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法醫x牛郎) 獻上我的心臟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1-21 20:11:50

連載中法醫x牛郎系列
資料夾簡介
戀屍癖的控制狂與自暴自棄的野貓

  莫名其妙──是楊華對普克的印象。
 
  即便是普克拿來當作藉口的「學長學弟關係」也非常遷強,兩人僅差一屆,但一個沉迷戀愛,一個認真讀書,他們倆是兩條平行線,根本不會有交集。
 
  荒唐的藉口沿用至今,三年的時間補足了理由,兩人默契的維持這樣的交往。
 
  普克獨裁嗎?是的,他很獨裁,普克不接受拒絕,從一開始的反抗到後來的習慣,楊華就像被馴服的野貓,不再抗拒柔軟的肚皮被撫摸。
 
  但同時也給予足夠多的自由,除了不定時的將楊華抓回自己的家中飼養,普克從不過問楊華的生活。
 
  工作、習慣、飲食、作息……甚至連聯絡方式都不曾留過。
 
  他們對彼此的瞭解僅限於名字,以及住址,或許現在多了一個家庭?楊華想,他到最近才知道普克的妹妹長得如此漂亮。
 
  ──不,或許連住址也不知道了,偶然間得知,普克已經搬離了原本的住處,那裡貼上待租的告示,而普克連句話都沒有留下。
 
  多虧如此,楊華才能確定普克是故意刺激自己,明知自己的的心結是什麼,卻依然故我的拉扯自己的傷口──楊華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普克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心理狀態。
 
  「小黑先生?」
 
  「……不好意思,我剛才沉醉在你的美麗中了。」
 
  楊華對著面前的女性笑了一笑,努力將腦中的想法拋開。對方是自己的常客,於情於理都不該在工作時分心,他溫順的半跪在地面,將女性的手輕輕托起,在手背上落下輕輕的一個吻。
 
  「讓我都不由自主地想臣服於你呢。」
 
  說著虛偽的謊言,但兩人都沒有戳破,謊言比起實話更加動聽,支付一定的報酬就能獲得一段美好的時間,這是多麼划算的交易。
 
  楊華覺得,自己跟普克的關係似乎也是一種交易,只是他不知道普克想要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或許這種關係也快要結束了?
 
  畢竟普克消失了一段時間。
 
  「噗、小黑先生又是去哪裡學來討人歡心的手法?」
 
  被稱作百合的女性笑的愉悅,她伸出手,撫摸著楊華的頭髮,而楊華決定將普克的事情拋到腦後,乖巧地將頭靠在百合所作的椅子旁邊,讓她盡情的撫摸自己的頭髮。
 
  彷彿被馴養完成的家貓,乖巧的收起自己的爪子,等待主人的寵愛。
 
  「百合小姐很喜歡撫摸我的頭髮呢。」
 
  「是啊,因為可以讓人放鬆。」百合愉快的說著,「畢竟小黑先生感覺非常的無害。」
 
  這會是那個人也愛撫摸自己頭髮的原因嗎?
 
  「……好歹我也是男性喔?百合小姐這樣真令我難過。」
                                                                                                                          
  百合笑出了聲音,「畢竟小黑先生的魅力就在於不抓緊你,彷彿就要離開世界的樣子呀。」
 
  百合的手指緩緩的移到了楊華的脖頸上,楊華乖乖的仰起自己的脖頸,讓對方更加方便觸碰自己。百合的手指很細,大拇指在楊華的喉結上摩娑,漸漸縮緊。
 
  楊華發出不適的聲音,手輕輕的搭在百合的手上,卻沒有拉開對方,更沒有制止。
 
  「你看,如果不幫小黑先生一把,小黑先生就會這樣乖乖的接受死亡呢。」
 
  白潔的脖子上留下紅色的指印,楊華的手指縮緊,下意識的掙扎,瞳孔帶著一點點渙散,漆黑的什麼都沒有。百合的神情制止至終都帶著愉悅的笑意,她稍稍加大的力度,看著楊華的唇色蒼白,身體已經不受控制的開始顫抖,才猛地鬆開自己的手。
 
