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殘軀Ⅳ - 沒事的(番外)

色之羊予沁 | 2021-01-26 02:03:11


羊\我說:


  她睜眼時愣了半晌。


  熟悉的房間、熟悉的環境——這是幾千年前,她曾經住過的房間。


  彌秧不慌不忙地召喚出鏡子一看,外貌回到十六歲時,但是體內的魔力沒有倒退跡象,隨著手一握,她陷入沉思,明白這只是一場非常罕見的清醒夢。


  她下床離開房間,打算四處看看,可惜能去的地方很少,雖然這得怪自己在學時不喜歡到處鑽,如果想要強行進入不曾去過的地方,夢境會立刻瓦解。


  「算了,無所謂。」


  反正想重溫的地方很少,校園也沒啥好逛的。


  她不慌不忙地走到普通學徒練習場,現在一看還是很大,雖然是身高造成的視覺效果;彌秧記得長高後回來這裡,曾經吐槽練習場未免太小,人數少的貴族學徒卻可以享有大部分地方,也太不合理。


  「這麼說起來,之後合併了呢……」她喃喃自語,忘記幾百年回去後,普通學徒跟貴族學徒不再分地方使用練習場。


  繼續走到餐廳,她翻翻菜單只有一個結論——學校超級注重飲食。她直到離校才發現外面的餐廳都沒有這裡多樣化又好吃,偏偏以前只習慣吃幾樣,沒有把菜單全吃過一遍,簡直虧大了。


  彌秧沒有點餐,避開在點餐區擠成一團的同學,拿起旁邊架子上的巧克力麵包往嘴裡送,味道嚐起來如嚼蠟,她沒半點意外感,能在夢裡嚐到味道才大事不妙,彌秧面不改色啃完整條麵包,離開前帶走一條草莓口味的。


  繼續展開的觀光之旅很枯燥,她仍是欣賞的津津有味——人們看見她都不會驚慌失措,行走時不小心碰撞肩膀也不會嚇得半死,她只是人海中一絲微不足道的靈魂,不代表任何意義。


  畢竟這時代有強大的白巫師庇護,魔王也只是童話故事中的虛構人物。


  彌秧慢悠悠地到校長室門前,忽然發現自己有些緊張,嘗到久違的心跳加速,她深呼吸,一鼓作氣敲門兩下,聽到裡頭有回應時心臟猛然一縮,雞皮疙瘩爬上背後。


  「颯……校長。」她開門進去,看見那抹白影時倏然紅了眼眶。


  「彌——唉呀,怎麼哭了呢?快到這裡坐!」


  熟悉的溫柔與氣息,即使知道這時候的自己用真心誠意只換來虛情假意,彌秧仍懷念對方的安慰,順從她的話到椅子上坐著,從親密的肢體動作跟眼神,確定夢裡的時間點在哪。


  「校長,您要不要吃草莓麵包?」彌秧裝作無事揉揉眼睛;喜歡吃草莓夾心麵包的白袍眼睛一亮,雖然接過時眉頭仍輕輕皺著:「彌秧好貼心喔!謝謝妳,不過怎麼哭了?願意跟我說嗎?是不是被欺負了?」


  「不是。」面對白袍的三連問,彌秧如果還是當年的她肯定會感動不已,而不是像現在搖頭了事。


  誰叫欺負她最慘的就是眼前這位。


  「唉……彌秧這個小笨蛋,看妳這樣我都著急了,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說喔,別悶在心裡,好嗎?」白袍恰到好處的溫柔,彌秧順從對方摸臉頰的安撫,還主動蹭幾下——即使沒有知覺,她也可以在心裡描繪溫度,凝視對方清澈的藍眼睛。


  「真的可以嗎?」


  「當然!」


  「那……」


  她回想此刻的現在,十分想質問對方為什麼不願好好談?偏偏要浪費那麼多時間在憎恨與憤怒上,等到終於解開心結,卻已經沒了時間。


  「我做了惡夢。」彌秧最後忍下去,面對這時的白袍,即使心裡十分不滿,那陽光般的笑容還是融化她心中的刺,用著平靜的語氣描述:「突然爆發好嚴重的戰爭,很多人都死了,老師跟朋友都不在了,就連校長……校長雖然擊敗敵人,但是也、也不在了……那場夢太真實,所以看見您時,我才會……」


