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法醫x牛郎) 遵從慾望(H)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1-26 12:09:53

連載中法醫x牛郎系列
資料夾簡介
戀屍癖的控制狂與自暴自棄的野貓

  「嗯--燒退的差不多了。」普克拿著耳溫槍,看著上面的數值露出微笑,輕聲地說著。他拍了拍楊華的背部,自從他醒來後,就抱著自己不放手,時不時的就啃普克一口。
 
  就像一隻喜怒無常的貓一樣,普克想著。
 
  楊華的脖子上不僅僅有一圈掐痕,咽喉上還有一個圓形的瘀青,看起來像是被獸類咬了一口一樣猙獰,嚴重程度大約出門警察看到都會忍不住上前關愛一番吧。
 
  普克想了想,將楊華抱了起來,走到了自己的書桌,拉開了其中一個抽屜。抽屜裡面整整齊齊的擺放著文具,幾本筆記,還有一個用黑色包裝紙包裹完整的精緻小禮袋。
 
  他們回到了床上,小禮袋也被普克放到了楊華手中。
 
  「這什麼?禮物?」
 
  「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禮物,只是之前陪普菈薇逛街的時候恰好看到的,覺得很適合你就買了下來。」
 
  楊華的嘴角不自覺的微微上揚,「多久前的事情啊?」
 
  「有一段時間了。」
 
  禮物是一條黑色的頸圈,樣式簡單,甚至沒有多餘的花樣點綴,材質摸起來十分舒服。一般人收到心情大約會十分複雜,但楊華的內心卻升起了滿足,也許這就是他待在學長身邊的原因?
 
  聽從學長的話語,服從學長的命令,將自己的一切交給學長,會讓他空洞的靈魂感覺被充滿。
 
  「這樣子帶著也只會當作一種穿衣風格。」普克將頸圈拿起,溫柔的幫忙戴上去,「很適合你。」
 
  一個吻不清不重的落在楊華的後頸,普克張口不清不重的啃咬著脆弱的頸部,絲絲麻麻的疼痛竄了上來,楊華還來不及喊痛,普克的手已經溫柔的撫摸著楊華的身體。
 
  小腹、腹部、胸前、大腿、根部,普克很喜歡觸碰楊華,儘管這次的觸摸不帶有任何情欲,楊華還是想起了昨日的記憶,身體所有的地方都被溫柔的觸碰著,就像被當作珍寶一樣對待。
 
  「你硬了。」
 
  「閉嘴啦幹。」
 
  楊華咬了咬牙,轉身將普克推倒在床上,普克的手扶著楊華的腰部,摩娑著對方的腰幹。楊華有一瞬間想要發出舒服的呻吟,這讓他羞恥的想要做些什麼來扳回一城,他主動扯下普克的褲子,將他的肉棒掏了出來。
 
  海綿體並沒有完全充血,半勃半軟的狀態讓楊華知道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帶著慾望。
 
  「哈,你這不也硬了嘛!」
 
  「要幫我解決嗎?」
 
  「……當作你昨天照顧我的謝禮。」
 
  雖然讓他發燒的元兇就是這位學長,但誰讓他大度呢?楊華想著。
 
  普克的肉棒在他的注視下漸漸有了精神,楊華撇了一臉愉快的普克一眼,才低下頭笨拙地舔著普克的龜頭。
 
  味道並不怎麼美味,甚至可以說怪異,楊華不懂為什麼有些女性特別鍾愛口交這件事情。
 
  普克的尺寸挺大,楊華得注意用嘴唇包裹自己的牙齒,同時又得將嘴巴盡量張大,才能將對方的肉棒含進自己的嘴中。他努力回想起以往的客人都怎麼口交的,然後慢吞吞的嘗試做出一樣的動作。
 
