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原創短篇】未竟之事

燭青 | 2021-01-22 13:18:20





CH、01

  世界有光,但它還沒照在我的身上。

  不要看我,不要靠近我,不要碰我。

  你不救自己,沒有人能拯救得了你。

  以為自己脫離了苦痛,其實並不。它如轉入雨季時的空氣,你會感受到,周身開始變得粘膩潮濕,渾身不對勁且揮之不去的噁心。
  沒有被解決的、尚未痊癒的創傷,像那些爛事一般,瘋狂綑綁束縛著你,喉頭卡著什麼說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腦袋除了恐懼以外再也裝不下其他。坐在這裡,覺得自己離世界好遠好遠,明明喧擾嘈雜的人群就在自己身後,卻聽不見任何聲音;你明白嗎,餘光瞥見整個空間都盈滿開心慶祝的氛圍,而你全身發冷,控制不住雙手的顫抖,牙關緊咬直至下顎緊疼,張口打了哆嗦聲音卻吐不出來。
  扭曲渗人的目光和言語無不使自己的身軀越縮越小。

  如果現在他在的話——
  一定會,狠瞪著對方、衝過來擋在我身前,單手護著我,以難以抵擋的壓迫感,將對方嚇得不敢有更多動作。
  如果他在,他會護我周全。

  但是不會了,再也不會。



CH、02

  永遠不要期待卑微的愛會有結果。

  初見他時,我一身剛下班後的狼狽與困窘,手還擋住沒化過妝的眼上;他看著我咯咯發笑,把宵夜遞給我以後就走了。那是我難得勇於直視對方雙眼的時刻,他的眼睛神采奕奕,眉眼都帶著笑。
  再見他時亦是一樣的情況,不同的是,這次我更深更深地看進他的眼裡,久久難以忘懷。好像整個眼裡都是我的倒影。

  我死定了。我這麼對自己說。我死定了。

  明明每次一聽見他的笑聲便會感到侷促著急,這種感覺卻並不糟糕。似乎已把腦容量全用在感受他帶給自己的哭笑不得,我總是難以流暢地應答或接話;光是能夠待在他身邊相處,就已經感到無比的幸福了。

  「——」

  他這麼叫我。說出口時就像四川方言裡的「幺兒」一樣,被這麼叫著,暖意灌滿身軀至頭至尾,像是被圈在懷裡似地。「幺兒」、「幺兒」,我曾聽人這麼喊自己的愛人,他們的雙眼都洋溢著幸福,那是世界上最讓人想嚎啕大哭的稱呼,那是愛,是摯愛,是將對方捧在手心裡護著顧著的,情感最濃烈渴望的稱呼。

  「——」

  明明和幺兒一點關聯性也無,他這麼叫我時,我卻實切感受到這樣的幸福感了,幸福得不真實、幸福得難以想像,像是在夢裡:能夠一直用這種無可奈何的寵溺語氣這樣叫我就好了,貪得無厭。

  可我是他的愛人嗎?只有我才有這麼極端強烈的情感,他其實根本沒有那個含義。
  而且那也不是我一個人才有的稱呼,那是他把我當作孩子的意思。

  但是、但是,在這些感到幸福湧泉一般地在心裡轟然流瀉,感覺到有一點點可能、有一點點可能,好像是愛我的,他愛我,我便也願意為他做任何事了,什麼也沒關係,只有這個瞬間也沒關係,我很幸福。



CH、03

  他細細看過我身上的疤。
  沒有表情,仔細地、沒放過任何角度,用微微顫抖的雙手撫過那些或凹或凸的紋路;一點一點地,或深或淺、或黑或紅,反覆受傷發炎的那些地方。
  我想試圖縮回腳卻被用力固定住,腳趾不自然地蜷曲著,別看我、別看我、別看我、別看我,別看我⋯⋯
  「我不會討厭、嫌棄妳任何地方。」他歪頭思考了一下,那是他的習慣動作,「一直都是,妳知道的⋯⋯」
  當然,一直都是我過不去。

  「就像,即使妳愛他也是。」他的唇角勾起溫和柔軟的笑,一如他晨起時不可遏止的頂毛,怎麼順也順不下來,自然地好似本來就該翹起一樣。「我會愛妳,只是因為妳是妳。妳愛他並不會阻止我愛妳。」
  他無論如何都會包容我的一切,不管看見我何種模樣。每一次、每一次,不管看見我的情感、我的狼狽,或我的頹廢和我的過去,他都會愛我。

  我明白,愛不是公平的。一個人從背後環抱住對方時就輸了,那代表他更愛對方。
  我輸了,而他也輸了。我們的一輩子都在追趕他人、也被他人追趕,會有幸福的時候,感覺到回饋的情感的時候,但更多更多的是,無力。
  如果不愛對方就好了。如果不愛就⋯⋯自己卻也無法割捨掉。知道自己正在往錯誤的方向發展,卻割捨不掉;那是毒、那是罌粟,那是連自己都知道傾盡一輩子也得不到的。
  「即使如此也是嗎?」

  「也是。」他篤定,「我都想過了。是。」

  「謝謝你愛我。」我把雙腿放鬆,閉上眼。「謝謝。」

  如此糟糕的我,是透過汲取他人的愛去愛人的。

  如此糟糕的我啊。



CH、04

  「他不愛你。」

  別說了,我知道。

  「妳對他而言,只是壓力。你的愛掐住他,於是他也說不出離開。」

  別說了,我知道。

  「他比你還冷靜還理性,因為他對你一點感覺都沒有。」

  「別說了別說了、別說了別說了別說了——」此時此刻的我只想尖叫,不停尖叫;為什麼要用最尖銳鋒利的話來刺傷我,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傷害我,這是最直接的傷害,而非任何試圖以勸說為目的的方式使我聽進去——這是傷害!

