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ololive同人】我的亞特蘭提斯妹妹

fungus | 2021-01-24 20:11:38 | 巴幣 4 | 人氣 231


略微偏向西邊的太陽照進屋內,帶來暖洋洋的光線,那是個本來很平淡的午後——

「你可以叫我Gura……或鯊鯊,或……Shaaark!」少女擺出像是掠食者撲向獵物的姿態,壞笑著對坐在地上的貓咪如此自我介紹道。
下樓梯到一半,目睹了這個畫面的少年僵在樓梯上。
白髮、頭上帶有幾絲藍色挑染、並身穿藍色帽T的少女也看見了他,此時她瞪大水靈靈的蔚藍雙眼,就維持著這個動作、同樣僵在原地。

——堆滿了行李的玄關此時被奇妙的寂靜感籠罩。

「你……」
尷尬的沉默當中,少女的臉開始快速漲紅了起來。
「你都看到了……?」
「啊,對、對了,妳就是那位Gawr Gura對吧,歡迎歡迎,這一路辛苦啦。」
為了打破尷尬,少年視線飄移,裝作沒有看見的顧左右而言他。
「你什麼也沒有看見!請快點忘掉——!」少女哇哇大叫著,把貓咪給嚇跑了。

——這就是少年與名叫Gura的少女的初次見面。

客廳桌上放著冰箱拿出的罐裝汽水,上面結出的水珠晶瑩的閃著光。
「我叫Gawr Gura,我確定這名字在亞特蘭提斯是有意思的,但我不確定這在人類世界有什麼含意……喔這個真好吃,還有沒有?」被用袋裝草莓餡巧克力派安撫而冷靜下來的Gura,此時正坐在客廳裏的沙發上,一邊重新自我介紹。
——但內容同樣難懂。

Gawr Gura是少年母親的親戚的女兒。
少年的母親是羅馬尼亞裔美國人,關於當年老爸在美國留學時如何與她相識又把她娶回國的事蹟、以及兩人在美國期間一起幹出的各種奇形怪狀的事,少年在那對結婚多年依然像是新婚狀態的甜蜜夫妻口中已經聽到足以倒背如流的地步了。
這種如膠似漆的感情,也是兩位又跑去度二次蜜月的原因。

順帶一提,少年很確定Gura在羅馬尼亞語是「嘴」的意思。
他的外祖父曾自豪的介紹過,是祖先在一次三文魚大胃王比賽中大獲全勝而被瓦拉幾亞大公賜予的姓氏——天知道是不是真的,總之Gura家族的大家都這麼相信就是了,家族年度聚會照片裡還能看見大家把一個沒有下排牙齒的大嘴標誌當作家徽使用,聽說這是紀念初代Gura不知為何沒有下排牙齒的特色。

「別看我這樣,今年我剛滿9361歲,不是小孩子,是長輩唷。」Gura拿著少年又遞給她的第二個草莓餡巧克力派,自豪地介紹道。
如今少年獨自看家,而就在此時,母親發來訊息,通知他有個聽都沒聽過的親戚正要從美國來留學,需要寄宿在家裡,要他好好接待對方。
「嗯哼,就是這樣,還有什麼想知道的盡管問吧,人類!」Gura又咬了一口巧克力派,臉頰脹得圓鼓鼓的。
看來來了個很奇妙的孩子啊…….

「原來如此,那我現在幫你把行李搬進房間吧?距離報到還有一段時間,我們可以順便逛逛附近……」不知該如何做出回應,少年決定直接切入正題。
但這很顯然不是Gura想要的回應。

「『原來如此』?難道你是那種人嗎?別人對你掏心掏肺的說了一大串,你只說一句『K』?」 Gura突然激動起來,用巧克力派指著少年質問道:「或者下雨有人發訊息向你求救,你也只回答『K』?有人難過地向你發了一大串訊息,隔了三個小時後你才回答一個『K』!?這些設定我好不容易才記好……不、我真誠地將自己的秘密身世介紹給你耶!你的感想只是『原來如此』!?」
「抱歉!?要不……你可以介紹一下亞特蘭提斯?你們十個國王是怎麼管事的呢?不會吵架嗎?」
少年快速回憶曾讀過的亞特蘭提斯傳說,趕緊隨口提了個問題。
「……」
沒想到Gura立刻靜了下來,皺起小臉開始努力思考,然後——「……政治是污穢的,我們亞特蘭提斯人注重其他更可貴的事。」
顯然她放棄了。
「算了,我不期待人類理解。但身為9921歲的長輩,這種包容心還是有的。」Gura恢復常態的說道。
「你剛剛不是說9361歲嗎?」
「咕!?過、過了五千歲以後記憶就變差了,不要在意那種小事!」Gura脹紅了臉,對於自己的口誤感到羞恥地揮著手,結果……
磅!
「A !?我撞到我的鰭了!」
「還好嗎!?我去拿急救箱!先用汽水冰敷下手肘!」
「不是手肘,是鰭……」Gura抱著手肘淚汪汪的糾正道。

