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與你的年少輕狂 04-2|似是而非

✿恥骨 | 2021-01-26 22:29:52


  那晚,歐陽景璿失眠了,早上頂著熊貓眼吃早餐,王姨看著雖心疼卻也不知怎麼安慰。

  「寬哥幫你們請假了,怎麼不多休息?」

  「我睡不著……」他將暖呼呼的白粥吃進口裡,抬眸問:「小春昨晚還好嗎?」

  「半夜有醒來,哭著找小曦,哭累了就睡了。」她倒了兩杯豆漿給歐陽景璿跟韓以泰。

  瞭解妹妹的狀況後,他轉頭對坐在身旁的韓以泰問:「那你呢?怎麼那麼早起?」

  「……你問這種問題會讓人很為難。」

  歐陽景璿揚起嘴角笑了,他沒別的意思,只是想知道韓以泰怎麼也跟著早起。

  韓以泰「咻嚕咻嚕」地把稍涼的粥扒入口,再挾了炒蛋吃,嚼了幾口後,說:「陪你。」

  「嗯?」

  歐陽景璿一愣,並不是沒聽到,而是有點訝異他竟然直接說了,還在王姨的面前說了。

  「你們能這樣互相陪伴,又有同齡的人可以傾訴,我們真的放心很多。」王姨露出欣慰的笑顏,說:「你們真的是好孩子,你們的父母……真的把你們照顧得很好啊。」

  王姨說著說著有點哽咽,對他們笑了笑後就進去廚房了,對大人們而言,看到他們這些孩子,也是會想到過去的事吧,不論是難過還是開心的……

  吃完早餐後,兩人在客廳百無聊賴地看電視,歐陽景璿拿著遙控器一直不停地轉台,韓以泰則看著手機,就在歐陽景璿將節目停在一齣從沒看過的偶像劇上時,他感覺到肩膀一沉,轉頭一看,發現韓以泰不知何時睡著了,頭斜靠在他肩上。

  他低頭看韓以泰,線條明顯的下顎線、直挺的鼻梁,他看到韓以泰左邊眉峰上的黑點,不太明顯,是一顆小黑痣,有點淡淡的,他竟然現在才發現。

  歐陽景璿忍不住伸手輕摸,還順著輕撫了他的眉毛,正想著那顆黑痣是不是才剛冒出來之時,韓以泰抓住他那隻騷擾他的手。

  「你在做什麼啊?」他放開歐陽景璿。嗓音慵懶,還睡眼惺忪的。

  「你沒睡好嗎?」

  韓以泰盯著他,半會才問:「你要睡一下嗎?」

  「我……」

  一陣哭聲打斷他們的談話,王姨從洗衣間跑出來,他們隨後跟上,一同上樓往歐陽春的房間去。

  王姨先上前抱住嚎啕大哭的歐陽春,但她一看到親哥就朝他伸手,泣不成聲地喊著哥哥。

  他快步上前,向王姨說:「王姨,我陪小春吧。」

  雖不像父親那厚實的臂膀與胸懷,但也給了歐陽春踏實的安全感,她抱著歐陽景璿,哭聲漸漸緩了下來,之後只剩下斷斷續續的抽噎。

  王姨跟韓以泰一起離開房間後,歐陽景璿抱著妹妹在房裡來回走,同時輕拍她的背,溫柔地安撫著。

  「媽咪是不是不見了?」她吸吸鼻子,情緒已經穩定下來了。

  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也覺得不該隨便說說來哄她,歐陽景璿便順著她的話,說:「對我們來說是不見了,但我相信媽媽一定在某個地方守護我們。」

