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4-15)

伊奴 | 2021-01-27 01:15:03





  感謝祭,唔……針對大天使的審判庭,經仁雄與兩位共謀老婆商議完畢後,立刻執行。仁雄用穿越寶指令放棄大天使的探索任務,讓系統將他立刻傳送回主人身邊。


  召回地點未選在娛樂城境內,而是仁雄在現實世界的自家客廳。卑彌呼這麼做的用意,是出於仁雄已下定決心要全力修復他與後宮之間的關係,平衡老婆權力,他在現實世界的住所自然得一併開放,一切都必須回歸到他們關係最好的時期。


  因此,牛王吉光也被牽扯近這次的感謝祭,本來仁雄不太情願,畢竟巫劍與烏列爾隊的內部衝突無關,但卑彌呼跟伊乃都認為巫劍是主人的主武器,親密度在某種層面上更勝老婆,俗稱能幹秘書,這種空前大場面自然非拖她下海不可!


  搞成這樣,仁雄想來想去也就接受了。他想著,幸好牛王吉光本就是一頭性慾強小母牛,讓她提早見識女生的可怕也是很好;感謝祭有了第一次,就會有很多次,這次沒成,呆萌美少女往後還是會跟其他姊姊們一齊跪著舔仁雄屌。


  愛蓮娜、其他4★R以上死亡女侍,仁雄就不邀她們了。觀察整個後宮體系、拓荒期間的資源分配,仁雄知道她們基本上都是逆來順受,沒什麼討價還價的空間。不過,這些能幹妹子任務幾乎都能如期完成,仁雄知道之後要保留三分之一以上素材給她們,還要一一替她們取名字,臨幸她們。若培育的好,她們有機會全部升上5★SR。


  觀審的其他女角,赤兔妹妹就交給仁雄處理,她出怪聲,仁雄會直接幹她。至於女武神,她對感謝祭的態度就由她自己決定。


  雖然沒有親自確認過,但仁雄想卑彌呼和伊乃應該都對這位新來的女將軍,有著基本情面在。仁雄前些天也處理過她的情緒,幹好幹滿,她知道仁雄會辦感謝祭,就是聽了她的抱怨,才有了這個規頭。規劃的起頭。


  一切塵埃落定,仁雄故意選在大天使探索沙漠遺跡到99%時,把任務放棄,強制召回他跟布倫希爾德。被這樣搞的大天使,畫面一閃驚覺自己現身許久未曾踏上的客廳,小隊成員全坐在長沙發,還有他沒看過的黃衣少女,主人則悠閒坐在單人沙發喝義美四季春。男性大天使面色難堪,他知道該來的絕對會來,仁雄準備給他難堪,要秋後算帳了。


  「主上,請准許我將探索任務達成。」同樣接受緊急召回指令,著羽盔藍甲,英挺立於室內的女武神,在冷峻掃視客廳一圈後,眼神閃爍著機警,直開口。


  「准。另外跟妳說,這裡是我家,緊急召集自然免不了,但是下次晉見我,請和其他愛妃一樣,穿寬鬆點的衣服。」仁雄見布倫希爾德反應神快,知道這裡將有大事發生,要閃!立刻給了她台階下。也暗示她等等若要半途加入,普雷萬,記得要換上性感睡衣。


  布倫希爾德跑了,這也合乎她的風格,主人放棄的任務還硬要回去打完,真是資源不浪費。


  「烏列爾,你坐啊。」


  審判開始,仁雄示意大天使坐上與自己對鄰的單人沙發,三位老婆正好坐在兩人側邊的長沙發,牛王吉光立於仁雄身旁。此番情景,仁雄覺得確實頗像領主與內閣在自家宅邸開會。如此慎重地全員集合,仁雄也是頭一遭。


  留著銀色飄逸短髮,俊美健壯的大天使抹去雙肩與背上的光翼,著白色長袍的他按照主人的命令坐了下來。烏列爾與仁雄相視,沉默不語。


  「烏列爾,知道我為什麼召喚你嗎?」仁雄故作優閒地又喝了口義美綠茶,說道。同一時間,赤兔妹妹還在納悶氣氛幹啥子這麼緊張,自顧自拿了桌上的櫻桃吃。


  「我、我不是很明白,還請主人告訴我。」烏列爾十分心虛。


  「我想要知道,宏偉秘境54F,地獄邊境遭遇戰,你為什麼忽然讓防線向前,自己跑去跟BOSS單挑。」仁雄問。


  「那是因為……我判斷阿巴頓的鉤鐮我能在短時間砍斷,這樣連帶他的防禦就不會升起來。」烏列爾道。赤兔妹妹差點被櫻桃梗噎到,她心想慘了,原來主人不是單純想要跟大家見面啊!?嗯……主人怎麼會想翻舊帳呢?啊,轉頭盯著笑咪咪的伊乃的她想到了──一定是這頭大奶牛,跑去跟主人哭哭。


