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007-英雄初體驗

九方思想貓 | 2021-01-26 13:27:45

連載中《請別叫我英雄》(連載中)
資料夾簡介
社會新鮮人熊英真是個倒楣的新手房仲,作為一個平凡人的他,即將有一番不凡的際遇。






  騷動的源頭,來自傳統市場歷史最為悠久的香燭區。

  老藤市最為人所知的廟宇「老藤爺廟」週邊的香燭店,據說早在百年以前便已發跡,現今所在的「老藤中央市場」,就是以香燭店為中心向外延伸而出的老市集。

  在這個百年市集當中,有兢兢業業、從外地來此打拼生活,力求生根立命的外地人,也有在地經驗豐富,對此處的情勢特別嫻熟的耆老,可說是新湯舊壺、龍蛇錯雜之處。

  熊英真吃力地鑽過重重包圍的看熱鬧人群,兩位來意不善、眼神輕佻的男子正站在一間玉石鋪前。一人大聲吼道:「余先生,你想要退租就算了,但到處逢人就說退租的原因是房東漲租,硬要給人扣一個『貪得無厭』的帽子,就真的不厚道啦!」

  一位看來上了年紀的中年男子趴跪在地,他風霜滿盈的眉間顯而易見地堆疊著焦慮,只因被砸落一地的玉石,無一不是他辛苦搜羅的珍貴商品。

  那無助且恐懼的身影,叫人看得是感同身受。

  「黑道講厚道?有沒有搞錯……」人群當中似乎有人出於同情,幫忙搭了腔,「越靠近核心地帶的房東越愛漲店租,這中央市場的生態,是當大家都不曉得嗎?生意難做啊……」

  「喔?好像有人不服啊。」壯男依舊不改囂張的態度,大吼道:「有人脖子很硬的樣子喔,我他媽葉堂的洪剛啦,有話要講是不是,出來講啊!幹你娘咧!」

  在熊英真附近耳語的鄉民們明顯被針對了,只見有位青年吐了吐舌頭、縮了縮脖子,回頭就往外圍退去。

  「洪兄,別這樣,大家出來混口飯吃嘛。」另一位身材高瘦的男子,宛如劇本裡的黑道雙簧般唱起了白臉,「不然這樣啦,賣玉的,你阿思巴拉的那些,可以不追究啦。但是我們兄弟都來了,總是要來一點茶吧?」

  那位老闆艱難地起身,微微彎腰點頭,態度裡滿是憂愁,「……你們要多少?」

  任誰也聽得出來,這句話就是轉了個彎在向他要錢。

  「講那什麼咖啡話,『要多少?』問這句多俗氣,我葉堂的侯鑄連,不是這麼沒有格調的人……」那位同樣自報家門姓名的瘦子哈哈一笑,湊近玉石老闆的耳邊細碎地說了兩句話。

  從余老闆隨後而來的驚慌失措看來,索要的東西恐怕是非同小可,他也顧不得才剛剛起身,立刻又跪了下來,苦苦哀求道:「兩位大哥,真的不好意思,要錢可以,但這些玉是我的老本,要是給了你帶出去隨便賣,壞了規矩,我作為玉石商的聲譽也就到此為止了。」

  「哈!」侯鑄連倒退了幾步,拍了拍胸口,一副嚇得不輕的樣子,「哇,洪兄你看,這余老闆竟然搞不清楚狀況欸,跟我們討價還價?」

  洪剛的臉色看來也是黑沉沉的,「剛剛就說了,這人根本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又是個死外地人吧。」

  只見他歪了歪頭又扭了扭手,從腰間「鏗」的一聲,抽出了一支不短的甩棍,眾人眼看就要發生大事,拿出手機拍照的聲音開始此起彼落,就是沒有一個人願意上前阻止。

  熊英真這才發現,自己的拳頭早已握得死緊。

  儘管沒有激發過人的力氣,但他的超能力有保護作用,應該最起碼還能幫忙挨打——但是現場這麼多手機在拍,暴露了身份不知該有多麻煩。

眼角餘光看見附近攤位上有一包包黑色的頭巾,標價「一包一百」,他趁亂摸走了一份、放下了一張百元鈔,隨即用黑巾套住了整張臉,大著膽子推開人群,往洪剛走去。

  一時之間,彷彿被按了「靜音」按鈕,不僅是洪剛與侯鑄連停下了動作,連身旁的手機拍照聲都停了下來。

  「此時無聲勝有聲,好詩好詩。」為了和平常的自己有所區別,他試著連說話語氣也張揚起來,「兩位龍兄虎弟,你們要喝茶,不會自己買啊。」

  「你這怪胎好像有點狀況外喔。」洪剛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將甩棍扛在肩膀上,惡狠狠地瞪向他,「什麼聲不聲無不無的,是在講三小?我他媽葉堂的洪剛……」

  「呃,我知道啦,你剛剛嗆名字超大聲的,你阿祖在墳墓裡搞不好都有聽到啦。」熊英真將一隻手放在耳朵旁邊,故作傾聽狀,用老人音說道:「阿……阿剛喔?你吹狗螺喔?偶沒有你這麼像狗的玄孫……」

