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005-超能力覺醒

九方思想貓 | 2021-01-21 11:16:27

連載中《請別叫我英雄》(連載中)
資料夾簡介
社會新鮮人熊英真是個倒楣的新手房仲,作為一個平凡人的他,即將有一番不凡的際遇。






  由於這次的騷動實在太大,轄區消防局的化學災害應變小組在居民的通報之下,很快便到達現場。消防員驚見滿地的槍枝、棍棒及傷員,立刻透過內部通報聯繫了藤北市警局,警方也隨後來到現場。

  滿地哀號的藤節幫眾很快在警力戒護之下,一一被抬上隨之而來的救護車,而熊英真與孫老沒有受傷,則以當事人的身份,當場在廂型巡邏車內接受詢問,並做成筆錄。

  儘管在急診室痛苦呻吟的金牙男一再強調他們全都是由熊英真一人所傷,但無論是誰,都無法相信這位神情槁木死灰的青年,會是他口中怪力無窮的加害者。

  再怎麼想,能夠以一擋十的也是像孫老這種身懷老練實戰武術的狠角色,這點在藤北市警局同仁之間是心裡有數。但周遭鄰居的證詞明明白白,發生「爆炸」時,孫樂虬是待在屋子裡的,在無監視器畫面可採的情況之下,也只能就這麼記錄起來。

  等到相關流程終於折騰結束,熊英真和孫老目送警力與善後的消防隊員離開,百無聊賴地坐倒在騎樓前。

  兩人背對著馬路,靠在騎樓的柱子上,面對老屋破爛的門窗,有好段時間靜默不語。

  夕陽西下,颱風外圍環流的水氣還沒來,雲層彷彿說好一般,聚集在遙遠的天際線附近。黃昏時刻的暖陽灑落著枯黃,如同瓦斯氣爆現場一般的老屋,於是印染了憂傷。

  沉默蔓延在兩人之間,熊英真只覺胸襟鬱結,滿懷愧疚。

  儘管不明究理,但房子被搞成這樣,搞不好真的是自己造成的。這個時候似乎無論說什麼都不對,那份無形的傷,連結了兩人心中的苦悶。

  直到日光逐漸喪失了溫度,天上的雲層也漸漸厚了起來,濕氣凝結著焦慮,沾染了兩人的鼻梁,提醒著大颱風才剛剛過境的事實。

  「唉——」

  良久之後,孫老終於撐起了身子,拍了拍屁股,逕自往街上走去,熊英真見狀,也只得趕緊跟上。

  「孫大哥,您去哪兒啊?」

  「小熊啊。」孫老頭也不回地擺了擺手,「這麼說吧,其實這兒呢,老夫我啊,一直小心翼翼保存著老伴生前生活過的樣子。今天變這樣了,也沒辦法,回去能睡覺的地方吧。」

  一次次的疼痛,衝擊著英真的胸口,他握緊了雙手低下頭,說了聲:「對不起。」

  聽見他的道歉,孫老回過頭來,睜大了老眼,隨即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

  「雖然有點不可思議,但這事你覺得自己有責任,是嗎?」

  「孫大哥,雖然現在的我只是剛出社會的小毛頭,沒錢的新手房仲……但有朝一日,我一定賠償你……」

  「別傻了,回憶這種東西,是你小子賠得起的嗎?」

  聽見孫老直白的責備,熊英真也不禁語塞。

  覺察到眼前這位年輕人的侷促,孫老淡淡地說:「……然而這個年頭,遇到欺凌,為素不相識的人挺身而出的人少了,那掏出手機的人呢,他媽倒是挺多。念在小熊你這小子有心,你覺得自己有責任,老夫可以想想有什麼別的方式讓你補償。」

  孫老一面說,一面回身走來,拍了拍他的背,「給我抬頭挺胸,少年欸!」隨後頭也不回地往街道盡頭走去,消失在逐漸隱沒的黃昏裡。

  §

  夜幕來臨,伴隨著燠熱的濕氣、稀疏的雨滴。

  老工廠門口,停著一台小貨卡,工人熟練地將機車殘骸卸下,隨後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而熊英真正向他的死黨杜曹仁九十度鞠躬,。

