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法醫x牛郎) 美味的身體(H)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1-22 17:03:41

連載中法醫x牛郎系列
資料夾簡介
戀屍癖的控制狂與自暴自棄的野貓

  被迫洗了一個冷水澡,又長時間沒擦乾身體,導致免疫力不足的楊華生了病,發著不高不低的燒,或許發燒會讓人的大腦思考能力直線降低的,這讓楊華不想乖乖躺平,只想黏著唯一的熱源。
 
  楊華腦子有些迷糊,昨天的經歷太過難忘,更多的是差點被拋棄的不安感,這讓他不想乖乖躺在床上休息,想不斷確認普克的存在。昨天脖子上的傷口已經被普克用繃帶暫時包紮,這是為了避免看到百合留下的掐痕再次喪失理智。
 
  兩人在床上相依,楊華將臉埋在普克的脖頸間,手腿並用的環抱住普克,就像一隻大型的無尾熊一樣,坐在普克兩腿之間,普克拿出來的棉被將兩人包裹起來,確保他不會因此病情加重。
 
  昨天普克確認完楊華想繼續保持關係後,就迅速的打電話叫計程車過來,只是前租屋處的東西收拾得差不多了,完全沒有浴巾之類的東西,只得暫時將床單拆了下來裹在楊華身上。
 
  本來也只是過來歸還鑰匙,順便檢查有沒有遺漏什麼沒拿,普克沒想到楊華居然會跑來。
 
  畢竟普克是想劃清界線的。
 
  楊華不安分的蹭著普克,普克能感受到對方一吸一吐間的熱氣,熱氣讓他的脖子感受到燙意,讓普克有種錯覺,自己也正在發著高燒。他只得一下又一下的拍著楊華的背,既在安撫著對方,也在讓自己的大腦稍稍冷靜。
 
  空閒下來的手拿著人體結構的書籍,上面的內容對於他來說並不怎麼複雜,但怎麼樣都讀不進去腦子裡,英文字母拼湊在一塊,分開,再拼湊,都跟懷裡的人有關。
 
  不禁慶幸著自己的病識感比其他淺在精神病患者來的強,讓他能夠在失控前踩下剎車。
 
  「學長……」楊華哼哼的撒著嬌,「你昨天為什麼發那麼大的脾氣。」
 
  普克嘆了一口氣,不得不承認現在自己完全無法將書本的內容吸收哪怕一絲一毫,果斷放下手中的書本,改而往常一樣開始觸碰著楊華的身體。楊華抖著身體,觸電似的感覺從普克的指尖傳來,是因為發燒讓身體更為敏感嗎?楊華不能確定,但他喜歡被學長這樣觸碰。
 
  衣服被掀開,柔軟的皮膚被觸碰著。普克的手指有些粗,手指帶著薄薄的繭,帶著一點點的冰涼。明明應該覺得冷的,卻發現手指滑過之處的地方越發滾燙,楊華哼了哼,既舒服又不舒服,發出的聲音軟軟的,像是小貓似的。
 
  「我占有慾很強,看到你身上有別人的痕跡會很生氣──該怎麼說呢,會讓我想做跟母親類似的事情。」普克將楊華拉開些許,讓他對面自己,普克一下又一下輕輕吻著對方的眼睛、鼻尖,親暱的碰觸著讓他愛不釋手的小學弟。
 
  楊華暈呼呼的點了點頭,皮膚的每一處神經都在等待寵愛,酥麻的感覺不斷上湧,一下一下的,一點一滴地讓他沉醉在其中。
 
  手指被背脊的凹陷處打了一個圈,為了舒適,楊華並沒有穿著褲子,四角內褲輕易的被拉了下來,他能感受到普克的指尖已經慢慢滑到尾骨,慢慢的勾起楊華的心急,這導致他的呼吸有些急促,莫名的焦躁讓他有些不適。
 
  「嗚……」楊華發出了泣音,不適的感覺化作一團衝動,而普克的手,已經溫柔的將他微微挺起的肉棒給握了起來,緩慢的讓人崩潰的速度,不清不重,慢慢的上下套弄。
 
  原本還稍微有些作用的腦袋停止運作,慾望吞食著理智,他想要推開普克,對方的戲弄讓情慾不斷累積,卻絲毫沒有宣洩出來的能力,但普克將楊華的手拉回原本的位置,動作雖然溫柔,卻帶著說一不二的霸道。
 
