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34:從哪裏找來

古今變 | 2021-01-21 00:10:09


第 34 章從哪裏找來

  在小白臉做出這個大膽舉動的時候,從跛豪、笑面虎到李浩瀚、榭德、重傷的托瓦爾,甚至連他本人都咬緊了牙關。畢竟先前他們差點被活埋,而以貝塔現在的狀況來看,也無法再保護他們。
  但是沒有人提出異議,大氣層外的空域在星盟的控制之下,而大氣層內則被魔物盤據,除了孤軍深入、賭上一賭,他們其實也沒有別的選擇。
  更何況,他們沒有一個是肯輕易放棄的人物。否則也無法穿越危險星域來到此地,無法在末日劇變之後存活至今。
  不論是為了尋回重要的事物,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
  或是釐清故鄉的真相,安撫故人的亡魂。
  或是對過去的對手報仇雪恨。
  或是了解自己的家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抓住救贖的契機。
  或是避免意中人為了治療垂死的同伴而油盡燈枯。
  他們靜靜的望著螢幕顯示出機身附近的情況,地穴四壁的土石,看起來就像是什麼巨大生物的腸道一般,非但佈滿凹凸不平的皺摺,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醜小鴨船體發出微光、又在高速移動之下,使得這些皺摺的明滅不定,看起來就好像是正在蠕動一般。
  醜小鴨的速度確實傲視群倫,即便在進行高速閃避的情況下,依舊超越歸巢的魔物群。然而小白臉謹慎的控制速度,讓他們始終混跡在魔物當中……先前的經驗已經證實,對手連周圍的土壤都能控制,這也是榭德等人找不到地下迷宮入口的原因。唯有混在魔物之間,才能讓對手投鼠忌器。
  然而這絕對不是容易的事,只要接近到攻擊範圍之內,魔物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而且牠們形形色色,更有許多是他們從來也沒見過,往往要等到驚險的避過危機之後,才捏了把冷汗,暗想:「哦~~原來牠能這樣!」
  在眾人汗濕背脊之後,都開始對小白臉油然升起敬佩之心。就如他所說,高速閃避無法久持,現在仰賴的完全是他的操控能力。就連跛豪都想:「指揮艦隊群戰,從來無人能與我比肩;但是要說單艇馳騁,此人是我生平僅見。」
  李浩瀚看榭德的臉色越來越差,卻仍舊堅持要保住傷員的性命。他在她的眼中看到寧可同死也不放手的意志,心知勸說無用,只能祈禱他從日誌中推知的真相無誤。
  就在他們深入了不知道多遠的距離之後,土壁開始真的腸道般翻攪合攏。醜小鴨周圍的魔物們也發現情況不對、開始掙扎求生。然而這時深入地底,任憑牠們如何狂轟猛擊,也找不到一條生路,甚至加速被土石淹沒的命運。
  感受到對手壯士斷腕的決心,船艙內眾人皆知輸了這輪賭注。小白臉神色一黯,停下醜小鴨,無論哪個方向的螢幕都只能看到土石湧動的畫面。
  艙中靜默無聲,小白臉手一拂,面前的操縱系統消失。然後他走向船艙的角落,在牆上輕輕一按、現出一道暗門,他伸手進去取出一個暗色的玻璃瓶和幾只高腳杯。
  眾人心中了然,跛豪和笑面虎都是橫行天下的人物,生死早已置之度外。這時很有默契的一人接過一只杯子,讓小白臉在其中注了半滿的淺紫色液體。李浩瀚雖然心繫榭德,但是在這樣的氛圍下,還是走過去也領了一杯。只不過他雖然很確定杯裏應該是酒類的飲品,但是那氣味和顏色他從來沒見識過,所以淺嚐即止。
  他對於飲酒從來也沒什麼研究,加上現在他的所有感覺都像是隔了一層什麼東西,更重要的是眼前絕對不是品酒的場合,他的心志也沒有經驗其他人那般的磨礪,所以他完全無法享受這杯中物。然而笑面虎卻似乎十分的激賞,連跛豪都以一種近似莊嚴的態度望著杯中的佳釀,豪飲了一口之後露出滿意的神情。
