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都市傳說系列--稻草人

鱷魚蘇打 | 2021-01-24 06:25:53


    巡邏車在鄉間的道路中行駛。道路兩旁是一望無際的玉米田。由於是作為飼料的玉米,它們必須曬乾才能讓機器順利採收。因此它並不如新鮮的玉米田那樣生命盎然,反倒呈現衰敗之感。
 
    「我們巡邏的範圍就是剛才那幾個小鎮。知道了嗎?丹尼爾?」一名留著八字鬍的警官正帶著新來的警察巡邏。
 
    「我們的轄區範圍很大呢!」丹尼爾說。
 
    「也只有這點不方便而已。能來這裡是你運氣好,好好享受吧!等你調回大城市裡你就會想念這裡清閒的日子了!」克拉克回答。
 
    克拉克會這麼說是因為他們的轄區是很涼的轄區,附近只有幾個人口不多的小鎮。原本上層不該把年輕新血丟到這種養老的轄區,但這兩年間這裡已經有三名員警退休,一時半刻找不到適合的人選,只能把這個菜鳥先丟到邊疆充人數。
 
    丹尼爾看著窗外成排乾癟枯黃的玉米田。他注意到遠處一個紅褐色的影子正在路邊蠢動:「克拉克,前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右手邊的路邊。」
 
    距離更近時,丹尼爾終於看清楚那個東西的廬山真面目,一個面容詭異的稻草人。
 
    「稻草人?」丹尼爾準備搖下車窗時──
 
    「──」克拉克加重踩油門的力道。丹尼爾因為加速度而向後靠椅背上。他一臉疑惑地看著克拉克。
 
    克拉克看著前方的路說:「不要隨便碰人家的東西。」
 
    兩人回到警局裡。一名頭頂微禿,肚子像是裝了游泳圈的肥胖男子上前尋問:「克拉克,新人的狀況怎麼樣啊?」
 
    「局長好。新人嫌我們的轄區太大。」
    
    「不是,我──」
 
    「哈哈!我也覺得太大了。不過實際上我們也只管幾個小鎮而已。」局長說。
 
    「局長,有人幫我們泡咖啡嗎?」克拉克說完後走到局長旁嘀咕了幾句。局長隨即收起輕鬆的笑臉,並對丹尼爾說:「丹尼爾,你去找內特,叫他教你寫巡查報告。」他隨即與克拉克走進局長室內。
 
