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雪成系列之十一 虛幻之冬

月球觀音 | 2021-01-22 12:51:28


「焰墟!你在哪?」
  茫茫大雪中,一個瘦弱的身影不顧巨烈的風雪,在黑夜風固執地行走。就算身體早已不堪負荷,隨時會倒下,但他早已陷入瘋狂,行屍走肉般不斷向前,指向見到那個他最喜歡的人。
  一陣陣強風襲來,幾乎要將雪湘吹倒。他全身是枯木的殘枝,臉上被刮的滿是血痕。他早已沒了總是愛教訓人的那份高傲,整個人狼狽不堪,像流浪的雲朵,在夜空飄蕩,不知自己去向。
  「啊!」」
最終,他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臥倒在空無一人的白雪之中。他流下的淚是寒冰,冷凍了曾跳動的心。一切來的太快速,剛才,他還在那說要永遠在一起的,還說他愛他,要和他一起回去。
騙子,大騙子,沒用的東西。
「嗚⋯⋯嗚呃呃⋯⋯」
他抬起頭,哭紅的眼看不清眼前的景象,更看不見他堅強的背影。存在他身邊的只有白雪,還有摧殘一切的暴風,以及覆蓋天地的黑夜,將他壓得喘不過氣,無法呼吸。
「雪湘。」
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雪湘抬起頭,面如死灰。和他長相相同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低頭俯視著他狼狽不堪的樣子。
「你說,很慘是吧。」他冷冰冰的說著,語氣毫無情感。
「我不知道⋯⋯」雪湘抱著頭。「焰墟他一定還在⋯⋯還在一個地方⋯⋯」
「對,他在。」黑蹲下身子。
「你知道他在哪?」雪湘睜大滿是血絲的雙眼,問道。
「知道。」黑點點頭。
「告訴我!快告訴我!」雪湘猛扯他的衣角,發瘋似的叫著。
黑鄙視的看著陷入瘋狂的雪湘,用力甩開他的手,並在自己的衣服上抹了幾下。雪湘則是蜷曲在一旁,不停地啜泣。
「他在,你無論如何也去不了的天堂。」他冷冷的說。「死心吧,你再也見不到他了。」
「胡說!你胡說!」雪湘哭喊道:「他在啊!在我旁邊!」
「他不在。」
字字句句敲打著雪湘的心,使它變得千瘡百孔,最終化成了碎片,消散在他的胸口。雪湘踉蹌的爬了起來,用力抓住了黑的衣領,狠狠的甩了好幾個耳光。
「啪!啪!」
給使打得再用力,悲傷依舊存留在體內。雪湘想再打上幾回,卻發現手開始不聽使喚,像生鏽的機器人,緩緩垂下。
「焰墟⋯⋯我的焰墟⋯⋯」
雪湘再次蹲了下來,他的腦袋彷彿要爆裂一般,開始傳出劇痛。但他也管不了這麼多,他現在只想消失,從這塊雪白上消失,這裡除了焰墟外,什麼都沒有啊。
正當他即將昏過去時,突然有個身影走到他的身邊,將哭泣的他擁入懷中。雪湘想抬頭,卻被他壓得緊緊的,無法動彈。
「是你嗎?」他哽咽道。「拜託,是你吧?」
在雪湘耳中徘徊的,只有北風狂暴的喧囂,沒有他溫柔的嗓音。他只是緊緊抱著他,除此之外什麼也沒說。
「就當是你吧。」雪湘流著淚,笑道。
「不然,還會是誰啊⋯⋯」
----------------------------------------------------------------
風雪已經停下,雪湘睜開了眼,才發覺自己睡了好一會兒。轉過頭,雪湘看見「他」坐在自己身邊,靜靜地凝視著他,沒有說話。
「額?你還好嗎?」雪湘擔心的站起身。「事不是被狼抓傷了?很痛嗎?」
他依舊沒有答腔,只是站起身,向遠方走去了。雪湘趕緊跳了起來,一邊追上他的身影,一邊叫著他的名字。
「你等等!」
氣喘吁吁地抓住他的肩膀,雪湘心中滿是疑惑和擔心。他看相追上來的雪湘,面無表情,就像一灘死水,毫無起伏。
「你是怎麼了?我剛剛就覺得你很怪⋯⋯」
他不等雪湘說完,直接抓住他的手,向前跑去。雪湘感到莫名其妙,卻無法掙脫他的手,只能任由他拖著自己走。他們跑下山,走過樹林,穿過結成冰的河水,最終來到了一處空地。