  笑面虎更是不停的咂嘴,笑著說:「嘖嘖嘖,這寶貝兒可不是有錢就買得到的,小老弟你是哪裏弄來的?」
  小白臉盤腿往地上一坐,微笑著說:「這也是前人留給我的……我母親……說起來不算光采,算是交際花裏的紅牌,所以得到過不少珍貴的饋贈。」
  笑面虎和跛豪也跟著坐下,笑面虎又喝了口酒,如閒話家常般的說:「哦?從你這帥勁不難想見,令堂應該也是個大美人吧。」
  小白臉笑著說:「她是最美、最溫柔,卻也是最堅強的女人,據說當年有無數的追求者,不過在遇到我父親之後,她就把全副心意放在他身上了。」
  笑面虎說:「那你父親想來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小白臉說:「我從來沒有見過他……母親告訴我,他是個成功的大商人。」
  笑面虎笑而不語,只喝了一口酒掩飾他的目光……出身並不高明的美女看上有錢人,有錢人在美女「不小心」懷孕後就消失不見,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不過酒逢知己,自然要識趣的避免提出這種掃興的臆測。
  不過小白臉還是看穿他的想法,接著說:「當年追求我母親的人多如牛毛,什麼樣的王公貴族都有,我父親雖然揮金如土,不過也算不上什麼。但是他有種激情,當他們二人獨處的時候,他總會忍不住提起他的夢想,說他想要拯救故鄉、找到讓它再度偉大的方法,他甚至還教她故鄉的方言。」
  笑面虎仍是啜著酒、目光不斷閃動,卻是為了全然不同的理由。他輕輕應了聲:「哦?」
  小白臉也啜了口酒,才繼續說:「家母也被他那種天真的熱情所感動,總是靜靜的聽他說、告訴他總有一天必定會實現夢想。在得知她有了身孕後,據說他高興得想要立刻帶她離開星盟中樞、回到故鄉去面見父母。然而母親知道他的眼光總是望向遠方、心中總是懷抱夢想,而且才剛結交到位高權重的顯要,所以勸他不必心急。果然過了不久,他就對她說:『我可能找到一個復興故鄉的方法,不過……』。」
  小白臉搖了搖頭,接著說:「以母親對他的了解,如果真有方法復興他的故鄉,他早就二話不說、一頭栽了進去。會這般吞吞吐吐,必定有什麼隱情。母親以為他是在掛念她……和我,所以不敢冒險,所以堅持要他放手去做。」
  小白臉放下酒杯,目光掃視了一圈,然後說:「哪知他立刻安排親信帶著母親到他的一處隱密物業,然後從此失去音訊。等母親再度收到關於他的消息,卻是闖入星盟重地盜竊機密寶物而遭受通緝,再過不久又傳說他組織了一股游盜劫掠四方。他透過親信不時帶來一些東西,確保我們母子倆衣食無虞,卻不曾親自過來探視。他最後送來的東西就是這艘船和那份日誌。母親認得日誌上是他的筆跡和他曾經教過她的語言,然而憑她粗淺而模糊的印象根本無法解讀。」
  他雙眼緊盯著跛豪和李浩瀚,說:「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李浩瀚雖然並不怎麼喜歡飲酒,這時也只能把臉埋到酒杯裏躲藏。跛豪把手中的酒一飲而盡之後說:「我是個孤兒,被遺棄在一顆高度危險的星球。那個鼎鼎大名的星際游盜,是我最接近父親的存在。」
  小白臉略感驚愕,不過還是拿起酒瓶、幫他倒滿,跛豪又飲了一大口,接著說:「我在那裏已經流浪了好一陣子,正奇怪為什麼沒人再趕我走、朝我丟東西的時候,我看到一顆巨大的流星降下,然後發現那是艘奇特的宇宙船,他從船裏走了出來,看到我似乎非常驚訝,隨即問我說:『你要留下來等死,還是跟我們一起過著被人獵捕的生涯?』我當然選了後者。」
