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碧航二創】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13) 皇家淑女可畏,嗎?

河合艾梅莉 | 2021-01-24 08:44:01

連載中(二創)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資料夾簡介
轉生到碧蘭航線世界的指揮官與喬治五世及其他夥伴一起奮鬥的故事。

◆封面圖版權由沐塘所授權。



隨著外頭鳥兒嘰嘰喳喳的聲響,陽光灑落在久仁彥的房內,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搖了搖枕邊人。
他的臉上洋溢著笑容,對,昨天開始和小天鵝在一起了,小天鵝可是他的嫁艦。
「小天鵝,起床了喔。」
「嗯……炸魚薯條……」
這孩子究竟要多愛炸魚薯條啊!?
一瞬間有這種念頭閃過了久仁彥的心中,要是把自己拿來跟炸魚薯條比較不知道會怎樣喔……
「小天鵝、早上了喔。」
久仁彥再度開口輕聲提醒,但小天鵝甜美的睡臉卻絲毫沒有甦醒的意思。
「指揮官……一起吃炸魚薯條。」
「……」
看見小天鵝睡得這麼沉,睡衣衣衫不整的樣子,久仁彥不禁有一股想惡作劇的想法。
「把O棒放進小天鵝的嘴裡好了……不不不、時間上來不及了!」
久仁彥甩了甩頭,拋開不潔的想法,抱起小天鵝的身體,這樣她總該會醒來了吧?
「嗯……早安、指揮官。」
「啾,早安,小天鵝。」
衣衫不整的小天鵝揉著睡眼,甚是可愛,久仁彥輕輕地吻上了她的額頭。
「!?」
這舉動似乎讓小天鵝滿臉通紅。
「醒了嗎?」
「……」
看見小天鵝因為害羞而沒有反應時,如此可愛的樣貌,久仁彥更進一步的拉著小天鵝的雙肩,與她接吻。
「啾……」
「唔……」
兩人唇瓣輕輕的一觸後,久仁彥摸了摸小天鵝的頭。
「醒來了嗎?」
「嗯、嗯嗯!」
小天鵝滿臉通紅的不住點頭,便也下床準備換衣服。
「嘿咻。」
看見小天鵝脫掉睡衣,白皙的肌膚和與身高不相襯的豐滿側乳,久仁彥立刻轉過身去,拿上自己純白的海軍軍服,走向浴室。
「指揮官……?」
小天鵝有些不解的看著久仁彥,接著臉頰有些潮紅。
「雖然很害羞,但是……一起換衣服沒問題的哦。」
「不、我建議妳別把我的理性看得太高比較好……」
「理性……?小天鵝不明白喔……」
「意思就是,我再看著小天鵝的身體下去,我一定會想和小天鵝做的……」
「嗚……」
小天鵝害羞的遮著自己的身體,彼此各自換好衣服,正準備出門,小天鵝拉了拉久仁彥的袖子。
「那個、我覺得呢、咱一大早和指揮官做、也、也可以啦……」
「時間上來不及呀,還沒做完就會被打擾囉。」
久仁彥指了指時鐘。
「好、好像是這樣耶,抱歉抱歉、咱……考慮不周。」
小天鵝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杓,久仁彥輕撫她的臉蛋。
「沒關係,我明白妳的心情喔,因為我也是一樣的。」
「欸嘿嘿。」
小天鵝開心的傻笑,接著,久仁彥便牽著她的手,去食堂用餐完後,少見的提早進了辦公室。
但,有個人明顯比他更早,對,喬治五世。
「齁,終於有點樣子了吶,指揮官。」
「嘛,我得做好我的本分才能,才能照顧小天鵝,和大家才行。」
看見久仁彥比以往更加認真看待指揮官的工作,喬治五世心底微微一笑。
「沒想到小天鵝這麼有用呢……」
沒聽到喬治五世的低語,久仁彥拿起最近的巡邏報告。
「喬治五世,赤城和加賀最近有動向嗎?」
「不,這幾天委託順便巡邏時都沒有見到賽壬。」
「果然企業在暗中幫助我們嗎……」
「認為這樣比較妥當。」
「明明都是為了和賽壬作戰,為什麼不能坦誠互相幫忙呢……」
久仁彥若有所思望著報告,喬治五世輕輕一笑。
「一定是想測試你喔,指揮官。」
「測試我……?」
「對,那個企業就我的了解來看應該是個無比正直的人,要是想獲得她的認可,可能得正面贏過她才行哪~」
「正面贏過她……那可是大E、別說傻話了,我們連一航戰的赤城和加賀都勝不過……」
「依我的看法,企業一定會再放任赤城和加賀進攻這裡,作為測驗,接著,才會正面向指揮官宣戰。」
喬治五世一邊解說,接著話鋒向下一沉。
「因此,我認為我們強化戰力為主要目標,把所有資源都投資再建造和強化艦體結構上吧。」
「說的倒簡單……」
久仁彥無語的低著頭,這些都是要錢啊啊啊啊!!!