他停下腳步,轉身看著雪湘,沒有說出任何話,就只是看著他。這令雪湘渾身發毛,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你帶我來這⋯⋯做什麼?」
指向了前方,他站在原地不動,等待雪湘走到他指向的地方。在原地乾等也不是辦法,雪湘只好走到那裡,看會發生什麼事。下一秒,一陣風雪撫過他的側顏,緊接著是一股花香。雪湘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這⋯⋯怎麼可能?」
眼前不是一片雪白,而是翠綠的草原。鳥鳴在四面八方響起,清脆且充滿活力。雪湘不可置信地拍打自己的臉頰,他很清楚地感到痛處。這一切不是夢,全都是事實。
「我⋯⋯找回夏天了?」
雪湘看著野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在他驚訝不已時,一位青年走了出來,火紅的眼彷彿在微笑,溫柔地注視這位訪客。
「你是誰?這是怎麼回事?」雪湘激動地問道。
「先坐下吧。」青年淡定的說。「我有好多話想和你說呢。」
不等雪湘答應,一股力量將他吸座椅上,讓他怎麼動也動不了。那喂清年幽在的拿出茶壺,將茶到進不知從哪裡出現的杯子。雪湘沒有動茶杯,只是警戒的看著他,不敢有任何舉動。
「謝謝你,雪湘。」他笑道。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雪湘一臉狐疑地問道。
「謝謝你把他交出來。」那名青年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繼續自說自話。
「他?誰?」雪湘皺起眉,到些許的不安。
「夏神。」青年簡短地回答。
「我不認識夏神。我只想把夏天找回來。」雪湘搖搖頭,不懂他在說什麼。
「不用找了。」青年看向他,溫和的說著。「夏天,已經回來了。」
雪湘激動地要跳起來了,但椅子上被施了奇怪的術法,使他無法動彈。他用力地敲了桌子一下,驚訝地大叫著:
「怎麼會?我根本沒有遇到什麼夏神啊?」
「你有。」青年笑道。「你們感情可好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
青年站起身,走向了雪湘。他的笑容突然變得相當悲傷,用種憐憫的眼神看著雪湘。
「你真的辛苦了。」他說道。「要把他交出去,真的不容易。」
雪湘想要開口,卻被青年制止。他單膝到雪湘面前,拉起他的手,在手臂輕輕吻了一下。一個金色印記在他的手臂浮現,散發著微微的金光。
「我代表眾神像您致謝,感謝您為我們找到夏神。」
隱約猜到他的意思,雪湘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他。他的舉動依舊相當詭異,不像平常囉唆又煩人。他現在安安靜靜地盯著雪湘,彷彿一座木雕,動也不動地矗立在一旁。
「你在看什麼?」青年問道。
「他啊,你不覺得他很奇怪嗎?」
青年看向雪湘所指的位置,凝視了那好一會兒,又將目光移到雪湘身上。他的表情,像是要哭出來一樣,眼角濕潤了起來。心疼的看著雪湘,他滿是歉意,卻不知如何開口。
「對不起。」青年低下頭。「這實在⋯⋯太慘忍了。沒想到他們居然這樣對待主人⋯⋯」
雪湘還是很疑惑,不解地問道:「主人?夏神嗎?」
「喔,抱歉,我忘記自我介紹了。」他笑道。
「在下為夏神之僕,夏之精靈。」
雪湘瞪大了眼,這是最後一個四季精靈,也是夏神的僕人。他說,自己將夏神交給了眾神,讓夏天回歸這塊土地,但自己從頭到尾,根本沒有遇見什麼夏神啊。
「⋯⋯嗯?」
他看向「他」,突然一個不好的念頭閃過了腦海。為什麼當初春之精靈和秋之精靈突然變得那麼嚴肅?為什麼焰墟比自己小了幾歲,智力和身體成長卻如
此快速?為什麼他天身就有強大的怪力,使他遭到眾人排擠?