  「你不是應該要最熟悉地獄七君嗎?為什麼你的判斷會跟後來通關時差這麼多?你知道我跟惡魔總裁是高中同學嗎?這樣我很漏氣耶!」仁雄乾笑。


  「嗯,這是我的不對,我太高估自己了。」烏列爾迴避著伊乃的笑臉。


  「我想你有說過,但我希望你現在再說一次,去向伊乃道歉。」仁雄。


  「對不起。」烏列爾垂頭。那場跟BOSS阿巴頓打到最後,他變身成暗黑破壞神暴走,然後……扯下伊乃的頭,把她的身體扔到岩漿。


  「下一個。41F,尼達維勒的秘銀窟,你有什麼想辯解的嗎?」仁雄問。


  「沒有。」烏列爾搖搖頭。尼達維勒是北歐神話中的矮人之國,秘銀窟是一個獎勵關卡,這關卡不難,可需要角色同心協力才能開完所有寶箱。後來終於能夠拿完全全部寶箱,是因為布倫希爾德是盧恩文字大師,她完全無視矮人謎題。


  「嗯,這事我也覺得還好。下一個,52F,水仙花平原,你就這樣眼睜睜看著骸骨九頭蛇把所有成員串燒哦?」水仙花平原位於希臘冥界塔耳塔羅斯,每次通關,都有成員吃穿刺,長骨刺。後來也是帶布倫希爾德勉強通關的,布倫希爾德有向仁雄靠北過這件事。她說烏列爾防守九頭蛇其實比較容易,理由是只有大天使有辦法站在水仙花平原的岩漿裡。


  「52F,宇宙林迦閃擊。喔?居然還有這個。」仁雄楞了一下,這則神話的原型,他知道是三相神的梵天跟毗濕奴,有天發現一根又長又粗的火柱,他們兩神各自往火柱的南北探索一千年,還看不到盡頭,後來才知道是破壞神濕婆的屌。


  你們……在濕婆的屌上打閃擊戰?


  詳細了解後,烏列爾坦承他給盾給得不夠精準。探索時間拉太長,濕婆的屌害他專注力下降。


  「這到底算什麼?宏偉秘境不是你說要打的嗎?當然冒險一定會有折損,會卡關,但我想隊伍其他成員在意的不是這個。這支隊伍已經有四隻SSR角色!還有整個邪馬台國當後援,我記得你們根本不用花太多時間農鑰匙石不是嗎?然後你給我這種成績?你打宏偉秘境到底想宣揚什麼?是想告訴其他穿越使者,我是一個高端廢物嗎?」


  仁雄雖然講話大聲,但他翻完拓荒紀錄,這陣子瞭解卑彌呼、伊乃、布倫希爾德三女的立場後,他知道把錯全歸咎烏列爾是不對的。但無庸置疑的是,烏列爾帶不好這支隊伍,性格溫厚的他畏懼卑彌呼跟伊乃。身為SSR角色,徒有境界,經驗不足。團隊沒做好準備就執意拓荒,成員不滿他也拉不下臉向仁雄求救,最後搞到伊乃對他負面滿載,卑彌呼跟布倫希爾德也不像最初時那麼支持他,仁雄必須強制介入,鬧劇才會結束。


  但烏列爾真的那麼爛嗎?仁雄觀察下來,認真覺得女角對他的抱怨也不是啥解決不了的事──如果大家感情好,願意互相包容、容忍,哪裡會有這些毛?這支團隊溝通不良,主事的又不願意停下腳步,這才是問題的根源。媽的……仁雄轉頭看這幾個女的,好像小孩子再吵架,不過同儕共事本來就這樣,很多時刻都只為爭一口氣。

  一想到即將會發生的事,仁雄有些愧咎。嗯……只有一點點,畢竟烏列爾終得扛起管理責任。近半年的拓荒行程,仁雄不聞不問,到最後竟然要由他來收拾殘局,他也覺得對烏列爾很失望。


  「主人,我。」無言以對,烏列爾垂頭望著仁雄和沙發三女。他知道赤兔妹妹本想替他辯解些什麼,但氣氛實在太凝重了,她一句話也說不出。這真是難熬的酷刑時間,儘管早料到有這麼一天,發生了,烏列爾仍想找個洞,把自己鑽進去。


