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二十三章 花壇社的危機

丹雀 | 2021-01-23 22:34:37 | 巴幣 12 | 人氣 67






  「丹楓姊姊、丹楓姊姊。」

  躺在宿舍雙層床下舖的我,睡眼惺忪的揉了揉雙眼。

  奇怪?我什麼時候有設置這樣的人聲鬧鐘了。

  我轉頭望向發出聲音的地方,一雙可愛的大眼睛就這樣出現在我的眼前。

  「哇──」

  我嚇得立刻坐起身,而雲霞也被我的舉動嚇得叫出聲。

  經過早晨的例行性清潔項目與換上學院的粉紅色制服後,我對著等待已久的雲霞問道:「好了,我們出發吧!」

  在被萌醒後,我立刻想起昨天班導曾交代我,隔天早上要帶領雲霞去認識學院的社團。

  「對了,丹楓姊姊是什麼社團?」雲霞抱著娃娃,天真無邪的望著我。

  我則是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口,最後輸給對方水汪汪的注視,只好說:「我是『樹社』。」

  「樹社?」雲霞歪著頭說道。

  「不是樹木的樹,丹楓說的社團是學生『宿舍』。」不知何時出現在我們身後的方証岳開口糾正。

  「喂!不要突然出現啦!」我刻意提高音量並轉移話題,試圖化解尷尬。

  「是、是。那麼你們打算先去參觀哪個社團?」方証岳順理成章的加入了我們的行列,然後一同走向D班教學大樓。

  坐上大樓電梯後,我們立刻來到6樓的社團教室門口,一名穿著藍色學院服的女學生從玻璃自動門走了出來。

  「苗姊,這位是我們新來的學生叫做雲霞。」我對著A班代表的苗紛芳說明前來的理由後,對方很親切地為我們解說資訊社的規定、活動時間和課程。

  見方証岳從頭到尾一直盯著苗姊,讓我不禁為某人嘆了口氣,不過苗姊在學院的人氣很高,會這樣也不能怪他。

  「這不是丹楓嗎?妳們也要入社嗎?」從電腦桌前起身的B班邱仁偉和C班的汪聖凱開心的說道。

  「當然不是,我只是帶雲霞來參觀學院有哪些社團而已。」我否決了他們的猜測,然後對著雲霞說:「好了,我們接下來去花壇社吧!」

  「等一下!明明『武術社』也在這棟大樓,為什麼會是去黑森林那邊的社團?」D班的丁敏豪和C班的胡智壢,站在電梯門口對著我們說道。

  我立刻指著班上的新同學,理直氣壯的說:「我們家的雲霞嬌小可愛,一看就知道不適合武術社了。」

  「誰說的!他可以當『吉祥物』啊!」沒想到他們竟然異口同聲地反駁。

  吉祥物?

  連這種話也說得出口。

  「不適合就是不適合,還有『武術社』明明就在8樓,為什麼你們會出現在這裡?」我瞥向社團教室內坐在電腦桌前,正在竊竊私語的邱仁偉和汪聖凱,看來是他們通風報信的。

  「我、我們是來提醒苗姊,武術社的臨時報告已經結束,目前是花壇社在進行,所以代為通知資訊社的社長前往學生會一趟。」他們一說完立刻拔腿往樓梯跑去,看來除了假借名義偷見苗姊外,順便瞄幾眼我們家的可愛蘿莉。
 


  在戰鬥學院內唯一沒有建設教學大樓,保有原本大自然姿態的黑森林,對於培養花草植物是一個好所在,因此在沒有受到阻擾的情況下,建造了一間用玻璃帷幕製成的溫室,並且成為花壇社主要的活動地點。

  我們三人從教學大樓離開,經過沒有什麼人在運動的操場,走向不遠處的黑森林。

  這時有一名穿著紅色學院制服的女學生驚慌的從森林衝了出來,嘴裡不停地大喊救命。

  「發生什麼事情了?」方証岳健步如飛的奔向對方,並且關心的問道。

  只見那名女學生害怕的說:「有一名穿著黑色斗篷的女子突然來到我們面前,詢問我們喜不喜歡植物,之後她便邀請我們來一場友誼賽,我們不疑有他便答應了,結果我們的社員輸給她後,整個人變的非常奇怪。」

  「她是不是一直說『決鬥』?」方証岳試探性的問。

  「對!沒錯!」女學生點頭如搗蒜,看來她真的被嚇的不輕。

  我們請她去通知學生會後,雖然知道敵人是如此危險,但是為了避免更多的受害者產生,不如先拖住他們的行為。

  來到培養各種植物的玻璃溫室,我們一眼就發現除了兩名被控制的女社員,還有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狩獵者。

