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13 照片

艾爾斯凱 | 2021-01-26 00:38:00


我的家已經回不去了
我依舊很珍惜,我成長的地方

警察封鎖一切,掩蓋所有事實
如今警察想要探究過去的真相

這遲來的正義,我不需要去相信。



  墨晴守根據『偵探、劉革新』的訊息,前往當年保護他的辯護律師住處前進,尋找薛深谷的下落。

  開著車子在路途中,手機鈴聲響起,

  熟悉同事的來電者,車子停靠路邊,手指滑向綠色符號接聽:「喂,是我,發生什麼事?」

  「墨警官,第十九位死者出現了,且身分相當特殊,務必請你過來一趟。」

  「……已經十九人了嘛……不,我現在必須有急事要確認,無法前往,現場全部交給代理人,採集指紋,盡可能拍攝多一點現場照片,同時注意四周可疑人物,發現也拍起來,不要貿然接近,大人物死亡交給局長處理吧,我回局之後,再針對案發現場分析。」

  「是!」

  「麻煩你們了。」

  掛斷電話後,墨晴守無奈靠在車椅上,大大嘆氣。

*
  死者身分特殊,至少是對政治界方面有影響的大人物吧?反正是局長停止調查進度,這方面交給局長不過份,比起殺人案,反而薛深谷案件比較能夠……恩……
*

  想到死亡人數要突破二十人,且不能繼續深入調查,墨晴守打算用別的案子來切入連續殺人案件,就算上官與局長的針對性,也會有好藉口。

  但無形的壓力依舊不斷累積,無法貫徹自己的精神實在是痛苦,劉革新的勸言也回響在腦中,還是不能原諒局長屈服不相干人士的威脅命令。

  「唉!」

  最終選擇放棄思考,墨晴守打起方向燈,繼續駕駛轎車。



  偏僻的深山處,透天別墅高級住宅,整座山特殊名稱為『新城』,是一座充滿昂貴氣派的社區。

  擁有絕美山景還能眺望市區璀璨夜景,在這樣的空間內,也能讓居住者隨時隨地享用溫泉,堪稱社會之中,最奢華的私人溫泉會所。

  高端建材玉晶石耐震耐酸零吸水率,以及奈米光觸媒自潔磚,讓外觀恆久如新。社區大門口也設置崗哨,二十四小時安全管制出入人車。

  辯護律師「鄭道」就住在『新城』的某一棟透天建築。

  不是居住人士持有的『身份卡』,都必須進行身分驗證。

  光是進入就需要換證件,守衛會通知住戶,並且根據住戶的要求是否讓客人進入,過程需要等待幾分鐘的時間,墨晴守就算是警察身分,新城也不是隨意讓警察進入的地方,凡事都要通過一層一層的關卡。

  沒有事先電話聯繫,貿然的拜訪是墨晴守的試探,表明自己身分以及調查等等理由說服對方見面,正因此在門口卡住許久的時間,對方要求警衛仔細確認訪客的身分是否為『警察』,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律師選擇了『見面』。

*
  沒有拖延時間的跡象,從門口開車過去一分鐘左右……對方似乎沒有隱瞞什麼吧?
*

  抵達一棟三層的透天別墅,很難想像這間價值上千萬豪華房子是一位『自由律師』能夠賺取買到的,來訪之前已經調查房屋的所有權跟持有人,確實是鄭道的名字。

  一名資深老練的平頭中年男性,穿著量身訂做的襯衫與西裝外套,黑色的西裝褲,光是外觀就與一般人截然不同。

  「警察先生光臨寒舍,突然拜訪,有失遠迎。」

  「不會不會,突然拜訪還請見諒。」

  「請進吧,我想我們對談需要一個場所。」

  「好,外面也不適合談。」

  「請。」

  律師將警察帶進住處內的大廳,兩人坐在沙發上,泡了一壺茶,墨晴守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出尋找殺害前局長的『林浩瀚死亡事件』追捕的兇手、薛深谷等等事情。

  當然其中並沒針對目前最恐怖的『連續殺人案件』進行訪談,更是小心翼翼不將薛深谷與案件聯繫起來。

  就以單純的追捕,了解前局長死亡的過程。

  「當年,為什麼『鄭先生』願意伸出援手,幫助薛深谷辯護?厲害的是,你竟然在檢察官提出多項實際的證據後,還能獲得法官的勝訴。」

  「……商業機密我不便多說什麼,我只能回答第一個問題,我認為現在這個社會,需要『薛深谷』這樣的人存在,以這個為由,我願意免費幫助他,僅此而已。」

  「社會需要一位殺人犯?」

  「目前還沒看見罷了,警察先生,如果薛深谷不是呢?」

  「嗯?你想說前局長死亡不是薛深谷下手的嗎?」

  「不,我不否認薛深谷殺死林浩瀚,而是對『為什麼』要殺這一點抱持疑問,你不好奇?還是你好奇的是,連續殺人案的第一人,就是林浩瀚?」

  「…………。」墨晴守一時無法反駁,等於默認。

  同時也將前局長的死亡,產生新的想法,從薛深谷是一名殺人犯,轉換成薛深谷為何要殺死前局長。

  並且墨晴守跟鄭道也有同樣的想法,連續殺人案恐怕跟前局找的死亡有關聯。

  「從你的表情,我已經知道你真正的來意,其實我也沒有好隱瞞什麼,我一直以來只相信自己直覺而行動,我想要辯護誰就去辯護誰,而其餘的事情,我不會去調查也不想去管。」

  律師只為受害者辯護,殺人案調查與抓捕皆屬於警察,對於這一點,鄭道願意幫忙,尋找人不是律師的業務之中。

  鄭道倒了一杯水,遞給眼前墨警官,順手將一本資料夾,裡面全是關於『薛深谷殺害林浩瀚』的相關資料。

  個人資訊,報紙媒體,以及身為律師的角度,為這場辯護準備的各種說詞及證據。

  「這是我對薛深谷的了解,家族背景我也調查過,很可惜我不知道『薛深谷下落』,你可能白忙一趟,你慢慢看吧。」

  「謝謝。」

  律師的資料跟警察蒐集到的資料幾乎一樣的訊息,甚至警察方面比較詳細,這讓墨晴守心中失望了一下,直到有一頁,上面只有半張的照片,被鄭道律師小心翼翼的保存起來,這也是當年翻案的關鍵。

