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23 眼線先生/+4

奇箱 | 2021-01-20 22:06:13


 
        「依然只有你一個人赴約嗎?」
 
        在某間餐館的包廂中,三個人在裡面正襟危坐。
 
        「要是多帶其他人,莫名其妙被戴上tt-plus的話就糟糕了,我們有很多事情不能隨便告訴其他人。」
 
        說話的正式不久前曾與0000進行協商的女子。0000,0110,以及那女子此時都聚在這間房間之中。
 
        「呃…在問她為何是一人赴約之前,應該有其他要問的事情才對吧?」
 
        0110有點浮躁的扭了扭上半身,她看眼前的女子似乎是對所有事情都全力以赴的認真類型,對方又是不想有一絲廢話的0000,導致一進門沒過五秒,房間的氣氛就進入最嚴肅狀態。
 
        「不用過度拘謹,如果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說的話,從一開始就不會讓我知道。」女子鎮靜的說:「在做了最壞評估的打算下,上面才讓我獨自來這裡。」
 
        「那樣的話,你大搖大擺的出現在1011…不,應該說是technician…」
 
        「機械神!」0000冷冷的糾正:「既然她都這樣自稱,就別再把她當作是同一人。」
 
        「不是,就算你這麼說…」technician有點微詞,畢竟那聲自稱背後牽扯到太多事情,她輕聲問一旁的0000:「你打算就這樣把事情告訴他們?」
 
        「就算我們不說,對方也掌握到現在的情況了吧。」0000面向女子說:「完全沒調查就能毫髮無傷的和我們見面,機械神佈下的眼線沒那麼容易隨便讓人破解。」
 
        「那原本是我要問的…」
 
        「誰問不都一樣?」
 
        機械神能把人群當作是自己的監視器,正因為概念簡單,想要繞開這種監視系統可說是難上加難。
 
        換句話說,能閃躲過這些監視,至今依舊毫髮無傷的人,必然是特殊的。
 
        「真是沒辦法…如果我不如實以報的話,後面要談的事情對一般人而言就像是做敲詐一樣。」
 
        「其實也不需要詳細說,只是如果是能繞開監視網的話,不知道能不能效仿。」0000只在乎能否多一項防護自身的策略,其他的對自己而言並不重要。
 
        「但告訴你們就等於全說了…況且。」女人騷騷自己的腦袋說:「我們應該是用相同的方法吧,畢竟那些人似乎會無視帶有compubrain的我們。」
 
        「原來是這樣啊,的確是說一點就等於說全部了呢。」0000輕輕點頭:「如果同為擁有電極的人,也能理解為甚麼上頭會允許你自己亂跑了。」
 
        「很抱歉我一開始隱瞞這件事,畢竟一說出來,你可能連後話都聽不進去,為了延續談話我才沒當場說出來,但現在的話就無所謂了。」
 
        女人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沾沾水杯,用指甲輕輕一劃自己的下巴,隨後便露出晶瑩的黑色光澤。
 
        「我的名字是1111,至於功能…沒甚麼用處,你們還是別知道比較好。」
 
        「既然0000的電極也這麼告訴我,總不會有錯吧。」
 
0000輕呼出一口氣,這次辨別出其中一個擁有電極的人的身份可說是意外的收穫。
 
        另外讓0000感到愉快的一點便是兩人的交談非常順利,不像是過去和blank與1011那種強人每字每句都必須小心翼翼應對的會話,1111極為配合,她全身從頭到腳都散發出和諧的氣氛。
 
        「我按照你的要求,把0110帶來了。」0000做個簡單介紹:「1111也能判定眼前是否是真人才對吧。」
 
        「人是真的沒錯,但在那之前…」1111臉色尷尬地說:「你的夥伴似乎是千萬個不願意的樣子。」
 
        「唔…」
 
        0000轉頭一看,卻發現在一旁的0110悶不做聲。她好像想說出藏在心中的諸多問題,卻又找不到適當的發洩口,只能像得了便祕一般擺著一副臭臉。
 
        「除了擺脫監視的方法外,你還想要問什麼就盡快說。」
 
        「嗯…但是那個…我該說些什麼呢?」
 
        0110心中是糾結的,在這短時間的交談中,他覺得光是眼前的女人揭示出1111身分這點就足夠再將這場會面延個三十分到一小時,但0000竟然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般繼續說下去。
 