  「看來這裡就讓我先上了!來決鬥吧!」充滿正義感的方証岳立刻舉起手中的決鬥盤,對著其中一名女社員說道。

  「決鬥……」對方也回應方証岳的挑戰,從牌堆抽出了五張牌,然後開口說:「我放置一體怪獸,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方証岳謹慎的看著手中的牌,因為他知道這一場並不是普通的決鬥,所以他不能有任何的失誤。

  「對方場上有怪獸而我方沒有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等級5的『惡龍 (ATK/2000)』,但是以此方法特殊召喚時該怪獸原本攻擊力和守備力變成一半。接著發動永續魔法卡『上級召喚之力』,只要此卡在場上,我方7星以上的怪獸可以只解放一體5星以上怪獸進行上級召喚。」

  方証岳很快就使用平常的戰術,解放場上的怪獸上級召喚「風魔神 邦卡 (ATK/2400)」。

  「戰鬥階段,我用『風魔神 邦卡 (ATK/2400)』攻擊背面守備的怪獸。」

  「反轉發動『森羅的影胞子 傘菌 (DEF/2000)』的怪獸效果,翻開牌堆上5張牌,其中有植物族怪獸就送入墓地,其餘的放回牌組最下方。」

  被送入墓地的怪獸分別是「森羅的水仙 葉子」、「森羅的葉心棒 蕨葉」和「森羅的神芽 幼苗」。

  「當『森羅』的怪獸因效果從牌堆翻開並送墓時,可以發動怪獸效果。首先破壞對方場上的怪獸,接著將『森羅的葉心棒 蕨葉 (ATK/DEF 1900/700)』加入手中,最後從牌堆特殊召喚等級1『森羅的神芽 幼苗 (DEF/100)』。」

  對方把卡片加入手中後繼續說道:「『森羅的神芽 幼苗』特殊召喚成功時,再翻開牌堆2張牌,『森羅的姬芽君幼苗 (DEF/100)』同樣因效果而特殊召喚到場上,並且等級變為8等。」

  明明是方証岳的回合,卻是對方不停的發動效果並且特殊召喚怪獸到場上,不過對方明明場上等級1的怪獸,為什麼要特地宣言等級8的怪獸?

  「我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季萱琳 生命值8000分/手牌3蓋牌2‖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2蓋牌2
 
  「抽牌,我召喚『複製植物 (ATK/0)』發動怪獸效果,選擇場上8等的『森羅的姬芽君 幼苗』獲得相同的等級,接著進行疊光超量召喚『森羅的守神 森精 (DEF/3200)』。」

  竟然把協調怪獸拿來超量召喚,看來被控制的玩家,真的會用盡手中的所有可能,全力進行這場決鬥。

  「發動『森羅的守神 森精』的怪獸效果,一回一次宣言卡名並翻開牌堆上的一張牌,若沒猜中則送入墓地,反之則加入手中。我宣言『落雷』,由於不是所以將『捕食植物露松水螅龍』送入墓地,接著再發動超量怪獸的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選擇對方場上的『上級召喚之力』返回牌組最下方。」

  這一回不光是場外的我,方証岳也開始覺得棘手了。

  雖然知道對方持有那兩張卡,但是沒想到這次的狩獵者使用的牌組竟然是「捕食植物」。

  「從手中發動場地魔法卡『森羅的靈峰』。」

  「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無效對方魔法或陷阱卡發動並破壞,但是對方可以抽一張牌。」

  「結束這回合。」

  勉強擋住對方戰術的方証岳,從牌組抽一張牌後說道:「發動魔法卡『被埋葬的祭品』將雙方墓地的『惡龍』與『捕食植物 露松水螅龍』除外,上級召喚『水魔神斯卡 (ATK/2500)』。」

  太好了,這麼一來就不用擔心對方墓地的怪獸效果了。

  「戰鬥階段,我用『水魔神 斯卡 (ATK/2500)』攻擊『森羅的神芽幼苗 (DEF/100)』,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季萱琳 生命值8000分/手牌3蓋牌2‖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2
 
