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12 蒙眼

艾爾斯凱 | 2021-01-22 00:36:20


我睡著了,一場回不去的夢境
我清醒了,憎恨的心不斷膨脹

該是尋找下一個獵物了,這個社會不把我當一回事
正合我意,就痛快一下

整個世界才會體會我心中的痛




  「嗚……嗚!不……」

  林瑤曦做了一場噩夢,不久前才剛發生的事情,腦袋不斷回想那一場惡夢。

  她為了尋找薛深谷以及夏若萱兩人的蹤跡,盲目拜訪一處陰暗的小巷人們,其中有兩名喝酒的壯漢,混身酒氣看到林瑤曦遞出手機上的『夏若萱』照片時,兩名醉漢露出不懷好意,開心回應說:「有看見喔。」

  瑤曦很開心跟著兩名醉漢,穿過一個陰暗的小巷口之後,在一處正方形,完全無人的場所中,一名醉漢拿著一塊布,上面抹著特殊迷昏的液體,從瑤曦的後方抱住,手持異常的布,直接嗚住瑤曦的口、鼻。

  瞬間吸入布上的液體與味道後,瑤曦瞬間感到頭暈腦脹,眼前的視線也漸漸模糊,奮力抵抗醉漢,雙手不斷推、打。

  另一名醉漢則是用粗大的雙手,緊緊握住瑤曦的雙手,甚至握力讓瑤曦感受到痛,想要抵抗卻隨著時間而四肢無力。

  當自己身體、胸口被醉漢隨意撫摸,赫然發現自己掉入了陷阱,極度恐慌的心,嘴巴不斷的顫抖,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身體被最討厭的對象,隨意的玩弄。

  「住……住手……」

  「這小妞還真漂亮,身材也不錯,皮膚也很白,應該還是個處女吧?」

  「我們兄弟先好好享受,然後獻給老大,這樣女人下海拍A片肯定能大賺一筆,反正餵幾次藥,就會乖乖的。」

  「嗚!嗚!」

  「反正天也黑,就在這裡幹她吧,摸起來也挺有料的。」

  「呼阿~~這真是難得一見的極品,可憐的女人,一定是沒見過世面的新鮮人啦。」

  
   叩
    叩

  「嗯?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有什麼聲……」

  林瑤曦含著眼淚的模糊視線中,害怕自己處境時,她看見有一名穿著全身漆黑服裝的男子,突然出現在一名醉漢的旁邊。

  男子用他的手臂跟手軸從第一位醉漢脖子背後,直接緊緊勒住,不到一秒時間,男子奮力一扭,醉漢脖子聽到『喀』一聲!

