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幻想國度】【小說】 豔影浪客II 第二話 黃金代

Ark-琉依 | 2021-01-25 22:33:40




  「唔.....」陽光照射,犽塔月皺著眉,他勉強睜開眼睛,抬起左手遮蔽陽光。

他這時聽到外頭熱鬧吵雜的聲音,他想起身,但是全身無力彷彿鬼壓床,只能吃力的呻吟。

有聽到呻吟聲,一名女子打開房門:「啊!你終于醒啦!」犽塔月一看那名女子....

說是女子,但是....她全身毛茸茸的,有著一對尖耳朵,臉長的一點都不像人類,反而有點像狼。

「獸人....妳是誰?」犽塔月看著眼前的女性獸人,但她只是趕緊將犽塔月扶起「別說話,我來幫你換藥!」她說話的嗓音,預測年齡大概四五十歲,余娘半老的感覺。

女獸人身上只有圍著一條粉紅色圍裙,如果以人類的標準,那應該就是...裸體圍裙?

一位裸體圍裙的獸人歐巴桑,整體結論就是這樣,犽塔月充滿疑惑,雖然很想吐槽全身都是毛到底算不算裸體,不過還是先擦藥。

「你傷重成這樣,居然還能活下來真是奇蹟,好,藥換好了!旁邊有燉內臟先吃吧,你已經一週沒進食了!」女狼獸人親切的笑著,犽塔月看向旁邊那碗熱騰騰的菜,禮貌的點頭。

「老婆,他怎樣了?」外頭傳來粗曠的獸人男性,女獸人回頭回應丈夫:「他醒啦!別吵他,趕快去通知維傑爾!」

維傑爾....那不是怒天的化名嗎?總而言之,他現在肚子餓得要命,馬上吃了口內藏。

肝臟相當有彈性,完全沒有煮過頭而產生的粉感,配合鹽巴、油還有薑的調味更充滿鮮味。

除了肝臟,這碗雜燉裡面還有腰子、胃、心臟等等,甚至還有睪丸,犽塔月海吃胡喝的吃完,一瞬感覺全身充滿了能量。

他雙手合十:「多謝招待。」這時怒天跟著一名粗曠的狼獸人一同進了房間。

「哈!看你氣色,我老婆煮的精力湯還真有用!」狼獸人丈夫大笑。

「那你還是多吃點治治你的陽痿吧~」怒天還一旁吐槽騷話。

「甚麼騷話!在怎麼也不會輸給你啦!」狼人笑罵回去。

看著兩人互損,看來真的不止認識,感情還相當好。

「請問您是?」犽塔月問。

獸人:「哎呀,我叫比戈哈,在外頭煮飯的是我老婆霍卡。」

「這裡是『黃金代』,獸人帝國與迪拿爾中間的緩衝代。」怒天說道。

黃金代作為邊境緩衝,因長年戰亂使的這段平原成為了不法之地,更因為此地黃土貧瘠再加上艷陽高照讓這片荒原如同黃金般刺眼,因此有這命名。

「如此貧瘠混亂之地,卻有富麗的命名,真是諷刺啊。」犽塔月略有感嘆的說道,他穿上比戈哈給他準備的便服。

是一件粗曠大氣的皮夾客,肌膚的裸露度很高,配上獸皮褲與長靴顯得充滿野性。

「哈!很合身呢,小伙子。」比戈哈笑著,犽塔月微微點頭:「過獎,比戈哈兄,您與怒天認識?」

比戈哈點頭:「當然,黃金代這個不法地段可是暴徒橫行,民不了生,但自從維傑爾幫助我們鎮壓了強盜,黃金代可是和平了好長一段時間。」

「是啊,因此他便是我們的生死之交了。」霍卡也笑著進房。

犽塔月四處看著:「薔蜜呢?」「那個丫頭嗎?村裡的薩滿正在努力救治她,那個傷勢很不樂觀。」

他著急問道:「他在哪裡?」比戈哈答:「我帶你過去。」

眾人於是趕至薩滿的住處,路上犽塔月質問怒天:「怒天先生,薔蜜的傷難道您也沒有辦法嗎?」

怒天略帶遺憾:「抱歉,我只能壓制她的傷口持續擴散。」

「亞雷西娜呢?」

「她飛回龍穴,去尋找有沒有解決薔蜜傷口癒合的方法。」

魔族跟龍族都對她的傷勢無能為力?犽塔月苦惱,究竟是薔蜜本身的特殊體質,還是暴風砲已經厲害到可以殺死近神的存在...