  「哦、你可別誤會了。雖然我確實是在訓斥你,但宏偉秘境一開始是你說要打的,現在搞成這樣,只是證明你目前的能力還不足以領導大家,我不會懲罰你。」仁雄見烏列爾DOWN到極點,話鋒一轉,溫和道。


  「不會,懲罰我?」烏列爾吃驚望著與會的人。他不懂仁雄想幹什麼,烏列爾突然感到好害怕……他知道主人承諾永遠支持他的,不會放棄他,也不會解除契約,但……他就是害怕。
  「嗯、我是覺得、你太累了,」仁雄抓抓頭,揪結了一下。箭在弦上之際,他才體悟到傷人的話要從他嘴巴中一個字一個字吐出,居然這麼困難。


  但做終歸是要做的,烏列爾,你必須付出代價。


  「我認為你該放鬆一下。伊乃,去幫我們勞苦功高的大天使長好好鬆一下吧,等妳插過他屁眼,你們就是一輩子的好朋友了。」好不容易說完,鬆了口氣的仁雄示意伊乃屁股該離開沙發。
  「蛤………………?不!我不要!」烏列爾起初還沒聽懂仁雄想幹啥,等他終於搞懂時,他驚恐得從沙發上站起來,想逃跑。


  束縛,見烏列爾抵抗,仁雄集中心神。這是穿越寶提供給穿越使者的權能,寫在公開說明書裡頭,仁雄從未用過,大部分穿越使者也鮮少使用。


  畢竟,若是強迫角色做他不情願做的事,把他當線控娃娃般看待,絕對會造成無可挽回的創傷。(絕對服從派的穿越使者倒是例外,他們的角色幾乎都玩壞了。)


  然而現在仁雄必須對烏列爾施展他的權能。他的後宮分崩離析,岌岌可危,身為主人,若不在此時強硬介入,重振威姿,他同樣也會失去其他老婆的信任。


  這件事嚴格說是他的錯,在不久前仁雄對穿越寶還是個興趣缺缺,寶貴光陰都專注在現實世界的上班族。仁雄也知道烏列爾為了他做了很多努力,唉……想不到最後居然是這樣收場,仁雄會深刻反省這件事,他也希望烏列爾能好好反省。


  「主人饒命啊!求求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饒了我!我不要!」癱坐在單人沙發上的銀髮俊美男,驚恐瞪大眼睛,望著千嬌百媚,著OL套裝制服的巨乳熟女,推開了礙事桌子,一屁股坐在他腳邊地毯,沿著大天使穿著的袍子底部,向上掀開。


  伊乃一頭鑽入烏列爾跨間。仁雄與眾女看見男人腰際鼓起一個羞恥感十足的棉布小丘。小丘微微起伏,不時還有地脈翻攪,仁雄想伊乃的手應該找得很忙吧?是說,不知道天使袍底下,烏列爾穿的是三角褲還是四角褲?


  哇賽!?太一女神竟然在這麼多同伴和主公面前,幫烏列爾吹喇叭?哇哇賽!太刺激了吧?目睹這不可思議的猛暴性香豔畫面,沙發上的赤兔妹妹手緊緊摀住自己嘴巴,她看的全身發抖,心臟都受不了,要停了!


  赤兔妹妹現在大腦天旋地轉,滿頭問號:主人怎麼捨得伊乃給別人操呢?媽的那頭賤貨,從出團到現在,只要敵方BOSS是帥哥,她就非要言語性騷擾,意淫對方一頓。什麼忒休斯、彌諾陶諾斯,大牛比較懶,懶覺比牛大!欸不對,彌諾陶諾斯本來就牛人……不對不對不對啦!現在不是在意牛人懶覺的時候。


  赤兔妹妹越想越不對勁,他看著冷眼觀望一切的主人,跟自己同樣嚇壞的新人妹子,以及,穿著流行服飾,跟仁雄同樣老神在在的卑彌呼。


  赤兔妹妹更想更不對勁:不可能吧?難道她們都講好了?這太邪惡了!太破壞大家感情了!妳們怎麼都沒告訴我就搞這麼驚人的陰謀!妳們這兩個心機女!搞小團體!居然這樣銃康烏列爾!雖然……他確實活該被整。


  「小赤兔,妳感覺怎麼樣?很色吼?」仁雄賊笑。同一時間,長袍被伊乃撐破的烏列爾崩潰大叫,邊哭邊哀號,伊乃用嘴巴叼下烏列爾的內褲。答案揭曉,他穿三角的,下面還一大包。坐在地板上的伊乃整個人向前傾,開始狼吞虎嚥,她美麗的黑色長髮遮住男人雙腿,僅餘下左右各一縷白淨的膝頭。