  「還有控制慾也很強,所以不要拒絕我,哪怕那只是口頭上說說。」普克將人壓回自己的懷中,拍了拍對方的頭,「聽話,乖乖聽話我才能好好寵你。」
 
  「不……咿!」
 
  話還沒說完,異物感伴隨著冰冷的液體沒入了,瞬間刺激的讓楊華失去了言語,帶著一點點懲罰意味,普克一次性的用了兩根手指,這對於沒有任何經驗的楊華來說過於直接,方才深起的情慾被澆熄,他張了張嘴,發現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脹、滿、痛,還有恐懼。
 
  身體下意識的挺了起來,楊華環住普克的力道加深了幾分,他想要逃離,但普克根本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手指靈活的挖攪著脆弱的直腸內壁,括約肌不斷壓縮,想要將不速之客排除,恐懼不斷放大,產生了菊蕾將被撕裂開來的錯覺。
 
  「放鬆,你呼吸太急促了。」普克的聲音沉穩,帶著安撫,他的手指仍然慢慢戲弄著楊華的深處,另外一隻來回撫摸著他的背部,像是幫動物順毛一樣。
 
  「來,先吸氣,一、二、三──很好,吐氣,一、二、三──」
 
  「很好,很棒。」
 
  「來,現在放鬆,把你的身體交給我。」
 
  楊華嗚噎著照做,逼迫自己不要去在意埋在體內的手指,噁心感竄上他的後腦,微微的偶吐欲望讓他的眼角泛著淚花。他將自己埋在普克的肩膀上,試圖藉此獲得更多的安全感。
 
  「啊!」
 
  普克的手握住了已經軟下來的肉棒,楊華難受的想哭,普克輕易的挑起了熄滅的慾火,痛苦與愉悅交雜在一起,他分不清現在就竟是舒服還是痛苦,快感與疼痛的界線迷糊,身體給予的反饋越來越古怪。
 
  生理性的眼淚止不住,楊華哆哆嗦嗦的起身,湊過去胡亂的吻著普克,想要轉移自己的注意,他怕等等一個不小心喊出「不要」,隔天醒來就發現自己待在急診室的病床上。
 
  他的索吻並沒有被拒絕,楊華覺得,一定是因為感冒才影響自己的發揮。深為資深牛郎的他不但沒有在接吻一事佔上風,反而還被普克挑逗的更加興奮,普克的吻跟他對待楊華的方式一樣,強橫、霸道,甚至帶著不由分說的掠奪,這讓楊華的好勝心難得的背挑了起來。
 
  喘息聲分不清楚是誰的,水聲曖昧的讓人感到羞恥,楊華的身體挺了又挺,幾乎將普克整顆頭抱在自己的懷中,楊華企圖以高度帶來的壓迫感取勝,舌頭勾引著舌頭,唾液交織著,細吮研磨,普克的氣息、味道、一切將他包覆,洩漏出的聲音越來越甜膩,帶著楊華也沒有察覺的討好。
 