  跛豪又喝了一大口酒,說:「我就這麼入了夥,他們檢查之後發現我在那星球待得太久,有害物質已經侵蝕了我的身體。我很清楚他們說的是實話……我已經看過太多因此而死的慘狀,也知道身體出現那些症狀時,基本上已經無救。當他跟我說要將我身上受侵蝕的部位全都置換成機械時,我自知死期不遠。這個方法雖然可行,但是沒有人能捱過那麼大規模的手術。然而奇蹟出現,我順利的完成手術、活了下來。」
  他望著小白臉說:「從此我就跟著艦隊,他教了我許多東西,有一回我聽他無意中說出他有個兒子,而他最大的遺憾是不能去見他、像教導我一樣教導他。」
  小白臉沉默不語,然而在無風的室內,他的杯中酒卻泛起漣漪。跛豪望了笑面虎一眼,接著說:「從來沒人看見我們的艦隊,因為我們隱藏在一顆慧星之中……至少在今日之前,我一直以為那是顆慧星。那裏有大量發著微光的氣體、夾帶著各式各樣的星塵和碎屑。回想起來,那些氣體跟日誌中所描述的創世紀十分近似。」
  他放下酒杯,凝視著自己的雙手,然後繼續說:「除了他和副手歐米茄,沒人知道我們的目的地……以及目的。但是我知道劫掠並不是因為貪婪,在那顆『慧星』的中央,有一艘巨大而奇特的船,被稱為『方舟(Arc)』。除了他和歐米茄之外,不許任何人或船靠近,眾人只知道那裏是存放魔物大軍的地方……對,就像剛才那些魔物。」
  他抬起頭來,沉思了一下才接著說:「我們一直在收集某些東西,他和歐米茄的手上有一份列表,我實在想不通他們收集那些要幹什麼,很多東西其實既不珍貴,甚至讓人避之惟恐不及,例如他們到我故鄉去收集的有害物質。當然,有時拿不到也只好動手搶,不過大部份的罪行都是星盟故意陷害、栽贓。實際上就像他們救了我一樣,艦隊在航行的過程中救過成千上萬陷入危境的人。只不過……極少數救得回來的就像我一樣加入了艦隊,更多救不活的就被送入方舟。」
  他拿起地上的酒杯、一飲而盡,然後說:「終於,他們集齊了列表上的所有物資,然後宣告接下來的旅程將由他們二人完成。他們為其他人都安排好了去處,也很慷慨的給了每人一份資產。不過比起那些年來的搜刮聚斂所得,當然只是一點小意思。很多人自然以為他們撈夠了就要把我們一腳踢開,然後自己帶著寶物隱遁。我……我雖然心知並非如此,但是受了唆使挑撥,還是對他們發起挑戰,結果……」
  他望向李浩瀚,說:「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浩瀚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又擔心榭德的情況,強顏歡笑說:「這……這船不知道還能支持多久……」
  其實他心中所想的是:「這船怎麼還沒被攻破?」
  雖然小白臉收去了螢幕,不過他們還是能聽到土石搔刮、擠壓船體的聲響。小白臉微微一笑,說:「這艘船也是結合第一世代工藝的傑作,父親他不知道從何得來。運動能力當然不再話下,更重要的是能夠瞬間探明、分析鄰近的情報,同步估計即將發生的狀況,然後控制船體應變的演算能力。我從小到大靠著它渡過不少難關,也從中學習到不少技術……現在仔細回想,簡直就像是父親用它來教我駕船一般。」
  他抬頭掃視了一下愛船,接著說:「船體用的則是第一世代的技術,為了追求速度,必須盡可能的輕量化,可是又必須顧及安全性。這艘船在靜止時就跟玻璃一樣脆弱,但是隨著速度增加,或是外加應力的增強就會提升韌性。外面砂石如果輕輕壓迫,外壁早就破損,但是以高速摩擦、衝擊反而不得其門而入。」
  李浩瀚勉強一笑,故意轉移話題說:「不知道是從哪裏找來那麼多第一世代的遺產……?」


196 巴幣: 1240
水墨靜
速度確傲視群倫(疑缺字)
2021-02-24 19:43:06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2-26 01:31: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