份工作,這難道不能當作被喜歡的理由嗎?」

  「這樣啊,但是和我交往的話,你會後悔,因為我不能給予你任何一點溫暖,得不到許多人所理想的愛情。」她正眼看著我說道,神色有了少許的變化,顯得更為認真一些,語氣也有了些告誡的意思。「為什麼妳會這麼想?」面對她的看法,我很想知道她為什麼會這麼認為,為什麼會沒有這麼多應當有的感情。

  「也是,就告訴你吧,其實我殺過人。」克利夫托爾面色認真的說道,聽上去像是漫畫情節,可我認為她不會開玩笑,也許是一些意外導致,便問:「怎麼說?」對此她退了一步,面色凝重的說:「先說說一些以前的事情吧。」

  「我出生於俄羅斯,父親是特種部隊的成員,母親是廚師,父母關係不好,父親每次回家都會喝酒然後家暴母親,而父母之間多數後都在爭奪我的養育權,這件事情鬧了很久。」

  「父親會鍛鍊我如何殺人、如何狩獵、如何使用槍枝,無論我想要什麼樣的武器或是工具都會買給我,跟在他身旁我每天就是過著軍事化的生活,不過我並不討厭那樣的生活,可是……」

  「我也不討厭和母親的一起的生活,她會教我如何唱歌、如何料理等等,一起過著輕鬆愉快的生活,這樣我也很滿足,我還依稀記得,當時自己應該是快樂的,是會笑的,也會因為一些事情憤怒而大吵大鬧。」

  「父親說著殺人的事情我會特別害怕,母親憤怒的罵著父親我也會特別害怕,當時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辦,於是經常在兩人之間來回學習,直到我十二歲那天,父母真正意義上離婚了,我選擇跟著母親踏上料理之路,本來是快樂的,每天上學下課都有著充實的生活。」

  「某一天,母親和我出門時遇上隨機槍擊案,前幾年新聞報導很大的那個案子,母親的小腿被射中,見她跑不掉之下,我知道自己必須挺身作戰,於是利用父親教過的東西以及自己後來的鍛鍊擊倒槍擊者,可是對方拿出了手雷,不得已之下我搶在他丟出手雷前一刀殺了槍擊者,當下並不覺得恐懼,為了拯救母親以及其他的路人,我覺得自己做了一件正確的事情,但……」

  「母親卻害怕的看著我,似乎從我身上看到了父親的影子。我收到了政府與軍方和警察的讚賞,然而去到學校,本來都待在一起的朋友用非常恐懼的眼神看著我,因為我殺了人,所以沒有人敢隨意靠近我。」

  「母親住院之後,我端著她最喜歡的料理去給她,她拍開了我手上的料理與盤子,大聲的罵著:『不要用你殺過人的髒手來做料理!我沒有妳這可怕的怪物!』,自那之後我想要探望她都被拒絕,不知多久之後,她出院了卻沒有回到我們的家中,就這樣從我的生活中徹底消失。」

  「那時,我覺得內心有什麼東西斷了,自那之後就沒辦法再笑也不再為這些事情痛苦,獨自生活到現在我才來到維西尼亞,我想起小時候父親和我說過的話語:『妳是作戰與殺人的天才,特種部隊這項工作絕對適合妳』,現在覺得他說的也許沒錯,殺人都可以毫無罪惡感的我,也許正適合吧。」語畢,她靠在一旁的壁面上,面無表情的看著我。

  我沉默了一會,感到憤怒也感到悲傷,對她的父母感到憤怒卻又替她感到悲傷,拯救了人換來的卻是她人的畏懼與厭惡,這會讓人多麼沉痛,沉痛到失去了自己的多數感覺。

  「即使如此你也喜歡我嗎?殺過人的手、沒有愛的心靈、沒有溫度的料理,這樣的我,你也喜歡嗎?」克利夫托爾接著問道,我大概猜想的到,她在等我開口說不喜歡,但……

  「我還是喜歡妳,妳認真對待事情的態度,那樣的妳,我相當喜歡。」

  「那麼證明一下吧,吻我。」她面無表情的回應道並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我知道她是認真的,她從不這樣開玩笑,於是我緩緩的抱住她並吻住她的嘴唇,身體的溫度與嘴唇微軟的觸感傳到身上,還能略為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氣味聞起來像是成穩的感覺。

  我不知道這麼下去是否正確,也不是毫無擔心,只是希望能夠讓她徹底明白,幾秒後緩緩的退了開來,她吸了一口氣後說:「我明白你的心意了,如此堅持我也沒什麼好拒絕的,在你厭惡我之前……我都會待在你身邊。」

127 巴幣: 102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為了救人,她背負了人命,以及他人的畏懼...
受傷的心,也許會有治癒好的一天吧,以名為愛的藥劑。
2021-01-27 20:32:34
黑漆
尤其是自己最親的家人不再把自己當成家人,原因也只是單純聯想到了另一個人,非常的痛。
有些時候,良藥苦口。
2021-01-27 20:58: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