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冒險者之旅 初始篇 第二章 奮起 2

黑漆 | 2021-01-23 19:02:36


2.
  來到外面後我將海爾從鳥籠中放出來,牠沒有四處飛翔而是停在我的肩膀上,跟在我身旁的愛蘭與牠對看了一小段時間,隨後笑著對我問:「我們要不要去買點花?」

  放眼望過整條街道,不安的氛圍四處蔓延著,失去了本來的活力。

  也許是襲擊造成的動盪不安吧——畢竟賢者都戰死了。

  「說的也是,去買一些花吧。」去思考情況也沒有什麼意義,反正我也改變不了現況,更何況那些人去了哪裡我都一無所知。

  愛蘭快步的走到我前方,單手牽起我空著的手,笑著說:「決定好了就快點走吧。」她的神情相比起其他路人顯得無憂無慮,這也促使我稍稍感到放鬆一些。

  跟著她的步伐格外吃力,不同於艾萊妮還會配合我的步調行走,她走路的速度比我要更快,為此我需要提高自己走路的速度才能跟上她。

  穿過王室街後來到商業街,一家花店很快的映入眼簾,攤架上擺放的無數花朵全都是商品,一名看似年邁的女子正在整理著一束束的花朵。

  愛蘭拉著我上前搭話:「我們想來買一點弔念用的花。」語氣聽起來略比平時沉穩許多。

  「是要去弔念魔法學院內死去的人嗎?」女子問道時緩緩的架著拐杖走了過來。

  我與愛蘭同時點了點頭,女子語氣放鬆的說:「那我送妳們兩束吧。」語畢,她轉身走回花束前,拿了兩束尤利莫花(生長在西方大陸一帶的植物,多用於弔念死者。),走了過來遞給我們。

  「謝謝。」接過花束,不禁盯著灰白色的花瓣看了好幾眼,內心裡的惆悵稍稍湧上心頭,不禁皺緊了眉頭。

  女性似乎注意到了我表情的變化,於是緩慢的走到我身邊低聲的問:「怎麼了嗎?」聲音聽起來特別柔弱。

  搖了搖頭時回:「弔念自己認識的人原來是這樣的心情,覺得特別——苦悶吧。」內心的感覺像是被一個重物壓住了心頭,沉重無比又難以脫身。

  「我知道那種感覺,去年我才剛失去我的老伴,可是一定要堅持過去——妳還年輕的很,有著無限的可能。」女性伸出手輕輕摸了一下我的臉頰,一旁的海爾也蹭了蹭我的頭髮。

  勉強的擠出笑容,試著用平和的語氣回:「我明白。」

  女性露出了一副笑容後默默的走回店內,此時愛蘭單手拿著花對著我露出了一副平和的笑容說:「花也得到了,去魔法學院的門口吧。」

  我們接著朝魔法學院的入口走去,路途中經過王室街,街道上還有少數拿著花準備去弔念的人。

  抵達時先前在演講上遇到的精靈女性正單腳跪在崩壞的正門前獻花,此時我率先走上前跪在她旁邊並將花放到前方,在數千束花前這一束並不算什麼——可對我來說她有著重大的意義。

  一時間卻又說不出任何話,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嘴唇正在顫抖,緊緊的閉上眼睛,感覺過往的回憶同時從腦海中浮了出來,伴隨著歷歷在目的畫面所得到的是從眼瞳中逐漸流出的水珠。

  很不甘心,為什麼自己當時什麼都沒能做到——要是自己沒這麼無能的話——

  咬緊了牙關,我厭惡這樣的自己,厭惡這種什麼都沒能做到的自己。

  一雙手默默的摸著我的背部,睜開眼睛看過去時愛蘭正跪在我身旁用一隻手撫摸著我的背部問:「很痛苦嗎——?」

  「怎麼可能不痛苦,艾萊妮可是我們的朋友啊。」

  此時海爾飛了起來到空中盤旋,愛蘭則將手縮了回去,低聲的說:「妳不想復仇嗎?我其實想親手殺了殺死艾萊妮的人。」

  頓時我愣了一會,愛蘭斜眼看了我一眼後接著說:「我聽說叫做一號是吧?我死也不會原諒他。」

  接連過了好幾秒我才反應過來,緩緩的用手指拭去眼淚回:「還是算了吧——我們打不贏的,到頭來也是別人拯救了我,我才得以活下來,我想沒有人會希望我們白白送命。」

  「那妳說我這份感受要從何而去才好——」怒氣從她的語氣中就直白的表現了出來。

  此時精靈女性站起了身子,她看著我與愛蘭說:「第二次見到妳了,旁邊這位是妳的朋友吧?聽起來事情有點沉悶,去別的地方慢慢談如何?我想這件事情也與我有一點關係。」當下我與愛蘭都轉頭看向了她。