        「妳還可以吧,這時間找到正常醫生可沒那麼容易。」0000假惺惺地問。
 
        「我想就算真要找醫生,你也不會允許才對。」0110無奈地說。
 
        「這好像能靠我自己來做診斷,就是缺了些用具…事件過後得想個辦法弄出一組。」0000自說自話點點頭:「看不出來你心中竟然那麼渴望著玩看醫生遊戲。」
 
        「就算真要玩也不是找你…不對,我不是想說這些沒營養的話才來這裡的。」
 
0000不只一次想過,0110的反應挺適合去當搞笑藝人。
 
        「那個叫做1111的女人,剛剛好像你也是第一次知道她有戴上1111,怎麼你就這麼熟練的繼續對談下去呢?」
 
        「喔,這個啊。莫名其妙就從路人裡跳出擁有電極的人,並不是件稀奇的事吧。」
 
        「你說真的假的啊…」原來大驚小怪的人是自己嗎?這不對吧,0110說:「奇怪的應該是你才對,我是正常的吧,是吧。」
 
        「正常來說的話,0000的反應才不正常。」
 
        「為什麼是妳再幫我說話啊?」不知為何受到1111若無其事地支持,0110詫異地說:「還有身為1111的妳要找我又有甚麼事?這種被西裝上班族盯上的既視感和被1011抓去時很像啊。話說明明也才十六個人戴的電極,為什麼我們兩隨便晃晃就能遇的到啊。」
 
        「會有這反應好像也不能怪妳,畢竟無論是1011還是1101,妳遇到有電極的人都不怎麼友善。」0000輕輕沾了口茶,鎮靜地說:「總之我也沒時間陪妳進行壓力釋放,就在說話間了解我們要做的事情吧,1111妳直接說,0110妳則是先安靜,我想1111也想盡早解決事情才對。」
 
        「我?我倒是沒那麼趕時間啊。」
 
        「…好,『我』想趕快解決事情,是『我』想。」0000在一瞬間很慶幸自己的同伴0110並沒有像1111這麼憨厚老實:「要我把0110帶來,應該不是讓1111掃個臉這麼簡單的事情吧。」
 
        「咦…啊啊,當然不是這種小事。」
 
        似乎察覺到終於能繼續說下去了,1111變得認真不少。
 
        「不過首先,持有0110的人確實是妳,終於能夠得到確認了。」
 
        「…我擁有0110是這麼重要的事嗎?」0110提高了戒心問:「甚至值得讓妳在這種時候冒險來到這裡嗎?」
 
        「因為決定這件事情的人是這樣決定的。」1111慢慢搓掉下巴剩下的粉底,露出電極1111:「0110必須戴上0110,是在這前提下才能談的事情。」
 
        「對 i 而言是個意外,卻反而正中其他人下懷的意思嗎?」0000不留情面的說:「但是我實在想不到撇除掉0110,你們對這女孩有什麼期待。要我做選擇的話,1011可是甩他好幾條街了。」
 
        「即使她在你眼中是那副德性,但光是她所處的地位與身分,就足以讓上面的人這樣決定了。」1111面對0110說:「你的家人,有曾經和妳說過關於他們工作的事情過嗎?」
 
        「我只知道爸爸常常因為工作,需要往國外跑。」0110搖搖頭:「工作的事情與其說從來不說,倒不如是常常在換,問了也記不住,可能今天是某個公司的經理,兩個月後就變成另外一間公司的研發人員…」
 
        「他是這樣說的啊…」1111和藹地看向0110:「看樣子,妳的爸爸很愛你呢。」
 
        「啊?」
 
        「妳的爸爸並非常常在換工作,他一直以來都只有一個工作,只是他會因為這工作接到許多不同的事情而已。」1111說:「像是按上頭指示以經理身分扶植公司,或是以科研人員暗中幫助產品研發,如果硬要套個工作職位的話…我想想看,應該算是監視的眼線吧,畢竟在知情人士之間都會被稱作『眼線先生』。」
 