  當年她離開的畫面,幾乎是彌秧一輩子的惡夢,即使千年已過,仍會夢見白袍消逝的瞬間,她永遠記得手伸出去只捉住空虛的感受,無力地看著她在自己眼前消散。


  「沒事的。」


  彌秧閉緊雙眼,白袍當然會說沒事,這只是安慰孩子的話語,說是一場惡夢,說是想太多……


  即使是這時間注定會發生的未來,白袍也只會說——沒事的。


  因為她已經完成自己的任務,當然就沒事了。


  因為被留下的是她,根本就不用替誰悲傷。


  「彌秧?怎麼了?」


  彌秧不想露餡,拼命把情緒往內心壓抑,將差點外洩的魔力反覆拉回,身體不自然地顫抖……如果是普通人,她根本不在乎,但是眼前的白袍那句「沒事的」,她很想問對方憑什麼?


  「彌秧!」


  她猛然睜開眼睛,已經被白袍抱入懷中,明明這一切皆為虛無,她卻止不住眼淚,甚至產生感受到對方體溫的錯覺,宛如不曾失去過。


  ——想念,真的很想念她。


  「請妳不要再跟我說『沒事的』,妳當然沒事,背負痛苦的是我!」彌秧無法克制自己,反正這是場夢,她為什麼要裝作不知情?她快承受不住了,有多少次想毀滅一切,卻因為對方喜愛這個世界才沒有下手。


  「看來很嚴重呢。」白袍喃喃自語往旁一坐、拍拍自己的大腿:「彌秧如果害怕睡著又夢到那些東西,要不要躺這裡呢?」


  「妳!根本就沒有理解我的意思!」


  「彌秧……妳到底怎麼了?」


  「颯兒朵,妳到底愛不愛我?」


  白袍明顯一愣,但是很快恢復鎮定:「當然,我們真心相愛不是嗎?」


  「不,妳不是,在這時間點妳根本不是!」她反駁著,在看見白袍蹙眉時意識到不妙,四周畫面已經開始崩裂,這個夢就要清醒了。


  想到自己又要失去對方,彌秧無法再從容面對,她緊抱住白袍哭出來,將千年的寂寞一次宣洩,即使對方不明白也無所謂了,彌秧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夢到如此清晰的她,可以互動也能擁抱,即使感覺不到體溫也沒關係。


  至少,她在她的懷裡。


  「彌秧……」


  白袍輕輕拍著她的背,那聲嘆氣之後——彌秧睜開雙眼。


  漆黑的房內只有她一個人,環繞千年的思念與寂寞,安靜的令人想吐。


  「呵。」


  想起夢的盡頭,白袍用唇語說的對不起——彌秧開始大笑,這股思念終究成了心魔,日日夜夜折磨神智,居然幻想她說對不起,到底是多需要白袍的安慰?


  明明知道她是不得已,明明知道她背負的責任,明明知道她的無奈……就是以這些為前提,她才放棄長年的仇恨,選擇跟對方在一起,並肩走下去。


  這條路卻比想像中痛苦也漫長。


  「果然只能這樣啊……」彌秧的聲音顫抖,眼神逐漸瘋狂,她反覆抓著脖子,即使扯出血痕也感覺不到痛,跳躍的思緒只得到一個出口。


  「等我,颯兒朵等我……我很快——很快就會打下聖域,把妳帶回來!」


360 巴幣: 1286
Ariel
笑容突然消失
2021-01-26 02:09:49
色之羊予沁
有畫面(#
2021-01-26 15:52:27
姜月影
好像發過了?
2021-01-26 15:43:52
色之羊予沁
之前是發日記的形式沒錯~
因為活動過了,所以把文章轉過來
2021-01-26 15:52:4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