  「抽牌,發動魔法卡『天啟的薔薇之鐘』,將牌堆一體攻擊力2400分的植物族加入手中,我選擇『森羅的賢樹巨杉 (ATK/DEF 2600/2100)』加入手中。」

  對方將怪獸卡放入手中後,立刻把另一張怪獸卡抽了出來,然後說:「召喚『捕食植物 蜂蘭蠍 (ATK/1200)』並發動怪獸效果,將手中的『森羅的葉心棒 蕨葉』送入墓地,從牌堆特殊召喚『捕食植物 蠅地獄 (ATK/400)』。」

  由於「森羅」怪獸被送入墓地,所以可以特殊召喚手中的「森羅的賢樹 巨杉 (ATK/2600)」到場上。

  「我要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流水破 (衍生牌)』,我方場上存在『水魔神 斯卡』才能發動,破壞場上等級4以下的怪獸。」方証岳馬上阻止「捕食植物」的怪獸效果的發動,利用對方等級較低的劣勢,便將剛召喚出來的兩體「捕食植物」送入了墓地。

  「發動超量怪獸『森羅的守神 森精』的怪獸效果,我宣言『落雷』,由於不是所以將『森羅的仙樹 鳳凰木』送入墓地,接著再發動超量怪獸的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選擇對方場上的『水魔神斯卡』返回牌組最下方。」
  「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威壓之力』,我方場上存在等級7以上的升級怪獸,無效對方怪獸的效果發動並破壞。」

  「森羅的仙樹 鳳凰木」因從牌堆翻開而送入墓地,對方可以將牌組最上方三張牌依照自己喜歡進行排列。

  雖然「森羅的賢樹 巨杉」的攻擊力比較高,但是「水魔神 斯卡」的怪獸效果會讓攻擊它的對象攻擊力變成0,因此對方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方証岳抽出他唯一的手牌,充滿自信地說道:「發動魔法卡『削命的寶牌』,這回合不能特殊召喚怪獸且對方不會受到任何傷害,我則將手牌補到3張,回合結束後捨棄手中的所有手牌。」

  「我召喚『EM 探索河馬(ATK/800)』,再發動魔法卡『帝王的烈旋』這回合我方上級召喚怪獸時,可以選擇對方一體怪獸代替解放,我將『森羅的賢樹 巨杉』與『EM 探索河馬』解放,上級召喚『雷魔神 桑卡 (ATK/2600)』。」

  因為「削命的寶牌」的效果不能給對方造成傷害,所以方証岳便結束了回合。
 
  季萱琳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2‖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就算對方場上有兩體攻擊力高於2000分的怪獸,自己場上沒有任何的怪獸,她依舊毫無畏懼的說道:「發動陷阱卡『森羅的恩惠』,將手中的一張牌放回牌組最下方,從墓地特殊召喚『森羅的仙樹鳳凰木 (ATK/2700)』。」

  「發動『森羅的仙樹 鳳凰木』的怪獸效果,翻開牌堆第一張牌,由於翻到植物族將該怪獸送入墓地,再抽一張牌。接著發動送入墓地的『森羅的番人橡樹』的怪獸效果,將墓地一體植物族怪獸放回牌組最上方。」

  對方將墓地的「捕食植物 蜂蘭蠍」放回牌組後繼續說道:「戰鬥階段,我用『森羅的仙樹 鳳凰木 (ATK/2700)』攻擊『雷魔神 桑卡 (ATK/2600)』。」

  由於陷阱卡「森羅的恩惠」的效果,這回合用這張卡特殊召喚的怪獸,不受這張卡以外的效果影響,所以「雷魔神 桑卡」的怪獸效果發動也沒有任何作用。

  「主階二,從手中發動魔法卡『森羅的施捨』從牌組抽取三張牌。」對方將「森羅的船夫 蓮花」和「森羅的水仙葉子」給方証岳觀看後,放回牌組的最上方,便結束了回合。

  回合結束後,「森羅的仙樹 鳳凰木」回到牌組的最下方。

  「輪到我了,抽牌。」我們都知道對方一定會在下回合使用手中的「捕食植物 蜂蘭蠍」,而現在對方場上沒有任何的怪獸,只能趁現在給對方一些傷害了。

  「戰鬥階段,『水魔神 斯卡 (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

  「連鎖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森羅的泛舟』,對方直接攻擊時,將牌堆最上方的卡翻開,若是植物族則送入墓地。」她牌堆上的那張牌,我們都知道是「森羅的水仙葉子」,其效果是破壞對方場上的一體怪獸。

