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故事:「生存的意義」

發牌 | 2021-01-24 00:27:37

小故事
資料夾簡介


陽光、早上的陽光、正確來說是接近中午的時刻,從薄弱逐漸轉為強烈的陽光。
它殘忍無情的將我逼出了一身熱汗,將我驅趕至了一旁的無人小徑。
「好熱啊!」
我絲毫不在意路過旁人的眼光,仰天長嘯。
逃難似地躲進了光線幾乎照射不到的陰暗小巷後,我才感覺全身的溫度正緩緩地向下降。
雖說人是恆溫動物,但照射太陽光的時間太長也是會死人的啊!
騙你的,其實沒那麼誇張。
只不過是總宅在家中的我,習慣性的放大外頭世界的一切殘忍罷了。
是啊!明明知道了是這麼一個殘酷的世界,卻仍然無法習慣它的殘忍。
為了利益而戰爭、為了利益而殺戮,再為了利益而走向和平。
緊接著,不斷的循環。
不斷的存活在爭鬥之中,這樣的世界還真是十分殘忍啊!
與自然、動物、生存爭鬥,一切都是無聊到極致地可悲道理。
「哼!」
越想越氣不過的我將腳邊的空罐朝小巷的深處用力一踢,它發出了清脆的「框啷」聲後朝小巷的深處飛去。
我踏著有些氣憤地步伐朝小巷的更深處走去,連自己都不知道在氣些什麼。
「或許,我是對著絲毫無法改變這世界任何一丁點的自己生氣吧?」
內心的我,如此想著。
不久,我便走到了被我踢飛的空罐旁。
同時,我則順勢看到了一雙潔白的雙腳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抬頭一看,原來並不是人類。
而是一名被人類拋棄的人偶,正用它那雙沒有靈魂的雙眼望著水泥牆發呆。
「……」
我望著她出了神,就像是看到尋找已久的失蹤人口般。
即使,我從來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她為何會身在此處。
但我瞬間就明白了,我為何會身在此處的意義。
「是妳祈禱著我的到來嗎?」
「……」
她毫無反應,而我就是個對著人偶說話的怪人。
但我絲毫不介意,因為我本就是一個特異獨行的怪人。
我朝她走進,牽起了她交疊的手。
冷冰冰地,就像是緊握住了鋼鐵一般的冰冷。
但我卻覺得十分溫暖,不知怎地就是這麼感受著。
「真奇怪吶!」
我輕笑,更加緊緊地握住了那雙冰冷的手。
明明只不過是握住了兩塊木頭,但我卻感覺這雙手比起人類的雙手還要更加溫暖。
「我不會讓妳一個人的……」
我低語,即使她並未開口,我卻仍能聽見她的求救。
「帶我走……」
那聲求救,藏在嘈雜紛亂的城市之中,本應聽不見。
卻切切實實的打進了我的心臟,印在了我的心中。
同時,我也成為了一個將人偶從大街上扛回家的怪人。
但我絲毫不介意,從怪人變成一個更加奇怪的怪人。
因為那便是我生存的意義。



(底下是圖片作者)

68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