  太過專注,以至於沒有注意到菊蕾不再疼痛,取而代之的是說不清到不明的舒服,下半身被撫弄的太過舒服,楊華的腰不自己的前後扭動,貪婪的索求更多。
 
  普克將手指將手指增加到了第三指,讓沉靜在愛欲的楊華再度清醒一瞬。
 
  「啊!……不、慢……慢一點……嗚……」
 
  楊華抱著普克哭泣著,普克自然的含住在自己眼前晃動的乳尖,粗糙的舌頭舔過柔軟的乳頭,讓楊華不住的晃著自己的頭。
 
  「好奇怪、不……好奇怪……嗚嗚……啊……救、救我……」
 
  儘管已經被快感淹沒,楊華還是壓抑著不講出太多類似拒絕的詞語,但除了悲鳴外,過度的快感又讓他恐懼,包含來自菊蕾絲絲麻麻綿密不斷傳出的快意,更讓他不知所措。
 
  身體好似不似自己的,擅自起了反應,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快樂幾乎要將他吞沒。
 
  「嗯,很乖,我在呢。」普克的聲音染上一絲愉悅。
 
  楊華幾乎將自己身體的所有重量交付到自己身上,他抱住自己的頭部,將自己的胸口往嘴中送,明明害怕的想要逃跑,卻還是強迫自己敞開,方便普克給予他更多的快感。
 
  乳頭挺了起來,染上誘人的一圈紅,越發誘人。
 
  「來,說舒服。」
 
  「嗚──舒、舒服……啊、那裡……」
 
  楊華的身體又軟了軟,普克的手指來回抽插,楊華有一瞬間覺得自己就是女孩,而普克正在幹著自己──這樣一想,羞恥讓他幾乎哭了出來,羞的,也是喜的。
 
  他喜歡被支配的感覺。
 
  楊華的腰配合著普克手指的進出,他一進,楊華就後退,一出,楊華就貼向普克,盡力的迎合對方,下身的肉棒鈴口不斷滲出晶瑩的液體,普克的手很溫暖,讓楊華想要在更加瘋狂。
 
  「哪裡舒服?嗯?說出來?」
 
  「肉、肉棒……被摸的、好舒、嗚、服……」
 
  腦袋停止運作,普克的命令迴盪在耳邊,楊華根本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盡情的享受著普克給予的一切──熱、好熱,舒服、好舒服。
 
  當菊蕾傳出電流似的快感,讓他幾乎停止呼吸時,楊華知道,他要瘋了。
 
  「那裡不行、嗚嗚嗚──不要、好奇怪、不……」巨大又直接的快感讓楊華的眼前閃過白光,快感讓他的大腦空白,身體越發的敏感,但普克並沒有理會自己的懇求,甚至更加惡意的輾壓體內楊華從來也不知道的敏感點。
 
  「說錯話要處罰喔?」
 
  普克的聲音帶著一絲危險,楊華湊過去討好的親著普克的臉,一邊顫抖著呢喃著。
 
  「對、嗚嗚……咿……對、不起…太、嗚……敏感……嗯啊了……真的要……慢一點……嗚、對不……起、嗚嗚原諒我,拜託、對不啊啊啊啊!」
 
  然而普克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大力的,帶著懲罰性的輾壓楊華最敏感的一點,讓楊華再也控制不住的哭出聲音。
 
  「出來了、嗚嗚,出來了……」楊華哭泣著,身體不受控制的筋攣,他挺直著自己的身體,肉棒顫抖著吐出一股又一股的精夜,然而普克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依然持續的將敏感的身體帶往更高的快樂。
 
  「不、不……對不、對不起、真嗚……放開、不……」
 
  剛射完的肉棒過於敏感,普克根本沒有放過他的意思,楊華拍打著普克,疲乏的身體根本沒辦法脫離普克的禁錮,這已經超出了舒服的極限,超出了楊華可以承受的極限,腦子亂哄哄的被快樂灌滿,發出悲鳴。
 
  楊華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那是一種沒辦法形容的感覺,所有的感官都被無限放大,什麼也沒辦法想,
 
  「好舒服、嗚嗚、太舒服了,嗯呀……不、啊……真的……好多,射不出嗯、來了,好嗚、舒服……真的、救……我,嗚嗚……嗚救我……學、長……救救……我嗚……啊啊啊嗚!」
 
  楊華又射了出來,短時間內的連續射精讓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快感,他倒在普克懷裡,有些茫然,只記得掙扎著咬了對方的手一口,然後才任憑身體深處湧出的疲勞吞沒了自己的意識。
 
  普克將整個身體癱軟的楊華抱到懷裡,看著對方駝紅的臉蛋,愉快的笑了笑。楊華的呼吸仍維持著急促,小嘴張著吐息,胸前的乳粒被吸允的紅通通,仍舊色氣的挺立著,方才精神抖擻的肉棒此時可憐的縮成一團,滴著黏膩的液體。
 
  他溫柔的吻去楊華掛在眼角的淚珠,撫摸著對方的頭髮,感受對方乖巧溫順的模樣一會兒後,才開始著手收拾所有的一切--包含自己硬的發疼的下體。
 
  楊華還生病著,不能讓他太操勞。普克想著。





371 巴幣: 112

創作回應

洛雅.愛的戰士
楊華清醒大概會罵死自己
2021-01-22 17:22:48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啊,這該死的,無與倫比的,魅力(X
2021-01-22 17:26:43
琉魚
突然很像問楊華的工作服務內容是到哪個範圍(欸
2021-01-22 17:35:21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就設定來說有包含到上床(欸
2021-01-22 17:59: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