    正當丹尼爾要離開之際,他聽見局長進門前的最後一句話:「你們在哪裡看到稻草人?」門關上之後,局長室內良好的隔音讓丹尼爾聽不見接下來的對話。
 
    接下來幾日,丹尼爾忽然忙了起來。因為這幾天以來,局內出門巡邏的頻率明顯變多了,所以許多內勤工作都落在丹尼爾身上。
 
    幾個月後,丹尼爾才終於從工作堆中脫離。他開在寬大筆直的路上,愉快地哼著歌,離開了無生氣的轄區,享受自己難得的連假。
 
    再回到警局裡時,局內的氣氛明顯變得不同,克拉克也不見蹤影。
 
    「克拉克他臨時有事要請假一段時間才會回來。這段期間你們先支援一下彼此的工作吧!」局長說。
 
    「所以丹尼爾」內特將警車鑰匙丟給在座位上的丹尼爾:「車就麻煩你開了喔!」
 
    兩人在中午用餐完後出門巡邏,並在傍晚抵達最後一個巡邏點。某個玉米田旁的農場。丹尼爾將警車停在農場旁,並在車上等著奈特去巡邏箱簽名。
 
    窗外的夕陽逐漸隱沒在遠方的地平線以下。隨風搖曳的玉米田逐漸染上黑夜的色彩,它們隨風搖曳,發出沙沙的聲響。
 
    「唧──」如同缺乏潤滑的木門所發出的聲響混在玉米田內。丹尼爾從後照鏡中看見一個人影屹立在玉米田中。好奇心驅使下,丹尼爾下車,往玉米田走去。
 
    從餘暉中,對方戴著草帽,背向夕陽看著遠方。一股莫名的不安襲上心頭,丹尼爾摸著配槍上前,並拿出腰間的手電筒:「先生?」
 
    手電筒的燈照在對方身上,但對方仍不為所動。對方穿著紅黑相間的襯衫,還有一件牛仔褲。臃腫的身材裡似乎塞滿了稻草。
 
    「唧……唧……」丹尼爾看著眼前的場景不禁失笑,原來只是一個稻草人。
 
    「丹尼爾?」不遠處傳來內特的呼喚聲。丹尼爾回過頭向名為奈特的影子喊:「我在這裡,我馬上回去。」陣風止息,玉米田安靜了下來。
 
    「唧──」稻草人忽然轉向面對丹尼爾。
 
    「What the Fuck!」丹尼爾被嚇得坐倒在地。
 
    「丹尼爾?怎麼了!」內特聽見丹尼爾大吼之後趕到警車旁,但當他看見稻草人後卻僵在原地。他神情呆滯地說:「丹尼爾,我們回去了。」
 
    丹尼爾指著稻草人,還沒等他開口,內特便大吼:「走了!快點!」
 
    丹尼爾準備上車時,內特抓住他的肩膀:「我來開!」
 
    「──」丹尼爾才上車,甚至還沒關上車門,內特便急踩油門。種種異常的舉動讓丹尼爾也跟著緊張起來。丹尼爾看著後視鏡,它看見稻草人轉頭看著巡邏車離開。
 
    內特轉過頭向坐在一旁的丹尼爾問:「你沒有碰它吧?」
 
    「我沒有碰它。」此時,丹尼爾心中的不安爆發了。他逼問內特:「那個鬼東西是什麼?」
 
    「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你可能會以為我們都瘋了。其實那個稻草人它是活的。」
 
    「是誰在惡作──」
 
    內特搖頭打斷丹尼爾的推論:「不是!它是真的稻草人,可是它是活的。」
 
    「為什麼你們一直說不要碰它?碰了它會怎麼樣?」
 
    「不想變成『那樣』就離它遠一點。」內特握著方向盤的手正在顫抖。
 
    「那為什麼──」丹尼爾欲言又止,在很長的一陣沉默後,他才開口:「內特,今天的事情先不要告訴局裡的任何人。」內特滿臉莫名地看向丹尼爾。
 
    「我整理好頭緒之後會再跟局長報告。」
 
    之後幾天,輪到丹尼爾開始執夜間勤務。他趁著四下無人之際翻閱陳舊的報案紀錄。他發現轄區內有許多失蹤案件,並且這些案件都沒有被登錄在線上系統裡。
 
    丹尼爾接著開始查詢近幾年的報案系統,他發現有許多報案資料雖然有登錄,但最後都草草結案,而那些報案也都是『失蹤』案件。正當他看得寒毛直豎時,他聽見腳步聲迴盪在空蕩的警局內。他將電腦螢幕關上,走出辦公室,克拉克正端著咖啡站在辦公室中央。
 
    「克拉克?」
 
    「丹尼爾?今天是你值夜班啊?辛苦啦!」克拉克舉起手中冒著熱氣的咖啡問:「要來杯咖啡嗎?」
 
    「你怎麼會這個時間到局裡?」
 
    克拉克忽然反問:「這幾天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一切都很正常。」
 
    克拉克揚高眉毛,點點頭說:「是嗎?那就好。」他啜飲了一口咖啡:「我還以為又有稻草人出現了呢!」
 
    「所以現在我們可以討論這個話題了?」看來內特還是把那天的事情說出來了,丹尼爾心想。
 
    「大概是五、六年前吧?這附近的農夫在整地時,從農地裡挖出一個寫滿詭異文字的木板,然後不知道怎麼搞的,一個惡靈被召喚出來了。」
 
    「那個稻草人就是惡靈?」丹尼爾問。
 
    「沒錯。」克拉克將咖啡放在桌上:「被它抓到的人內臟會被它吃光,變成只剩下皮囊塞滿稻草的稻草人,然後它會開始獵捕下一個受害者。」
 
    「……」丹尼爾直盯著克拉克。克拉克也看向丹尼爾,並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是你覺得把這件事情報上去有什麼用嗎?我們只會丟了工作,然後被抓進精神病院裡度過餘生而已。」
 