  一張只剩一半的照片。

  開心的父親,手掌撫摸著自己兒子頭頂,兩個人發出真心的笑容。

  「鄭先生,這張照片是?」

  「薛深谷與他的父親,沒有另外一半的照片了。」

*
  這張照片,好像在哪……
*

  「父親意外身亡,母親上吊自殺,薛深谷從幸福家庭變成最不幸的人類,警察甚至用『手槍』恐嚇、威脅一位孤獨的少年,薛深谷為了生存,更是生存本能,去反抗當年開槍的林浩瀚,若開槍射殺成功,恐怕林浩瀚就過失殺人。」

  「!」

*
  對了,根據檔案紀錄,前局長的死亡現場,辯護方的證據,現場有著子彈的彈殼跟彈孔,同樣檢察官也複製一份作為敗訴的紀錄。

  那麼,前局長為什麼要對薛深谷開槍?
*

  「鄭先生,感謝您配合我無理的請求,這份資料對我有很大的幫助。」

  「是嗎?你打算繼續起訴薛深谷嗎?他可是被判刑二十五年的有期徒刑喔?出獄大概也只有死路一條吧?」

  「他目前沒有被關,現在假釋出獄,在社會上遊走,而會不會起訴,也要看他本人有沒有改過自新。」

  「假釋出獄……?」

  「鄭先生不知道正常,我也是最近才發現的,所以我才會去尋找薛深谷,在怎麼說警方沒有調查到是誰放走了薛深谷,因此我有義務追尋這個人。」

  「原來如此,真是費心,警察也辛苦了,為了案子奔波不已。」

  「這是職責所在,感謝提共重要的資訊,我該離開了。」

  「我送你到門口吧。」

  律師鄭道,帶著客人墨晴守離開家門,看著警察上車,目送車子遠去。

  墨晴守離開不到兩分鐘,回到屋內的鄭道,手機響起了古典旋律。

  來電顯示者,律師持著電話,往自己專屬的書房走去。

   「呀~~哈~~囉~~,今天過的好嗎?」

  「你認為呢?『策劃』先生,『殺手』在我家附近吧?」

   「哎呀~~你真了解我,阿~~不用講多餘的廢話真是舒服,那猜猜~~我想問什麼?」

  「不用問,我直接告訴你想聽的,警察、墨晴守,往『死的深淵』去了,殺手要過去嗎?」

   「哈哈哈,不用不用,我還要麻煩你幫我給殺手泡一杯茶,讓他好好休息呢。」

  「可以啊,你聯絡他,我帶他進來。」

   「『今天』這麼好?哎呀~~早知道我也過去了,現在行嗎?行嗎?」

  「你不行吧?放人鴿子的事情不是好事。」

   「欸~~好吧,我叫殺手幫我喝光你全部茶葉!」

  「隨你說吧,接下來你怎麼打算?那名警察……」

   「我會再思考,至少,那位可憐警察,活不了。」

  「我從窗戶看到了,你家的殺手,已經在我家門口了,先掛了。」

   「欸,你好冷淡,至少讓他在外頭兩小時阿,欸,別掛阿。」

  鄭道毫不留情地掛斷電話,再次出門時,殺手背著長型的黑色箱子,等候已久,無表情的殺手向律師鞠躬行禮,鄭道馬上請他入內,將剩餘的茶,加熱給殺手喝。

  兩人等待,某個新聞出現。




  墨晴守不是回警察局,而是直接衝到『薛深谷』的住家地點。

  此刻已經黃昏過後,夜晚慢慢的來臨。

  假借搜索令還生效的藉口,順利取得薛深谷家的鑰匙之後,二話不說踏進去,深入走到『兩間個人房間』其中一間。

  這個房間有著另外一半的照片,一位年長女性跟一名青年,青年是薛深谷,年長女性就是母親,一位慈祥賢母的美女。

  拿出手機,閱覽從鄭道資料內的另一半照片,從撕毀角度去判斷。

  吻合


  「照片果然吻合,有兩個薛深谷!?這是一家四口嗎?跟警局資料不一樣,怎麼一回……」


    咚……
     咚……


  墨晴守放下照片,取而代之,手槍已經拔出,穩穩握住。

  儘管腳步聲非常安靜無聲,空氣的氣氛,很顯然完全不一樣,有人進來了。

  墨晴守緊張的自言小玩笑:「今晚,我會是第二十名死者嗎?」

  幾乎敲敲話的聲音,彷彿在安靜空間,傳遞每一個角落,隨後從黑暗的門口,傳出了更加低沉的聲音。

  「你想要死,我就成全你。」

  黑暗的刀光透露出,血紅銳利從黑暗中睜眼

  「咕!」墨晴守沒有任何猶豫。

  呯!

  槍聲,嚇走滿天的烏鴉群。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234 巴幣: 6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