  原來從頭到尾,他就是能讓夏天恢復的人嗎?
  「這不是真的⋯⋯」雪湘搖搖頭。「焰墟他還在,他還在那裡啊。」
  夏之精靈沒有說話,他輕點在雪湘手上留下的印記,留下了淚水。
  「你回去吧,之後,主人一定會來找你的。」
  「你說什麼?」
  「他被帶走時說過。」夏之精靈站起身,堅定的說:「我一定,會和雪湘見面的,因為我們說好,要永遠在一起。」
  「等等!」
  一陣花香再次撫過,雪湘還來不及說話便了昏過去。眼前只剩下無盡的黑暗,但他隱約聽間某人正在大聲呼喚他,那個聲音,熟悉,且令人熱淚盈匡,讓他想撲進那個聲音的懷抱。
  他還記得,當初自己孤身一人時,是他將他拉出監牢,讓他有機會展開新的生活。他還記得,有一個人總是陪在他身邊,奮不顧身的去保護他,即使自己早已傷痕累累。
  雖然,可能再也見不到面了,但他們全都記得。
  記得自己最喜歡的那個人。
----------------------------------------------------------------
  「雪湘!你醒了!」
  他睜開眼,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不是一片雪地之中。在他眼前的,不時奇奇怪怪的精靈,而是他的家人和朋友們。莫香阿姨、椰咪,還有空嵐。
  「欸⋯⋯?」
  精神還有些恍惚地座了起來,雪湘發覺自己渾身無力,沒辦法好好控制自己的身體。眼前一張張熟悉的面容讓他放心不少,但他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左顧右盼,並沒有看見那個身影。
  「謝天謝地,你總算是回來了⋯⋯」莫香阿姨將她擁入懷中,哽咽道。椰咪也哭得亂七八糟,直接把空嵐的圍巾拿來擦鼻涕。
  「阿姨,我睡多久了?」雪湘問道。
  「一星期了。你當時倒在雪城的門口,大家都嚇壞了呢。」空嵐說道。
  「那夏天有回來嗎?」雪湘急切地問,他可不想白忙一場。
  「恭喜你。」椰咪微笑道。「最近天氣變暖了很多,大概是你們的功勞。」
  說到「你們」,椰咪得眼角突然泛淚,莫香和空嵐也一臉悲傷的看著雪湘。雪向愣了一下,左顧右盼尋找那個和他一同冒險的人,但屋裡除了他們幾個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人在。
  「焰墟呢?」他顫抖著。
  「雪湘,這是我們想問的。」空嵐坐到床邊。「我問你,焰墟他⋯⋯人呢?」
  「搞什麼!」雪湘叫道。「焰墟明明和我一起回來的!」
  「小雪⋯⋯」
  「他被雪埋了之後,又出在我面前,但他好怪,一直不跟我說話,是不是我的病感染他?還是他討厭我?還是被狼打傷了?還是⋯⋯還是⋯⋯」
  「雪湘!」
  空嵐的吼叫將他拉回現實。他抓住他的肩膀,眼眶紅了起來。猶豫許久,他咬緊牙根,最終還是向好友訴說這令人心碎的事實。
  「雪湘,你旁邊沒有任何人。你是,一個人回來的。」
  他愣住了,也瞬間恍然大悟。自己能看見想像中的黑,當然,也能看到想像中的⋯⋯焰墟。
  他從和焰墟離開後,就一直都是孤單一人的。
  「哈⋯⋯哈哈⋯⋯」
  虛弱了笑了笑,雪湘往後一仰,墜入柔軟的枕頭中,閉上了眼。
  
48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