  我拉起了愛蘭的手並站起身子,她的面色透露著一股溫情,於是我答應了她的提議。

  抬起手讓海爾飛下來停在我的手上後跟著精靈女性去到了附近的茶店,是我先前和艾萊妮一起躲雨的地方,海爾則為了入店回到了鳥籠中。

  我們坐下後她立刻就完成了點單,接著一臉溫和的對我們問:「妳們的朋友是這起事件中的死傷者之一?」

  我與愛蘭沉默的點了點頭,女性的神情凝重了起來,她低聲的說:「她說的沒錯,你們現在就算找到他們去戰鬥也只是白白送命,連賢者都打輸的話代表妳們不會有勝算。」

  「可是——」愛蘭連忙要開口回話,女性這時搖了搖食指,示意把話聽完。

  「現在的妳們是不可能『正面』與他們交鋒,然而只要經過許多的磨練也許有機會,可是在這過程中妳們會為了單單的復仇花上自己大半輩子的時間,說不定過程中其他冒險者就解決了事情。」女性接著說道。

  當下愛蘭沉默了下來,她大概聽懂了女性的意思,花上大半輩子就為了替一個朋友復仇,這大概也不是艾萊妮會想見到的景色。

  女性面色認真的問:「儘管如此,妳們也想復仇嗎?」

  當下我便搖了搖頭,我知道自己對一號等人有所憎恨,可為了復仇犧牲其他的事物絕對不是艾萊妮期望的結果。

  一旁的愛蘭幾秒後回:「對不起——我剛才有點太激進了,果然還是要著重在還活著的朋友與自己的幸福身上。」隨後露出了一副苦笑。

  「那妳們要做的就很明確了,找回自己生活的重心與方向,我記得妳是畢業生不是嗎?去找份工作一邊認識新的人一邊調養自己的生活就是個好選擇。」女性溫和的說道,那種溫和的感覺讓人備感舒適。

  聽聞她的說法後我也感到認同,於是擠出笑容回:「我明白了,我會努力去嘗試看看。」

  一旁的愛蘭則露出燦笑說:「這樣子我們兩人近日的目標就決定好了。」

  「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做芙蘭兒.汪德爾,算是離開樹海的精靈之一,目前的職業是冒險者。」女性自我介紹的同時一壺熱紅茶送了上來。

  她立刻拿起茶壺替三杯茶杯倒滿紅茶,同時接著說:「之後找到工作的話可以投信到冒險者公會(世界共通的組織,以僱傭關係協助處理各式各樣的疑難雜政。)的櫃台給我,我會抽空去看看兩位的狀況的。」語畢,她遞出了兩杯裝滿紅茶的茶杯。

  「謝謝——和妳談談後感覺稍微找到了一些生活的重心與目標。」她給人的感覺舒適而溫柔,也許是這樣才會讓人更加能更沉穩的聽聞她想表達的意思吧。

  愛蘭看了看她後又看了看我,接著好奇的問:「妳們以前遇上過?」

  「前一陣子在學院長演講時談過一些話。」

  芙蘭兒點了點頭後冷不防的問:「那妳現在有找到自己追求什麼了嗎?」

  她問到後我才想起當時和她交談的最後她所說的話語,可關於那件事情我還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撇開視線時正好與海爾眼對眼互相看著對方。

  「看來是還沒。」芙蘭兒見我的反應便看穿了我的狀態。

  芙蘭兒露出了一副淡笑接著說:「沒關係,找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一邊繼續摸索也沒關係的,我會支持妳的。」語畢,溫暖的感覺充斥在心底,痛苦的空洞頓時感覺被填上了。

99 巴幣: 26

創作回應

無害的路人(迷惘狀態)
猛禽停肩膀上……怕爆
2021-01-23 19:38:48
黑漆
貓頭鷹確實是猛禽,但是很可愛。
2021-01-23 19:55:03
無害的路人(迷惘狀態)
猛禽的爪子很尖,我是指這個,還是貓頭鷹抓的沒那麼用力啊?,至少我看老鷹沒人這樣欸,會帶護手之類的,我是也不清楚啦?(好像其實不重要欸?
2021-01-23 20:04:19
黑漆
牠沒抓很大力加上魔法師袍其實不能說是單純的布衣。
2021-01-23 20:26:01
黑漆
另一方面其實女主角的起始力氣值放在現實世界也是算非常大的,身體也比多數人牢固。
2021-01-23 20:26:57
無害的路人(迷惘狀態)
感謝您的回答(*๓´╰╯`๓)♡
2021-01-23 20:36:29
黑漆
謝謝留言!
2021-01-23 20:38:2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