  對方早就已經準備好,對付「水魔神 斯卡」的戰術了。

  「主階二,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這回輪到方証岳只能被動的守備了。
 
  季萱琳 生命值8000分/手牌2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1
 
  「抽牌階段發動『森羅的泛舟』的效果,將『森羅的船夫 蓮花』送入墓地,將墓地的5張『森羅』卡片放回牌堆最下方。」對方避免牌組消耗太快,開始使用輪迴戰術。

  「從手中召喚『捕食植物 蜂蘭蠍 (ATK/1200)』並發動怪獸效果,將手中的『孢子』送入墓地,從牌堆特殊召喚『捕食植物捕繩草棘龍 (ATK/1800)』。接著再發動墓地等級1協調怪獸『孢子』的效果,將墓地等級3的『森羅的水仙 葉子』除外,等級變成4特殊召喚到場上。」

  竟然可以把超量怪獸還有同步怪獸運用自如,她真的是D班的學生嗎?

  我和方証岳對於眼前這位被操控的女學生,目前所發揮出來的實力感到困惑。

  「將4星協調怪獸『孢子』與等級3的『捕食植物 蜂蘭蠍 (ATK/1200)』進行調星同步召喚等級7的『潔淨翼同步龍(ATK/2500)』。」

  「竟然是這張卡!」我和方証岳都忍不住地大喊。

  這張同步怪獸可以說是方証岳的剋星,不但封印等級5以上的怪獸,而且連怪獸效果都沒辦法使用。

  「戰鬥階段,『潔淨翼同步龍 (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

  「我不會讓妳得逞的,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

  這瞬間對方場上的怪獸全部破壞送入墓地,對方也只能結束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雖然對方場上沒有任何怪獸,但是還有永續陷阱卡「森羅的泛舟」存在。

  只不過現在不攻擊,還能等到什麼時候。

  「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蘇生的事前準備 (衍生牌)』,從墓地特殊召喚『雷魔神 桑卡 (ATK/2600)』,進入戰鬥階段,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森羅的泛舟』的效果,對方直接攻擊時,將牌堆最上方的卡翻開,若是植物族則送入墓地。」對方翻到的是陷阱卡「棘之壁」,所以放到了牌組最下方,方証岳也結束了回合。
 
  季萱琳 生命值5400分/手牌1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階段發動『森羅的泛舟』的效果,這次翻開的牌是魔法卡『落雷』,所以加入手中。」對方將牌再度亮出來說道:「發動『落雷』破壞對方場上的怪獸。」

  「沒用的,我發動墓地『蘇生的事前準備 (衍生牌)』的效果,將這張牌除外代替破壞。」

  「……結束回合。」

  「那就輪到我了,抽牌!」看來風向已經轉向方証岳,他再度用「雷魔神 桑卡」直接攻擊玩家,而對方發動的「森羅的泛舟」雖然是植物族怪獸,卻是「森羅的葉心棒蕨葉」其效果送入墓地後加入玩家手中。

  「我放置一體怪獸,結束這回合。」
 
  季萱琳 生命值2800分/手牌2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階段發動『森羅的泛舟』的效果,將『森羅的堅實者 豌豆』送入墓地,將墓地的『捕食植物 蠅地獄 (ATK/400)』特殊召喚。接著發動『捕食植物 蠅地獄』的怪獸效果,一回一次在『雷魔神 桑卡』放置一個捕食計數器,其等級變成1。」

  對方再度召喚「森羅的葉心棒 蕨葉」到場上,並進入戰鬥階段。

  「『捕食植物 蠅地獄』攻擊比自己低等的怪獸時,直接破壞該怪獸並且上升旗怪獸等級;『森羅的葉心棒 蕨葉 (ATK/1900)』攻擊守備怪獸。」

  「反轉發動『武器召喚師 (DEF/1600)』的怪獸效果,從牌堆將一張『守護者』之名的卡片加入手中,我選擇『門的守護者──雷風水魔獸』。」

  「『森羅的葉心棒 蕨葉』戰鬥破壞對方怪獸後,翻開牌堆最上方的牌,若是植物族怪獸則送入墓地。」對方將怪獸送入墓地後,在場上覆蓋一張牌,便結束了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覆蓋一張牌,結束回合。」方証岳簡潔有力的結束了自己的回合,讓我和雲霞都開始慌了。
 
  季萱琳 生命值2800分/手牌0蓋牌1‖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1
 
  「看來你已經束手無策了。」對方難得說出決鬥以外的台詞,一臉勝利在握的說:「抽牌階段發動『森羅的泛舟』的效果,將『森羅的蜜柑子柑橘』送入墓地,因翻開牌堆送入墓地而發動怪獸效果,我方場上植物族怪獸攻擊力、守備力上升300分。」

  「戰鬥階段,『森羅的葉心棒 蕨葉 (ATK/2200)』直接攻擊玩家。」

  「我就是在等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雷風水合體召喚 (衍生牌)』,將墓地的『雷魔神 桑卡』、『風魔神 邦卡』和『水魔神 斯卡』返回牌組,從手中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門的守護者──雷風水魔獸 (ATK/3750)』。」

  哦哦!出現了!方証岳的王牌怪獸!