  「說不定他已經有其他人了,你們之間的關係才會⋯⋯」

  「滾開。」

  去死。滾開。滾得越遠越好。

  佈滿粗繭的厚實手掌抹過我的臉頰,濕熱的液體反而越發張狂:手掌頓了一下,繼而撈起我微曲的腿,牢牢抱好,晃了晃。
  眼皮很重,很腫很痛。即使閉上眼也停止不了眼淚,牙關已然緊咬到腦袋發疼的程度,他說的話是我不願思考的;我不能想像此刻他與人正歡聲笑著,不能想像他用那樣使我深陷其中的眼神去看別人,不能想像他那樣鼓勵、保護或照顧我,給我安全感與許久未有的心動一樣,那樣子的他,我深愛的他啊,那也是會呈現在他人面前的模樣嗎?那是也許某一天我會與他愛的人面對面、互相認識介紹說「我是他的好朋友」的樣子嗎?
  那是有一天我必須把我對他的愛深藏在心底不洩露一絲一毫,才能繼續和他保持聯繫的意思嗎?我必須看著他愛別人、看著他的幸福是由別人給予的嗎?

  第一次,在別人的懷裡想著別人,哭到失聲。


CH、05

  「欸,你手上的是什麼?」
  我低頭看往自己攤開的手心,一張手掌覆了上來。

  那時只覺得心臟被幸福感滿溢迸裂。

  停車場裡四下無人,他四處看了看,稍稍抬頭輕呼我的名是最溫柔的語氣,俯身蜻蜓點水般地在我唇上落下一吻,一如既往咯咯發笑;後一次則又加深了吻,以更無可忍耐的力道緊擁著我——如果那時是世界末日——如果時間永遠停留在此刻——要我花上三千年也願意等待這一瞬間。

  更後來、更後來⋯⋯

  我連握上他的手也不敢。最多最多只敢在過馬路時抓住袖口,更長更多的時間,我知道自己若試圖過於靠近他,我會被反射性地推開或迴避。我知道自己無法承擔哪怕一次的被拒絕,只要有一次我便會不敢造次,只要有一次,我就會裹足不前。
  我太恐懼失去和面對現實了。

  我知道後來的自己並不是他真的想那麼親近的人。他知道的我太多了,多到,不會喜歡,更不可能愛我。他太瞭解我了,洞悉一切。

  一如既往,他坐在我身側,熟悉地笑著,眉眼彎彎,眼裡卻沒有一點我的身影,盈滿自己看不懂猜不透的陌生情緒;明明坐在身邊,心裡卻隔得老遠。

  我慶幸自己大抵還是能用瀏海擋住自己呆滯的目光,慶幸自己在他面前再也不會流淚。

  「好期待妳交男朋友的時候。好想看看。」嘻嘻哈哈地,他說。






  諸君,日安。這裡是過幾百年想到才會發一篇創作的社畜青。
  一直很幸運地活著呢,不過現在光是打出一篇短篇都斷續艱難得可以。

  這是無論過去多久,都會被塵封不被看見的文章。已經不會再是那個被重點關注觀察的人了,所以說出什麼都無所謂。全部都已經無所謂了。

  真是太好了,也許某方面來說算是一種解脫吧。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給個GP;想持續關注燭青的文章,可以到小屋主頁訂閱,但是你可能會很久才收到一封創作通知;想支持或有疑問則可在下方留言,感謝你閱覽至此。
198 巴幣: 190
符晴
我忘了說新版不能推上首頁笑死,你最後可以改一下
2021-01-22 13:48:58
燭青
真的會被新版搞到發瘋⋯⋯之後再改
2021-01-22 13:49:47
夜光
很久沒有看到妳的文章了
現在終於又看到了(笑
2021-01-22 15:17:06
燭青
其實蠻不爽現在自己只寫得出感情相關的東西
2021-01-25 03:41:28
希布拉
喜歡縮圖的字體,好好看。你寫得很好看。
發現自己很想念你寫的文字時,是在幾分鐘前,看見你的通知而好高興好高興的點進來的時候。是呀也隔了好久好久,但果然還是很喜歡呢。
2021-01-22 21:07:16
燭青
(大愛心)謝謝小希寶貝呀
2021-01-25 03:41:46
燭青
(揉揉)我也很喜歡你,和你的文字。乖乖乖,謝謝你哇,謝謝。
2021-01-25 03:42:10
閒逛
燭青的文字就像是黑暗中的燭火,很微妙的滋味,很喜歡
如果是長篇的話感覺很虐,但會讓人無法自拔地看下去
2021-01-22 23:48:39
燭青
太感謝您了TT突然有這樣的評論真是受寵若驚!謝謝您的喜歡
2021-01-25 03:42:44
Tsu Li Gue
隔空摸摸+抱抱https://media.tenor.com/images/c6c6afebde649e6b3c0af224ee7f8073/tenor.gif
2021-01-24 11:56:54
燭青
阿癸癸這個應該是貓咪打架⋯⋯:)))????(還4摸摸抱抱X
2021-01-25 03:43: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