  在含住肉棒時,舌頭還要靈活的移動無疑是困難的事情,所幸男性的敏感處大部分都是相同的,只要適當的刺激鈴口,也能產生快感。
 
  「唔。」
 
  普克的悶聲傳了出來,低沉的聲音帶著情慾,楊華有些楞神,第一次知道總是迎刃有餘的學長,也會發出這種聲音。
 
  他悄悄的抬起頭,發現普克的臉微紅,舒服的瞇著眼睛喘息。
 
  意識到對方因為自己的口交而興奮的同時,酥麻的感覺瞬間竄上自己的背部,連帶著的自己的肉棒也挺了起來。
 
  楊華更加賣力的吞吐著普克的肉棒,雄性的味道充斥著他的口腔,原本不喜的味道也沒那麼厭惡了,反而伸手主動揉捏著普克的睪丸,企圖搾取更多的精液。
 
  「唔、你還真是……」普克的手溫柔的撫摸著楊華的頭部,他的聲音比往常更加沙啞。
 
  楊華哼了幾聲,試探的加上吸吮,舌尖玩弄著鈴口,來回舔弄個龜頭與陰莖的接合處,不漏下任何一點地方。
 
  普克忍不住加重撫摸楊華的力道,甚至微微抓住對方的後腦勺,偶爾洩漏出一兩聲飽含情慾的聲音,這無疑讓楊華更加興奮,想要讓普克發出更多的聲音,甚至射精。
 
  ──滿足。
 
  是的,滿足,普克的反應讓楊華感受到了滿足感,身體的顫抖,洩漏出來的呻吟,都在刺激著楊華,不只挑起了普克的慾望,也挑起了自己的性慾。楊華忍不住空出一隻手,開始擄動自己的下體。
 
  「……咕!」
 
  一邊認真含著別人的肉棒,一邊忍不住玩著自己的下體,這景象大大刺激了普克的大腦,楊華的技術並不怎麼好,牙齒容易碰到脆弱敏感的龜頭,儘管舒服,更多的是疼痛。
 
  性慾並非來自身體上的快感,而是來自楊華專心取悅自己的這件事情本身,所以當對方露出更加色情的表現後,普克不得不承認,他的自制力並沒有想像中的好。
 
  普克一把將楊華扯起,對方挑釁的看著自己,舔了舔自己唇瓣,上面還殘留些許自己流出的液體,對方嘴角流下的銀絲更為楊華添上幾分淫靡。
 
  「幹嘛,是不是快被我舔到射出來了。」楊華愉快的調侃,手不輕不重的撸了楊華的肉棒兩下,很快的又被普克抓住。
 
  普克湊到楊華耳邊,聲音嘶啞的不像話,他覺得所有的細胞都在瘋狂的叫囂著幹死眼前這隻可愛的野貓。
 
  「我要幹你。」
 
  昨天使用的潤滑液還擺在床旁邊的桌上,普克將楊華壓在床上,直接將潤滑液擠進對方的菊蕾裡面。
 
  「等、好冰!」
 
  「乖。」
 
  手指探入楊華的菊蕾,帶著一點粗暴,更多的是急迫,手指輕輕刮過柔軟的腸壁,熟練地尋找對方的敏感點。
 
  得虧昨天已經有經驗,一項學習良好的普克很快的就從腦海裏面提取昨天的記憶,輕而易舉地讓楊華的身體軟成一攤水。
 
  他的臀部抬的很高,方便普克的手指進出,前半身趴在床上,雙手緊緊揪住床鋪,咬著枕頭忍受不適。昨天的不甚清楚的記憶慢慢回歸,身體產生了愉快的反應,酥麻的快感漸漸浮起,讓他不由自主地晃著腰,配合普克的動作。
 
  空氣似乎有些稀薄,楊華有點喘,呼吸不過氣來,體內的快感在累積,不是第一次經歷歡愛,但是第一次感受到歡愛如此真實。
 
  手指被抽出,普克的肉棒在楊華的菊蕾磨蹭,將洞口撐開,被拆成兩半的痛楚還是讓楊華叫出了聲音,他往前爬,想要逃離這股疼痛,卻被普克拉了回去,拍了臀部一下,楊華知道,普克在警告他。
 