        「爸爸他…到底是…」
 
        雖然早在接觸電極時就有這樣的感覺,但對於自己至親之人,0110突然感到陌生。
 
        自己的爸爸總是對自己很好。
 
        自己的生活不會缺東缺西,雖然會限制自己買奢侈品,但也不會嚴格到處處規範自己的生活。
 
        不常回家這點很讓0110頭痛,但總之就是對自己很好。
 
        「也就是說,之所以要找0110,是因為他爸爸的緣故吧。」0000算是了解到這件事情的起因,卻依舊皺眉不解:「但是找到0110後又要做什麼,難道說他生前有要妳們留甚麼訊息下來嗎?」
 
        「我話還沒說完呢。」1111說:「0110的父親,他和我一樣,所隸屬的是個被稱作being的團體。」
 
        「being?」
 
        0110似乎是初聞這詞,發出不解的聲音。
 
        但是另一邊的0000卻不是這樣一回事了。
 
        「你說的being…是那個being嗎?」
 
        「0000你知道?」0110問:「那是很有名的組織嗎?」
 
        「與其說有名,倒不如說那名字很自然地就會混入某些地方。」0000又再度皺起眉頭:「因為technician的關係,我也有稍稍注意到研發領域這塊,being就是其中一個公司的名稱,但要說印象的話…雖然不怎麼知名,但這間公司總是能在其他公司的研發中提供關鍵的協助。」
 
        「…啊?」0110不解:「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比方說,某個公司研發藥物,經過臨床實驗失敗,正要放棄的時候,being就會作為顧問提出合適的微調方案,使藥物成功達到效果。」0000解釋說:「但是being自己並沒有值得拿的出手的產品,也不總是待在研發的領域中,所以technician總是調侃這公司只是想在每個地方都占個版面賺知名度提升社會地位而已,而且他們的方案也不總是成功。」
 
        「大概就是這樣的公司…或說是集團吧。」1111不怎麼反駁0000的形容:「不像是text-talk在國內一樣有這麼大影響力,單論規模勉強能稱上是跨國企業吧。」
 
        「所以說她的爸爸才會輾轉於各種職位與國家嗎?原來如此。」0000回想起0110家中的書籍,既廣且深的知識如果全部都被掌握的話,那有這等工作能力也不稀奇了:「但0110父親的工作終歸是他自身的事情,與0110沒有關係吧。」
 
        「有關係,正因為是父女才如此。只要有血緣關係,being就不會置之不理,我們就是這樣的一個集團,不…」1111頓一頓,說:「being就是這樣的一個『家族』。」
 
        「你說…家族?」
 
        不僅只是0000愣住,作為當事人的0110更是詫異。
 
        「雖然明面上是以企業being名義活動,但我們實際上是行動範圍遍佈全球的大型家族,0110的父親自然也是如此。」1111說:「可別因為我們不常在檯面上活動就覺得沒甚麼,現在只是家族暫時的低潮期而已。」
 
        「家族的低潮期甚麼的,你說給剛了解這些的人誰懂啊?」0000表現出不屑一顧的態度,隨即回到正題:「不過既然都這樣自稱了,就表示現在在這裡找到0110是你們即將轉向活躍的關鍵嗎?」
 
        「being正面臨到改朝換代的關鍵,之所以在低潮期,只因為這麼個簡單的理由罷了。」1111說:「本來這點事情必定會造成內部紛爭,進而消耗家族內部資源,雖然家主易位本來就是時間一到必定會發生的事情,但這次的情況比以往都要嚴峻。」
 
        「難道。」0110摸著自己的右耳,輕輕呢喃:「情況…和電極compubrain有關?」
 
        「你爸爸和1111都是與 i 有關聯的人士,考慮到這點的話也只能這樣想了,但是…」0000面露難色:「這樣的說法,簡直就像是整個being的家族都和電極有關不是嗎?」
 
        兩人不約而同的面向1111。
 
        他們早已忘掉自己是來找尋對付technician的手段才來這裡的。
 
        「因為這算是我們的家醜,本來是不能隨便張揚的。」1111無奈的說:「電極compubrain,其中的技術原型是來自於being內部的研發,被i竊取後按照他的想法改造而成的。」
 
74 巴幣: 4

更多創作