  「跟阿泰葛格的爸比一樣嗎?」

  「是啊。」他摸摸歐陽春的頭。

  「那不見了就是死掉了嗎?」

  「小春知道什麼是「死掉」嗎?」他將妹妹放到床坐著,好奇地問她。

  「不知道。」她搖頭,然後用手抹去鼻涕跟臉上的眼淚。

  歐陽景璿見狀,拿來了濕紙巾幫她擦拭乾淨,拭去淚痕、鼻涕,接著再抽張新的幫她擦手,他一面替妹妹清理,一面說──

  「等小春長大之後就知道了。」

  「現在不能知道嗎?」

  「小春很聰明,我相信說了妳一定懂,但我覺得妳還小,我們會擔心,所以等小春長大了,再去理解就好了。」他將髒掉的溼紙巾丟垃圾桶。

  歐陽春伸長手拿來床頭櫃上的水瓶,喝了好幾口後,說:「是等小春不會哭的時候嗎?像哥哥你們一樣?」

  「我們……」他遲疑一下,說:「哭不是壞事喔,長大了也是會哭的。」

  歐陽春靠近他,伸出小手摸摸歐陽景璿的頭,說:「哥哥如果想哭,小春會抱抱你。」

  他鼻頭一酸,眼眶有些泛淚,但他忍住了,如果展現自己的脆弱,妹妹會更不安的吧。

  「嗯,謝謝小春。」

  「謝謝哥哥抱我。」她有點害羞地咧嘴笑,又說:「我肚子餓了。」

  「好,那我們下樓找王姨。」他向歐陽春露出微笑,並再次將她抱起。

  王姨弄了早餐的粥,另外替歐陽春加了玉米粒跟炒過的香菇,一樣也準備了炒蛋給她,兩位哥哥就坐在對座,一個雙手托腮,一個靠著椅背,然後都同樣地看著小妹。

  歐陽春安靜地吃著,完全沒有被那兩道視線干擾,半晌,歐陽春在喝了一口豆漿後,望著觀賞她用餐的兩人,問道:「阿泰葛格的爸比不見了的時候,有人給你抱抱嗎?」

  面對歐陽春突如其來的問題,韓以泰疑惑地轉頭看歐陽景璿,兩人對視後,歐陽景璿替他回答道:「有啊,哥哥都緊緊地抱──」

  「說什麼啊?」韓以泰推了他一把,阻止他的玩笑,然後彎起嘴角,和善地對歐陽春說:「我的媽媽,還有小春的爸比跟媽咪,都有抱抱我跟安慰我,所以小春不用擔心我哦。」

  「以後葛格如果哭哭,小春也可以抱抱葛格哦!」她開心地說道,以為這樣就能跟大人一樣成為他人的依靠。

  「謝謝小春。」聽著她窩心的童言童語,韓以泰露出不常見的溫柔笑容。

  「阿泰如果難過了,哥哥我也可以抱你哦。」他攬上他的肩,一副很可靠的樣子。

  韓以泰頂著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說:「謝謝你喔。」

  「不客氣。」歐陽景璿笑著接受。

  之後的幾天,在歐陽寬處理程曦後事時,歐陽景璿跟韓以泰有繼續上幾天的課,之後再請了假,直至程曦的喪禮結束,他們才恢復以往的生活。

  在喪禮後的第一個週休假日,歐陽景璿在深夜兩點時,再度因為歐陽春而醒,她夜眠的情形很不穩定,從那天睡醒突然大哭後,她就只接受父兄的安慰,但歐陽寬一直都很忙碌,所以大多都是歐陽景璿在照顧她。

  他已經好幾日沒睡好了,也因此忘記為母親的死傷心。

  歐陽春在接近中午時醒了,白天她的狀況都還不錯,可以交由王姨照顧。

  歐陽景璿的黑眼圈越來越深,在客廳看著歐陽春畫圖,沒多久就睡著了,但不知為何難以深睡,睡著的同時都還能聽見其他聲響。

  歐陽春發現他睡著了,問了王姨是不是自己害他這麼累,然後告訴王姨她都作惡夢,王姨安撫她,告訴她現在不會有人不見,問她今晚能不能跟她睡,好讓歐陽景璿休息,歐陽春很快地就答應了,王姨也答應她會趕走惡夢。

  很可愛也很窩心的對話。

  歐陽景璿醒了,他睡不熟。

  「回房間休息吧。」一直都在一旁看著的韓以泰拉起他。

  精神有些恍惚的他被韓以泰拉著走,回到自己的房間躺著,他神情放鬆地抱著棉被,喃喃地唸道:「我的床……」

  「兩個禮拜後要期末考了,你這樣怎麼辦啊?」他皺著眉替歐陽景璿蓋好被子。

  「你可以教我啊……」

  「你先好好睡吧,養足精神再來說。」

  「我就……睡一下就醒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他拉緊被子,被窩的溫暖讓他感到很舒服。

  韓以泰把他推到牆邊,不顧他一臉詫異地逕自躺上床,順手拉來他的棉被,同時不忘幫他蓋好。

  「我陪你,剛好我也想睡午覺了。」

  「你什麼時候有睡午覺的習慣?」他白目問,果不其然得到韓以泰的瞪視。









183 巴幣: 10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