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籠中鴻鵠(九)

空誠 | 2021-01-27 09:35:01



在定居六合村遺址後,東部的盜賊頭子也沒閒著。

為了讓部署生活更為安穩,他不惜與當地盜賊徹底決裂,與其首領決一死戰。

於五股村一役再受到夏思柏重創後,不過數日又要與更凶猛的外來盜賊戰鬥,當地盜賊可說是進退不能,於是在走投無路下就先舉旗投降。

基於同袍之愛,投降的盜賊沒有被刁難,轉眼也成為重建六合村的一大助力。

就此,六合五股再無盜賊,僅剩蜘蛛精危害人間。

聽聞消息的夏思柏雖倍感欣慰,殊不知除了蜘蛛精再襲,自己也正面臨危機。

就在這時,昨夜派出的鄉勇至今尚未傳來音訊......



自那天戰鬥結束後,每當日落月升之際,夏思柏都會回房熟睡。

基於夜中傳奇死灰復燃,並於五股村內傳得沸沸揚揚,沉穩的老俠客見他從不為惡便沒有多疑,最多就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縱容他夜闖江湖。

當他繼續持劍仗義,剛好發覺搜救的鄉勇們背後漏出一絲妖氣。

 「危險!」

就在剎那間,鄉勇們來不及回頭,便遭到飛絲穿腸。

熟悉面孔再度相對,魂飛魄散的蜘蛛精卻因為吃人進補,傷勢早已痊癒。

大啖到手血肉,蜘蛛精不知是本性促使,不禁露出毫無人性的愉悅神態。

夏思柏持劍早已出鞘,卻還是不敢上前一對蜘蛛精。

不同以往,這回的他就像心中捨去掉什麼,心中已經只剩一股瘋狂促使。

這就是妖怪,不由分說就將人類當家畜宰割的孽障。



 「哈。你還沒死真是太好了。」

然而夏思柏的原地不前並非畏懼,反而是在壓抑心頭湧現的莫名衝勁。

然而在蜘蛛精伸爪刺向他時,異狀也終於發生了。

 「我終於可以復仇......」
 「你毀了我的家園,還敢說這是報仇?」

就在這時,清爽的空氣凝結悶沉,萬丈夜空竟黯然變色。

夏思柏的髮色也隨即轉成先前的蒼白,並且一出手就抓牢蜘蛛精的利爪。

步伐嘎然停止,四目相交,與妖曈對應的竟是染紅的眼。

 「古時常有人講著「妖人有別」,那既然你們人能為一己之懼濫殺妖怪,那咱們妖怪吃人進補潤體也只是天經地義,憑什麼怨恨我?」

然而出口斥駁,這對狠眼仍是滿騰殺氣,竟連蜘蛛精也心生畏懼。

此時的他毫不談理,不斷咬合的尖牙更吐出兇猛蒸氣,一眼就知面前的已經不算是人。

 「我不知道古人說什麼,現在我只知道天下間已經沒人比你更該死。」

語畢,夏思柏將劍擲出,壓身突進。

與原先的佯攻截然不同,這回攻勢毫無理智,狂似猛牛闖陣,野如雄虎出籠。

然而夏思柏力量卻隨著進步提升,蜘蛛精即便正面硬碰也是得被他強行推走。

就像山寨大王的天生神力,現在的夏思柏可說得上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見蜘蛛精雙肩被對方牢牢抓緊,這才明白眼前少年必有不凡來由。

不過現在才發現異狀,實在是為時已晚。

 「住......住手!」

語畢,夏思柏踹腳一扯,蜘蛛精兩條胳膊就被他強硬拔斷。

面對殺紅眼的人魔,蜘蛛精乍然失去兩條臂膀,卻也讓計畫如願進行。

直到野獸般的利爪展露,抓緊蜘蛛精臉旁那兩顆頭顱為止。

 「去死吧。」

霎那間只見血液噴湧,蜘蛛精捨棄兩顆頭顱緊急逃脫。

但夏思柏發覺敵人尚未死透,此時卻也是渾身不對勁,只顧啃咬手中殘骸。

然而只有明眼人才知道,這正是妖怪獨有的互食特性。

他,已經不是人了。



自那夜後,夏思柏不告而別。

然而在他離別後的此時此刻,夜中傳奇卻還徘徊在五股村的絕美山月。

他尚不知道,此刻的少年隱居於五股深山附近,自號山中妖魔。



 「這還真像她啊......」

同一時間,移民至六合村的山大王抬頭瞭望,也看見狐妖姿態的夏思柏。

那純粹無邪的毛色,像極依在他身旁的九尾狐。



那時深夜雲遮月,似是天為一起悲劇落淚。

蜘蛛精自食惡果,被五股村逼到走投無路。

 「救命......對不起......」

(未完)
67 巴幣: 18
Reineke
他尚不知道,此刻的少年隱居於五股深山附近,自號山中妖魔。→這裡的「他」是誰?
2021-01-27 20:50: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