薔蜜平靜的躺在地毯,獸人薩滿則是不停的給薔蜜灌入再生咒語,肩膀傷口雖然沒有擴大,但卻因為藍色火光未熄而無法癒合。

「薔蜜...」犽塔月跪坐在薔蜜身邊,薔蜜發覺到他後睜開雙眼:「犽塔月...我...我的傷口...」

「不要緊...妳會康復的。」他緊握著薔蜜的左手。薔蜜感受到犽塔月心境有了轉變,變得相當溫柔。

也展露笑容:「嗯...」

犽塔月起身,離開了薩滿的居所,怒天跟在身邊:「怒天先生,這個地方離獸人帝國遠嗎?」

「步行需要半天的路程,如果我們直接飛過去一個小時就可以到達。」

聽完怒天這麼一說,點頭:「不過,在薔蜜康復前,我自己的事情就先耽擱。」

怒天露出微笑:「奇怪,你這小大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溫柔了?說好的江湖老油條的設定呢?」

犽塔月面有難色:「我...我只是,已經認定她是可以信任的夥伴,如此罷了...」

怒天:「吼吼~你臉紅的樣子還挺可愛的~真可惜你生錯性別喔~」犽塔月馬上踹過來一腳。

在雙方打鬧時,村子的號角突然響起,所有人馬上大喊:「敵襲!!!婦人小孩趕緊避難,所有人全副武裝!」

看來就算怒天鎮壓了強盜,但還是會有漏網之魚,而且在場的村民面對這情況相當熟練,看來也是經常面對這種事。

「有強盜,我們去幫幫他們?」怒天摩拳擦掌,犽塔月二話不說抽出蒼月:「報恩的時候到了。」

「蒼天已死!」「殺!!」犽塔月兩人一出村,一大群穿著閃亮黃金盔甲的暴徒們衝了過來!

「黃金!?」犽塔月錯愕的看著強盜的裝備,曾為貴族的他一眼就看出那些盔甲是純正的金子打造的....問題是....

「喂喂!這些強盜怎麼全身都是黃金啊!」怒天似乎也嚇得不輕,村民立刻衝上去,拼了命的把強盜的裝備狠狠拔下來,作風簡直不明白誰才是強盜!?

比戈哈突然大喊:「小心!」這時一名黃金賊已經沖向犽塔月,蒼月急忙抵擋,金刀的衝擊力巨大,大病初癒的犽塔月瞬間被震的老遠「唔!!!」

「犽塔月!」怒天馬上擋住這名黃金賊的去路,這名賊留著一頭馬尾長髮以及粗曠的鬍子,一邊還綁著純金的眼罩,儼然是名獨眼龍。

怒天馬上一拳打過去:「天焰!」拳頭轟出一發火球,獨眼龍閃過,金刀往側面劈過來,怒天跳起空翻躲過。

馬上貼上去空手近戰,帶著火焰屬性的連番快拳掃腿,立即克制黃金不耐熱的缺點,獨眼龍退了幾步「一流欸!」

似乎稱讚著怒天的身手,獨眼龍一舉金刀:「豹眼斷!」『轟!!!』

金刀一揮射出致命氣流,怒天再次翻身躲過:「好厲害...!」怒天也發現對方可不好惹,也開始結印施法「三界-陽火!」

怒天雙手瞬間噴發高溫火焰,獨眼龍看向對方打算要死磕到底,讚嘆大喊:「人稱一流,刀一流!來!!!」

怒天怒喝一聲衝到獨眼龍面前,獨眼龍一道猛力一劈:「荒豹斬!」

『轟!!!』強大氣流刮起強風,沙塵暴四起,村內雙方視線都被吸引過去「好....好厲害。」

風飛沙結束後,兩人停留在短兵相接一瞬的姿勢,金刀已經被融化掌握在怒天鮮血直流的虎口。

怒天另一手打在獨眼龍的腹部:「唔!好...好身手...」獨眼龍痛苦的喘氣:「不過,其他人應該已經成功了。」

「你這甚麼意思?」怒天納悶道,忽然遠方傳來少女的尖叫聲。

「糟了!我們中計了!」所有人立刻衝到婦孺避難處,到了門口,幾名黃金賊已經扛著女孩們遠走高飛。

犽塔月眼看不對,馬上衝到薩滿的住處...薩滿已經被打倒在地,薔蜜失蹤了。

「那群土匪.....!!」犽塔月發抖的握著蒼月,這群黃金賊的目的是為了要強搶婦孺。

強盜被趕走後,犽塔月發現村內的物品幾乎都沒有被掠奪的痕跡,加上村民都專注在那些強盜的黃金裝備....不對,這一切太不合理了!