  下一刻,普克不由分說的,將自己的肉棒插進了楊華的菊蕾裡。
 
  「──!」楊華悲鳴著,發出自己也聽不懂的音調,痛楚讓他的腦袋空白,疼痛刺激著他的淚腺,一滴滴的淚珠流下,他的身體被拉了起來,普克強橫的將他的哭聲一一吞下,兩人的舌頭纏綿,胸前的乳粒被溫柔的愛撫,半軟的下體在普克溫暖的手掌中撒嬌著吐出更多的汁液。
 
  「你看。」普克拉著楊華的手,撫摸著兩人交合的地方,普克的肉棒只進去一半左右,他的聲音染上情慾,沙啞的不成樣子,楊華卻被聲音刺激的起了雞皮疙瘩,「還有這麼多要進去喔。」
 
  「會、壞掉……嗚!」
 
  「不會的,來,身體放鬆。」
 
  「嗚嗚、咿!」
 
  「嗯,很好,就是這樣。」
 
  「好、滿……真的、嗚、滿了……」
 
  「楊華你的裡面、唔、好緊……」
 
  楊華覺得很想吐,身體不斷傳來內臟被擠壓的錯覺,恐懼讓他的喉嚨感受到一陣陣乾嘔的衝動,但普克的手並沒有停止安慰他的動作,不斷刺激著楊華的肉棒,讓楊華痛苦之餘又感受到一股股的快感。
 
  精神會錯亂的,楊華想著,痛苦以及快感的界線一旦開始模糊,他的身體會變得怎麼樣?
 
  將自己貫穿的肉棒緩緩地離開自己體內,楊華還來不及鬆一口氣,瞬間又將自己撕裂,而且這次直搗敏感點!
 
  「啊、啊啊──!」
 
  普克的吐息就在楊華的耳邊,喊著楊華的名字,哄著楊華讓他乖乖聽話。命令的話語讓楊華大力搖晃自己的頭部,抓著普克幫自己擄動肉棒的手,像抓著海面上唯一的浮木。
 
  酥酥麻麻的癢以及歡愉取代後穴的疼痛,綿綿的透過神經不斷刺激著大腦,楊華開始配合著扭動腰身,為了讓肉棒能帶給自己更多的快樂,漸漸的,巨大的快感代替了被撕裂的痛苦,像是被浪捲起來又重重的摔到海上,苦苦掙扎卻逃不出歡愉,所有的思緒都化成空白。
 
  熱、很熱,最熱的肉刃燒著自己的身體,也將所有的理智燒毀。
 
  楊華哭泣著喊著,甜膩的聲音就像是發情的母貓,所有的呻吟都參雜著欲求,一次一次的撕裂帶來的不再是痛苦,而是讓人恐懼的快樂,肉體與肉體的碰撞聲在靈魂深處回響,床鋪的吱啞聲響為激烈的性愛伴奏。
 