  就像一株隨時準備枯萎的植物,生或死,枯萎或殘喘都由他人作主。
 
  百合愉快地哼著歌曲,若無其事地撫摸楊華的頭髮,即便對方咳嗽地劇烈,生理性地眼淚流出,狼狽地引誘人內心深處地施虐慾望,也沒勾起女性任何的愧疚。
 
  「咳、咳……!」
 
  百合用手指挑起了楊華地下巴,楊華喘著氣,回不過神的模樣取悅了百合,「果然小黑先生,非常的有魅力呢。」
 
  ……
 
  壯漢拿出了常備藥膏遞給了楊華,對方的皮膚透著不健康的白,因此脖子上的指痕顯得怵目驚心。
 
  「又來了嗎?楊華你的客人真的都奇奇怪怪的耶……」
 
  「別再說了,我真的以為我差點死在這了。」
 
  「拜託別,你他媽要死去其他地方死,我還要做生意!」
 
  絕口不提制止,畢竟這類型的客人出手也豐厚,在確認楊華無所謂的狀態下當然不會把這群肥羊往外趕。
 
  說是對楊華的寬容也好,說是楊華的特權也罷,之所以休息時間比他人彈性也是因為要養好客人在他身上造成的傷口。
 
  壯漢吐了一口菸,伸手用力的拍打了楊華的背部幾下,惹得楊華頻頻咳嗽,楊華氣得伸出腳踹了對方,可惜對於長年鍛鍊的壯漢來說不痛不癢。
 
  「但你最近還是小心一點,先別吸引一些奇奇怪怪的新客人。」
 
  「蛤?這又不是我能決定的,我什麼都沒做啊。」楊華翻了一個白眼,手指正在按摩頸部的傷口,企圖降低傷口的嚴重程度,「怎麼突然提到這個?」
 
  「最近新聞才報導丈夫外遇,結果妻子受不了在生日那天殺了對方,而把對方吃了下去──咿,可怕死了。」壯漢抖了一下,隨手將手機滑開,把近日頭條的影片點開交給了楊華。
 
  女主播正在現場報導著,畫面十分混亂,一群記者包圍著一名帶著帽子以及口罩的褐髮男子,他步伐一語不斷撥開永來的記者,緩緩前進。
 
  儘管帶著帽子以及口罩擋去不少個人特徵,但熟悉的人馬上就能認出來。
 
  畫面吵雜的讓人聽不清楚內容,但楊華覺得大腦亂糟糟的。
 
  「聽說妹妹看到還待在醫院,受了不少打擊。嘛也是,看這種場面……」
 
  「這是多久前的新聞?」
 
  「兩個禮拜前?我怎麼知道……你要去哪?」
 
  「有事,我要先走了。」
 
  可以不用在意的。
 
  畢竟他們……什麼也不是啊。
 
  在意了也沒意義,他根本不知道這位學長的聯繫方式。衝動在一瞬間歸為平靜,楊華踢了路邊的垃圾,有些煩躁的抓著自己的頭髮。
 
  陰沉的天空,黑夜看不見任何星斗,陰鬱的讓人心中升起一股壓抑。
 
  剛才出來的太急,忘記拿外套,寒意讓楊華不由得打個顫。
 
  突然想喝酒。
 
  楊華想著,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瓶啤酒,又買了幾瓶,反反覆覆,直到大腦混沌的讓人噁心,才發覺自己搖搖擺擺的走到了普克的家門前。
 
  這是什麼?也太搞笑了吧?
 
  酒精讓他的頭痛欲裂,又飄飄欲仙,好像什麼東西都模糊了起來,好像什麼都無所謂,楊華踢了門一腳,消失的平衡感讓他的身體搖晃,跌坐在地上。
 
  坐在地上的樣子肯定很醜,但身體並沒有力氣爬起來,索性就躺在地上,將自己縮在一起。
 
  「你在這裡做什麼?」
 
  普克好笑的看著躺在自己家門前的楊華,他滿臉通紅渾身酒氣,在他手邊的袋子裡的瓶罐散落一地,是一瓶瓶的酒罐子。
 
  或者該說,前租屋處?普克無奈的拿起鑰匙將門打開,裡頭空無一物,只剩基本的傢俱。這裡的房東人很好,盡力打造最佳的居住環境給這裡的租屋客,因此自己被劃為黑名單也非常的理所當然。
 
  房東免除了這個月的房租當作補償,前提是要在月底前搬離。
 
  父母的事情、妹妹的事情、學校的事情、媒體的事情……普克已經忘了自己有多久沒有好好休息了,雜事讓自己很好的冷靜下來,連帶著對於楊華的感覺都淡了不少。
 
  這很好,普克想著,或許不再有聯繫才是最好的做法。
 
  熟練的將人抱到懷中,對方的皮膚很白,他的脖子上是清楚可見的紅痕。這個認知讓普克的感受到煩躁,理智讓他清楚的了解到應該把人送回他的房間,然後留下一張便條紙,讓對方不要再來找自己。
 
