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九三

黑霧 | 2021-01-24 10:24:22


  聽到同伴細語的藍蝶身體輕輕一動,傳達出想要起來的意圖,蒼彈因此鬆開了左手讓對方坐好,在漆黑之中雙方無法看見對方,但藍蝶還是朝著同伴的方向望去,過了彷彿慢了幾拍的時間後才開口:「混沌,灰暗。」

  「哎呀……」蒼彈感到意外地輕呼,「長官明明說得很是熱血激昂,背後隱藏著的卻是不期不待,又或者絕望嗎?」

  聽到蒼彈評論的藍蝶在這時輕輕地搖了下頭,在無光的空間裡蒼彈理應看不見,但她卻是感應到同伴的否定,心中的驚訝轉變成疑惑而再度開口:「不是這樣的意思?以往灰暗的顏色大多都是和表面相反的感覺吧?嗯……是更複雜的意思嗎?」

  藍蝶先是點了點頭,然後才補上一句:「所以才說混沌。」

  「誒,所以這次顏色占卜不奏效啊,那到底是好的意頭還是壞的?」蒼彈半開玩笑地撲向藍蝶,有點像是小狗久久未看見主人而衝動地撲上去,並以臉頰磨蹭著對方。

  對於同伴這種舉動藍蝶並沒有特別的反應,她只是任由對方的臉頰輕輕地磨擦著自己的臉頰,癢癢的,十分溫暖,所以她不抗拒,不過不對對方的舉動作出反應並不代表同意對方的意見:「說了很多次,不是占卜。」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們的天賦(Gift)——共感嘛,可是明明是存有明確意義的話語,卻會被『聽』成充滿曖昧意思的顏色,不就跟那種把未來說得似乎怎樣也說得通的占卜很像嗎?」蒼彈停止了磨蹭的動作,她已經從同伴身上補充完能量,相信對方也感覺到自己的溫暖支持了。

  藍蝶微微鼓起腮子,當然並不是因為蒼彈不再磨蹭自己,是她不喜歡這樣的說法,正當她想著是否應該用較嚴厲的話去強調時,一絲緊接著一片光投射入這漆黑的空間,貨櫃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蒼彈特尉、藍蝶特尉……」那名軍人呼喚著自己來這裡所尋找的對象,卻被眼前一片漆黑嚇了一跳,難免以為自己去錯了地方,不過遲疑之間透過微弱的自然光發現坐在地上的兩名少女,雖然無法理解眼前的景象但還是立即說明來意:「一切準備就緒,將會在一分鐘後出發,請兩位……」

  「知道了。」蒼彈打斷了對方的話,迅速地從地上爬起來後伸手拉起旁邊的藍蝶。

  二人相視一眼,露出他人無法看得出來的微笑,已經完全進入作戰狀態,跟隨軍人前往自己此刻應該前往的地方,履行「甲冑少女」的責任。







  一零二八。

  「第一城」西面淪陷區上空。

  距離上一次對話已經過了半小時,閃光一直處於惴惴不安的狀態,即使心裡明白這樣的心情已經算違背待命的指示,但她的思緒就是離不開同伴那無甚神采的模樣,空洞的雙眼每一刻都在刺痛她的內心。

  「很想要幫助她。」閃光心中像是有某個人一直這樣輕語、低語、高呼又或者吶喊,可是她找不到辦法,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只能默默忍受著這樣無能為力的煎熬。

  就像上一次對話,總括而言就是不了了之,在負面情緒的影響下,閃光更是認為那番話讓狀況變得更糟了,要是她繼續胡亂行動,非但無法改善狀況,更甚是把幻焰推下深淵。

  真的能讓幻焰獨自面對嗎?那樣不就只是讓她繼續鑽牛角尖而已嗎——類似的想法不停在閃光的腦海中徘徊,她沒有答案,正因為不知道答案,所以在十分鐘前聽到「雷光作戰」進入第四階段,蒼藍已經乘坐天馬77型越野四驅車出發後,也沒有借這個機會與幻焰搭話。

  坐在閃光對面的幻焰仰起頭倚靠直昇機機身,引擎的震動感覺透過頭蓋骨直接傳進腦袋裡,一般而言這感覺應該會很噁心又或者至少會叫人感到暈眩,但是現在的幻焰卻捨不得這蓋過了音樂的強烈刺激。

  「我也不想這樣啊……小光。」幻焰在心中悲鳴,已經和閃光出生入死那麼多次,閃光又不是那種能藏起內心想法的鐵面女,她甚至不需要看,僅是閃光在自己身邊就能察覺她那溫柔的氛圍中混雜著叫人心痛的憂慮。

  幻焰知道自己就是那個主因,她也不是自己想要變成如今這副悽慘的模樣,只是繚繞在心中的恐懼遠遠大於直昇機引擎所傳來的震動,不是害怕到想要逃避,而是根本想不到辦法面對。

  「若果我能找到打贏『擬態者』的辦法,我就可以重新振作繼續當『甲冑少女』嗎?」幻焰曾經以為這是答案,也試著把這個想法向大衛提出,但最終得到的答案似乎是模棱兩可的答覆,她的記憶甚至曖昧到無法記得清楚當時大衛是怎樣說的。

  幻焰甚至感覺坐在直昇機裡的不是自己而是某一個人,她的靈魂遺落或者迷失在某個地方了,即使如此她還是被伸手無法觸及的閃光所吸引,告知她此刻就在這裡的現實。

  「那個……小光。」幻焰擠出有點沙啞的聲音,她不想自己的問題造成閃光的困擾。

  「呀……」閃光沒想到幻焰會主動搭話,她此刻還滿心混亂,花了點時間才反應過來:「是,我在這裡,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幻焰知道,知道平常的閃光總是成熟穩重,絕對不會像現在這般慌亂,「只是想說,蒼藍她們出發了吧,不知道能不能夠順利抵達『第一城』。」

  閃光當然不會奇怪幻焰如何知道,畢竟巴頓的宣告是傳達給全軍,幻焰不可能沒聽到,只是她怎麼想也沒想到幻焰居然會主動跟自己談及蒼藍,「從鳴石基地出發前往『第一城』,再快也兩、三個小時吧,要是現在開始就在意起來會累倒喔?」

  「也沒到很在意啦。」幻焰盡量表現出輕鬆的一面,「只是覺得只能從地面入侵有點可惜,要是能用地下鐵路的話……不過不可能吧。」

  聽到幻焰最後的補充,閃光也禁不住點頭,「確實不可能呢,畢竟地底才是敵人的大本營啊。」

55 巴幣: 4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