    「可是我們必須做些什麼!不然會有更多無辜的人受害!」丹尼爾說。
 
    「你以為我這幾天都是出去玩的嗎?」克拉克說。
 
    「有辦法可以阻止它嗎?」
 
    克拉克拿起掛在牆上的警車鑰匙,拋給丹尼爾:「車就麻煩你開了。」
 
    丹尼爾將局裡的鐵門拉下,按照克拉克的指示將車子開到附近玉米田的農場內。
 
    微弱的月光僅能從雲隙間窺探已經沉浸在黑暗當中的玉米田。
 
    克拉克熟門熟路地走進玉米田中。跟在後頭的丹尼爾如同泅泳般撥開眼前的玉米株,但僅過了一兩分鐘,他就在這無盡的迷宮中迷失方向。
 
    丹尼爾停下腳步:「克拉克前輩?你在哪裡?」
 
    「看天上。」克拉克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丹尼爾抬起頭,看見手電筒的光束正照向夜空。他隨著光的指引,不斷撥開眼前的玉米株前進。直到眼前的路忽然消失。
 
    「──」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坑洞,踩空的丹尼爾摔入其中。當他再次抬起頭時,一個面容詭異的稻草人正豎立在自己面前。
 
    丹尼爾抬起頭,看著坑洞上方面無表情的克拉克。他腦中一片空白:「怎、怎麼回事?」
 
    「這就是阻止它的方法。只要吃了13個人它就會陷入沉睡。順帶一提,你就是那第13個。」克拉克諷刺地說。
 
    「等等,為什麼……你……不!不!快阻止他!救我!拜託你!」丹眼前的稻草人開始踏著搖擺且不穩的步伐向丹尼爾前進。稻草人以枯樹般的大手將丹尼爾開膛剖肚,接著張開那張變形臉皮的大口,開始大快朵頤。
 
    「如果你不要這麼多管閒事,至少應該可以撐到被轉調單位。真是的……」克拉克無奈地搖搖頭。
 
    他接著拿出手機打給局長:「局長嗎?有好消息跟壞消息。好消息是稻草人吃飽了,我想過一陣子您就能高升到總局,到時候再麻煩您提拔我;壞消息是我們得再找一個新人了。喂?您有聽到嗎?抱歉,這裡有點吵。我聽不到您。喂?」
 
    月光再次探頭時,附近枯黃的玉米田上濺上一片鮮紅。風拂過,染血的乾癟玉米掉到了地上。
 
    「噢,沒事,他終於安靜了。」

---------------------------------------------------------------------------------------------------------------------------------------------------
好久不見,我是鱷魚蘇打。其實原本這篇不是要寫稻草人題材,但是上一個題材真的寫不出來,後來才決定要改成這個題材,而且改了之後還是寫得很不順......也許是太久沒寫東西了吧(嘆

無論如何,希望大家看得開心。祝各位周末愉快!



喜歡這個系列的朋友歡迎點這裡看更多
591 巴幣: 416

創作回應

水墨靜
開頭不期然會聯想到毛骨悚然之鬼擋路,現在只要出現玉米田和稻草人,就代表這故事有人要死了。

滴咕了幾句(嘀咕)
對方帶著草帽(戴)
登錄在線上系通(系統?)
2021-01-24 12:57:04
鱷魚蘇打
我又開始錯字連篇了[e20]
感謝水墨靜指正

毛骨悚然之鬼擋路我好像有看過,記得最後好像是在校車上決勝?然後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怪物很喜歡扮成稻草人XD
2021-01-24 13:20:57
夜風196
久違的都市傳說!以前也有看過雞皮疙瘩的稻草人,稻草人相關都很令人不舒服
2021-01-24 13:45:43
鱷魚蘇打
真的是久違了(笑
稻草人在國外的受歡迎程度(嚇人的意味)大概跟小丑差不多吧?
2021-01-24 14:12:5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這篇真的很可怕啊,可憐的丹尼爾...(´;ω;`)
這個稻草人應該沒辦法用火燒
2021-01-25 07:09:43
鱷魚蘇打
可以燒啦
但不見得有用就是了XD
2021-01-25 18:56:17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把木板還ㄌ──對不起,我好像跑錯棚了...
2021-01-25 23:45:08
鱷魚蘇打
奧提斯:你要出多少
2021-01-26 07:41:57
悠閒紅茶(冷卻中)
幾個月後,丹尼爾才終於從工作堆中脫離。他開寬大筆直的路上>後面的「開」是指開車嗎?
稻草人真的怕(尤其是躲在牆後開R的那種),幸好我是在下午看的XDDD
2021-04-06 16:54:11
鱷魚蘇打
少了個『在』字。感謝紅茶提醒
很久沒玩LOL聽說稻草人重製之後有比較強了?
2021-04-06 19:59: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