  「所以說,你花錢雇了車子把我精心修好的灰貓號屍體帶回來,還要拜託我再讓灰貓號活過來?」

  聽見杜曹仁的提問,他簡直就快跪下來,「拜託了阿仁,薪水下來以後,我馬上付給你錢。」

  「我才不要錢,你進來吧。」

  除了壞了又修、修了又壞的灰貓號,還有曾經救了自己一命的超級帽。就算熊英真再怎麼遲鈍,也知道自己欠了杜曹仁太多太多,這位老友如此乾脆,反倒讓他更覺緊張。

  心底忐忑不安地拖著灰貓號的「屍首」,他們來到工廠的另一側,搭乘安全貨梯一起下到了研究所。

  電梯門一開,身穿短褲、T恤的蘋花妃已經等在門口。

  看到自己的女神竟然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熊英真差點又一次掉下男兒淚,「花——妃——」他一面高喊著,一邊跌跌撞撞地跑向她。

  女孩則是大大地張開了雙臂,像是迎接敗戰的勇士一樣讓他把頭靠在肩膀上,「辛苦了辛苦了,好乖好乖。」像是安撫小動物一樣摸摸熊英真的頭。

  「唉……花妃啊,我們都太寵他了,才會讓這孩子長成這種白痴。」杜曹仁操作一台無人起重機將灰貓號移走之後,回頭將熊英真從花妃身上「拔」起來。

  「幹嘛啦阿仁爸爸,花妃媽媽的身上好香,你不要阻止我!」

  「……正事先做。」杜曹仁隱藏在鐵面之下的語調聽起來比之前更不屑了,「雖然我知道你才剛倒楣過一輪啦,欸不是,你有什麼時候是不倒楣的嗎?」

  「倒楣啦,哪次不倒楣。」熊英真被杜曹仁連拖帶拉的,一臉沮喪地說道:「不只心愛的灰貓號死了又活,活了又死,還差點連我本尊都死翹翹,腦袋後面從此還有一個又醜又大的傷痕……」

  聽見他的喪氣話,蘋花妃溫柔地笑了,指了指自己左小腿上一道又深又崎嶇的傷疤,「不要緊的,英真。你看我也有一個好大好醜的傷疤,我們一樣的。」

  「嗯!跟花妃一樣很可以,花妃最好了!」

  熊英真像是吃到糖的孩子一樣笑逐顏開,杜曹仁則在面具底下發出了嘔吐的聲音。

  「這裡是我的研究所吧?我怎麼不記得有養發情的猴子。真不知道花妃妳到底喜歡英真哪一點,不過拜託你們趕快交往好不好,想急死誰?」

  「不行!」兩人異口同聲地說:「要等工作都穩定以後,再來考慮交往的事情!我們約好的!」

  看見他們這種反應,拖著一個人的杜曹仁無力地垮下肩膀。

  「好啦……隨便你們啦,煩死了……英真我們到了,你進去這裡面吧,我們來做個實驗。」

  沒等人反應過來,杜曹仁已經將他扔進一個詭異的房間。

  完全由金屬建造而成的橢圓形艙室,大概有一座籃球場大小。在房間的前後兩端,各有一個活動式的艙門,而左右兩側則有透明的強化玻璃以及可供出入的門,透過玻璃,能看見杜曹仁和憂心忡忡的蘋花妃在一旁觀察著。

  「啊——啊——聽得見嗎?英真?」從頭頂上傳來了杜曹仁的廣播音,「這是我在開發極度危險的發明時,會使用的壓力測試空間。舉凡是爆破、強酸、高壓或者真空相關的實驗,我都會把東西放到這裡面做……」