  「幹你娘咧,你說啥小?」

  洪剛語調裡的暴怒顯示他已經上了鉤,既然知道甩棍這種東西傷不了他,熊英真的嘴巴又更壞了,「欸?不是叫阿剛喔,是叫阿幹嗎?這樣啊……洪幹先生你好。」

  一旁的侯鑄連,揚起的眉毛都快跟他的髮線接在一起了,「喂,年輕人,是智障還是不想活?」

  「哇,原來你會說人話啊?」熊英真裝作大吃一驚,雙手高高地往上擺,然後有模有樣地鞠躬敬禮,「失敬失敬,因為你說自己叫猴子臉,我還以為你只會講瘋話呢。那個……余老闆是嗎?你聽得懂猴子講的話嗎?」

  侯鑄連的臉上登時一陣青一陣白,周圍看熱鬧的群眾開始有人笑出聲。

  熊英真喃喃自語地說:「洪幹猴子臉……猴子臉紅幹,嗯?好像是後面那句喊比較順口喔,猴子臉紅……」

  「幹!」

  洪剛早已氣得腦袋冒煙,他一棍打在熊英真的左臉上,發出響亮的一聲「鏘!」。在驚呼聲當中,他歪過了頭,又慢慢轉回來。

  「神說,當有人打你的右臉,那左臉也要讓他打。」他一面說,一面指了指自己另一邊臉頰,樣子無比欠打,「怎麼樣,阿幹,我是不是對你很好?」

  「少年欸,你小心啊!」余老闆的喊聲轉移了英真的注意力,原來侯鑄連正朝他走來,手中一把蝴蝶刀已經甩出了刀刃。

  他扭曲的表情,不帶一絲一毫的戲謔,「小子,竟然一再戳我痛處,那個從小困擾我到大的爛綽號,你他媽要是給我再叫一次……」

  「好嘛,對不起啦。」熊英真鞠躬哈腰地說:「那我叫最後一次就好了,以後不叫了,欸猴子臉。」

  連一點猶豫都沒有,侯鑄連一個矮身,刀子就往英真的肚子捅過去。

  現場的驚呼聲開始摻雜了尖叫,對準他們的手機看起來又更多了起來。

  「殺人啦!喂喂別看了,快報警啊,褲襪人被殺了啦!」

  褲襪人?

  聽見這個不尋常的稱呼,熊英真趕緊檢查口袋裡的包裝袋,上面明明白白地寫著「緊實包覆,修飾有型。大長腿專用透膚黑絲襪——街頭正妹款。」

  「這竟然不是頭巾!」頭戴絲襪被大家圍觀的恐懼,比往他身上捅的蝴蝶刀還可怕,如果不是套著絲襪,他現在的表情大概要比洪剛及侯鑄連更驚恐。

  「喂,褲襪男好像沒事耶?哇靠,超屌的,我要把這段影片上傳到『樂管』。」

  這麼一來,變態褲襪人的可疑影片,不就要傳遍全世界了嗎?

  「啊——拜託不要!」

  本來以為有了刀槍不入的不壞之身,能好好逞一回英雄了,沒想到竟然還能出這種糗。

  熊英真氣急敗壞地徒手握住刀刃,一把搶了過來,侯鑄連與洪剛呆呆地望著眼前看來跟老電影的銀行搶匪一樣套著絲襪,卻又暴跳如雷的怪胎,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都是你們,猴子臉紅幹!」

  一個明顯的遷怒,熊英真往地上全力噴了口氣,一瞬間狂風鼓蕩,他有如人肉噴射機一般騰空飛起,急急逃離了現場。而兩個倒楣的藤節幫流氓則被暴風噴飛,像塊髒抹布一樣被甩到牆上,撞得不省人事。

  「啊——我再也不要當什麼英雄了啦!」在半空中,褲襪人淚灑老藤市,大聲哭喊著。
218 巴幣: 90
E=mc^2
主角所到之處,都有黑幫雜魚給他經驗值(等等好像跑錯棚了
2021-01-26 16:05:40
九方思想貓
就只有在楔子威風過一小段,接下來都在當肥料
2021-01-26 16:11:2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頭戴褲襪,幸好沒傳上樂管,不然就糟糕了wwwww
雖然戴褲襪挺羞恥的,不過勇敢的英真十分帥氣(*´ω`*)
2021-01-26 18:53:32
九方思想貓
有小精靈的一席話,英真今晚能笑著流淚了
2021-01-26 19:10:00
一色玲樹
來一點茶 (伸手
2021-01-26 20:27:03
九方思想貓
茶來伸手是老爺必備的技能
2021-01-26 22:01:55
冰鳩
這是反基因方程式 當別人跟你自己都覺得羞恥時 就必須反著來
2021-01-26 22:07:10
九方思想貓
XDD
2021-01-26 22:08:33
悠閒紅茶(冷卻中)
變態褲襪男,這個時候只要「yaaaaaaa」就好了!
紅茶強烈懷疑這個世界肯定存在會讓人逐漸下沉的怪病!
2021-01-28 12:25:58
九方思想貓
實在太怕了,Yeeeeaaaahhh
2021-01-28 12:27: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