  這是最好的做法。
 
  但他做不出來。
 
  普克將人帶到浴室,讓他坐在地上,對方的眼神渙散,嘴裡嘟噥著什麼,仔細聽卻聽不出個所以然。
 
  他將楊華的身體微微前傾,從背後抱住對方,另外一隻手伸到對方的嘴裡,一下一下絞弄著對方的舌頭。
 
  「呼、呼……」
 
  不適的感覺讓楊華有些回神,這種行為他並不陌生,牛郎的店裡總會遇到各種客人,迷迷糊糊間,他以為自己還在工作,習慣的用舌頭回應著對方。然而才剛回應,普克的手指粗魯的扣著對方的喉嚨深處。
 
  「不、嘔……!嘔!」
 
  劇烈的難受,來自喉嚨深處的噁心感讓楊華的大腦有片刻清明,但他的身體仍然因為酒精而無力,他掙扎著想逃離,但普克將人扣在自己的懷裡,冷靜的繼續用手指逼迫著對方將胃裡的酒夜盡數吐出。
 
  楊華想拉開嘴裡的手指,更慌忙的想要遮住自己的嘴,不僅僅只是乾嘔,他知道他要吐出來了。
 
  胃在翻湧,食道在顫抖,混雜著黃色的液體隨著乾嘔聲噴灑出來,但普克並沒有停下,也不在乎自己被這些嘔吐物沾到,仍然將人禁錮在自己懷中,持續引起對方的嘔吐感。
 
  「不、嘔……不……!」
 
  「嘔……嗚……停……」
 
  「住……手……」
 
  楊華的意識徹底清醒,噁心感充斥著大腦,他的喉嚨發脹,第一次了解吐得天昏地暗不能自已是什麼感受。
 
  身上的衣服以及自己前半部幾乎沾滿著自己嘔吐出來的產物,酒精混雜的噁心的味道,讓楊華的喉嚨隱隱發癢,似乎又想吐些什麼東西出來。
 
  但他知道,他的胃裡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普克拿起蓮蓬頭,水溫維持著冰涼,直接沖刷著楊華。冰冷的水淋在楊華身上,因為酒精及嘔吐身高的體溫瞬間降低,但普克並沒有放開楊華,認真的用冰水沖洗著他的身體。
 
  「不要、好冰……放手!」
 
  脫力的人在怎麼掙扎,都是不痛不癢的,濕淋淋的衣物貼著楊華的身體,他感覺到體內也開始泛著涼意,身體止不住的顫抖,唯一的熱源就是這一切的加害者。
 
  「好……冷……」楊華下意識的呢喃著,淚水已經糊滿的自己的臉,甚至喉嚨發出的聲音不僅僅帶著沙啞,還帶著抖音。
 
  楊華的嘴唇泛著紫,等清洗完畢,他已經冷到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起來。」
 
  普克拉著楊華的手,強迫他站起,但被迫吐了一遭,又被冰水澆灌,楊華知道自己根本沒剩下多少力氣。普克也知道,楊華更像是被拖著走出了浴室,然後被摔到了客廳地上。
 
  楊華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那麼清醒過,清醒的知道原來普克生氣起來如此可怕。
 
  儘管他根本不知道對方為何生氣。
 
  「學長……你在……生氣嗎……」發寒的身體根本無法好好吐出任何話語,楊華感受著對方的手慢慢摩娑著自己的脖子,大拇指來回撫弄自己的咽喉,這讓好不容易消失的嘔吐感隱隱回歸。
 
