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色界—七色篇—黑與白

季旬君 | 2021-01-21 22:24:22


離開黑白之間


  黑色少女脫離了,白色的掌管。在黑的領地,取走墓地,父親留下,那色環大陸的地圖和指向大陸中央的指針。
緊牢抓緊,緊緊縮在,父親墳前,留下,生前的,擁抱。
一件毛絨黑色大衣下,是黑色合金塑成的貼身輕甲。
 
  黑白灰階大陸,和色環之間,被白色的海覆蓋:所有有色物體將化骨其中,沉入世界底部。
  黑色少女,世上唯一的,黑,的族長。大陸的底部,是由黑王留下,像一片大手,緊握他創造、疼惜的。少女的嗚鳴,天上的白鳥化身為箭雨,刺入少女穿著,父親留下,黑色輕甲。
大陸的底部迅速隆起,破開這片想將少女包圍化骨的白海。少女趕緊跳下,逃進那片白進不了的黑。



黑王消失


  大概是彌留之際。想來我也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
  死前,還是白她握著我的手,我還是摸著她那,白色秀髮。我願犧牲自己也不願讓人欺負的她,正因為我,哭了。我不會難受,我將我的永恆給了她,我是生出珍珠必有的異物:一開始雖會難受,但總會有珍珠誕生。
  她的淚光讓我想起:我被那個神背叛,從世界被驅離,來到這片虛空的界外之地。我的永恆及不滅在被世界撕開時,殘缺。這裡沒有所有。她,是我在這片虛空中,抓住的,唯一一縷,白光。
 
  那裏很冷,不,更準確說,我因為感覺不到任何東西,心中和身體好像有許多區塊被無可識之物奪走。
  我甚至無法感受時間…。也是那時,我的不滅和永恆,被我自己給損毀了。我看到光時,感到放鬆…。和神的誓約,我的身體剩下一半。
 
 
 
想起了,和她,白,第一次,相見。
  我用我的永恆,換來了她,她是這片虛空中,第一個原生的存在。這片虛空給了她,從我身上奪去的,所有。她幼小的手掌,輕輕拉開,一整個,新的,白色,世界。
 
  用盡我,被奪去,的所有。這孩子,是被天選中,創造世界的;而我和她的相性,是世界最差。我大概會死在她手中:在她創造的,完全屬於她,的世界;在完全相反屬性的,我,的面前;我是她唯一且最後的,天敵。
  只要我和她其中一方存在,對方就不會被其他存在毀滅,我們是命運共同體:正是我的永恆,將我們的性命:如同船錨,鎖在無氧海底,直到一方慢慢死去,另一方,才能慢慢朝著,地表,逃離。
  我是充滿瘡口,她則剛剛誕生,再過不久,我大抵會被她所滅…。我不會對一名持槍的嬰兒下手,哪怕她下個瞬間,會將我殺死。她朝我爬來…再照顧她幾年吧。
 
  「黑!不要這樣戲弄我嘛!我已經長大了,不要把我當小孩。」那時的白還沒達到我的身高。我替她畫上了臉。她也已經長大到會注意自己的樣貌。白色的頭髮和白色肌膚,我完全不喜歡了類型,和那位把我踢出世界的神,長的很像,兩人都沒有什麼表情…。白有時會顯露出厭惡表情。
  「不要不說話還繼續摸我的頭!」感覺也到叛逆期了嗎,我的生命危險了嗎?
  「不喜歡被摸頭嗎?」
  「也…也不是…不喜歡。」她的表情好像無法控制,拿我的手畫上了幾條斜線。果然相性不太好嗎?
 
 
 
…又過幾年我們把大陸輪廓畫完。我留下地圖和通向中心的指針。
  「白,如果我哪天,離開妳…不對,離開這世界…妳願意原諒我嗎?」她的手緊緊握著我,斗篷擋住她的臉。
  「你…要…離開我嗎?」她的話語帶著顫抖。
  「我不會離開你。」她的斗篷抖了一下。
  「我無法選擇…正如我來到這世界時一樣,我的命脈有一半掌握在妳;一半是我故鄉那卑鄙的神。我會盡力留下…一些,陪伴妳。」我又摸了摸她的頭,她已經和我差不多高了。
  我緩緩將她的畫像,擺在世界的起點,世界中心,神殿的,大廳。
  「你會回來嗎?」
  「在妳可視的未來,身旁有我嗎?」
  「有…在未來,但不在我身邊。」
  「時間對於永恆的我們來說,沒有意義,所以能夠看到未來。我的眼睛早就看不到不屬於我的未來,既然妳看到了我,那代表,我們的永恆仍然沒有回歸成一。」
  「你的不滅呢?」
  「那是我靈魂無法消失的詛咒,跨越空間,理論上我存在於任何存在過的空間。不過妳眼睛應該是無法觀測的。這也是我能陪伴妳和其他的,最終的,魔法。妳和她終有一天會懂的。」
  「嗯。」
 
 
 
  永恆、不滅。纏了我一生的枷鎖。分與了我兩個重要的人,一個是生前;一個是生後。繼承的兩人,在不滅消失後,我就能離開了。

27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