「總之先建造吧,指揮官。」
「我只剩一造,我昨天剛被明石洗劫啊,妳不是才站在旁邊嗎!」
聽見久仁彥的哀號,喬治五世輕蔑的一笑,身體貼了過去,彷彿要把胸部抵住久仁彥似的,紅色的雙瞳直勾勾的,嫵媚的望著他。
「呵呵,不知道是誰,昨天忍不住向小天鵝出手了吶~」
「喬、喬治五世,妳突然貼得這麼近……要、要是被小天鵝看到就不好了。」
正當久仁彥有點臉紅心跳的同時,喬治猛的將身體拉回,再度回復那充滿王者氣息般的樣子。
「好,玩笑結束,我們去明石商店建造吧。」
「妳果然是再尋我開心嗎……喬治五世。」
「呼呼,你說呢?」
就這樣,喬治五世帶著久仁彥來到了明石商店。
「唔喵,指揮官還有錢建造啊?」
「對啦,還有一造能用。」
「呼呼~這個大色鬼,又色又窮。」
看見不知火和明石竊笑的樣子,久仁彥還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呀~指揮官真是傻瓜搭喵,如果買了特價戒指起碼還有五造。」
「對對對,明明都打了五折要賣他,呼呼呼。」
「妳們兩個別嘲笑我行不行啊……」
久仁彥一邊沮喪地吐槽,一邊選了特型的機器按下了建造按鈕。
四小時三十分鐘─
「喔!是SSR的預感!這一定是正規空母!」
熟讀建造時間的久仁彥顯得十分興奮,當下又加購了一個鑽頭。
「該死、歐洲人。」
「嘖、這傢伙什麼時候才不會單抽出奇蹟啊……」
不理會戴上墨鏡的明石和不知火,久仁彥興奮的插入鑽頭,倏地─
耀眼的金光從艦船建造裝置迸發,上頭閃耀著皇家的徽章!
「光輝三姊妹!太好啦!」
「這傢伙是不是把建造公式背得太熟了……」
「嗚哇……還真有這種人啊……」
兩個商店娘吐槽完,艙門敞開,耀眼的金色光芒閃耀著商店屋,綁著雙馬尾灰色長髮的少女從艙門走出,身穿著黑白色的洋裝,優雅地向著久人彥行禮。
初次見面,指揮官,我是光輝級裝甲航空母艦的三號艦,可畏。從今往後,還請多多指教了」
「齁,是可畏吶。」
聽見這聲音,可畏望著喬治五世。
「喬、喬治五世閣下!?妳也待在這個港區!?」
「嗯。」
「嗚哇……真不妙吶,這樣子不就要常常注重禮儀……」
可畏低語著,此時天狼星和確截向前搭話。
「歡迎來到這裡,妳好,可畏大人,我是目前這裡唯一的女僕,天狼星。」
「可畏大人,我是擔任騎士隊的確截,還請妳多多指教。」
「嗯……天狼星、確截。」
可畏無言地望著周遭,怎麼都是皇家的人……
「可畏姊姊,妳好。」
「嗯、嗯,小天鵝……?」
可畏望見了小天鵝手上的戒指,雖然感覺有點奇妙,但也沒直說。
恕我問一下,請問這裡是什麼基地呢?