  連話語都沒有說完,直接倒地不醒。

  這個舉動,

  讓另一名醉漢嚇死,直接掏出口袋裡的瑞士刀,立刻遠離林瑤曦,全神戒備眼前莫名其妙的男子,男子完全不害怕眼前身材魁武的醉漢,穩穩步伐向前走過去。

  「你你你誰啊!?別、別過來!找、找死!」

  兩人之間距離不到兩步,慌張的醉漢,舉起瑞士刀,打算用砍的。

  刀尖即將落在男子的頭頂,男子不慌不忙一個側身閃躲,同時向前踏出一步,拳頭從側身直接揮出『右刺拳』,精準且強大力道,極速三拳全部擊中醉漢的喉結

  醉漢整個身體痛到扭曲,痛到連握瑞士刀的力量都沒有,彷彿喉嚨整個破裂,連尖叫聲都無法喊。

  下一秒,幾乎不給予醉漢反應時間,男子踏步,右腳踏進醉漢大腿兩側,猛力向上一個膝蓋踢擊,直接踢爆醉漢兩顆的致命要害。

  男子整個身體向後退一大步,大幅度的右拳,右手中指的『頭狀骨』精準擊中醉漢的太陽穴,撞擊『碰』一聲,醉漢倒地不醒,整個人痛到昏過去。

  解決兩名醉漢,男子沒有任何鬆懈。

  「還有一人?……是『他』嗎?嘖!可惡!現在必須……」

  隨後男子趕緊雙手用公主抱的方式,把林瑤曦抱在胸前,迅速的離開現場。

  這個回憶夢境印象最深刻的是……

  最後那一名『男子』,就是林瑤曦尋找的仇人

  薛深谷。

  *

  「啊!」回憶到此,林瑤曦猛然睜開眼睛叫了一聲,全身因為噩夢而流汗,侵濕了內衣。

  身體被隨意觸摸的觸感還在,最後的被人抱著走印象也記憶猶新,殺害林瑤曦父親的仇人……薛深谷也觸碰到身體,這讓她極度憤怒,且心神不寧。

  一整個矛盾念頭,不斷在腦海盤旋。

  歌頌的佛經,以及原木香味,讓瑤曦慢慢沉下心,自己又回到熟悉的寺廟內,同樣的躺在長形藤椅上,瑤曦趕緊起身,似乎麻藥的作用還在,拼命扶著旁邊的牆壁,站穩身。

  「事不過三,這是第二次,瑤曦,妳不會再有第三次這樣的好運,請切身記住。」

  「住……持……」

  「阿彌陀佛,放下復仇的心念吧,妳遭遇不測,妳的父親在天之靈也會傷心,放下吧。」

  「我怎麼能……放下!我……我……」

  「阿彌陀佛,『守護者』已經盡心盡力,妳該放下,不可再踏進。」

  瑤曦復仇的對象竟然是救助自己的對象,薛深谷是殺人犯,是不可信任的男人,但救命之恩,卻導致自己思想矛盾化,此刻,瑤曦只想確認……

  守護者……

  「守護者……是保護我的人嗎?」

  為了確認真實,瑤曦取出了手機,將自己一直尋找的復仇對象

  薛深谷的照片,給住持觀看。


  並詢問:「是這個人……救了我兩次嗎?」

  住持看了照片,毫不猶豫的回應:「是。」


  林瑤曦頓時無言以對,反而全身無力直直落下,坐在長形藤椅上,頭低下,不斷注視著手機中的照片。

  腦中哀傷、又無法發洩,矛盾,感激,憎恨,多種情緒湧上心頭。

  「為……為什麼!我寧願是別人!而不是這個殺了我父親的人啊!這樣我寧願!……寧願……」

  瑤曦無法接下去說,寧願被強姦,也不願意被殺人犯拯救,這種話,瑤曦說不出來,因為她心靈已經體會到,那怕是些許差錯,自己可能已經淪為地下無法回頭的女孩。

  心靈的深層處,是感激,卻也憎恨。

  「住持……我、到底怎麼辦?佛祖願意……幫我……嗎?啊啊啊啊……」

  瑤曦哭泣了,大大的哭泣了。

  住持看著瑤曦眼淚不斷的滴下,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住持在瑤曦面前,靜靜的等著,不管多久,住持都等著瑤曦情緒平穩。

  到底過了多久時間?瑤曦記不清。

  好不容易平穩情緒,抬頭一望,住持依舊站在眼前。

  「瑤曦,什麼話都別說,隨我來吧。」

  「…………恩。」瑤曦別無選擇。

  隨著住持走到寺廟中央,兩個人並排,看著莊嚴佛祖的神像,兩人雙手合十默拜,此時……住持慢慢開口:「瑤曦,請看著佛祖。」

  瑤曦的雙眼聽從,看著佛祖的佛像。

  「請別讓『仇恨』蒙住你的雙眼,陷入仇恨深淵之中,妳看見的,永遠只有黑暗,只要沉靜下來,只要好好思考,抬頭看吧。」

  瑤曦抬頭看著佛像的上方,周圍光芒以及佛像的反射,讓陰暗天花板不斷閃爍著。

  「凡事必有『因果』,復仇的心,只讓妳見到最後的『果』,卻讓妳無法看透最初的『因』,現在沉下心來,緩慢的思考,向後推導,讓佛祖引導妳吧,請閉上雙眼。」

  「……好。」

  「妳的仇恨是什麼?」

  「我父親被『薛深谷』殺死。」

  「妳親眼見到『薛深谷』殺死妳父親嗎?」

  「……沒有,我只見到,他染滿鮮血,握著刀,站在我父親屍體的身邊。」

  「他有逃走嗎?」

  「……沒有,他被警察抓起來,公然在法庭審問,最後判無期徒刑。」

  「他為何不逃走?」

  「……這……不知道。」

  「他為何要殺死妳父親?」

  「這……」

  「妳了解薛深谷這個人嗎?」

  「不了解。」

  「如果薛深谷不是殺妳父親真凶的話,妳該怎麼做?」

  「……!?」

  「放下妳眼中的『果』吧,妳該去尋找最初的『因』,妳的父親,為何而亡?妳知道嗎?」

  「爸爸……」

  「那麼,妳有妳的道路,緣分必然,重逢必然。」

  「…………恩。」

  最後的最後,瑤曦緩緩睜開雙眼,不斷看著眼前的佛祖。

  「阿彌陀佛,緣分之下的恩情,我相信妳記住這一點,必然能重逢,放下仇恨,『守護者』必能引導妳,尋找那最初的『因』之解答,再那之前,切勿再踏進泥沼,請別讓妳唯一親人,整天憂心。」

  「住持……」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住持向林瑤曦行個禮,轉身面對佛像,獨自的歌頌佛經,專心一致,林瑤曦默默回禮,緩慢走進房間取自己的行李,邁向回家的路。

  這趟回家路程,瑤曦看著天空的星星,那原本被仇恨蒙蓋住的心靈,轉為一個期待的相遇,

  她看見。

  自己那一條,必須走上去的道路,握緊自己的右拳,放在胸口。

  「薛深谷……我能……再見到你嗎?」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207 巴幣: 62
喵君
[e12]
2021-01-22 07:12:20
艾爾斯凱
ヾ ^_^♪謝謝來訪
2021-01-25 08:14: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