少年一邊給雙眼盈滿淚水的Gura塗上藥水,一邊對往後的日常到底會是什麼樣子感到莫名的茫然。

~Next~

早晨,煮好的稀飯在客廳桌上冒煙,還有幾罐打開的醃菜與魚罐頭。
Gura哼著歌,在浴室中踮著腳尖、面對鏡子梳著瀏海,架上還擺著一罐標註為藍色的染髮劑,上面的屈O氏商品貼紙還沒去掉。

白色頭髮好像是家族遺傳特徵,母親、以及很久以前搭飛機來拜訪過一次、此後只在視訊裡見過的身在美國的外祖母也是這樣的頭髮。
對愛幻想的Gura來說,那一小搓她每隔一陣子就會重新染色的部分,強烈昭示著她對自己特異髮色的驕傲感。

少年坐在客廳裡,一邊盛好稀飯等著表妹前來,一邊打開電視,此時電視上正在播放著昨晚的美食節目的重播,裏頭的男女主持人組合正浮誇的介紹著某家老店用仿翅做的香菇魚翅羹。
少年的寵物貓威靈頓正在窗台上懶洋洋的伸展著。

「早安,喔尼醬……」Gura堅持要叫少年喔尼醬,她其中一箱塞滿了英譯漫畫和輕小說的行李可能就是原因…..但被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叫做喔尼醬,要說不開心是不可能的,所以少年也就由著她了。
「那是什麼?」Gura一邊檢查著挑染完成的瀏海,一邊走進客廳,發現電視上正在特寫著老闆以長柄杓從鍋裡撈出魚翅羹的畫面。
「是香菇魚翅羹喔。」對於能親口跟老外介紹這種充滿特色的料理,少年感到一絲興奮:「傳統上是用鯊魚鰭來做的呢,超奇怪的對吧。」
但當他說出口後,他才突然想到,這少女自稱鯊鯊還是什麼的….
「你、你們吃鯊魚!?」Gura睜大雙眼,震驚地交替望著電視和桌上的魚罐頭:「你們怎麼下得了手!?」
「現在用的都是仿魚翅,不是真的啦!」
「鯊魚是朋友,不是食物!」Gura握拳宣示,但她接著嗅到了稀飯的香味:「說到食物…..喔尼醬,附近的麥O勞有賣早餐耶,我想吃那個,那個薯餅。」
「少吃點速食比較好吧?」
「馬鈴薯是健康的蔬菜,這是亞特蘭提斯頂尖學者的最新研究。」
……看來有必要給她介紹下更健康的東亞式飲食。

~Next~

「嗯啊、嗯哼、啊嗯……」
房間裡傳來很奇怪的聲音。

少年呆站在門外聽了大概一分鐘左右。 .
畢竟是剛剛進入思春期的少女呢,有這種行為也是正常現象,嗯,平常心、平常心。
——雖然這樣想,但真正聽見還是讓人感到很臉紅心跳。

對於自己在偷聽表妹發出的奇妙聲音的變態行為,待得越久少年感到越自責,但同樣處在青春期的男孩子,果然不太容易就此挪動步伐……
「啊、啊、嗯、唔咿咿咿——」Gura的聲音逐漸拔高,看來像是達到某種巔峰,然後……
噗咻。
有個東西撞開了門一舉衝出,砸在少年腦袋上。
「哇啊!?」
「A ?原來是喔尼醬,可以幫我把Bloop拿進來嗎?」Gura穿著休閒運動服,頭上綁著運動頭帶,喘著氣說道,她跟前擺著一個腳踏車打氣筒。
地上還有一條打氣管線正在咻咻地冒著氣,看來剛剛它噴飛了本來卡在上面打氣的某種東西。

「Bloop?」少年看了看砸中自己腦袋後碰巧掉在自己雙手上的玩意。
那是個癱軟的氣球,透明的塑膠皮裡還有一隻頭戴罐頭的鯊魚布偶。
罐頭上寫著「非常食」。

「Bloop常常會像這樣逃走,我總是要處理它的落跑計畫,唔咿、嘿咻……」
Gura吃力地按壓著打氣筒的槓桿,看來剛剛的聲音是這樣來的。
透明圓球在她的努力之下慢慢漲了起來,讓裡頭的鯊魚布偶清晰了起來。
「給喔尼醬介紹一下,這就是Bloop,我的儲備糧食。」打氣完成後,少女一邊說著一邊戳著那個在氣球裡的玩偶:「來,Bloop,向喔尼醬打聲招呼~」她端著裝有鯊魚布偶的氣球向少年搖來搖去,似乎是在操控著玩偶向少年招手的意思。
請多指教了,Bloop。
看著小鯊魚手上的迷你鯊魚,少年在她期待的眼神中也苦笑著打了招呼。

~Next~

「嗨~歡迎來到Gura的廚房~今天我們要做肉餅!」Gura在冰箱上的小白板寫下晚餐菜單的內容,然後愉悅的敲著鍋子說道,她身前的桌上擺滿了異國風味十足的食材。

為了緩解Gura的思鄉問題,少年帶她去附近賣場的異國食材專櫃,意外發現Gura在美國很喜歡的主食麵包,在買回來以後連續在好幾餐當中取代了白飯的地位。
那真是超大一條的麵包。
看來吃法是每次用餐時切一塊下來的樣子,對於只在普通麵包店偶爾買買肉鬆和三星蔥麵包之類的少年來說實在不是習慣的吃法。
但發現那搭配一般配菜也很美味以後,少年逐漸接納了這種新吃法。