直布羅陀基地唷。
喬治五世笑笑的回答她。
我大英帝國管轄的直布羅陀嗎……難怪一堆皇家的船艦呢……
可畏聽到這邊也不覺得奇怪了。
「嘿~皇家的空母呢,看起來真是一副很有教養的樣子!」
「請問妳是?」
「重櫻的第五航空戰隊精銳,瑞鶴!和妳一樣也是空母喔!」
瑞鶴說完,拉著可畏的手,自然來熟的讓後者有一點生畏……
「我、我是光輝級裝甲航空母艦,和一般空母有一點微妙的不同也說不定呢。」
「喔喔~!那不就跟大鳳一樣了嗎!她也是裝甲航母哦!」
看見瑞鶴似乎有點帶給可畏困擾的樣子,喬治五世乾咳了聲。
「瑞鶴,可畏和妳不同,是個優雅地皇家淑女,妳和她交際要遵守禮儀才好。」
「皇家淑女……總覺得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呢……」
瑞鶴放開了手,可畏拉著裙子向她行禮,優雅莊重,且大方。
「那麼,指揮官,今天該做的事情還請你規劃一下。」
聽見喬治五世與大家的交談結束,久仁彥便點了點頭。
「好~!我馬上來安排今天的行程吧!」
將可畏介紹給大家後,其他人便例行前往執行委託。
而可畏則是被久仁彥帶到了指揮官辦公室,目前留在港區的艦船除了非戰鬥人員的明石和不知火外,只有初來乍到的可畏。
久仁彥原本是打算讓她出去進行委託的,畢竟多一個艦船委託可以多拿回一些資源,順便提升熟練度,但可畏本人說她剛到這裡,想先適應環境,久仁彥想想也不無不妥,便首肯了。
「可畏,這邊是港區的設施地圖。」
久仁彥攤開了一張上頭畫著許多可愛圖示的直布羅陀港區的導覽,為的就是避免之後新來的船艦像自己當初一樣在港區裡迷路,事先就請小天鵝幫忙繪製了原稿,拿去給明石加印了許多份。
「是,指揮官。」
「拿著這個我帶妳去認識一下……嗯?」
正當久仁彥想說認識環境,倏地一個鈴聲響起,可畏率先發話。
指揮官,你的電子郵件來了。」
「啊,謝謝。」
久仁彥打開電腦後,確認了一下。
「是饅頭,饅頭要我去船塢那邊拿整修資料,妳可以在這等我,或是拿著導覽去晃晃都行。」
「好的,指揮官請慢走。」
久仁彥臨行前,可畏雙手拉著裙子向他行了一禮,目送他離開後,可畏站了起來,動了動身體。
「啊~維持那樣的禮儀都快痠死了~」
她放鬆了一下肩膀之後,便開始探索辦公室……
「指揮官的錢包有沒有掉在辦公室呢~這樣就可以偷偷去買東西吃,嘿嘿~」
於是她翻箱倒櫃了一會,什麼都沒找到,目光便鎖定在喬治五世放在辦公室的冰箱……
「真沒辦法……只好打開看看了。」
可畏拉開了冰箱,眼睛頓時閃亮亮的,草莓戚風蛋糕、莓果千層巧克力蛋糕,天使蛋糕、提拉米蘇、巴藤柏格蛋糕,還有大吉嶺紅茶。
「有了有了,嘻嘻!」
可畏開心微笑,接著拿出草莓戚風蛋糕,切了一小塊,品嘗了一下。
「呵呵,指揮官那傢伙,從我見到他開始,就老是斜眼偷瞄我的胸部,沒想到,品味意外的不錯嘛,還以為只是色鬼呢。」
離開了辦公室後,久仁彥雙手插著胸口。
「呀……真的是皇室淑女的感覺啊,艦船什麼的,果然各有各的特色吶,而且……」
久仁彥想到可畏領口中間的白色布,還有兩顆豐滿圓潤的北半球,看起來就細緻滑嫩……