那些黃金賊隨便一套盔甲那個價值都可以買一棟房子,那他們為何還要當土匪?

加上村民搶奪裝備...難不成他們其實是一夥的?犽塔月想到這裡這一切實在是太荒謬了,憤怒的抓著頭皮,隨後立刻殺氣重重的衝到村長家。

一進來就看見了被怒天制服的獨眼龍,怒天也用著不善的眼神問著村長:「村長,我希望你能好好解釋清楚。」

村長面帶緊張:「解...解釋甚麼?」

「跟那些強盜勾結!」犽塔月憤怒吼道,一旁怒天笑道,表示你也發現啦。

「那些強盜的目標是女人,薔蜜也被抓走了,如果這件事情跟這座村子有關,我...」犽塔月已經氣的口語不清。

怒天平靜道:「念在我們的交情,我不在的這段期間,村子到底怎麼了。」他手裡的火球告訴村長,敢說謊,我就燒了這裡。

村長知道怒天的力量強大,嚇得嚶嚶叫:「我說!我說!這些黃金賊是去年來到黃金代的,他們自稱『黃天真教』,他們不搶財,只搶婦女....」

犽塔月抽刀:「繼續說。」

「哇...他們為了搶婦女,甚至不在乎身體上面的純金裝備,村子裏最近的支出都是黃金賊的裝備帶來的。」

怒天打趣:「哇靠,若不是他們強搶民女,我都要以為他們是慈善機構了。好了,獨眼龍,告訴我你們這個黃天真教到底是甚麼奇怪的宗教吧。」他踹了下獨眼龍。

獨眼龍眼神略帶不悅:「那不是奇怪的宗教,我們是被腐敗的王國逼至走投無路的起義軍。」

「起義軍?那跟搶婦女有甚麼關係?」

獨眼龍:「教祖說,他看見了一個預言,這個預言的影像是黑龍將會籠罩蒼天,女孩們會被迫俘虜進黑龍腳下,被販賣、被凌辱,永無希望之日。」

「黑龍....?」怒天皺眉拖著下顎,犽塔月一旁喊道:「那只是神棍的靡靡之言罷了,怒天先生你不該真的相信吧?」

獨眼龍義正言詞的表示:「那些少女,我們都安置的相當好,絕對沒有受到傷害。」

犽塔月:「如果我是真的,為何一開始就不解釋清楚?」

獨眼龍:「這一代的百姓,似乎因為長期受到外來強盜的襲擊,變得神經兮兮的,不停的把弟兄們趕走,教祖發現時間緊迫,只好用搶的了。」

村長還一臉恍然大悟:「難...難怪我們還有鄰近的村子幾乎都沒有傷亡...」

犽塔月把蒼月抵在獨眼龍的脖子上:「你說的話,我實在很難相信,而且更讓我納悶的...你們身上的黃金是哪來的?」

獨眼龍也不在乎脖子被抵,說道:「我們這身黃金,是教祖的奇蹟之力變出來的,他可以變出黃金,再變形成任何物體的能力。」

「可以製造黃金!?」犽塔月心裡突然有股熟悉感,山賊、有神力,喜歡抓女孩....

他的腦海裡突然出現提奧那張嘴臉。

這個世界的土匪大王口味都這麼一致的嗎?一點創意都沒有啊!犽塔月心中不停的吐槽,收起蒼月後,怒天看著犽塔月,奇怪問道:「小子,你有甚麼點子嗎?」

犽塔月眼神很難看的瞪著村長:「村長,貴村是否持有化妝品的女性?」村長疑惑的點頭。

怒天詭異的勾起嘴角:「吼吼~~~你該不會...」

「閉嘴。」犽塔月板著臉。


60 巴幣: 2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