  「救命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烏列爾瘋狂嘶吼,全身顫抖的他因為情緒過於激動,雙眼一度翻白。他吼到上下樓層都聽得見,窗戶甚至微微震動。仁雄的心臟因為角色正抵抗契約抽痛一下。目睹此幕,他有些動搖,意外羞辱烏列爾竟會引來如此激烈的反彈,靜心一想,烏列爾有這等反應也不算太奇怪。伊乃正性侵他,報復他,經主人授權,對另一名角色展開性攻擊。


  烏列爾,抱歉了。你得補償伊乃為你做的一切,你沒有保護好她,還把她搞得越來越生氣。你不要忘了,她一開始也是耐著性子陪著你。


  「不可以!主公,你這樣太過分了。」忽然,赤兔妹妹不知是想通了什麼,她雙腿一蹬,險些撞上天花板,著地的她猛指一旁受害者與加害者兩造,朝仁雄生氣道。


  「我要你立刻答應人家,發誓!不可以有任何男人碰我。」她怒斥。


  「哦,那有什麼問題?要不妳現在就跪下來幫我吹。不吹也不會也不會怎樣啦,畢竟早在領養妳那天,我就承諾過妳。」仁雄老神在在,悠哉做著回答。


  這項要求完全在仁雄預料內。赤兔妹妹能理解烏列爾罪有應得,但這事也有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那就不好玩!還好主公立刻重申承諾,且赤兔妹妹能清晰感知到,仁雄吐出的幾個字句不是隨口說說,存在契約的魔力。


  突然,赤兔妹妹對仁雄好感度大增,覺得主公講這些話超帥的,好有魅力,她,就應該被這種力量征服……


  「幹嘛?妳怎忽然這樣看著我?」見氣氛有點乾,仁雄怪著表情。詭異的是,卑彌呼竟也以同樣眼神看著他。


  「沒……沒事。嘻嘻,好啦,人家就乖乖聽話!真是霸道主公。」急忙轉移話題的赤兔妹妹三步併兩步來到仁雄座前,乖乖跪下,沒兩下子,解開皮帶的她就將仁雄褲子拉至雙踝。


  青春亮麗的紅髮黑肉妹子,正在奮力吃下他的肉棒,仁雄爽得都打哈欠了。全身放鬆的他淫笑看著前方不遠的那對男女:有個AV女優正在狂吃洋屌。真是淫蕩極了。


  此時的仁雄還不知道,他剛剛無意間使用了印度仙人的咒語。印度仙人的咒語是不可逆的,一旦發出,必得應驗,宇宙間無人能抵禦,也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收回。這種等級的力量在穿越寶只有系統才有,卑彌呼跟赤兔妹妹才會看傻。


  卑彌呼現在滿肚子的疑問。仁雄的老婆均知道,歐周仁雄是鴻運貴人,心想事成,歐洲人,但仁雄鮮少施展他的力量。他甚至一度拒絕承認。現在,怎麼會……?


  很快的,卑彌呼機靈的雙眼,望向呆呆站在仁雄身旁,被兩對男女縱慾給嚇得不知所措的黃衣美少女。一邊如入天堂,一邊如墮地獄,牛王吉光不知性愛該是屬哪一邊。


  「喂喂,好了啦!老實說,我剛剛也覺得我有一點怪怪的,不過現在討論這個太煞風景了。別忘了,今天我們可是要一齊參加感謝祭。」仁雄手指撩著,卑彌呼遲疑片刻才看見仁雄正在叫她。她立刻回以笑容起身,毫不害臊地在赤兔妹妹身旁跪下,著白色高領毛衣的卑彌呼,和穿低胸黑色馬甲的紅髮赤兔妹妹,正好是兩個不同的對比。身為女王,卑彌呼先前沒有和其他女性一同服侍男人的經驗,但只要提出要求的那一刻到來,卑彌呼不會有任何遲疑。


  「你們小倆口有什麼不滿盡量溝通吧,烏列爾,你有種一點就不要什麼事也沒幹,我再次提醒你,她等等就會戴假陽具肛你。就這樣,我要去玩我的女人了。」


  原本想直接在客廳搞多P,由於烏列爾不斷哭泣大叫,覺得掃興的仁雄命令赤兔妹妹暫停口交。他要她們去英靈殿,讓伊乃獨留下來陪烏列爾。




下一章車速警告,記得訂閱,免得錯失班機

445 巴幣: 1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