「好想揉她一把……不不不,這種想法只是變態吧……振作一下,久仁彥,不要色瞇瞇的!正事要緊!」
於是久仁彥向饅頭取了整修表,準備辦公室內,回去前和饅頭討論了一些關於艦船的性能等等……
一眨眼的時間,就過了半個鐘頭。
「嗚哇……讓可畏等好久……好像不太好啊。」
一想到可畏可能還在辦公室等他,久仁彥望了望手錶,接著衝回辦公室。
「不好意思,可畏,我去船塢剛好有點雜事處理……」
當久仁彥打開門,就看到可畏單手拿著塊鮮奶油草莓戚風蛋糕,桌上還擺著紅茶……
「指揮官!?啊嗚!」
一瞬間,可畏將手上的那塊剩半邊的蛋糕吞了下去……
「……」
面對久仁彥無語的眼神,可畏輕咳了一聲,恢復淑女般的神情,理所當然地把蛋糕擺在桌上……
「咳嗯,那麼,指揮官,工作遇到什麼困難的話,就先放在一邊,稍微休息一下如何?我準備了一些茶點,來一起享用吧?」
「……」
「……」
兩人陷入了謎一般的沉默,久仁彥無語地望著她。
「皇家淑女的形象幻滅了!」
「幻滅是什麼意思啊!我,我只是餓了吃點東西而已嘛!」
「吃東西是無所謂啦……妳也吃太多了吧,這個還沒開封過的說……這樣我怎麼不幻滅啊!?」
「呃!?」
久仁彥說的沒錯,可畏把半邊蛋糕都吃掉了,當下後者便氣急敗壞了起來。
「反正給我吃一點又沒關係嘛,說起來指揮官才是讓我幻滅了吧,明明個子高,長的還蠻帥的,結果老是色瞇瞇的!」
「我、我色瞇瞇的!?」
「對呀!一直、一直盯著我的胸部看,你以為我沒發現嗎?你敢說沒有嗎!」
可畏盛氣凌人的湊了過來,兇惡的巨乳更彰顯自己的存在,但方才可畏這麼一說,久仁彥也不好意思看下去,只好尷尬地望著旁邊。
「妳、妳靠這麼近很危險啦!」
「哼~想看對吧~但又不好意思看~哼哼。」
可畏彷彿是贏了什麼一樣滿意的插著胸口,此時雙峰抖動了一下,這回久人彥倒是毫不客氣地盯著她的胸部了─
「嗚哇……還真的看過來了……小心我把你戳瞎!」
「好了好了,玩笑話就到這裡為止,其實呢,這些食物不是我的……」
「啊咧?」
久仁彥這麼一說,可畏困惑的歪著頭。
「不是指揮官的……那……」
「那是喬治五世的……」
久仁彥開口說完,可畏的頭上也冒出了冷汗,但馬上又恢復了愉快的神情,又切了塊蛋糕,颯爽的坐在沙發上。
「算了。」
「妳還繼續吃啊!喂!?都說是喬治五世的了!」
「反正,指揮官會想辦法的~對吧?」
「妳說這什麼歪理啊……」
「好嘛好嘛~指揮官~」
可畏嗲聲嗲氣的說著,同時,搖晃著上半身,雙乳隨之甩動……
久仁彥馬上兩眼發直!
「啊……還真的毫不客氣地盯著看。」
「是妳要我看的吧?我有說錯嗎?」
「沒有。」
可畏無言地說完,久仁彥坐回座位上。
「妳就安心的吃吧,我晚點會去買回來放,就當作妳讓我的眼睛吃冰淇淋的費用好了。」
「耶咿~謝謝你囉~指揮官~」
久仁彥處理著文件,此時可畏似乎是嫌無聊,把鞋子脫了,躺在沙發上。
「沒想到妳有這樣的一面啊……」
「嗯?反正指揮官都知道我不是淑女了,應該無所謂了,我也就不用隱藏自己了,對吧~」
「是是~」
看著可畏眨著一右眼,發自內心的俏皮地笑著,久仁彥也不好意思在說些什麼,現在的可畏看起來十分的快樂。
對了,妳不是要參觀港區嗎?還去嗎?