  普克的瘋狂刻在血液中,喪失理智的他連行為都透著執拗,楊華的哭喊刺激著他,他咬著楊華的肩膀,像是要扯下一塊肉來。
  就連疼痛都能找出被佔有的幸福,楊華哭著射出第一股精液,普克並沒有停下愛撫他的動作──與其說是愛撫,不如說是逼迫著楊華深深墮入沒有盡頭的快感,不允許他逃離自己的掌控。
  腸壁緊縮著,違背主人的意願,吞吐著肉棒。高潮讓楊華友一瞬的清明,掙扎著想要逃離,一切的一切瘋狂的可怕,快樂的可怕,舒服的可怕。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讓楊華幾乎窒息,身體成為了快感的容器,泣不成聲。
  「學、長……死、嗚嗚……會死……我受、不了……太刺激了……嗚……」
  普克並沒有給予回應,只是狠狠地搔弄著顫抖的鈴口,逼的楊華哭得更大聲,整個身體激烈的彈起,又滴出幾滴粘稠的液體。撞擊更加劇烈,更加兇狠,連帶的更深處的地方也被狠狠疼愛,楊華被翻了過來,迷茫間看見了普克的臉,眼裡是濃的化不開的慾望,以及瘋狂的偏執。
  除了接受,也只能接受,楊華放棄了掙扎,攀附在普克身上,身體迎合著對方的掠奪,主動將更多的城池送出,心甘情願將對方視為自己的主宰。楊華環著普克的脖子,腳用力的夾緊對方的腰際,緊密的貼合在一塊。
  普克吻著楊華,眼睛、鼻尖、唇瓣、脖子、鎖骨,兩人密不可分,楊華的肉棒摩擦著普克的腹部,打濕了對方的腹肌。
  聲音不成調,楊華發出從來沒有發出的尖銳聲音,他喊著學長,也只能喊著學長,快樂是他給予的,痛苦是他給予的,一切的感受都來自學長。
  菊蕾與肉棒交合著,流出了淫穢的晶瑩,在感受到一股熱意直直灌入自己的體內時,楊華瞪大自己的眼睛,失神的看著前方,狠狠的顫抖著射出自己的精液。
  「唔。」不斷絞緊的腸壁讓普克發出呻吟,蹙著眉又抽動了幾下。這讓已經敏感到隨隨便便一摸都能成為快感的身體再次顫抖的又射出些許精液,楊華哭的搖著頭,悲鳴的呢喃著學長。
  理智稍微回籠,普克小心的抽出自己仍然發脹的肉棒,滿足的嘆了一口氣。
  普克的手溫柔的撫摸著楊華的臉,楊華哭著蹭了蹭,身體還在高潮後的餘韻中顫抖,呢喃著學長,這讓普克愉快的將人抱入懷中,溫柔的撫摸著對方的頭。
  「嗯,我在。」
  懷著普克的手緊了緊,楊華的淚水不受控制的湧出,普克太過溫柔的舉動讓他產生了莫名的委屈。
  「身體、都黏黏的……肚子裡裡面都是你的東西……」楊華小聲的抱怨,身體各處還傳來密密綿綿的酥麻,告訴著自己兩人的性愛是多麼的激烈,更可怕的是被狠狠疼愛過的菊蕾此時居然有一絲絲空虛。
  讓他氣惱的張嘴咬了普克好幾口。
  普克低低的笑著,拍了拍楊華的背,安撫著炸毛的貓咪。
  「走吧,去洗澡。」伸手將人穩穩的抱了起來,楊華撇著嘴,白了占盡便宜的普克一眼,乖順的溫在對方的懷裡。
  真不知道對方明明一直在動,怎麼自己的腿現在軟得不行,媲美跑三千後的疲勞,他還可以將自己抱起來,隨意走動。
  普克家內的浴室明顯比之前租屋處還大,連浴缸都有。兩人一起坐在浴缸內,楊華背對著普克,整個人被普克抱住。
  「嗚……我、我不想擺這種姿勢……」
  腿被普克分開成了M字形,從上往下還能看到自己的菊蕾微微顫抖,似乎還沒享受夠被掠奪的快意,流著水。臉上羞的發紅,想要閉合,但普克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普克拉著楊華的手,讓他自己勾住自己的雙腿,維持分開的模樣。
  「聽話,別鬧。」
  楊華咬了咬牙,氣的身體微微前傾,再往後用力的撞一下,但手確實的抓著自己的雙腿,維持大開的姿勢。