  熊英真越聽越覺得不對,「等一下,你剛說啥?我覺得好像聽到蠻不妙的詞彙,是我有聽錯嗎?」

  「注意了喔,首先第一個是撞擊。」

  撞擊是什麼意思?正當思忖,一旁的艙門打開,幾把槍對準了他就是一陣亂射。

  橡膠子彈挾帶穿金破玉之勢直接命中大腿、肚子、臉,甚至還有幾發就招呼在他胯下的小英真上,嚇得他放聲大叫,滿地打滾,還放了大概三到五個響屁。

  蘋花妃看到真的變得跟猴子一樣在實驗艙裡上竄下跳的熊英真,緊張地揪住杜曹仁的衣服。

  百發子彈發射完畢之後,倒在地上的熊英真過了好一陣子,才慢慢捏著鼻子站了起來。

  「怎麼樣,被橡膠彈打到,很痛嗎?」杜曹仁的語調裡有著顯而易見的笑意。

  「一點都不痛!可是好臭!」

  「那好,接下來是穿刺測試……。」

  沒等他罵出口,前後兩端的艙門關了又開,這次對準他的,是一支支看起來像鑿子一類的尖錐。

  想當然爾,又是一陣槍林彈雨,但這回熊英真似乎有點認命了,站在原地任由機關宰割。

  幾分鐘過去,當那些彈丸和尖錐全都無力地落在地上之後,面容冷靜得跟死了差不多的青年索性躺了下來,就像一塊任人宰割的肉。

  杜曹仁已經止不住笑了,「噗……怎麼樣,痛嗎?」

  「……不痛。還有嗎?爆炸或什麼的,火烤跟溶解要順便嗎?喔對了,有幫我買棺材嗎?可以指定木材種類嗎?樣式可以前衛一點嗎?謝謝喔,我有說謝謝,我很有禮貌。」

  聽見他說的話,這回換蘋花妃緊張了,「阿仁,好了啦,英真他這樣好可憐。」

  她那本應冷靜而理智的神情,只有在面對熊英真的時候,會流露出如同母親的擔憂與慈愛,杜曹仁雖然看著有趣,但他也不是虐待狂。儀器上顯示「檢測完畢」訊息之後,他旋即將熊英真放了出來。

  蘋花妃趕緊將他扶到一邊的長椅,溫柔地擦去臉龐上的汗水,輕聲說:「沒事了喔,英真最棒了。」語調輕盈得就像在鼓勵剛打完針的寶寶。

  也許是衝擊太強烈,儘管在這樣的溫柔鄉裡,英真仍是雙眼空洞,無法完全平復情緒。

  杜曹仁一面敲打著鍵盤,一面檢視實驗數據,悠悠地下了結論。

  「英真,你在那場車禍當中,果然並不是沒事。」他拿著顯示數據的平板湊近熊英真的臉,上面有幾個「異常」的標示閃爍不止。

  「首先,你的毛細孔會像放屁一樣自動噴出高壓氣體,任何物理性的外力,來到你的身上都會剛好被抵消,就像是能偵測應力一樣。另外,你體內的流體能極端加速,你放出來的『屁壓』,偵測得到的數值是大約八千PSI……」

  「喔,是喔。」熊英真木然地點了點頭,「真的喔。」

  「你身上的血液流速,以及各種化學性生理現象的反應速度是正常人的一千倍,所以碰到任何傷害,都會迅速復原。不瞞你說,剛剛的尖錐前端都是差不多一百度左右的高溫,你理論上能阻止刺 傷,但多少也會燙到……可是你完全沒有感覺吧?」

  見英真又一次無力地點了點頭,杜曹仁嘆了口氣說道:「好吧,現在跟你講太多也聽不懂。總之,雖然還要分析看看才知道原因,結論就是——你變成超人了。」

  說得如此淺白,就算是腦袋裡亂得跟漿糊一樣的英真,也終於反應過來了。

  「我是超人?」

  「對,除了力氣還跟平常人一樣之外,你無疑是有了超能力。」

  「我有超能力?」

  「對啦,就像我剛剛說的……」

  「就像電影的超級英雄那樣,打不會痛,受傷會復活,而且超強?」

  「……對對對,你可以清醒一點嗎?」杜曹仁無奈地搖搖頭,「算了,我先去忙。對了,幫你修車的代價就是——幫我跟花妃作一個月的飯,好吃的那種,懂了嗎?掰掰,花妃,這個白痴交給妳了。」

  留下看來喜出望外的蘋花妃與一頭霧水的熊英真,杜曹仁轉身回到灰貓號的屍體前,開始了腦力激盪。

  「這樣啊,我是超級英雄啊。」熊英真迷迷糊糊地閉上眼睛,「可以不要嗎……」

  也許是心真的累了,他就這麼枕在花妃的腿上沉沉睡去。
234 巴幣: 284
E=mc^2
他到底是幾天沒大便了w
2021-01-21 12:51:37
九方思想貓
世紀之謎wwwww
2021-01-21 13:15:08
勳一
戶政事務所:英真、花妃,你們在哪裡?身分證帶著給我滾過來結婚(X)
2021-01-21 16:58:42
九方思想貓
杜曹仁感激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w
2021-01-21 17:25:07
冰鳩
所以我可以非法入侵民宅了...不對那是勇者
2021-01-21 18:30:52
九方思想貓
可惜英雄去民宅掏寶箱依然會被逮捕QQ
2021-01-21 18:38:4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見義勇為的人少了,看熱鬧的人多了,讓人感覺有點無奈卻也現實啊...
花妃有滿滿的母愛~(人*´∀`)。*゚+
2021-01-21 18:47:24
九方思想貓
英真限定w
2021-01-21 19:12:54
悠閒紅茶(冷卻中)
正義,不對。戶政事務所從天而降!
2021-01-26 14:19:31
九方思想貓
戶政事務所在此,你各位還不趕緊的,原地結婚啊,稍息以後開始動作
2021-01-26 14:20:5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