啊,那個不用了,你給我的導覽圖上畫得很清楚,我之後按圖索驥就好了。而且我原本就是為了想偷懶才搬出這個藉口的。
呃……我說妳喔……
久仁彥扶著額頭。
「哼哼哼哼~」
作為指揮官,關心艦船的心理狀態也是很正常的吧,此時可畏趴在沙發上,擺動的雙腳的小腿,哼著小曲。
「說起來,指揮官。」
「嗯?」
「雖然由我來說有點那個什麼,但你不覺得喬治五世雖然看似陽光,卻感覺城府很深嗎……」
「不覺得,喬治五世是個能幹的副手,比起我來更像指揮官。」
「欸……真無聊,和我聊點八卦嘛。」
「我只知道妳皇家淑女的背後,居然這麼能吃,而且還會未經同意偷吃辦公室冰箱裡的東西,難怪叫肥恐─」
久仁彥話還沒說完,可畏就將沙發上的靠枕砸了過來,正中久仁彥的臉。
「嗚哇!妳做什麼啊!?」
「總覺得指揮官等等會說出一些沒禮貌的話,哼,這是你活該。」
看著可畏氣呼呼股著臉的樣子,久仁彥倒是想捉弄她了。
「絕對不是指妳胖喔!」
「不然你是指什麼嘛。」
「我只是覺得妳的胸部發育十分驚人,超棒的。」
當久仁彥此話一出,可畏眼睛睜著看著他,絲毫不相信久仁彥會這麼說。
「嗚哇……這是、變態發言吧。」
「對啦!我就是變態啦!」
「光明正大地承認了!?」
「比起這些,妳偷吃了喬治五世這麼多東西,等等我還得去買來還她,妳有替我的錢包想過嗎!」
「唔……」
被久仁彥這麼一回嘴,可畏頓時不知道要說什麼。
「知道自己錯了的話,難道不該把胸部給我揉一下,用妳的身體償還嗎!這蛋糕很貴耶!」
「那個、指揮官雖然我知道你是開玩笑的,但作為一個人,這樣的發言實在有點………沒想到,指揮官你私底下這麼變態啊。」
可畏無言地說完,久仁彥酷酷的壓了壓軍帽。
「其實呢,我平時在喬治五世前面都是在裝乖喔!和妳一樣!」
「看來我們是同路人呢……」
「對對對~妳知道就好。」
久仁彥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可畏望著他。
「雖然我們是同路人但你一直盯著我的胸部,這樣果然、還是不太好吧……?」
「啊?不是說不要隱藏自己了嗎?」
可畏嘆了口氣,但還是微微一笑。
「唉~真拿指揮官沒辦法,反正在這個空間,我也很放鬆,就隨便你看吧,與此交換~這房間裡的零食要隨便我吃喔~」
「沒問題,妳盡量吃吧,但,如果吃太多,我可以揉妳胸嗎?」
「還討價還價啊!?」
「開玩笑地,阿哈哈。」
「真是,都不知道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了,算了,我還是先來吃蛋糕吧~哼哼~」
「喂!別吃完啊!我還沒吃到耶!」
「嘻嘻,誰管你啊~指揮官還是乖乖的辦公吧!」
「沒有這樣的啦!」
於是兩人就這麼待在辦公室裡,度過了快樂的下午茶時光。

後記A:
日安,這邊是河合愛梅莉。待著日版的復刻活動"悲歎せし焰海の詩 "直布羅陀的肥恐龍可畏也在這邊和大家見面了,外表端莊淑女的他,其實私底下是個會耍小聰明、能偷閒就偷閒的懶惰女孩,我想可畏一定很適合在中華民國國軍生存,是個適合當兵的孩子呢。對了對了,因為我超喜歡可畏的,所以從這篇開始我都很期待每周能看到可畏的表現呢。另外就是非常感謝沐塘大大肯把自己的可畏女兒借給我們當封面圖用,真的有夠香的呢(設成手機桌布的狀態)~那麼就下周日見囉各位。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各位悲歎せし焰海の詩的活動進行得怎麼樣呢~
因應活動,本作女二正式登場,可畏同學!
其實本作在設計之初,就聽到河合不停地呼喊
可畏!可畏!我要可畏!可畏的香氣!!
可畏挖一級棒!
金勇快給我更多的可畏─的聲音。
同時我也十分喜歡可畏,所以就理所當然地變成女二了!讚讚的!
老話一句
喜歡的讀者還請留言收藏訂閱三連之時,不忘給個GP
各位讀者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原動力,希望大家喜歡!
那麼,我們下回【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不見不散~

616 巴幣: 1238
小柊(由良控)
可畏:肥恐龍是誰說的(手拿贄殿遮那)
2021-01-24 22:40:51
河合艾梅莉
那個金什麼永浩的(躲
2021-01-24 22:52:43
吼呱
喬治不是應該會比肥恐龍還X嗎?
2021-01-25 10:49:05
河合艾梅莉
什麼X?
2021-01-25 12:15:22
吼呱
2021-01-25 12:25:54
河合艾梅莉
妳知道的太多了(被喬五爆打
2021-01-25 12:27:27
吼呱
要跟宇佐求救啦
2021-01-25 12:28:13
牛汗ㄈㄓ
肥恐……不對,是皇家時停戰神、搖滾天后可畏
2021-01-25 13:28:01
河合艾梅莉
渣挖魯多!
2021-01-25 22:58: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