  「楊華,你真的很可愛。」普克又笑了起來,拿起蓮蓬頭,打開溫水,溫柔的清洗楊華的身體。
  「你的胸部很敏感,只要一刮,你的菊蕾就會開始收縮。」手指在楊華的乳頭上打轉,楊華的身體抖了抖,才剛歡愛過的記憶身體顯然也記得十分清楚,異樣的感覺再次隨著普克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刺激楊華的大腦。普克的聲音就在耳邊,可以感受到他吐出的氣息,讓大腦有些暈呼呼的,「還是你比較喜歡我昨天舔你乳頭的感覺?」
  「煩、煩死了!」楊華撇開頭,有些羞恥。
  「乖,說出來。」
  「啊!別、嗚、別扯!」
  「手別鬆開。」
  像是懲罰楊華的不聽話,普克捏著他的乳尖掐緊,輕輕的扯著。楊華的聲音帶著委屈,嗚噎聲含在喉嚨深處,他看著自己的乳頭被玩到發紅,挺立,痛中又帶著癢,癢中又帶著麻,甚至讓他感受到了空虛。
  蓮蓬頭被放在架子上,維持可以讓溫水持續沖洗自己的角度。胸前的兩粒都被很好的照顧到,但這根本不夠,楊華知道身體又擅自的興奮起來,肉棒睽睽的挺起,溫水時不時的落在上面,若有似無的挑動更讓他痛苦。
  不夠,這根本不夠,並不是初嚐性事,身體卻被慾火著燒,無法控制的想要索求更多。
  普克非常有耐心,楊華知道,在他回答前,普克會一直玩弄自己的胸部,三年的習慣讓他習慣順從普克,但羞恥心阻礙著自己,他咬了咬牙,最終屈服於連綿傳來的酥麻。
  「……都喜歡。」楊華說的很小聲,聲音帶著自己都沒察覺到的甜膩。
  普克愉快的笑了出聲,親暱的親著楊華的側臉。
  「很乖。」
  「唔!」
  楊華覺得自己大概也快瘋了,不然怎麼聽到普克的稱讚,就會感受到滿足呢?
  肉棒已經精神起來,普克也是。
  手指探入了菊蕾,剛剛才被擴張過的菊蕾很迅速的就放棄抵抗,乖巧的纏住普克的手指,楊華緊閉著嘴,舒服的呻吟仍就洩漏出來,難耐的扭著自己的身體。
  惡意的按壓著菊蕾的敏感點,另外一手把玩著發紅的乳尖,普克就是不去碰觸楊華的肉棒,星星點點的水落下,不但無法疏解體內不斷升起的慾火,反而讓楊華更加的難耐。
  想要被碰觸,想要射精,想要沉溺在快感中。
  「嗚……碰、碰碰我……學長……我想要……」
  「不行喔。」
  「拜託、嗚……會瘋掉……」
  明明只要鬆開抓住自己的腳,楊華就可以靠自己解放,但不行,學長的要求如同枷鎖,讓楊華既痛苦又歡愉,手用力的掐進自己的大腿,疼痛讓他脫離快感片刻。
  「這裡是你最喜歡的地方。」普克說著,開始用手指抽插楊華的菊蕾,每一下都抵著楊華的敏感點。
  「啊、哈……好奇怪……學長、身體、好奇怪……」楊華搖著自己的頭,身體忍不住顫抖,他看著自己的菊蕾貪婪吸吮著普克的手指,腰部不自覺的扭動,方才歡愛被貫穿的痛苦以及喜悅還沒有被身體遺忘,剛才射進自己體內的精液隨著抽插的動作流了出來,發出噗滋噗滋的水聲,讓楊華羞的想哭。
  「喜歡我這樣插你嗎?」
  「喜歡、還要……嗚、不夠……哈……」
  體內的慾火根本降不下來,燒的楊華想死,空虛感越來越大,哪怕普克只是不小心擦到硬的發疼的肉棒,也讓楊華喜悅的哭了出來。
  「碰我、嗚、拜託……求你……」
  「你確定?」
  「確定!快、快點……!」
  普克笑了一下,將人翻了過來,兩人面對面,而楊華坐在自己的身上,浴缸的空間並不大,兩人貼的很緊。楊華一手扶著普克的肩膀,一手急不可耐的想要安慰一下自己發疼的肉棒。
  理所當然的,普克阻止了他的行為。
  「來,把我的肉棒吞進去。」普克對著神智有些不清醒的楊華說著,撫摸著對方的背脊,安撫的哄著,「吞進去之後,我就讓你舒服。」