  楊華的身體發抖著,因為冷,也因為恐懼。
 
  「你過來是因為可憐我嗎?母親瘋了,妹妹也瘋了,我覺得我自己也快瘋了。」普克答非所問,臉上又戴上了平常的微笑,語氣十分溫柔。
 
  「……」
 
  「你看上去很害怕,在害怕我嗎?」普克將臉湊了過去,慢慢的吻著楊華的脖子,寒冷讓楊華的大腦有些遲鈍,他沒有推開普克,讓普克在自己的脖子上落下細碎的吻。
 
  「唔……」
 
  兩人的衣服都被水給浸濕,黏在身上,普克的手指觸摸著他,即便隔著衣服,也讓楊華有種錯覺──普克正溫柔的撫摸著自己的身體。
 
  楊華的心跳有點快,在他的記憶中,他們最親密的舉動不過是躺在同一張床上而已。
 
  「要逃嗎?」普克低語著,輕輕咬著自己的喉結,這讓楊華有種錯覺自己正在被猛獸補食,銳利的牙齒隨時會將自己的喉嚨咬破。
 
  「──咕!」
 
  窒息的感覺傳來,楊華下意識掙扎,但普克用力的將楊華壓制在地上,毫不由情的啃咬著對方最脆弱的地方。
 
  楊華凳著自己的腳,呼吸不到空氣的痛苦讓他眼眶又泛出了生理性的淚水。
 
  普克真的想殺了他。這個想法清晰的浮現在楊華的腦海中。
 
  但是……他一直,都沒想活過啊……
 
  時間彷彿過的很久,又似乎很快,當楊華真的覺得自己的意識要消失前,空氣灌入了他的肺腑,他大口的喘息,大腦因為失氧暈呼呼的泛著疼痛,楊華覺得自己難受的想哭。
 
  「楊華?」
 
  「銃、三小……幹、你……老、師……」少少的幾個字,卻要花費比以往更多的時間才能說完,楊華伸手想給普克一拳,軟綿綿的力道很容易被普克接住。
 
  「有話、好……好說、不行嘛!」
 
  楊華覺得一切糟透了,全身的溼答答黏的不舒服,臉上肯定也不怎麼好看,他知道自己哭了──儘管這只是生理反應。
 
  普克微微愣住,顯然楊華的反應並不在他的預料之內。
 
  「說、話啊……!剛剛不是、很屌很……咳、厲害,講了一堆嗎?」楊華甩開抓住自己的手,甩了一個軟弱無力的眼刀給普克,咬了咬牙,用力的撐起自己的身體,撞到對方身上。
 
  ──雖然就普克感受來說對方很像在投懷送抱。
 
  普克接住了對方,有些茫然。
 
  「說啊!」楊華低低吼著,喉嚨有些啞,甚至疼痛。
 
  普克想看對方的表情,但楊華整個人撲到了自己身上,將臉埋在自己的胸前,不肯起來。
 
  「母親把父親的胸口剖開,吃掉父親的心臟,事實上我跟普菈薇都沒有感到害怕,或許說應該早就有預料到了。」普克的語氣很平淡,不參雜任何情緒,他的手來回撫摸著楊華的背脊,像是在安撫,「普菈薇很羨慕母親找到可以愛的人,嗯……普菈薇認為愛就是把對方吃進肚子裡,為了避免她隨便找了一個人吃,我先把她送進給心理醫生治療了。」
 
  普克的手指回到了楊華的脖頸處,放在上面,「這樣做只是為了讓她學習一下正常人的思考方式,實際上我並不覺得她的想法有錯。」
 
  「楊華,我不覺得她們的想法有錯。」普克強調。
 
  「乾我屁事。」楊華悶悶的聲音傳出來。
 
  「說不定哪天我會跟母親一樣。」
 
  「……」
 
  普克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楊華的頭。「我會傷害到你。」
 
  「……沒關係。」
 
  「嗯?」
 
  「我說,沒關係!」楊華的頭微微抬起,又往普克身上撞了一下,聲音悶悶的,帶著一點點鼻音,「……繼續當我的學長吧。」
 
  「想好了?」
 
  「嗯。」
 
  「可能會死喔?」普克語調上揚,帶著認真,「我不能保證我隨時都有理智。」
 
  「雞雞歪歪的吵死了。」
 
  普克愉快的笑出來,將人從懷裡剝了出來,不顧對方的掙扎,手指在楊華泛紅的眼角憐愛的摸著。
 
  接著,低下頭,用自己的唇觸碰對方冰冷的唇瓣。
 
  他們之間只是學長與學弟的關係。



隨時在BE之間反覆橫跳!
全系列告一段路
恭喜他們正是確認彼此間的關係☆

時間線是這樣:
關係追憶內容(普克23楊華22)→心臟(普克25楊華24)→默契(普克29楊華28)→關係(普克29楊華28)

接下來就是開車劇情!!!預計開二到三篇~~♥

明明只是TRPG的後日談,為什麼會變成一個短系列呢?
字數居然抵達1.7w字....
364 巴幣: 126

創作回應

琉魚
居然還只是學長學弟(欸
是說不管是勒脖子還是催吐感覺都好不舒服喔
楊華感覺隨時都要BE呢
2021-01-21 20:20:05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只是學長學弟!!
下一篇雖然開車,但會提到施暴的原因XDD
繼續快樂得隨時準備BE
2021-01-21 20:23:03
洛雅.愛的戰士
誰叫學長要把這隻野貓抓過來養,就給我負責到底
2021-01-21 20:35:00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養起來!
2021-01-21 21:02:32
玹竹以墨
再......再多一點...吸不夠!
2021-01-21 21:55:29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他們真的好可愛T_T
接下來就開始開車車惹,甜甜甜
2021-01-21 22:03:0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