決定有時也配合Gura的飲食習慣,今天少年和Gura一起去買了她以前常用的材料,倆人決定來做一餐用她熟悉的風味構成的晚飯,當作文化交流。
「麵包應該還剩下不少吧?我去拿出來吧,你放在哪?」在旁邊備料的少年順口問道。
「不必麻煩了,它就在……」Gura說著伸手到櫃中…..然後她面露疑惑的縮回了手。
「怎麼了嗎?」
「沒什麼——」她接連打開了所有的櫥櫃,接著開了冰箱:「A,我想我一定是放在……」
然後她跑去開了廁所的門,接著是浴室的門,最後她跑上樓去,少年聽見翻箱倒櫃的聲音。
他無言的站在廚房裡等待著。

幾分鐘後,Gura頭髮有些亂的跑回廚方。
「……我搞丟我的麵包了。」
「你到底是怎麼弄丟一整條麵包的!?」
「沒——關係,我們還有其他儲備!」Gura忽視了問題,再度打起精神來:「之後再找就好!」
對於表妹的迷糊行為,少年只能再度苦笑著接受。
但此時他注意到冰箱上的白板寫的字。

Meatload

少年聽說過meatload好像是……他並不想承認他是在哪知道的。
他在小鯊魚愉快地哼著歌的時候悄悄修改了最後一個字。

~Next~

「A!?」
打偏的BB彈在保麗龍板上留下彈孔,做為目標的氣球卻全都完好無缺。
「呶嗚嗚嗚……」Gura咬牙切齒了起來,眼角餘光盯著獎品架上的玩具三叉戟。

為了做好國民外交,少年帶著Gura一起去夜市,打算好好的玩一趟。
但此時她顯然陷入某種困境。
「不必勉強啦,下次再來就好了。」少年看她滿懷挫敗感的樣子,於心不忍的安慰道。
「我本來希望能用我的鯊魚技巧驚艷大家,然後拿到三叉戟的……」Gura頹然放下BB槍,難過的低垂著小腦袋:「但我好像只是看起來很蠢……」
「……」少年望著她,默默掏出錢來給了攤主後,也拿起一把BB槍。

接二連三的爆破聲讓Gura疑惑地抬起了頭,正巧看見一個接一個爆開的氣球。
她瞪大了雙眼,瞳孔中反映出少年穩穩地端著BB槍的手。

回家路上,少年看著她向路上遇到的每一隻生物炫耀三叉戟。
「Alfred!你看!」Gura揮著三叉戟展示,而她擅自取了名字的肥胖流浪橘貓看了幾眼後,又鑽回了草叢中:「對對,我懂,Alfred也不敢相信他的眼睛……是Joergen! Joergen你看!你看!」鄰居的看門狗被衝來的Gura嚇得縮了一下:「我們有三叉戟了!」
被擅自稱作Joergen的這隻生物,少年還記得牠其實叫做哈皮的樣子。
牠緩過神來後湊上來嗅了嗅三叉戟,而Gura此時回過頭嫣然一笑。

——喔尼醬謝謝你

從小開始在附近的夜市玩了許多年,少年感到這是收穫最為豐足的一次。

~Next~

「喔尼醬……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嗎?」
「咦?」
接近午夜時,忽然來敲門的Gura提出了讓少年驚訝的請求。
啊,是那件事吧。
大約一小時前——

「A——@#@$@$——」一連串奇怪的胡言亂語配著尖叫聲,在電腦前不停響起。
「你確定要在睡前玩那個嗎?」少年抬起本來正盯著手機的臉,向表妹問道。
「我我我可是頂級掠食者,我和我面對的一切一樣大尾!」Gura咬牙盯著正進行著某種驚悚遊戲的螢幕,以逞強的語氣說道:「在亞特蘭提斯的深海中這這這不算什麼!」
好吧,保重。
少年嘆口氣,把視線又轉回了手機上,之後他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了。

——果然是這樣吧。
此時Gura小巧的身體已經擠在少年背後,縮在他的棉被裡。
感受到她比想像中更高的體溫,少年不禁面紅耳赤起來。
「這樣真的很奇怪啦,我去打地鋪!」
「喔尼醬不要走!A…..不是,我是說,在、在亞特蘭提斯這代表家人感情良好的意思!所以不該拒絕,並不是因為害怕!絕對不是!」
面對無論如何不願放自己走的少女,少年只好按耐住古怪的感觸把自己的意識往夢鄉塞。

不知不覺睡著的少年在一旁發出柔和的呼吸聲。
Gura抓著他背後的衣服,小臉蹭在上面。
安心感慢慢升起後,她也露出微笑閉上雙眼。
「晚安,喔尼醬,最喜歡你了。」睡著前,她悄聲說道。

人類少年與來自亞特蘭提斯的小鯊魚的日常,還會繼續下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