  楊華泣不成聲,普克並沒有給予他選擇的機會,他的肉棒抵著楊華的菊蕾,只要楊華腿一軟,就會將他貫穿。
  終究是慾望更勝一籌,楊華一點一點的放鬆自己,讓普克進入自己的體內,被充滿的感覺讓楊華嗚噎了幾聲,敏感的腸壁被撫平,脹的自己發疼。
  普克信守承諾的握住楊華的肉棒,但卻沒有開始套弄,楊華氣得又想咬人,內的肉棒頂著深處,楊華不敢亂動,怕一不小心,自己真的就被撕裂開來。
  「來,動一動。」
  普克拍了拍楊華的背部,收穫了對方軟軟甜甜的白眼一枚。
  還能怎麼辦,也只能照做。
  楊華靠在普克身上,努力挺起又坐下,體內被撐開又放鬆,肉棒被很好的安撫到,前後的快感慢慢堆疊,楊華忘情的吻著普克,舌頭分開又糾纏。
  「好、嗚、舒服、學長,好舒服……」
  肉體的碰撞,交纏的水聲,一切是那麼曖昧,又那麼的讓人沉淪。普克的節奏是瘋狂中帶著佔有,楊華則是細雨中帶著纏綿。
  「好深……好舒服……」
  「嗚、好滿……」
  楊華舒服的腳趾蜷縮在一起,被插到深處的快感讓楊華的聲音都打著顫,普克溫柔的吻著楊華,終於控制不住,將主權奪了回來。
  楊華的哭泣聲被吞沒,熱浪再次掀起,楊華只能無助的抓著普克,被迫感受體內升起的恐怖快感,讓滅頂的快樂吞沒自己。
  肉棒射出的精液並不怎麼多,楊華覺得自己射不出東西了,但普克還在自己體內奔馳。
  「射、射不出來……了、嗚、要……壞掉了……!」
  「乖,在忍忍、呼、快……了。」
  楊華第一次覺得普克是狗。
  而自己是被啃碎連全屍都沒有的骨頭。
  等到普克低聲的說著「射了」的時候,楊華已經快沒意識了,除了灌入的滾燙液體讓他下意識嚶嚀幾聲,就像個破布娃娃一樣,掛在普克身上。
  身體的黏膩被沖洗乾淨,後穴敏感的輕輕一挖就讓楊華舒服的想哭,他哼哼唧唧的抱著普克撒嬌,疲憊的身體仍然升起快感從尾椎湧向後腦與腦髓,讓普克無奈的親了楊華一口又一口。
  「你這樣真的很像發情的貓。」
  「閉嘴……還不都……是學長害的。」
  「嗯,喜歡嗎?」
  「……喜歡。」
  普克低低的笑出聲音,楊華氣的又捶了普克幾下。
  「別在誘惑我了,我不想幹壞你。」普克在幹字上說的特別清楚,原本清清冷冷的聲音充滿著慾望,讓楊華下意識的縮緊自己的菊蕾,剛才這個小小的洞被普克狠狠的疼愛一番,裡面還殘留著被撐開的感覺,甚至還能感受到普克射出的精液在裡面流動著……
  楊華覺得自己臉上滾燙,身體又產生莫名的渴望。他吱吱嗚嗚的,最後只能氣腦的罵了一聲變態。
  不知道在罵普克還是在罵自己。
  普克笑了笑,楊華乖巧的窩在自己懷裡,他一手將楊華的雙腳抬起,另外一手熟練的將早已準備好的水管拿出,溫柔的塞入對方的菊蕾,那裡正一收一縮地紅著,沾染了水光,一副歡迎被享用的姿態,急不可耐的吞入水管。
  「啊、你、你又要幹嘛!」
  「當然是清洗。」普克溫柔的吻著楊華,「雖然很想讓你含著我的精液久一點,但會生病。」
  如果不會生病的話,普克絲毫不介意讓對方體內擁有都保留自己的精液。他喜歡楊華全身都染上自己的味道。
  水慢慢的灌入楊華的體內,溫暖的水流並沒有讓楊華放鬆身體,反而越發緊張,他抓著普克的手,努力抑制想要掙扎的行為。
  比起灌精帶給他的喜悅,灌腸根本就是違反生理構造的行為,用來排泄的地方不再是出口,而是入口,不斷往自己的腹部澆灌。
  「好可怕、學長……嗚、不行了……好脹……」
  他可以看到自己的小腹漸漸鼓起,他抓著普克握著水管的手,想要將他拿開。
  「楊華。」普克的聲音帶著警告,楊華咬著牙,鬆開自己的手。