  我在內心大吼,雖然不是用正規的方式召喚出來,但是能夠親眼看到這張怪獸卡在場上,就已經很欣慰了。

  「結、結束這回合。」對方也被嚇到的直接放棄,完全忘記自己可以用「捕食植物 蠅地獄」的效果,先將對方的怪獸等級變成1等。

  「那就輪到我了,抽牌!」方証岳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立刻說道:「『門的守護者──雷風水魔獸 (ATK/3750)』攻擊『捕食植物 蠅地獄 (ATK/4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棘之壁』,我方植物族怪獸被選為攻擊對象時,破壞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

  沒想到對方還有這一手,剛才看似失誤的判斷,原來是要讓方証岳放鬆警戒。

  「我結束這回合。」這回輪到方証岳錯愕的結束自己的回合。
 
  季萱琳 生命值2800分/手牌0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階段發動『森羅的泛舟』的效果,將『森羅的影胞子 傘菌』送入墓地。」由於方証岳的場上沒有任何的卡片,所以對方便不發動怪獸的效果。

  「戰鬥階段,『捕食植物 蠅地獄 (ATK/400)』直接攻擊玩家。」

  「還、還沒──我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護封劍的劍士 (DEF/2400)』,對方直接攻擊時特殊召喚到場上,並且對方怪獸的攻擊力低於此卡守備力時,破壞該攻擊的怪獸。」

  「等級9的『捕食植物 蠅地獄』攻擊比此卡等級低的怪獸,在傷害計算前破壞該怪獸。」

  這瞬間雙方的怪獸因各自的效果,讓對方的怪獸破壞送入墓地。

  「還沒完,我再用『森羅的葉心棒 蕨葉 (ATK/1900)』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抽牌!」方証岳瞪大雙眼看著手中的牌,宛如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抽到張牌,遲遲沒有下一個舉動。

  「咦?証岳哥哥怎麼和當初練習賽時的丹楓姊姊一樣,一直盯著手中的牌。」抱著娃娃的雲霞好奇的說道。

  証岳哥哥?

  哥哥?

  不行、不行!

  我嚴肅的對著可愛蘿莉糾正道:「雲霞,妳要記好,妳只能叫我『丹楓姐姐』,其他人就直接叫名字就好,例如方証岳。不然也可以叫他『方証岳同學』,懂了嗎?」

  雖然不懂丹楓姊姊為什麼突然這麼說,不過看她這麼嚴肅的說,可能非常的重要。

  於是乎,雲霞便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將視角再度切回到決鬥上,方証岳終於將手中的牌放到決鬥牌上,然後說道:「發動魔法卡『暗黑元素 (電視牌)』。」

  「不會吧!竟然是那張卡!」比起之前召喚出「門的守護者──雷風水魔獸」的激動和感嘆,現在的我只能說是驚慌失措。

  「那張牌……」連在後頭的狩獵者也詫異了起來。

  雲霞則是在原地眨著眼睛,不清楚我們為什麼反應這麼大。

  這也沒辦法,畢竟這張卡也是有年代的,我想雲霞能從GX世代開始觀看作品就已經很不錯了。

  「墓地存在『門的守護者──雷風水魔獸』才能發動,我支付一半的生命值作為獻給黑暗的代價, 從牌組特殊召喚『暗之守護神(ATK/3800)(電視牌)』。」

  「這、這是……」對方也開始語無倫次的說不下去。

  「戰鬥階段,我用『暗之守護神 (ATK/3800)』攻擊『『森羅的葉心棒蕨葉 (ATK/1900)』。」
 
  季萱琳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6100分/手牌0蓋牌0
 
  這一擊讓決鬥直接結束,被控制的女學生也昏倒在地。

  不過我們並沒有因此鬆懈下來,反而更加棘手,因為方証岳已經無法再進行決鬥,就算他還有體力,由於牌組已經被看透得差不多,再決鬥下去只會被對方牽著走。

  現在只剩下目前零勝的自己,還有未接觸過狩獵者,也不知道其危險性的雲霞。

  這下該換誰上場才好?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