  水還在灌入,楊華覺得自己要瘋了,排泄的感覺不斷傳出,這讓他臉色發白,隱隱發覺可怕的不緊緊是不斷壓迫體內的水,還有可能在普克面前排泄的可能。
  「我、我想去、廁所。」
  「不行喔,再等一下。」
  普克溫柔的撫摸著楊華的肚子,水已經停止灌入,但鋼塞已經沒入菊蕾內,讓楊華根本無法將肚子內的液體排出。
  哪怕普克的動作再溫柔,都能勾起楊華排泄的慾望,楊華想要求饒,但普克的手正玩弄著他的唇舌,讓他無法發出正常的言語,只能配合著對方的玩弄,哭泣著承受痛苦。
  「聽話,楊華。聽話我才能好好的寵你。」
  普克的低語迴盪在楊華糊成一團的腦袋中,他知道普克一直在灌輸「聽話」的念頭給自己,也知道自己越來越無法拒絕普克的命令。儘管知道這根本不正常,但楊華不在乎,他討好的舔著普克的手指,試圖得到更多的寵愛。
  「抓著自己的腿。」
  強烈的排泄感和腹痛讓楊華下意識的不斷想將鋼塞排出,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沒伸手拔開鋼塞,緊緊抓著自己的大腿,乖巧地擺出羞恥的模樣。
  「會很舒服的。」
  普克將楊華抱在自己的懷中,將鋼塞拔了出來,楊華根本來不及做任何心理準備,哭泣著將剛剛體內的水盡數排出。
  「啊、啊啊──嗚──」
  普克按摩著楊華的腹部聲音帶著誘惑,「很舒服,對吧?」
  「舒服……很舒服……」
  楊華失神的說著,就像附讀機,可愛的讓普克又親了他好幾口。
  菊蕾顫抖的吐出最後一滴液體,裡頭的媚肉微微翻出,就像是捨不得這些充滿自己水離開體內一樣。
  普克將全身軟的跟一攤水的楊華收拾乾淨,把他放回床上。楊華哼哼的伸出手,向普克討了一個擁抱,以及一個吻。
  「累的話先休息,我收拾一下。」
  「哼。」
  普克笑了下,幫對方把棉被蓋好,收拾一片殘局。


系列告一段落灑花!!!!!!!!
截至目前字樹總共28.7k,這篇更是直接突破7853 QQ
之後看狀況更新這對了,也多虧這對,讓我知道我想寫的東西長什麼樣子XD

前半部比較偏文藝,後半部我努力參雜多一點的色情元素
不知道大家喜歡哪一種?

接下來要把欠朋友的圖補一補> <

430 巴幣: 208
洛雅.愛的戰士
都喜歡,楊華太可愛
2021-01-26 14:35:19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都吃都吃
2021-01-26 14:36:50
琉魚
色情又可愛
我懷疑普克想吃楊華很久了
2021-01-26 17:18:15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等了三年,大吃特吃
2021-01-26 20:09:36
虛無
好香......喜歡不自覺的服從跟接受支配時的歡愉,大大描寫的真讚
2021-01-26 20:06:03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你喜歡就太好了,這對我也寫得很開心喔~~
2021-01-26 20:09:52
阿卡西亞
看完了,晚點就來寫觀測報告,不過不貼兒少保護沒關係嗎?
2021-01-29 16:54:52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目前看起來似乎沒問題XDD
2021-01-29 17:01: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